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三章 夜半见鬼

    还算天气热,打湿了的衣服不一会就被溪谷里的山风给晾干了。

    到后来溪谷的坡度渐渐陡了起来,明显地感觉到了是在上坡,众人走起来自然是更加的吃力,从石头之间跳跃也更加的难了,不仅黄跑跑,杨浩、虾皮等人也都先后跌了好几跤,人人都摔得和从水里捞起来的鸡一样。

    还算傅莹的背包密封性能好,背包里的东西才没有被水打湿。

    杨浩等人不停地喘着气,动作也越来越慢,到后来连一尺多宽的地方都跨不过去了,干脆直接从溪水里走。由于众人都穿着长裤,也没空挽一下裤腿,就直接让水浸着裤子往前走,裤子和鞋袜也当然全部都打湿了。

    走了一个多小时,众人已经上到了半山腰,但是仍未到达分水岭,而天色却已经渐渐黑下来了。虾皮不得不哀求傅莹道:“傅姑娘,我们还是歇一歇吧。”

    傅莹见众人确实已经疲惫不堪,浑身上下都湿漉漉的,也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溪水?当下点点头道:“那好,我们就在这里宿营吧。”

    众人如听到大赦,便从背包里拿出帐蓬,在溪岸边选择了一块平坦的地方安营扎寨。

    一共扎了三个帐蓬,其中傅莹呆在了一个单人帐蓬里,杨浩等人则三人一组,呆在其他两个比较大一点的帐蓬里。

    众人就着溪水洗了脸,然后用石头砌成灶,再用一个小巧的便携式铝锅烧水煮方便面,马马虎虎地吃了一顿晚餐,便钻进帐蓬打算休息一晚,待明天早上再继续赶路。

    傅莹看来对作息的规律把握得非常好,只见她很快便在帐蓬内睡着了,杨浩等人便也打算安歇。虾皮道:“我和可司、农民三个斯文人一个帐蓬,衡其、谢可、黄跑跑你们三个粗人一个帐蓬!”

    衡其笑道:“我们三个在傅姑娘眼里也是‘斯文人’,怎么到了你虾皮嘴里就成了‘粗人’了?”

    谢可则瞪大了眼睛道:“我们不要黄跑跑这个爱放臭屁的垃圾!黄跑跑今天晚上自个找地方睡!”

    衡其也赞同道:“就是!黄跑跑的‘毒’那可是真的熏人,比沙林毒气还厉害!”

    黄跑跑的尖鼻子往上一翘道:“我还不想和你们这两个混蛋在一起呢!”说完抱了一个气垫,鼓着蛤蟆嘴巴吹胀了,将气垫抱到溪边的一块大石头上,然后往气垫上一躺道:“今天晚上我就睡这,怎么着?”

    杨浩上前劝道:“黄跑跑,你还是别意气用事吧,你睡这里怎么行呢?这山里的蚊子那可就有了‘口福’了。”

    黄跑跑气哼哼道:“人争一口气、树争一块皮!他们两个不刁我,我还不稀罕呢!”

    “黄跑跑,你这人要听劝啊,别不识好歹!”虾皮也上前劝说道。

    “不用管他,让他去!”衡其一挥手,和谢可钻进了帐蓬,一会已是鼾声大起。

    杨浩和虾皮还想再劝,农民阻止了二人:“算了,等他知道厉害了,他会到帐蓬里去的。”

    杨浩等人便也就作罢了,任黄跑跑耍一会儿性子,心想他待会肯定会自己回到帐蓬里去的。

    毕竟在这渺无人烟的大山里的夜晚,一个人呆在外面,无论怎样还是会有点心悸的,不要说黄跑跑本身就是一个胆小如鼠之辈,就算是个正常人,也都要打上好几个冷颤。因此他最多躺上一会,就会滚回到帐蓬里去。

    然而黄跑跑这人却长了个倔心眼,当下偏偏躺在垫子上不肯回到帐蓬里去,并且还故意装睡。没想到他这一睡还真的睡了过去。这主要是下午溯溪的这段路程太累,他合上眼皮便睡着了。

    而其他的人也和他的情形差不多,都是躺下去便进入了梦乡,到后来也没有人来管他了。

    却说黄跑跑这一睡便睡了四个多小时,到午夜十二点多钟的时候被蚊子给咬醒了。这山里的蚊子可真是多呀,那简直都抱成了团,还发出烦人的嗡嗡嗡的叫声,令人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黄跑跑这人皮厚,也不怕蚊子咬,因此蚊子倒不是他最害怕的东西。他最害怕的东西便是四周无边无际如帷幕一般压向他的黑暗、以及四周山岭上夜风刮过松林引起的松涛怒吼声。

    由于四周都没有灯光,黄跑跑既看不清帐蓬的位置,也辨不出东南西北,当下凭着白天的记忆在黑暗中瞎摸乱撞——其实他离衡其他们的帐蓬只有三米多远,但他辨不清方向,又怕摸到了溪里,因此特意小心翼翼地绕着走。

    结果这一绕,他便绕过了衡其和杨浩他们的帐蓬,摸到了傅莹的帐蓬前。他凭着手感觉得摸着了帐蓬,当下心中一喜,便寻找着帐蓬的拉链,想要钻到帐蓬里去。

    就在他摸到了拉链头,正要将帐蓬拉开时,却突然发现帐蓬后面有了亮光,不过这亮光却不象手电筒的亮光,也没有光源,倒象是飘浮在空中的一团光雾,而且呈现着一种怪异的绿色。

    黄跑跑起先不以为意,以为是萤火虫抱成了团发出的光。但是当他看清楚了那光雾中竟然有一张女人的脸孔时,他顿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住了,接着发出一声恐怖已极的惨叫,仰头向后倒去……

    “怎么回事?”杨浩等人先后从帐蓬里钻了出来,一面大呼小叫,一面用手电光向四处乱照。

    傅莹也从帐蓬里出来了,并询问众人道:“各位大哥发生什么事了?”

    衡其答话道:“刚才好象有个鬼在这里叫!”

    谢可也拍着胸脯道:“确实是鬼叫,吓得我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虾皮的手电光柱落到了黄跑跑躺过的垫子上,只见垫子上空空如也,不由惊呼道:“黄跑跑呢?是不是进帐蓬睡觉去了?”

    衡其答道:“没有,他根本就没有进来睡!”

    “那他去哪了?”虾皮眉头大皱。

    “在这里。”杨浩发出了声音。众人赶过去一看,只见杨浩站立的地方是一处溪岸,溪岸的旁边正是傅莹的帐蓬,而溪岸的下面一米处便是溪水。此刻有一个人象被打扁了的蛤蟆一样四肢摊开趴在溪水里。而看他的身形,正是黄跑跑!

    杨浩忙跳了下去将黄跑跑扶了起来,只见黄跑跑的嘴里、鼻子里全是水和泥沙,不过黄跑跑人却并没有昏过去,只是趴在那里不能动而已。

    杨浩一面用手指抠掉了黄跑跑嘴里和两个鼻洞里的泥沙,一面朝上面招手道:“衡其、谢可,你们两个也下来帮一下忙,把黄跑跑弄上去!”

    几分钟后,黄跑跑已经躺在了他躺过的垫子上开始接受众人的询问了。

    虾皮首先开口道:“黄跑跑你搞什么鬼?溪里凉快一些是吗?”

    衡其则喝问道:“刚才的那一声鬼叫是不是你?半夜三更你发神经啊,要在这深山老林里装鬼叫!”

    “不,我没有搞鬼,也没有装鬼叫,是有鬼,我看见了鬼……”黄跑跑则语无伦次地望着众人道。

    杨浩则提出了另外一个问题:“你刚才摔下去的地方是傅姑娘的帐蓬门口吧?你到傅姑娘的帐蓬那里去干什么?傅姑娘帐蓬的拉链都被你拉开了!”

    “黄跑跑,想不到你是这种人啊,说,你想干什么?”衡其、谢可都拉长了脸喝问道。

    “不是,我只是想进帐蓬睡觉……”

    “什么?你想进帐蓬非礼傅姑娘是吧?还美其名曰‘睡觉’,你简直就是个人渣!”衡其破口大骂道。

    “这样的败类,三天不打、上房揭瓦!”谢可也怒不可遏地挽袖捋臂,看情形是想暴揍黄跑跑一顿。

    “黄跑跑,你确实太没出息了!”农民也不住地摇头叹息。

    “不是啊,我以为那是我们的帐蓬,咳,这真是越描越黑了……”黄跑跑急得起了哭腔。

    “我相信黄大哥不会这么无聊,他一定是找错了帐蓬。”傅莹忽然开口道。

    衡其道:“傅莹姑娘,你凭什么相信黄跑跑不会这么无聊?坏人可没有把‘坏’字写在脸上啊!”

    傅莹微笑道:“黄大哥虽然有点憨傻,但眼睛里没有邪气,因此我相信他不是个坏人。”

    “还是傅姑娘了解我。”黄跑跑缓了一口气道。

    “就算你是找错了帐蓬,那也差点就犯了错!如今你摔这一跤,也算是对你的报应,让你从今往后吸取教训!”衡其冷笑一声道。

    “如果不是看见了一个鬼,我才不会摔这一跤呢!”黄跑跑反唇相讥道。

    “黄跑跑的那声惨叫确实象看见了鬼。”谢可忽然插话道。

    “什么看见了鬼?我看你根本就是疑神疑鬼!”衡其嗤道。

    黄跑跑没理会衡其的冷嘲热讽,转身看着杨浩和虾皮道:“可司、虾皮,你们一定要相信我,我真的看见了鬼,一个女鬼!非常可怕,就在这个帐蓬的背后!”

    “你就瞎掰吧!”衡其继续冷笑道。

    “他不是瞎掰!”傅莹忽然打断了衡其的话。

    “傅姑娘,你的意思是,他真的见到了鬼?”农民插言道。

    “不是鬼,是我娘的魂,我娘的魂一直在保佑着我。”傅莹望着浩渺的夜空喃喃自语着,“她会阻止一切想要伤害我的人或者物事。刚才她显然误会了黄大哥的意思,见他拉动了帐蓬的拉链,于是显了一点灵……”

    虾皮、衡其、农民等人一个个目瞪口呆,黄跑跑也象个木桩一样楞住了,只觉得全身一阵阵地发冷。

    [bookid=1102847,bookname=《极品战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