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十九章 风声鹤唳

    傅莹开出来的路也很奇特。有时象一个洞,众人需要从那个洞里钻过去。有时众人又必须要踏着那些放倒的枯木,从篱笆上空走过去,就象走平衡木一样。

    有的地方则要攀着从树上垂下的藤条荡过去……

    而有的地方,一人多高的荆棘丛在两旁矗立着,中间只有一条一尺来宽的小径,看起来就象是一个窄窄的缝隙。众人就要小心翼翼地一个接着一个从这样的缝隙里穿过。稍有不慎,就会被荆棘挂住。而要解脱则又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还没走出多远,众人就已经尝够了苦头。黄跑跑的裤子甚至都被荆棘给划破了。

    更令众人头疼的是,由于林子里光线非常暗淡,众人不得不借助手电光的照明来寻辨路径。

    “呼哧、呼哧……”黄跑跑大张着嘴,不停地喘着气。他本来是走在中间的位置,但是刚才因为解脱勾住裤子的荆棘耽误了一点时间,因此他落到了最后。而衡其和谢可则走到了他的前面距他约有七、八米远的地方。杨浩和傅莹距离他就更加远了。

    此时他面前虽然依旧是树木参天、荆棘和灌木丛生,但道路并不算特别难走。因为前面的人已经为他开辟出了一条可以通行的小径。他只要紧走几步就可以赶上前面的人。前面的人也无须专门停下来等他。

    而前面的人也以为他很快就会赶上来,所以也都没有仔细留意他的动静。当然如果要留意也是衡其和谢可。而作为开路的杨浩和傅莹自然是不需要专门来关照他。毕竟他也是个大老爷们,不是三两岁的小孩。

    不过黄跑跑这人一落单,胆子立刻就小得和一只鸡差不多,浑身的汗毛都一根根竖起,汗水如雨水般往下淌落,两条腿更是抖得不行,眼前老是出现那只从水里伸出来的手。以至于他的精神都快要崩溃了。

    其实一只手有什么好怕的呢?问题是你不知道这是谁的手,你也不知道这只手到底是长在什么东西的身上?

    从目前的种种迹象来看,这只手并不是长在人身上的。所以这就越发显出了这只手的主人神秘莫测。这只手的主人很有可能就是黄跑跑最为害怕的鬼,或者是僵尸!

    黄跑跑之所以被称为是怕怕,甚而还升级为跑跑,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害怕鬼!而特异事件小组打交道的也多半就是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但不知为什么,黄跑跑竟然在这个行当还干得相当稳当!各位老读者也许对黄跑跑能够从事这个行当并不足为怪,但是广大的新读者却不一定了解这个人。如果真要了解,恐怕还得去翻看本部书的前传。

    却说黄跑跑此刻已经接近崩溃状态,自然也就不再象正常人那样走路了。也可以说他完全就是在连滚带爬着前进!

    在这样的丛林里连滚带爬,后果就是他必然是磕磕绊绊、进退维艰。果然,他没走出两步,便又被荆棘勾住了背上的衣服。黄跑跑此刻完全已经是六神无主,根本就不敢回头看,只是拼命地缩着脖子,摇晃着花岗岩脑袋,想要挣脱那荆棘。

    然而那荆棘是有倒刺的,勾住了衣服后,不用手去解脱,仅仅靠摇晃身躯是根本不行的。

    眼看和前面的人越拉越远,黄跑跑心里的恐惧也越来越大,终于忍不住发出了绝望的惨叫声:“啊——”

    这一声惨叫自然首先传到了衡其和谢可的耳朵里。两个人吓得浑身剧烈地抖了一下,心脏也“突突突”地狂跳起来,脸上几乎失去了血色!

    半晌,衡其方回过神来,盯着谢可道:“猴子,什么声音?”

    谢可大概也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么恐怖的惨叫,当下只觉得背脊上生了一层寒毛,上下牙齿磕碰道:“是……是……是不是鬼叫?”

    联想到那只恐怖的人手,衡其也毛骨悚然道:“肯定是的……”

    两人对看了一眼,一股从来也没有过的恐惧感迅速占据了二人的心头,二人就象约好了的一般,没命地拔足往前狂奔起来。根本就不管那些荆棘啊、灌木啊、树丛啊什么的了,仿佛不是在穿越原始林林,而是在一马平川的大草原上,没有什么能够阻挡得了他们的了。

    逃命的人是无所畏惧的!

    两个人逃出了几十米远,忽然间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衡其下意识地便举起了那支仿造的冲锋枪——他的弹匣一直是装在枪上,子弹也早就上好了膛,就差没开保险了。

    “出什么事了?”但是那人却压下了他的枪口。原来是杨浩。

    衡其松了一口气,仍结结巴巴道:“我们,听……听见了鬼叫!”

    “嗯,是鬼叫!”谢可也附和道。

    “鬼叫?”杨浩清俊的脸上微皱起了眉头。他是从来也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的。不过他和虾皮不同的是,不会声嘶力竭地斥骂说“有鬼”的人,而是会耐心去解释这世界上为什么没有鬼。

    “真的,真的是鬼叫,太恐怖了,叫得我们毛骨悚然!”衡其和谢可赌咒发誓道。

    刚才杨浩一直起劲往前追赶着傅莹,因为傅莹和他又拉开了十几米的距离,她的身影已经完全被茂密的林子给挡住了。杨浩全神贯注追赶着傅莹,并没有听到黄跑跑的那声惨叫。倒是衡其和谢可慌慌张张如被鬼撵着一般引起了他的注意。因此他这才折返了回来,并差点撞在了衡其的枪口上。

    杨浩往衡其等人的身后看了看,忽然问道:“黄跑跑呢?”

    “黄跑跑?”衡其和谢可就象被人当头敲了一棍子,顿时清醒了过来,这才记起把黄跑跑落在后面了。

    杨浩一看二人的表情,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忙越过二人向后面赶去,边走边喊道:“黄跑跑、黄跑跑!”

    向后面找了四、五十米,终于在一个草窠子里找到了黄跑跑。只见他已经昏了过去,脸上的表情极为惊恐骇异,显然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而昏过去了。

    杨浩急忙采取了掐人中等简单的急救措施,终于将黄跑跑给弄醒了过来。

    这时,衡其和谢可也“呼哧呼哧”转了回来。不单他们二人,就连走得最远的傅莹都赶回来了。显然众人迟迟不跟上来也引起了她的警惕,于是她也转回来了。虽然她走得最远,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她其实也时刻关注着后面的动静。

    “发生什么事了?”傅莹轻声问道。

    “我们刚才听见了鬼叫,这不连黄跑跑都被吓昏过去了!”衡其有板子有眼道。

    “鬼叫?”傅莹疑惑地看着杨浩。

    杨浩还没回答,谢可抢着答道:“是啊,鬼叫,很恐怖的‘啊’地一声,差点没吓掉了我们的魂魄!”谢可说完,还故意模仿着刚才的那声“鬼叫”啊了一声。

    “什么鬼叫,是我在叫!”黄跑跑忽然直着脖子咆哮道。

    “啥?刚才的那声鬼叫是你发出的?”衡其和谢可都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还不是你们这两个家伙捣鬼,不等我老黄?害得我被鬼勾住了衣服……”黄跑跑怒气冲天,两只眼睛瞪得象要吃人。

    “你被鬼勾住了衣服?是被荆棘挂住了吧?哈哈哈哈……”衡其脑子并不笨,很快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当即哈哈大笑起来。

    “黄跑跑,你真是越来越有‘出息’了!”谢可则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笑。

    “我慌里慌张也是你们这两个混蛋造成的,从昨天晚上到现在,你们就一直在害我,现在还笑我!”黄跑跑气得五官都歪在了一边。他心里真的是气,昨天晚上被他们俩个诳进蛇洞里,差点被那条蛇送上了西天;今天上午在水潭边,又差点挨了谢可的黑枪;刚才又是这两个混蛋不等他一起走,害得他疑神疑鬼、人慌失智,误把荆棘的勾挂当成了鬼在拽他,以至于竟将他吓昏了过去。

    “你本来就是个胆小的鼠辈,怎么还怪我们?”谢可也火冒三丈道。

    衡其对于黄跑跑的指责却并不在意,牛气冲天的他根本就无视黄跑跑这样的角色的存在。他扭头看着杨浩道:“可司,这怪不得黄跑跑,我看这林子里确实有古怪,而古怪的源头就是那只手!”

    杨浩则看着傅莹,想要征询她的意见。

    傅莹却摇了摇头道:“不是那只手,那是水里的禁制,它不能离开水!”

    “那到底是什么?”衡其和谢可一齐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