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 异蛇传说

    ““蛇的味道?什么蛇的味道啊?”谢可也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冷颤。

    “不知道是什么蛇,总之就是蛇的味道……黄跑跑说得没错,这个树洞的确就是蛇洞。象这么大的蛇洞,估计住的一定不是小蛇,而一定是蟒蛇之类的……”衡其说得连自己的身体都一阵阵地发寒。

    谢可也心惊肉跳道:“这么说咱们还真住到蛇窝里来了?那怎么办?”

    “怎么办?咱们出去,让黄跑跑进来!”

    “真是便宜他了!”谢可不情愿道。

    “让他给蛇塞牙缝,这叫便宜了他?”衡其轻笑道。

    谢可也笑道:“那咱们就让他捡了这个‘便宜’吧。”

    当下两人便一前一后钻出了树洞,然后招呼黄跑跑下来。

    黄跑跑也还没有睡着,当下也不知是计,于是乐颠颠地离开了他躺着的那个凹进去的“窝”,顺着树干爬了下来,钻入了树洞里。

    “小心点,别掉下去了。”衡其和谢可还“好心”地提醒他,并给他打手电照着。

    黄跑跑咧嘴一笑道:“那哪能呢?俺是什么身手?不过还真的得谢谢你们。”

    衡其和谢可也不多废话,等黄跑跑下来后,他们便爬了上去,呆在了黄跑跑所呆的那个地方。

    呆在树干上自然没有树洞里舒服。不过对蛇的恐惧已经战胜了其他一切东西,因此两人也顾不得什么舒服不舒服了。

    却说杨浩正警惕地倾听着森林里的动静,忽然耳旁的树叶“沙沙”地响了起来。杨浩忙举起了手铳——但他很快又放下了。因为他看见了黑暗中有一双熟悉的眸子。原来是傅莹顺着树干滑到了他的身边。

    杨浩忙腾出了一点位置让给了傅莹,然后轻声问道:“傅姑娘,你怎么还没睡?”

    “睡不着,想找你聊聊。对了,你不要叫我傅姑娘好不好?叫我莹莹吧。”

    “莹莹?”杨浩听到这两个字不由一怔,心中象被什么锥了一下似的,身体也同时颤了一下。

    “杨大哥,你怎么了?”虽然是在黑暗中,但傅莹仍然察觉到了杨浩身上的变化。

    “没……没什么。”杨浩忙掩饰道。

    他嘴里虽这样说,但心里其实却有一个声音在呼唤:“莹莹,这和虹虹、芸芸的称呼是多么的相象啊……可惜这辈子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得见她们的面?”

    “杨大哥,你在想什么?”

    “没什么……对了,你想找我聊什么?”

    “我知道杨大哥对三年前发生的事一直不能忘怀,一直想要知道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一直想要找回三年前的记忆。其实我有一个办法能够帮助杨大哥实现心愿。”

    “哦?什么办法?”

    “我爹曾说过,在南方某深山里有一种三头蛇,它的身体内有一种叫做‘涎晶’的东西,也许对恢复记忆有好处。不过这种蛇只能生存于幽暗的地下或者古墓中,在野外很难见到。因此世人甚至以为这种蛇根本就不存在,只是一种神话传说。”

    “也许这就是一种神话传说。”杨浩笑了笑道。

    “但是我爹却见过,只是没有抓到它而已。如果当时我娘或者我在场,也许就能够抓到它了。”

    “什么什么?你娘或者你?”杨浩的眼睛突然在黑暗中睁得溜圆。他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的,我娘或者我。杨大哥你别用那种眼光看着我。你听我说,我娘天生就是一名抓蛇人,而我也继承了她的衣钵。”

    “你娘为什么要抓蛇?”

    “当然是为了炼蛊。”

    “炼蛊?难道你娘是女巫?”杨浩再次惊骇得瞪圆了眼睛。

    “是的……怎么了?你也对女巫抱有成见?”傅莹诧异道。

    “不,一点也没有!因为我的两个朋友就是女巫。可惜她们现在也都不知道在哪里……”

    “看来杨大哥过去一定经历了很多事情……可以说给我听听吗?”

    “当然可以。只不过这个故事有点冗长,你要有点耐心才行。”

    “无论多么长的故事,我都有耐心。”

    “那好,等我回忆起了三年前的事情后,我一定讲给你听。对了,你娘是女巫,那么你也一定是女巫了?”

    “我娘是,我却不是。”

    “你不是说你继承了你娘的衣钵?”

    “我只继承了她抓蛇的衣钵——其实我更喜欢象我爹那样,在幽深的地下世界里冒险。”傅莹说这句话的时候打了一点小小的埋伏。其实她不仅继承了她娘抓蛇的衣钵,还继承了别的能力。但她现在还不想让杨浩知道这些事情。

    “原来是这样啊……我只是有一点点奇怪,女孩子怎么敢抓蛇呢?”

    “抓蛇其实也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嗯,怎么回事?”傅莹突然警惕道。

    杨浩吃了一惊道:“怎么了?”

    “我闻到了蛇的味道!”

    “蛇的味道?在哪里?”

    “就在这棵树上!”

    再说黄跑跑钻进了树洞里后,很快便睡着了。他一点也不追究衡其和谢可为什么要让他睡树洞的原因,甚至还觉得衡其、谢可两个人是傻叉,有福不会享。他很快就蜷曲着身体睡着了。那可笑的睡姿就象一只钻进了树洞里的大黄狗。

    也不睡了多久,他忽然想要翻一个身(人在睡梦中的本能动作,自己并不能察觉),然而他的脑袋似乎粘上了什么东西,那东西应该是一种胶质,把他的脑袋紧紧地粘住了。他这一翻身,整个脑袋便都被扯得生疼。这股疼痛也使得他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他随手往脑袋上一摸,只觉得脑袋上全是一种粘乎乎的液体,有点象是胶水。他不由大感困惑,这树洞里哪来的胶水?不过他很快便得出了答案:这是树胶。

    当下他用手电照了照那地方,果见他刚才脑袋躺着的地方有一大片白色胶状的东西,正是这些东西粘住了他的脑袋。

    黄跑跑本是一个邋里邋遢的人,一向不在乎环境是脏还是清洁,不过他对于这胶状的东西也有一种本能的恶感,当下将脑袋换了一个方向,打算继续入睡。

    然而他还没睡着,便觉得有什么东西从黑暗中钻了出来,并爬到了他的大腿上。

    他起先以为是老鼠,忙伸手一摸,没想到竟摸到了一个冰凉滑腻的长条形圆筒状物体!这物体有搪瓷杯口粗细,就象一根粗大的缆绳。

    黄跑跑再愚笨,也立刻明白了这是什么东东。当即如同一只公鸭一般嚎叫了起来:“有蛇啊……”

    “别乱动!”树洞口突然传来了一声凌厉的喊声,接着一个身影窜了进来。然后那身影又闪电般地窜了出去。而黄跑跑身上的那个东东也不见了。

    “怎么回事?”衡其、谢可都被惊醒了。当二人看清傅莹蹲在树洞口,手里攥着一条麻花花的蛇时,骇得头发都指了起来。衡其更是差点一个趔趄摔下了树。

    杨浩也从上面滑了下来。

    “这是什么蛇?”杨浩平静地问道。

    傅莹没有答话,只是反复看着手中的那条蛇。那条蛇的蛇头被她紧紧地箍在了掌中,尽管在拼命挣扎,却始终也挣不脱傅莹的手,它的嘴巴甚至连张开的机会都没有,更惶论用它的素牙咬人了。因此它只好徒劳地将身躯在傅莹的手臂上缠来绕去……

    衡其等人都看得心惊肉跳,浑身的皮肤都麻了起来。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一个孱弱的女子竟能将一条蛇(估计还是毒蛇)如猫戏老鼠般地玩弄于股掌之间。

    看了两三分钟,傅莹的手划出一道抛物线,将那条蛇抛了出去,直落入了远处的树林中。然后才缓缓答道:“这是一条‘刀背溜’,又叫小王蛇,学名紫斑,毒性中等,属于蝰蛇类。虽然它的毒性只是中等,但若被它咬上一口,如不及时注射血清的话,半个小时内就会丧命!”

    “什么?这么说刚才我是到阎王殿上打了个转了?”黄跑跑瞪圆了眼睛。

    杨浩忽然奇怪道:“睡在树洞里的不是衡其和谢可吗?怎么换成了黄跑跑?”

    衡其和谢可心中发虚,当下吱吱唔唔答道:“是这样,我们想让黄跑跑睡得舒服一点,所以就发扬了一下风格,先人后己……”

    “你们两个会有这么好心?你们肯定知道了这是蛇窝,所以引我上当!还算我老黄命大,要不然我这一百多斤就丢在这里了!”黄跑跑气得脸发绿,不停地捶打着胸脯。

    谢可悄声对衡其道:“看样子黄跑跑是真生气了。”

    衡其也低声道:“黄跑跑生气,不过是甩掉帽子、踢掉鞋子,拿脑袋往地上撞而已。”

    两人的声音都极低,因此并没有被黄跑跑听到。不过黄跑跑算是和他们两个结下“梁子”了。

    “杨大哥,这种蛇出现在这里,说明那种蛇也不远了。”傅莹看着杨浩道。

    杨浩还没回答,衡其抢着问道:“傅姑娘,什么蛇啊?”

    “三头蛇。”傅莹答道。

    “三头蛇?有这样的蛇吗?”不但衡其,连谢可和黄跑跑都瞪大了眼睛。

    “好了,大家还是早点休息吧,休息的时候警醒着一点。”杨浩淡淡道。

    “可司,现在我们哪还睡得着啊?万一又爬出来一条蛇……”衡其忧心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