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二十四章 早已知道

    洛茕萩话音落下,房间里突然陷入了一片沉静。洛茕萩问:“我这样说了,你不怪我吧?”江忆芝愣了愣,眸中泛着奇异的神采,就像是五色的霞光一般。但面上仍是那副复杂的模样,似乎昭示着此刻她心底的五味杂陈。她淡淡地说:“我怪你有何用?说便说了。况且,我早晚要面对这些问题,不过是今时今日必须做出选择而已。”洛茕萩叹息:“我总要管别人的家务事,却无法掌控自己的人生,说起来也很可悲呢!”江忆芝仍是不置可否地笑笑,丝毫没有埋怨的意思。她说:“你也不是随意招揽的,多半是江夫人的请求——及笄当天我就知道了,不然,我怎么会随便和陌生男子走呢?”

    司徒江仍是一言不发,南言景开口了:“这十几年来,江小姐也多亏裴家的照顾了。只是,你毕竟也是一个家族的嫡系小姐,你是有自己的使命与任务的。”江忆芝道:“养父母就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他们对我恩重如山,我不想,让他们十几年的牵念一朝落空。”司徒江表示理解,随即又说:“我知道,你还是怪父母的。但是,母亲多年也郁郁寡欢,她始终放不下你。父亲母亲在十几年里都不曾放弃对你的寻找,而且……江家现在处境危险,你不该全力以赴去帮助吗?血浓于水,这不是你想割舍就能割舍掉的。”江忆芝也沉默了。

    一群人都散了去,她伏在桌子上,埋下头,肩膀一耸一耸的。喃喃:“言景哥哥,我喜欢你。可是,我能如何?如果我是裴如眷,我就要相夫教子,一生困在深深的庭院中,如果我是江忆芝,我永远是笼中的金丝雀。任我如何聪明又如何?这是我终生难以摆脱的命运!可是我所有的痴心妄想,又是多少人想说而不敢说的?”洛茕萩抚着她的背,轻轻地说:“你说的对,可是这是根深蒂固撼动不了的!我们早已丧失了追求的权利。”江忆芝抬起头来,眼眶红红的,她忽然羡慕地问:“茕萩姑娘,如果你完成任务,那你会去做什么?”她问出了南言景也想问的,几道视线同时集中在洛茕萩身上。茕萩的眼睛似蒙了一层轻纱,朦胧而神秘。她好看的眼睛里似乎起了水雾。“我?”她干脆地回答,“我或许会找一片清净的竹林避世,或许选择做那只金丝雀。”江忆芝不解,茕萩淡淡地说:“其实,我早已习惯了每天都在解开秘密中度过,我希望它足以让我一生去做。一旦完成,真的是很可怕的一件事。人生说起来实在不长,但如果无事可做,那一定极为漫长。我们一直不敢停下,一直麻痹自己。可有一天,还是要面对它,击溃它。我现在已经不知道我想要什么,忘记了我做这一切的初衷。你莫要步我的后尘!”

    江忆芝很久没有说话,她只是淡淡的、几不可闻的叹口气,连眼眸里也不再有刚才的波澜,似乎少了许多灵气,多了几分黯淡。那如宝石般的光芒,沉在黑色的眼瞳中,沉重得,让人透不过气。司徒江不容置疑地说:“既然你是我的妹妹,不管你做出什么样的决定,我都支持你。我已经背负太多重担了,这一些,不想在连累你了!”江忆芝的眼里泛起水光,她哽咽地说:“我不在乎那一些的,只要可以做自己想做的,可以放开手去做,哪怕普普通通,我也心甘情愿!”她的话里有种撒娇的意味,却坚决得不容人怀疑。司徒江揉了揉她的头顶,心里欣慰。众人识趣的退出去,掩过门。听里面破啼为笑的声音,南言景安静的站在一旁。北无影一副极臭的表情沉默着,似乎是“话不投机半句多”。洛茕萩似乎因为明风莲的关系,一直也没有跟南言景说一句话。田脉脉道:“真想不到忆芝小姐会是这样的人!还好她没被养在江家,否则这至真至情的性子怕早要磨没了。”洛茕萩心里起了涟漪:裴如眷的性子其实像极了司徒思雨。不觉怀疑她会不会与她有一样无奈又可悲的人生。她没有告诉田脉脉,不想让她过早得直面命运的残酷。不过,只要达到自己的目的,也算了吧!个人有个人的命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