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乐兮何兮

    “啥?黄跑跑自刎了?”衡其和谢可骇得毛发都竖了起来。在他们二人眼里,黄跑跑这样的人是最贪生怕死、最好死不如赖活的人,这样的人竟然会自刎,如果不是受了特别大的刺激,就是被鬼迷住了心智!

    衡其还特意过去看了看黄跑跑的情形,只见他仰面朝天倒在地上,右手边确实放着一把剑,但是因为整个墓室都太昏暗的缘故,因此并不能看清剑上有没有血。也看不清黄跑跑脖子里的伤口。只觉得他的脖子里黑乎乎的,好象淤积有血。

    衡其便确信黄跑跑真的自刎了,于是他叹息了一声道:“黄跑跑,想不到象你这样的贪生怕死之辈竟然也会自刎——我真的很难想象你是怎么做到拿剑割自己脖子的?如果你不是被鬼迷了,为什么会这么想不开呢?也罢了,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周年……”

    “可司,黄跑跑为什么要自刎啊?”谢可则不想去研究黄跑跑的“死状”,他开门见山地问杨浩道。

    杨浩吃了一惊道:“什么黄跑跑自刎了?他什么时候自刎的?”

    衡其、谢可听见杨浩这样一说,不由都吃了一惊道:“不是你说他自刎的吗?难道……”

    “他没自刎,我刚才口误了。”杨浩道。

    “啊?那谁自刎了?”衡其、谢可松了一口气,同时又将眼光望向查理。不过查理虽然被捆绑着双手,看起来却仍是生龙活虎的,一点也不象自刎了的样子。

    “据查理说,是黄跑跑看见一个幽灵在他面前自刎了,因此他吓昏了过去。”

    “切,这也能吓昏过去?”衡其满脸的鄙夷。

    “幽灵在黄跑跑面前自刎,幽灵怎么会自刎?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谢可则搔着花岗岩脑袋道。

    “幽灵当然不会自刎。我猜想,黄跑跑很可能见到了过去发生在这里的一幕现象。”杨浩若有所思道。

    “黄跑跑很可能见到了过去发生在这里的一幕现象?什么现象啊?过去发生的现象他又怎么可能见得到?”衡其置疑道。

    杨浩虽然不能回忆起三年前发生的事,但对于眼前发生的事还是记忆犹新的,当下他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应该是见到了南面陪葬墓室里那个自刎殉情者自刎的那一幕。”

    “这……这怎么可能?过去发生的事情,黄跑跑现在怎么可能见得到?难道黄跑跑象那些‘玄幻小说’里说的那样,穿越了时空?”谢可问道。

    “黄跑跑没有穿越时空,可能是某种原因,让过去发生的事情又在现在重演了,就象录像回放一样。”杨浩道。

    “那黄跑跑看来也够倒霉的。”衡其道。

    谢可则盯着那把剑道:“这不是那把什么‘乐兮剑’吗?怎么会在黄跑跑的手里?”

    衡其想了想,忽然道:“我明白了,黄跑跑一定是背着我们把这把剑盗出来了,而这把剑上可能有什么邪名堂,让黄跑跑见到了那人自刎的回放!”

    “不错啊,这一定是这把剑的主人在警告黄跑跑,所以显了一点灵!”谢可也叫道。

    杨浩则盯着那剑身上的花纹默默地出神。忽然他眼中一亮道:“这三个图案不就是那被挖掉的三块彩绘吗?”

    “彩绘?”衡其、谢可又坠入了云里雾里。

    “是的,彩绘!你们还记得吗,我当时和傅姑娘观察了三间陪葬墓室,发现陪葬墓室墙壁上的彩绘都被人挖去了一块,那些彩绘实际上都是某种云彩的图案,我现在想起来,那缺失的图案,应该和这剑身上的花纹是一模一样!”杨浩道。

    “可司,这你太武断了一点吧?你怎么知道这剑身上的花纹和那三块被挖走的彩绘是一样的呢?”衡其问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傅姑娘对这种图案比较有研究,当时她还揣摩了缺失的彩绘的形状,现在看来,和这剑身上的大致不差。”

    “那这图案到底有什么用呢?还有,那个人挖去这三块彩绘到底想要干什么?”谢可摸着下巴道。

    杨浩茫然地摇摇头,然后将目光看向了黄跑跑,只见黄跑跑仍未醒来。杨浩忙走过去,在他的人中上一掐——掐人中有时候真的很有效果,黄跑跑被这一掐还真的就醒了过来。

    只见他晃了晃花岗岩脑袋,抬起一双浑浊的眼睛看着众人道:“我刚才怎么了?你们为什么都那样看着我?”

    衡其道:“你刚才看到了一个抹脖子鬼,这个鬼在你的面前抹脖子,把你吓昏过去了。”

    “抹脖子鬼?”黄跑跑甩了甩脑袋,努力地回想着刚才的事情。忽然他象见了鬼一般大骇道:“好恐怖的白衣女鬼,她在我的面前抹脖子,太可怕了……”说完意欲站起来逃向别处。

    衡其一把摁住了他道:“死跑跑,你别象个老鼠一样到处乱窜好不好?一个抹脖子鬼就把你吓成那卵样,你真是个大憨包!”

    “好了,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衡其搀着黄跑跑,猴子去把查理解开。”杨浩皱了皱眉道。

    衡其搀黄跑跑倒也没什么二话,毕竟这垃圾仍然是自己的同伴,搀了也就搀了。但查理这个人刚才可是想炸死大家。因此杨浩要谢可去解开查理,谢可自然是老大的不愿意。

    黄跑跑也嘀咕道:“这个人渣就让他呆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了,不然他又要害我们!”

    查理一听,忙辩白道:“我不会害你们,我为我刚才的行为向你们道歉,我真的不是有意要伤害你们,我只是抵制不住心中的诱惑,因为那‘失落的钥匙’对我们实在是太重要了。”

    “住嘴,你这个人渣,我恨不得一刀砍死你!”黄跑跑大声咆哮道。此刻他显得比衡其和谢可还要愤怒。

    杨浩心里明白,查理的确和他们不是一路人,只要还有“失落之钥”出现,他一定会将利益置于第一位,其他的什么都是浮云。这种人是不会讲什么友谊和交情的。但是别人不义,自己不能不仁。毕竟这是在凶险莫测的古墓里,危险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因此把查理单独一人留在这里显然也是不行的。出于人道主义的目的也必须要带他走。

    谢可等人自然也是明白杨浩的想法,因此还是解开了查理,让他跟着走。但这一次没有再给他拿武器。

    杨浩他们的武器其实都还在。看来傅天胜并没有把他们看成是严重的威胁,因此还是将武器留给了他们。或者,将武器留给他们其实是傅莹的意思?傅天胜就算想要漠视杨浩等人的性命,但碍于傅莹的面子,也不好做得太过分。大凡做父亲的都有点宠自己的女儿,对她的话不可能不听。

    “可司,我们现在是不是按照傅天胜给我们画的这地图,走出这古墓去?”衡其试探着问道。

    “是啊,咱们在这不见天日的地下已经呆得太久,也该出去透透气了。”谢可也搔了搔花岗岩脑袋道。

    “透气?”杨浩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按理说这古墓里的空气应该很有限,咱们呆了这么久,早就将新鲜空气都耗完了,可为什么咱们现在闻到的空气仍然很新鲜,一点也没有窒息的感觉?”

    “是啊,这说明这里一定还有别的通道。”衡其道。

    “就是我们进来的那个通道吧?”谢可道。

    “我们是从鬼坑进来的,那里相当封闭,没有新鲜空气进来。”杨浩道。

    “那可能就是傅天胜给我们画的这个地图上的通道了。”衡其道。

    “这个通道在东面陪葬墓室中间的耳室里,新鲜空气有可能是从这里来的。”杨浩点了点头道。

    “那咱们去看看吧。”谢可提议道。

    杨浩点点头道:“好。”

    于是几个人准备离开了这间陪葬墓室。

    “可司,这把剑……”黄跑跑盯着那把“乐兮剑”道。

    “怎么,你盗墓的心思还没死?”衡其嗤道。

    杨浩却拿过了那把剑道:“这把剑先带着,我也想看看那个幽灵。”

    “啥?你想看幽灵?”衡其、谢可、黄跑跑等人一个个都张口结舌,就连查理都觉得不可思议。

    东面的陪葬墓室。他们在中间的耳室里果然找到了一个出口。这个出口原先应是一堵墙壁,但是现在墙壁上却洞开了一个脸盆大的出口,出口处是老土,而不是墓砖,洞里果然有新鲜空气的味道。看来这处逃生通道应该是真的。

    “我们现在就离开吗?”衡其问道。

    “你们几个先离开,我还要去主墓室那里看看。”杨浩若有所思道。

    “啥?那主墓室里你已经到看了几遍了,还没有看够吗?再说你一个人呆在这里怎么行?”衡其吃惊道。

    “是啊,可司,你不可以单独行动啊,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你怎么可以离开我们这些菜鸟的帮助呢?”黄跑跑也叫道。

    “可司,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谢可问话的思路和衡其、黄跑跑都不一样。

    “我想去追踪傅姑娘和她父亲。她们一定就是从主墓室那里离开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