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三百九十六章 难受

    第二天一早,云溪起床的时候,意外收到一条短信。

    是香港地界最知名的娱乐公司老总发来的贺信,大致意思,是日后在这个行业里,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可“肝胆相照”。

    香港娱乐圈龙蛇混杂,当年是怎么一步步地洗白的,许多本地市民都还记忆犹新。

    如今,倒是运作得越发和好莱坞似的,成为正规产业链。

    此间老板年纪早已不轻,一般轻易不过问业务,大约今天邀请了他家的记者,之前的公关工作也让这位大佬满意了,才会不忌年长之尊,亲自给她短信,并且还“贴心”署名。

    他是发的短信,云溪却不能原封不动,这么原版回过去。于是,打了个电话过去,婉约道谢,恭敬有礼,谈笑间,却是为未来公司在香港的长久发展又奠了一块基石。

    冷偳来敲她房门的时候,因为门没关,正好听到电话最后几句,等云溪放下电话,才一脸匪夷所思地望着她:“这老狐狸不向来自诩为定海神针,从来轻易不露口风吗?今天倒是有兴致。”才七点钟,这个点,一般人还没醒呢。

    “这种人,风声消息才最准。”云溪摇了摇头,微微一笑。看来,昨天那顿大餐吃完之后,底下的员工依旧回去攻坚克难了。如今看来,效果显著。“今年大家都挺卖力,年终奖可要丰厚点才行。”

    冷偳自然点头,想要员工出成绩,就得给他们看到出力的结果。这世上,没有人是真正的不求回报。

    走到门后,忽然回头:“准备好了吗?”明明不需要担心什么,为了这一天,他们已经准备了许久,但他还是忍不住,微微有点紧张。

    “放心。”云溪脸上神情一肃,“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今天成功。”

    迈入会场的那一瞬,整条红毯的对面所有人的目光齐齐望了过来,既是主办方,又是此次受访人,云溪坐在主席台前,朝所有记者大气一笑:“很感谢今天各位的捧场,前几天因为我去了一趟法国,所以回来有点迟,耽搁了大家的时间,很抱歉。”

    因为推迟了一天,有些受邀记者其实是昨天上午才临时收到通知。虽然昨天都一一派了利是,但面子上,还是要给足。

    果然,所有记者,不管资历还是辈分,都笑得一脸和气洋洋:“‘古玉轩’hristianlouboutin宣布携手创建新系列的的发布会我们都看了,冷小姐能把专访内容特意留给我们,已经是对我们最大的惠顾了。”

    “冷小姐放心,我来之前,我们老板特意叮嘱了,今天哪怕没写出一篇报道,能拍到您的靓照就已经算是完成任务。毕竟,全球谁不知道,如今最红的封面人物,非您莫属。”

    漂亮话一句接一句,虽然有的是吹捧,但亦不乏确实存着交好之心过来的同行,气氛倒是彻底活跃了起来。

    云溪与当时在法国受采访时简明少语的风格截然不同,全程都浅笑嫣然,无论他们说什么,都挨个回应。字里行间中透出淡淡的亲昵,不过分拉低身段,也不会高高在上、疏离远着,若论合作度、完美度,当真连明星都无法企及。更何况,她的容貌、气度,就何止是那些光有脸蛋、身材的女人可比。

    “我的女神!从今以后,我终于有偶像了!”

    “什么五千年难得一见美女,统统给我死开!见过这样的绝代容颜,我再也不相信那些整容脸了!”

    弹幕在眼前不停疯狂地刷着,简直秒秒钟破千的节奏。

    直播平台那边的负责人看着在线不断刷新的观众总量,摸了摸下巴,简直两眼放光。

    “好了,大家都请克制一下,今天我们老板会一直坐在这里回答问题,时间多得是,大家一个一个来。”主持人见所有人情绪都调动起来了,于是微笑着站起来引导话题。

    既然有人引导,大家乐于配合。

    “之前冷总的公司经营范畴主要以亚洲为主,现在已经宣布hristianlouboutin长期合作,是否代表以后公司侧重点要全面转变?”负责财经板块的记者,自然最关心的还是最近炒得最红的珠宝定制红底鞋,他一开口,其余记者纷纷点头,也都等着答案。

    “这一个问题,我相信很多企业都面临过。在公司发展方向的方面,我的观点是,以亚洲为基地,辐射到各州各国。z国是我的本源,这一点永远不会改。至于欧美,我非常兴奋能真正意义上打开这个市场,对于未来的销售趋势,我拭目以待。”云溪的回答点滴不漏,不慌不忙,记者们一听就知道她是个硬点子,言之有物,方方面面又都能照顾到,于是提问的热情越发高涨。

    “冷小姐,我这还有一个问题,请您回答”……。

    “关于您说的辐射各洲各国,是否已经有具体策略了?能否请您详细解释一下?”

    一个问题过后,显然,更多的是全场争先恐后的提问。

    云溪却忽然抬手,在半空翻面朝下,做了一个压了压的手势,顿时,全场一静,她这才笑着开口:“未免万一,有一条信息我想现在说一下。”见所有人的目光都好奇地望过来,她勾了勾唇:“我们娱乐公司正式投资的第一部游轮电影已经正式杀青,目前正在紧张的后期制作,预计一个月后即将在全球影院同步上映,望大家届时有空可以拔冗观看。”

    云溪一句话,就像是一滴水滚入油锅,那感觉,顿时,全场沸腾得都要炸!

    “是不是就是您上次海上走秀的游轮?”之前时装发布会时的震撼还犹在眼前,这就杀青了?掐手算起来,竟然连一年都没到!

    “是的。之前拍摄的时候,我也承诺过,这会是一部超越《泰坦尼克号》的巨片。希望,到时候,由大家来帮我鉴定一番。”云溪弯了弯眉,朝所有人点头轻笑。眉目间的从容淡定,已然让人忘俗,偏偏镁光灯下那双睿智而雍容的双眼,此刻含着的光芒,竟让人光是看上一眼都觉得浑身颤栗。

    她却似是不知道自己投下了多少重量的炸弹,任底下所有的照相机此起彼伏不断发出快门声。

    “据我所知,这部电影的投资,堪称巨资,连一般好莱坞大制作都赶不上,是您独立投资吗?您的资金来源是哪里?”说话的是个女记者,打扮入时,神色轻松,但眼中闪着的不是好奇,而是笃定。一种外人无法明白的笃定。

    云溪转头,看了一眼坐在身边的冷偳,果然他不着痕迹地朝她点了点头,于是,笑了笑。这人是事先安排好的,为的,是引入个人专访。因为,太过直白的采访有时候会显得炫耀,于是,才会有这样设计好的问题出现。

    “除了‘古玉轩’和英国皇家珠宝品牌之外,我首先是张氏企业的负责人,作为一家上海私企,我将它上市转为股份制公司的时候,资产便已经丰裕。当然,在工作之余,我在股市上,投资眼光也还算不错,即便之前股市动荡海啸,还算收获颇丰。当然,作为b市极为有名的能源贸易公司金贸国际的原第二股东,如今虽然退出股东会,但也正因为此,现有资金才更不成问题。对于拍摄电影的成本,希望所有人相信我的诚意,这是一部不计投入、只有效果的良品!”她看似在解释这部电影的资金来源,可实际上,已经在细说自己身后隐藏的实力和手段。

    对于一间在香港成立不过几年的娱乐公司来说,最关键的是什么?

    是掌舵者的能力和财力!资金和人脉!

    显然,无论是以上的哪一点,她都完美达标!而且,超乎常人的想象!

    “有消息说,您出身名门,是不是家族对您的支持也让你敢于去做常人无法企及的事情?”既然是**解密,出身是最关键的一点。这个话题,立马引起所有人的屏息以待。

    “我承认,我的家庭是与常人不同,但这并不是我从商的原因。一个人站的高度,决定你的价值观和世界观。换一句话说,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的确可以看得比别人高,但不一定自己迈步,就可以和巨人一样远。公司的成功,不仅仅是在于我一个人,而是所有员工的辛苦与付出。”对于这个话题,云溪没有避讳。她出身冷家,在b市并不是秘密,只不过是借这些人的笔和电脑表述出来。关键的方面,是表述的方式。就像是一根冰棍,从冰箱拿出来的时候是固体形状,但若是被拿进了暖房,就立马会融化成水。同样的东西,往往是说出口之后,才变了味。处理方式有时候才是决定成败的关键。

    “您之前与张先生合作拍摄过两部电影,为什么这一次,用的全是自家娱乐公司的人员?而不是再聘请一点资历更久的专业人士帮忙?”

    “人总有起步,没有跨出第一步,永远就不会真正跑起来。如果说,我连自家员工的实力都不相信,那我为什么还要成立这间公司?”云溪回答得一点都不含糊。

    “也就是说,正因为你相信你的员工,所以这么一部耗资逾十亿的电影,你才愿意放手投资?”这个问题问得极为巧妙,看似称赞她的决心和魄力,实在却是变相地夸耀她员工的能力。毕竟,肚子里没有东西的员工,哪个老板钱多了烧得慌,砸这么多钱进去?

    “可以这么说。”她喝了一口水,缓了缓语气,点头一笑,直接承认。

    “这次的电影,听说您启用的大多数演员都不是娱乐圈的熟面孔,您是出于什么打算?”

    ……

    后面的问题,从她个人**方面直接转向了电影发布上。不得不说,相较于前几天在法国的避重就轻,这一次,她没有任何推诿,回答的内容都真金白银。可就是这么“巧”,关于她的个人背景,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遗忘了……。

    而她投拍的游轮电影,却在当天通过直播平台、各路媒体的传播下,彻底获得了全世界四面八方的关注度,简直像是全世界媒体都在免费为她这部电影在做免费宣传一样!

    更不用说……。

    “老板,你猜猜,今天的直播访问量最高达到多少?”采访彻底结束后,所有公司人员未在发布会大厅迟迟没有离开。直播平台负责人激动地握着一瓶香槟,浑身激动得不知道是不是准备立即打个滚。

    云溪应景地摇摇头,他立马比了个数字,“一个亿!一个亿啊!”

    他简直怀疑自己是在做梦!这哪里是一家刚刚起步的娱乐公司能达到的水平?

    光是今天的播放量,简直是前所未闻!更何况,今天还是他们直播平台第一次上线!这简直就是超越历史!

    “嘭”——地一声,瓶塞被撬开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里响彻,所有员工疯狂地笑了起来,金色的香槟酒在半空中划出一道华丽的弧度。

    “干杯!祝我们公司红火!大火!巨火!”直播已然结束,已有员工把处理好的视屏直接打包发放到各路网站上。所有人看着电脑平台上被不断刷屏的各路留言和回馈,激动得举起酒杯,高声庆贺!

    “干杯!”云溪与冷偳站在最高处,两人淡定地朝着所有人轻笑:“今年,在场的所有人,绩效翻倍!”

    绩效翻倍?

    再没有什么话比这句更鼓舞人心的了,哪里还是疯狂庆功,这些人恨不得癫狂发疯!

    晚上,酒酣人散。

    云溪和冷偳回住处别墅。

    晚上的酒,他们喝的并不多,毕竟要让人挨个把辛苦通宵赶工几晚的员工统统送回家,他们才放心离开。

    于是,此刻,两人开了一瓶酒窖里珍藏的红酒,微微抿了一口,劳累了一天的心,这才觉得放松下来。

    “说真的,你就对这部电影这么有信心?”冷偳忍不住,还是问出了口。她今天固然借着各路媒体的面,把这部电影炒到了最高处,但,万一票房惨败呢?万一,效果不尽如人意呢?这部电影是整间娱乐公司的第一步完全意义上的成品,万一失败,在吹了这么大的一个牛皮之后,还要怎么立足?超过《泰坦尼克号》的票房,那可不是随便说说而已。

    在世界影史上也没有几部能做到这般成绩!

    “我觉得,人其实都是被逼出来的。有余地的时候,往往会想着自己还有退路,所以总是抱有侥幸心理。失败?我觉得,我已经把最好的平台都搭建出来了,不管是资金、人脉、后期制作团队的选择,包括主动权,我全部都送到了他们是手边。如果,这样还是无法成功,那么也不需要再有第二部了。”人前春暖花开、温柔多情,实则,冷淡犀利、一针见血。她创建这间公司不是为了做慈善,已经把最好的条件都双手奉上,若还是没法把握,她当着全世界的面跌一跤又有何难?只不过,这般不堪重任,这家公司便早早结束为好!

    冷偳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原来,她不是没想到,只不过,是不说,不在那群人踌躇满志,觉得立马可以征服整个世界的团队面前说。

    她愿意捧他们的时候,可以将他们通通都送到天堂,可若是结果无法令她满意,那么,地狱便会在他们低头的刹那,直接滚入……。

    冷偳一口喝干了杯内的红酒,摇头无奈:“真不知道峤子墨是怎么看上你的。”

    “他?”云溪笑了笑。

    大约也只有这些不了解内情的人,才会以为他会是彻彻底底的阳春白雪的一个人。

    但,深处那样的位置、天天打交道的又是那般一群人物,整个b市都没几人能出其左右,他又怎么会真的慈济天下?

    可能,这世上,最快的人便是曹操,因为说曹操、曹操到。

    她刚喝完半杯酒,峤子墨的电话便打来了:“采访结束了?”

    “嗯,在家里和冷偳聊天。明天的飞机就回来。”云溪笑着脱下鞋子,赤脚踩在软绵的羊毛地毯上,微笑地喝冷偳摆了摆手,转身离开。

    望着说上剩余的红酒,冷偳无奈摇头。果然是要出嫁的姑娘,有了男朋友,老哥就直接丢到脑后。

    “你电影的事情今天可是让很多人都吓了一跳。”峤子墨自是从头到尾都把访谈给看了,关于提问的环节,哪些是设计好的,哪些是别人临场添加的,其实在他耳中听来,非常容易判断。倒是,她发布电影即将上映的时候,他的确愣了一下。

    毕竟,在电影另一位参与者那里,他没有得到丝毫讯息。他可不认为,这是出于保密原则。

    云溪微微一愣,立马乐了:“霄梵给你打电话了?”

    “何止?”峤子墨摇头无奈:“他准备搭明天的航班直接来伦敦。”

    这感情好,事情是她宣布的,霄梵连电话都没给她打,直接找到峤子墨那去了。

    “没事,反正我要回来了,你让他直接找我。”

    峤子墨想了想,终究还是点名主旨:“看在我的面子上,烦请夫人,出手轻点。”

    云溪挑眉,不得不说,这人和她越来越心有灵犀了。

    出手轻点啊……

    大抵,那位霄梵同志,面对合伙人竟然不告知一声,单独发表上映宣言,此刻的心情,能立马化成一只暴躁的火龙吧……

    第二天,云溪一早就搭乘飞机直飞伦敦。

    幸好有先见之明,路上带着那八位“壮汉”,免去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带着墨镜,一路低头,坐上一辆路虎,风驰电掣般的,抵达住处。

    刚一进门,卓风竟然正好在喝咖啡,抵在唇边的瓷杯是一套地道的瓷器,可眼下,他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她,用一种研究奸商的表情,“你这要是搁在古代,简直就是沈万三。”简直就像是手捧聚宝盆,不管是在哪里,都可以招财进宝、财源广进!

    云溪昂头,朝着从楼梯走下来的子墨诧异地勾了勾手:“他是怎么了?”总不至于嫉妒吧?

    “别管他,他最近特别想拐你转业。”他笑着快步走下楼梯,一手勾住她的腰肢,一手接过她手中的行李。

    “说什么拐!”卓风瞪眼,他明明是想给冷家机会!

    “嗯,嗯,明白,明白。”云溪笑嘻嘻地转过头去,懒意洋洋地眯着眼:“不是说霄梵最早的航班飞来吗?人呢?”她起飞的时间按理来说应该比他晚。

    “早到了,住到附近最高级的酒店去了。我和他说好,等你休息好再约时间见面。”自家的女人自己心疼。虽说霄梵算是他发小,但,在云溪面前,好兄弟不就是用来忘记的吗?

    霄梵为什么不在这住?明明客房还很多。

    云溪愣了一瞬,随即想起,除了她和子墨,此间的正式居住人,其实是卓大公子。

    也就是,这两位?关系?嗯?

    云溪话没有出口,但峤子墨怎么会没有领悟。轻轻瞥了一眼状似什么都没听到的卓风,决定这个话题还是不提罢了。

    “走吧,先上楼休息。”

    云溪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和卓风打了个招呼,便跟着子墨回房。

    “先洗个澡,待会好好睡一觉。”他温柔地帮她脱掉外衣,抚了抚她的脸颊。

    “那你呢?”云溪下意识地用脸颊蹭了蹭,闭着眼睛,有点迷迷蒙蒙。在飞机上,虽然坐的是头等舱,可毕竟睡得不熟,加上这一周都已经来来回回飞了那么多个小时了,实在是乏得很。

    “我处理点事情。”他指了指桌前的电脑,以及一大堆旁边的材料,朝她轻笑。

    “可怜。”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唇,在蜻蜓点水和慢条斯理间,最后还是选择了前者,一吻即闭,转身,没忘了拿睡衣,直接进了浴室。

    峤子墨宠溺一笑,也没有追着她要求补偿,回身,坐在桌前,看着那些材料,脸上的表情却不知不觉冷了下来……

    云溪洗完澡,睡在床上,这一觉,一直睡到自然醒。打开手机一看,竟然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两点钟。子墨早就不见踪影,留了张字条,倒是交代他出去办点事,不用等他。

    懒得让人准备吃的,干脆出门觅食。想了想,却是直接一通电话打到霄梵那里。

    “怎么着?大忙人,终于开机了?”霄梵说话间,与往常没有一丝不同,相反,还带着淡淡的调侃。若是不知道,还以为他是专门来英国度假的。

    “说吧,你在哪?既然不肯到我住的地方来,那我只能自己去找你了。”云溪也懒得和他客气。人都来的,迟见早见都一样,更何况,这件事,她之前也预料到了,本来就要解决。

    “brookstreet,梅宝尼克拉里奇酒店。”他也爽快,直接报了住址。

    云溪忍不住吹了声口哨,想到他为了自由,曾经清空游轮的做派,心想,果然是奢侈做派,不管何时何地,依旧如昔。

    云溪出门,让人直接开车过去,其实地方不算远,不过,伦敦的交通实在不能指望,到了的时候也已经是喝下午茶的点。

    此间酒店在本地属于顶级,自有专门供人赏玩的花园,里面还特意设了桌椅,方便喝茶聊天。

    云溪懒得到房间去,干脆让霄梵到酒店花园,顺便点了个下午茶套餐。

    各式甜点送上来的时候,霄梵正好迎面走来。

    “哟,一段时间不见,越来越美啊。”霄梵笑着侧头,从上到下打量一眼,那眼神简直和卓风昨天的一模一样。

    云溪叹息,果然,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别看这两人不对付,连住的地方都不愿意光顾,就这份默契,她也算是明白这两人之间的关系了。

    “你别来这套,给子墨听到了,我绝对不帮你解释。”云溪耸肩,戳了一块糕点送进嘴里。稍稍的甜味里夹杂着坚果的味道,就着红茶,味道竟然很不错。

    霄梵原本只是调侃,但一想到峤子墨那瘆人的占有欲,顿时,像是喉咙被卡主了一样,“怎么我感觉像是我欠了你的一样?明明是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

    云溪愕然抬头看他一眼,就委屈的架势,幸好说的是中文,他要是说的是英文,四周的人,非以为她始乱终弃不可。

    “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是说宣布电影一个月后上映?”除了这事,应该也没有其他了吧。

    “你觉得呢?”霄梵斜眼望她。说好的合作呢?说好的电影交由他来呢?为嘛不按套路走?

    “电影刚刚才杀青没多久,现在还在后期制作,一个月之内就全球上映,实在是太赶了。”他到底没忍住,还是把心底话给说出来了。

    “太赶,不代表来不及。”云溪放下餐点,静静地望了他一瞬:“你知道,媒体宣传热度是多久吗?任何事物,再风口浪尖,持续时间绝不会超过一个月。你以为,等到几个月之后,你单独召开宣传发布会,能有现在这样的效果?”

    霄梵语塞,她说的,他都明白,但是这一切还是要以电影品质为前提。如今市面上各种大制作的烂片还不够吗?就算稍微再缓缓,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措手不及。

    “我和电影导演沟通过。”云溪见他还是眉头紧皱,轻轻呼出一口气,耐着性子给他解释:“因为片子是边拍边后期制作的,所以现在的工作量并不是大到让人望而却步的程度。而且,我已经联系了另外一家同样知名的后期制作公司,在这一个月内,两家公司会共同分担任务,提高效率。”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她也担心会开天窗。这些事情,她都事先考虑过,之所以不说,是想看看他的想法,没想到,这人倒是耐不住,连一个电话都没有,反倒是直接飞过来了。

    霄梵一愣,看着云溪的脸,便知道她话里的意思,想想也是,这部电影同样是她手底下娱乐公司的第一部正式作品,不可能没有完全把握就这样直接在媒体前公布。

    霄梵面上一晃,觉得自己果然这段时间脑子有问题了。要么就是关心则乱。之前也见识过她的经商手段,什么样的阵仗和场面没见过,不照样一一漂亮地解决了吗?一部电影,还是她自己牵头拍摄的,他反倒是比她还要瞻前顾后了。

    想到这,忽然记起早上看到的英国报纸。英国虽已然不是往日的大不列颠帝国,但骨子里的高傲还是刻在心底,作为亚洲人,能一连几天都登上他们的国家报纸,不得不说,分量不可言喻。而就在今早,报纸上特意报道了她前两天在香港的直播,破了同时段世界收视纪录,一个亿啊!一个专访而已,简直是前所未闻!

    他脸上还带着几分深思的表情,云溪以为他还没有转过弯,便继续道:“‘古玉轩’很快便hristianlouboutin正式合作,你要知道,首映式对于一部电影来说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开端。对于欧美明星来说,亚洲娱乐公司投拍的电影,与她们没太大关系,但是,作hristianlouboutin的重要vip与拥护者,届时,星光璀璨绝对是另一项引领票房的大旗。”

    明星效应不仅仅是主演才拥有的。亚洲市场先撇开不说,既然全球同步上映,凭什么让别的国家这么捧场,连电影的宣传片现在还没有出来,谁又会愿意无缘无故地掏腰包进影院买票?

    口碑!

    明星的口碑!

    当年《阿凡达》在中国那么红,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特效、故事好,还有明星效应也起了重要作用。在imax票价高于普通及3d时,他的博客一则评论,就彻底让大部分观众倒戈。

    “今天去看了阿凡达,在没有主创和演员登台的情况下,这是我生平在电影院看电影第一次听见出字幕的时候有掌声响起。有一些中国的影评人认为,电影虽然不错,但是有些情节还是落入了俗套。我完全不这么认为,因为野蛮强拆对于其他国家的观众来说,的确是一件超乎他们想象力的事情,也就是外星球和中国才可能发生。这是一部伟大的电影。对于这样一部电影,在3d和imax的情况下,我给出满分十分。”

    霄梵震惊地望着她,原来,不仅仅是十足把握,她还胸有成竹!竟然连首映式都已经考虑得一清二楚!

    “我还能说什么?”他眨了眨眼,故意一脸无措的表情,都得云溪都忍不住轻笑。四周的人,早有注意的,眼下,见两人相谈甚欢的样子,顿时一个个都眼冒精光。

    霄梵毕竟是峤子墨的朋友,云溪不想让他因为她是子墨女友的关系而有任何不好的印象,想了想,便将后面的计划,都一一和他交代。当然,大多数,她都已经有了腹稿,但未了体现“协商”的精神,说话间,有时候神思微妙,仿佛陷入问题之中。

    刚中带柔,进退有度。

    霄梵明明知道她是故意在软化他,但是不得不说,他还真吃这一套。

    很快,一碟子糕点都进了她的肚子,电影宣传上映的事情也已经基本商讨完成。

    云溪拿着包,自觉已经完成使命,准备离开,霄梵却从后面拉了她一把。

    “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商量。”

    这一次,说话间,满带深思熟虑,似是每一个字都在脑中过了一边,才肯说出。

    云溪脚步一顿,知道,后面的话题,绝不是电影那么简单。

    “去你房间吧。”环顾四周,虽然有不少人在用好奇的目光打量他们,但,重要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在露天谈,谁知道,有没有人恰好就会中文呢。

    霄梵点了点头,领她到房间,路上,一路沉思,只字未言。

    云溪细细看了一眼他的神态,说深沉,不像,说惴惴不安,也不是,竟是脸上带着一种极力压制的雀跃和兴奋。那股子热力从瞳孔中似乎都能透出来,带出一份狂野。

    “有什么事,说罢。”坐在沙发上,云溪喝了一口矿泉水,抬头看向他,声音一如平常,没有丝毫变化。

    霄梵脸上那种压抑像是随着房门的关闭而彻底释放出来,满脸的光芒简直将房间都彻底点亮了一般:“计划收购h国海运公司!你觉得怎么样?”h国海运公司就是那家之前申请破产的海运公司,当然,从排名来看,它在全球都是知名前茅。

    兴奋的,激动的,甚至可以说是跃跃欲试的!

    那是一种自己已经瞄准目标,就等着开枪射杀的猎手才有的表情!

    那种血液都要沸腾起来的热度,让云溪整个人都微微一静。

    下一刻,她将手中的矿泉水瓶放在桌上,淡淡地看他一眼,侧头看向窗外:“我觉得不怎么样……。”

    就像兜头一盆凉水,将他浇得是彻底寒透了心……

    本书由网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