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何去何从

    洛茕萩沉默一会,没有耐心地问:“怎么?打算彻夜长谈吗?来意是什么?为什么支持我?”大老爷笑笑:“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吗?你可是我侄女儿!”洛茕萩眼眸暗了几分:“正因为我是你侄女,你才得记住,我没有多少心绪同你说那些一百年都说不完的废话。”大老爷低声道:“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茕萩性格素来寡淡,而且情绪不多,除了平淡、生气,似乎不再有其他表情,因而显得易怒。自然是触了她的逆鳞,才会生气。

    同南言景因常常过富贵豪奢的无趣不同,洛茕萩是天生半丝真情欠奉的人。南言景因为被困而尤为渴望自由,而茕萩却是因为不合群孤僻而逃离他人。她天生对琐事不耐烦,自然易怒。她除了不食人间烟火,就是真的“十指不沾阳春水”。

    大老爷不再拐弯抹角,起身道:“有没有兴趣洛家家主之位?”茕萩淡淡道:“无可无不可。”大老爷继续说:“我不甘心,他害了我孩儿!我不会让他管理洛家。”茕萩问:“若我曾助纣为虐呢?”大老爷对视上她那双清澈无垠的眼睛,确定地说:“你不会,因为你不屑!”洛茕萩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这个理由,轻飘飘地问:“条件?”大老爷道:“洛江归寂的残缺部分已经译完,再修炼不会有问题了。你不必寻找《血契》与子相悦部分了。”“好。”洛茕萩却忽觉腕间隐匿的蝴蝶颤鸣几声,大老爷更不多言,转身便走。

    菱花镜里,纤纤玉手拂上那张绝美容颜。青鸾镜里人影孤,一句毫不相干的话停在她的脑海里。琴瑟进来,将一封散着墨香的纸笺递给她。茕萩看完后苦笑笑,就着烛火烧掉。“当我是何人?藏头诗么?为何那天不给我看?”她绕了绕手上的一段青绸,纤指落在玉腕上。又喟叹道:“也罢,这契约的羁绊!”她低低的言语着,恍似花在浅吟。她黯然神伤:“果然,还是不能袒露心扉吗?”曾听的人说,世间有种带刺的猪,每当冬天,它们相依一起取暖,太远了一样寒冷,太近了又被彼此身上的刺扎。它们总会寻找一个合适的取暖距离。那么,我们的距离……又在哪儿呢?

    洛茕萩想了一会,又暗叹自己痴:两人一起在船舱时,该知道的知道了,不该知道的又有什么不知道?比如,他抽出锦囊,以为灯下的她沉沉睡去。他说出自己的目的。再比如她先袒露了心扉。可是,两只孤独的小兽,仍是期待做朋友的吧?是谁一直苦苦装作不知?是谁取得了谁的原谅?连自己也早被算进了吧?她想谎言揭穿的一刹那——明风莲?他早已不想相信她了!那么,彼此之间,只剩相互利用罢了!

    今夜难眠的,也不单茕萩一人。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时。纨绔公子南言景鲜少的穿了一件白衣,没有琐碎花边和繁复设计。一针一线皆是普通的很。在银白皎洁的月光下,他的眼底被投射下一层黑影,司徒江发现他的脸色出奇苍白,却也看不破他深黑眸子里的深沉与冷意。他的心好似不属于他一般——虚无空洞,猜不透分毫。“我其实想留住她。”南言景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司徒江似懂非懂,只觉得有什么快速闪过而他没抓住一般。气氛变得极为压抑。司徒江小心翼翼地问:“那,那……你会后悔吗?”南言景不语,那日她告诫他远离荷影,他却说得极为伤人。以她的冰雪聪明,只怕也知道了一些秘密,如此隐瞒,只怕已有芥蒂。后悔,谈何而来。他是个心性坚定的人,一直没有被荣华富贵迷乱内心,也从来都是“取次花丛懒回顾”。他无所求,但求无牵无挂,自由自在。好似天上的行云一般,潇洒漂泊,任意东西。后悔?如果她们两人同时站在他面前,他会选择谁?又会舍弃谁?

    次日,洛茕萩推开屋门,走向洛兹磬的房间。房间里空荡荡的,转过屏风,只有一张桌子、几张椅子和一张床。她找了一阵,没有发现人。她十分诧异,转念一想,也许他在严红洺屋里,并未放在心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