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5章 万恶的舞台剧

    大幕合上之后饰演父亲的男同学以及饰演他仆人的两个人便走到幕前做换场表演,仅仅一布之隔的幕后却是一片人仰马翻,数十名身强力壮的男生们连忙将之前布置好的花园搬回后台,又将制作好的画有阴森城堡的纸板放在舞台一角并摆放了铁栅栏和怒放的红色玫瑰花。当背景音乐突然转换成阴森的管弦乐的时候他们便全部步伐匆匆的搬着道具从舞台上跑下去,舞台的大幕也开始缓缓拉开。

    之后的发生的事情如童话中所描写的一样,商人采了一枝玫瑰花,正准备离开时一个带着繁重的狮子头饰以及服装的人从舞台的一角跳了出来,咆哮着说道:“是谁敢偷摘我的玫瑰花?!我要吃掉他!”最后战战兢兢的商人和狮子做了一个约定,他可以把那朵玫瑰花带回去但是他必须把他回家之后看见的第一个东西送给狮子,当他们约定好之后大幕再一次缓缓合拢。

    这时候绘麻一副焦急的模样走上了舞台,那张平日里温柔美好的脸上满是令人心疼的担忧与不安,她望着另一头的舞台不时的在原地来回走动,很明显在等着什么人。当饰演她父亲的男同学出现的时候喜悦与幸福洋溢在她的脸上,那种打从内心为之喜悦的神情似乎感染到了在场的每一个人令他们也忍不住跟着少女一起笑了起来。

    “爸爸!”绘麻一路小跑着迎向饰演父亲的男同学。

    那个男同学起初也沉浸在绘麻的笑容之中可是当绘麻扑进自己的怀里并暗暗捏了一下自己的时候就反应过来一脸悲伤的说:“天哪!我最亲爱的孩子!这朵花是我用高价买来的,为了它,我已经答应把回家之后看见的第一个东西送给花的主人——一头狮子!”

    等那个男同学把来龙去脉简短解说了之后,绘麻的脸上也不由露出了悲伤的神色,少女悲哀的看着自己身前的男生,很快就有晶莹剔透的泪珠在琥珀色的眼眸里来回打转了。但是她最终只是深吸了一口气含着泪微笑起来安慰身前的人说:“亲爱的爸爸,你必须履行自己的诺言。我要到狮子那儿去,也许当它看见是一个人的时候会让我安然无恙地回家来的?”

    谁都知道少女的话只是安慰,可是舞台之下的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少女扶着父亲走回自己这边的舞台后,一个人默默的转过身向着父亲来时的位置走去。舞台之下的观众可以很清楚的看见少女的泪水在这一刻悄然顺着眼角滑落,可是泪水的主人却只是死咬着下唇不让喉咙里细碎的哭声转化为嚎啕大哭。

    等绘麻一下场,舞台的幕布就再一次缓缓打开,于是才来到后台的绘麻只得匆匆擦拭了脸上的泪水,在后台众人或心疼或赞叹的目光之中再一次走上舞台。

    “一个女孩?”饰演狮子的池田诚司原本正歪坐在自己的王座上,当他看见绘麻的时候做出了一个明显愣了一下的动作,他伸手拿起了身边放着的镜子好似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哦,该死的,我忘记看我的魔镜了!”

    “嗯……那个……”绘麻就站在舞台的一角没有再向前一步,她深呼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对池田诚司说:“我……我遵守承诺来了。”

    池田诚司嚯的一下起身快步走下了王座,当他看见绘麻因为自己的逼近而后退一步的时候不由停在原地转过身对着空气大发雷霆,但是很快他就露出了一副想到什么的样子又转过身来看向正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的绘麻。旁白的解说适时的说:“王子想起了女巫的话,假如他没能学会爱人并有人爱他,那么他将终身成为一头狮子。”

    池田诚司慢慢的用不会吓到绘麻的速度一步一步靠近她,最后他站在绘麻的身前说:“你要答应我永远的待在这里,永远待在我身边……”

    绘麻的身体开始瑟瑟发抖起来,她的脸上露出了害怕的神情,那双琥珀色的大眼睛惶惶不安的看着池田诚司倒映出他此时恐怖的模样,发现这一点的池田诚司顿时心慌意乱起来,哪怕知道只是在演戏也恨不得马上让绘麻不要露出这副会让他生不如死的表情。最终,池田诚司看见绘麻闭上了那双叫他不敢直视的眼眸,微微抬起了自己的下巴对他毅然决然的说:“我答应你……”

    之后他们又一起表演了几场日常生活场景,此时的贝儿已经和狮子心意相通只差最后的一句表白了,可是当贝儿通过狮子那个可以看到任何想看见的事情的魔镜发现父亲生病的时候她哭了。

    “不,他生病了,他有可能会死,他是那么的孤单无助!”茫然无措的瞪大了双眼,少女即使流着眼泪看起来也比嚎啕大哭来的更让人心疼。

    “……那、那么,你该回去照顾他。”当舞台上的池田诚司说出这句台词的时候,舞台之下的朝日奈梓也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句台词,专业声优的话语比起池田诚司的业余水平听起来有着更高的感染力。

    坐在朝日奈梓身边的朝日奈椿听见了他的话下意识的就回头一看,却发现朝日奈梓正一脸平常的在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他眯起了眼睛定定的看了一下自己的同卵兄弟却发现自己看不出来他到底是怎么样的心情,最后还是舞台上绘麻继续念自己的台词才吸引了朝日奈椿的注意力,让他暂时放弃看穿朝日奈梓的想法。

    绘麻原本是跌坐在地上的,她此时抬起头看着身前的池田诚司用不敢置信的语气轻声询问说:“你……你在说什么?”

    “你可以走了……”池田诚司背对着绘麻无奈的说:“你不再是我的犯人了。”

    “你……你是说,我、我自由了?”绘麻哑然着,艰难的从喉咙里吐露出这一句话。

    “……是的。”过来片刻池田诚司才回答她。

    绘麻听了立马先用欢快的语气开口说:“谢、谢谢!”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停顿了一下才接着渐渐低下声音对池田诚司说:“谢谢你……”

    当绘麻的目光再一次的接触到手中的魔镜的时候她才用逐渐坚强起来的口吻说:“撑着一点,爸爸,我马上就回来了!”

    接下来的情节发展就是贝儿赶回父亲的身边去照顾他,而人们知道贝儿父亲得的是心病要医好他就需要贝儿回来,于是人们在贝儿父亲的床前答应他会杀了狮子把他女儿带回来。当贝儿赶回家从父亲口中知道这一切时,她行色匆匆的告别自己的老父亲再一次踏上了旅途,可是她晚了一步没能在盛怒的人群中救下狮子。

    此时已经是演出的最后一幕了,狮子的扮演者也从池田诚司换成了朝日奈风斗(为了之后狮子变回王子的戏份),他躺在冰冷的舞台地面上任由绘麻帮自己膝枕。透过繁重的头饰望着垂泫欲泣的绘麻,朝日奈风斗对着口型(好误导观众两个狮子的扮演者是同一个)说:“你回来了。”

    “是的,对、对不起……”绘麻的眼里饱含着泪水,她伸手轻抚着朝日奈风斗脸上的面具用带着哭腔的嗓音说:“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

    朝日奈风斗觉得此事的绘麻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他知道此时绘麻的眼泪是事先滴的眼药水可是依旧感觉到没由来的烦躁,他不喜欢看她哭,他喜欢看绘麻被他欺负的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或傻傻呆呆的样子,就是是哭也要是他欺负哭的!

    虽然脑海里还在想着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情,但是朝日奈风斗表面上还是自然的张开嘴对口型说:“这怎么能怪你呢?而且……至少,至少我还能见你最后一面。”他伸手想要去抚摸绘麻的脸颊,却在指尖要碰到的时候滑落了自己的手。

    “不!不要!”绘麻慌乱的去握住朝日奈风斗的手,她将朝日奈风斗的手放在脸颊旁边随后颤抖着嗓子说:“不要丢下我一个人……对不起,我爱你……”随着这一句话,她紧闭上了双眼眼中已经酝酿了半天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滴在了朝日奈风斗的眼睑上,烫的朝日奈风斗心头微微一疼。

    此时舞台的背景音乐瞬间从哀伤的小提琴曲转换成了激烈的交响乐,灯光从单独一束白色的转换成无数旋转跳跃的彩色灯光,舞台上也一下子从四面八方出现了干冰烟雾,朝日奈风斗借着烟雾与灯光的掩护快速的把脸上碍事的面具撤下,绘麻自己快速的接了过去藏在了自己礼服的大裙摆之下。

    当烟雾散去的时候在观众眼前出现的就是还一副昏迷模样的朝日奈风斗和还带着满脸泪水的惊讶着的绘麻,随后他们就看见朝日奈风斗紧闭着的眼睛动了动随后慢慢的张开了,少年起身坐在地面上带着一副如梦初醒的表情回身看着呆呆的望着自己的少女发出了一声疑问:“贝儿?”

    绘麻的脸上流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看着自己身前的少年,朝日奈风斗见了便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随后笑着说:“是我。”

    绘麻试探性的伸出手抚摸上了朝日奈风斗的眼睛,片刻之后才用惊喜的语气说:“真的是你!”

    随后,舞台上的两个人紧紧的拥抱在了一起,随着朝日奈风斗的一个借位吻舞台的大幕在观众们的不断惊呼与拍照声中缓缓合上。至此,为时一个小时的舞台剧终于演出完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