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一章 熟人

    那锦盒宛如潘多拉墨盒,引来了无人数的瞩目眼神。

    他的手很稳,动作极缓,当那一方砚台真正映入眼帘时,所有人的呼吸都一窒。

    纯如血,润如脂,通身晶莹,润泽清亮。

    云溪还没有开口,身边就有懂行的人爆出一阵惊叹:“这是极品的血玉啊!”

    原本迫于冷桩髯的低气压都有些谨慎避开的人忍不住好奇,又往前进了几步,围到了旁边,“好砚!”砸吧砸吧了嘴,许久,那些人却只说出这两字。

    其实,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样的珍品,才只能用“好”这一字来笼统的夸赞了。

    虽说玉砚是于明清时期最为盛行,如今已经很少已经有人会用,但不得不说它一直是文人舒展笔墨的心石。喜欢舞文弄墨的人得到这么一方砚台,简直可以废寝忘食。

    光瞧这群宾客的反应,便可知这礼物一出,完全是羡煞旁人。

    老爷子却是瞧了两眼,随后像是突然陷入沉思,任别人在一边眼馋了许久也没有任何动作。

    倒是云溪的老爹冷国翼觉着这样晾着宾客实在不甚雅观,清了清嗓子,淡淡道:“文雅生秀,古朴生逸。云溪,这玉很不错。”

    话音一出,周遭讨论的声音渐渐大了起来,似乎很是好奇这么一奇石珍宝怎么能被这么个小丫头找来的,同时,冷桩髯怔怔的神情也渐渐淡去,转眼间便恢复了常态。

    他拍拍云溪的脸颊,姿势很柔和,就像抚着珠玉一般,语气不自觉地多了几分感叹:“难为你还记得爷爷的喜好。”

    这话完全是一语双关,自冷桩髯打开锦盒的那一瞬,云溪心中的疑惑就已经完全解开。

    古玉轩的老者不仅认识她爷爷,很有可能,当年,他们是真正的患难之交。否则也不会开口就询问她是不是冷家人。

    这样想来也不是很奇怪了。毕竟,那个年代的大学生并不像现在这么撒豆子一样,一抓一大把。

    “老首长,这么多年不见,您还是这个脾气啊,光顾着自己高兴,连客人都顾不上了。”突然,一道浑厚的声音打破了云溪的沉思。

    她回头,看到一位衣着朴素,却浑身透着股征伐正气的中年人走向这边。还未有什么反应,却感觉到母亲走到自己的身边,捏了捏掌心,微笑道:“快叫詹叔。”

    她正琢磨着这人的长相有些眼熟,清俊优雅,宛如云中君子,突然又听她母亲加了句:“好多年不见,估计你也没什么记忆了,云溪,你小的时候最爱黏着他啊。”

    “詹叔。”她展颜一笑,清脆地叫了一声。

    “有十五年没见了吧,小云溪转眼都长这么大了。”来人慈祥地看着她,亲和一笑,转头看向神情意外的冷桩髯:“老首长,恭祝您海屋添寿,天赐遐龄,寿比松龄,寿富康宁。”

    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偏声声掷地有声,明明是场面似的官话,眼神却很是绵柔,带着真心实意的高兴。

    云溪诧异地看着甚少在外人面前露出微笑的冷桩髯竟然伸手拉了对方一把,让他坐到自己右边的位子。

    这个样子,恰好是和云溪一左一右,占着寿星公外最好的位子。

    若是家人聚会的场合,倒是无所谓了,但眼下瞧着众人都诧异的眼神,显然这位贺寿的人物职务非比寻常。

    云溪迩玩一笑,低调地转个身和老爷子对了个眼神,旁若无人地退场。

    “你今天很漂亮。”一回头,却对上一双幽深的漆黑眼眸。

    纯手工定制长裙,施华洛世奇的点缀,一头乌发做成卷发,黑眸如斯,就像跃上枝头的一缕花香。云溪自然明白这个样子和在学校时是天壤之别。只是说话的人,其实比她也不遑多让吧。

    这样玉树兰芝的人物,每次见到,她都忍不住在心底小小惊艳一次,实在是不像生活在现实中的人物。忍不住抿唇一笑,对着灯火璀璨处,聊着正欢的两人微微笑:“你才是遗传了詹叔的好相貌。”

    她突然想起那晚某人生日时,“冠盖京华”曾提过他父亲要上京为某个老首长贺寿,却没想竟然贺的是她家爷爷的寿。

    “那天我怕你们有事,其实跟着你们去了‘不夜天’。”他没有诧异这么快她就猜出了他的身份,只是觉得,传说中娇纵无比的“冷家小姐”实在和想象中的出入太大。特别是那晚,能够短短十分钟内就获得城中传说最神秘的“不夜天”主人的注目,并被请到专属包厢,实在是闻所未闻的事情。

    云溪趣味盎然地挑眉,詹温蓝竟然跟踪她?

    “哦,那你有何感想?”所以这个人可看到她那晚的首秀?

    “绝妙。”《express》的妖娆妩媚似乎还在耳边回荡,那一身绝艳身姿更是在脑中盘旋,他叹息地品了一口手中的香槟,缓缓地吐出这两个字。

    “谢谢。”她点点头,觉得这人夸起人来有种独特的味道,丝毫不落俗套。想了想,看了眼被捉得紧紧的冷偳窝在角落里,直朝她打眼色,忍不住轻轻一笑:“能否帮个忙?”

    充当了把骑士的詹温蓝很顺利地“解救”了水生火热的冷偳,面对堂兄想怒目相视却有无可奈何的复杂表情,她的心情没有来得,突然很好。

    三人随意弄了些点心,退到了大厅最外围。

    芳草清冷,夜色迷蒙,今晚的月亮很圆。

    “你那血砚从哪里弄来的?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怎么到你手里去了?”冷偳略带嫉妒的声音在她耳畔炸开。

    她这才想起,这位不学无术,打死不从政的浪荡子从小就喜欢书法,虽然很害怕冷老爷子,但是为了学好字,竟然咬牙跟着老头子学了好几个暑假。

    她歪着头,看了眼主席台的位置,那方看似低调的锦盒已经被老爷子收得不见丝毫,引得一般人眼神乱飞。“你想要?”

    “废话!”冷偳无奈地看她一眼。

    话音刚落,云溪注意到,詹温蓝也“恰巧”略微侧过身,似有若无地看了她一眼。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