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六章 失落之钥

    “因为这把钥匙的正反面上各有一个先秦的文字,正面是‘失’,背面是‘落’。”田小兵从容答道。

    “失落之钥?”这一下所有的人都大吃了一惊。

    难道这就是那把传说中可以开启阴山老棺的“失落之钥”?这怎么可能?每个人的心头都充满了疑惑。

    杨浩却接过了田小兵的话头道:“这的确就是‘失落之钥’,而且就是黑妖王墓中的那一把。”

    “可司,说话不能信口开河啊,你凭什么断定这就是‘失落之钥’?而且就是黑妖王墓中的那一把?那把‘失落之钥’不是已经被傅氏父女带走了么,又怎么会在这刘老满的手上?”衡其盯着杨浩的眼睛道。

    杨浩从田小兵手中拿回了那钥匙,答道:“我能闻得到这把钥匙上的味道是黑妖王墓中的,因此我可以确定这就是黑妖王墓中的那把。至于这把‘失落之钥’已经被傅姑娘和她父亲带走了、却又为什么出现在刘老满的手里,可以肯定,这其中一定又发生了什么变故,要么是傅姑娘她们遗落了钥匙,要么就是被刘老满偷盗得来。”

    “我相信可司说的是真的,可司是猎人的儿子,他的嗅觉本就比寻常人要灵敏得多,他能闻出这把钥匙带有黑妖王墓中的味道,那就一定是真的。当然,现在也不能把话说死,只要能遇到傅姑娘父女,问一问他们就可得到真相。”虾皮道。

    “现在想要得到真相,其实只要去问一问刘老满的家属,就可以得到一多半。”农民插话道。

    众人都看着农民道:“这话怎么说?”

    农民将手往老神身上一指道:“这话由老神说。”

    老神也盯着那“失落之钥”正在沉思,忽听农民问他,不由唬了一跳,连连摇手道:“农民你别教唆哑巴放炮仗,这话怎么由我说?”

    农民笑道:“你是个合格的‘道士’,在今天安葬刘老满的过程中,你跳的大神已经让刘老满的家人和这里的乡民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所以这事由你出面是最好不过的。”

    “是啊,天将降大任于这厮也,老神你可千万不要推辞啊!”众人纷纷拾掇道。

    “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吧,怎么又成了天降将大任于这厮?”有人笑道。

    “那就让这厮去吧。”虾皮也露出了笑脸。

    “那我还要一个家伙和我一起唱双簧。”老神知道这件事自己不答应也得答应了,但他也知道一个人唱独角戏肯定不成,必须得找一个演双簧的。

    “那你要找谁?”农民问道。

    老神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道:“当然是你这厮啊。”

    一个小时后,杨浩等人在油麻溪村村口又和老神、农民碰了头。不等杨浩等人开口,老神率先道:“弄清楚了,这刘老满就是一西瓜贩子,前几日到邻近的土溪街收了一车西瓜,打算运到a市去卖。那天中午他和同去的李老二在新丰饭店吃饭,当时一同在那个饭店里吃饭的还有父女俩。那父女俩吃完饭后遗失了一个包在桌上。刘老满立刻就将那个包给拿了,然后同李老二到了河边僻静处,打开了那个包,结果除了几百块钱以外,就得到了这把铜钥匙。刘老满很失望,一面大骂穷鬼,一面将那几百块钱塞进了自己的腰包。他本来是看不上那片铜钥匙的,打算将那钥匙扔掉。李老二说了一句:‘这铜钥匙怕是个古董,就算不值钱,套在钥匙扣上也好做个装饰品。’刘老满这才没有扔掉那钥匙。不过这时候他对铜钥匙仍然不够重视。直到他和李老二在路上又遇见了那急急慌慌的父女俩之后。那父女俩没问钱、也没问别的东西,就要那片钥匙。刘老满立刻警惕起来,同时揣摩这钥匙的来历可能不凡,也许是开某大银行的保险柜的,不敲诈他们一笔,怎能就这样给他们?因此他死活也不承认拿了钥匙。后来那父女俩又回饭店找钥匙去了,刘老满则和李老二搭上长途车,连日赶回了油麻溪村。但没过两天,刘老满便得了病,接着就翘了脚。据刘老满的妻子回忆说,刘老满死的时候可能见到了某种奇异的景象,比如说见到了鬼。刘老满是在恐怖地大叫了一声:‘别找我。’后就暴毙了的。”

    “这也太骇人听闻了吧?难道刘老满竟然是被鬼吓死的?”衡其直冒冷汗道。

    “不是被鬼吓死的,而是直接被鬼索了命!”黄跑跑的牙齿间带着一股冷意。

    衡其道:“傅姑娘早就提醒过我们,不要带出黑妖王墓里的一瓦一木,这钥匙也是从黑妖王墓里出来的,肯定也附带着怨魂在上面啊!”

    谢可反驳道:“那傅姑娘和她爹怎么没事?”

    衡其道:“他们肯定有预防措施啊。”

    “我很怀疑这刘老满的死和这钥匙有直接的联系。”刘勇搔了搔头皮道。

    “的确没有直接的关系,因为医生给刘老满作出的论断结果是恶性疟疾,而不是什么鬼索命。”农民道。

    “不知道这刘老满平时的身体情况怎么样?他怎么会无缘无故间就得了癌症了呢?”黄跑跑抠着鼻孔道。

    “是疟疾,不是癌症!那个字读‘虐’,不读‘癌’!”虾皮嗤道。

    “哄——”众人爆发出一阵哄笑。

    “我估计那钥匙上面可能有某种致命性病毒或者细菌,人一沾上就会倒霉。”大头信口开河道。

    “现在可以确定,这把铜钥匙就是傅天胜父女从黑妖王墓里带走的‘失落之钥’。可这么贵重的东西,傅天胜父女俩为什么不好好保存,而要遗落在餐桌上呢?”吴小文道。

    “是啊,象傅天胜那样精明的盗墓贼,怎么会如此粗心大意?而傅姑娘也是心细如发,断不会这样大大咧咧啊。”衡其也搔起了头皮。

    “肯定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引起了他们的关注,比方说他们正在苦苦寻找的人突然从餐馆外面走过,他们想要去一看究竟,结果就将包包给遗落在餐桌上了。”四个女生中的刘莲青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不错,这个说法比较接近事实。”众人都赞同道。

    “不是。”但是杨浩却又否定了这个看法。

    “哦?这又是为什么?”众人又都大吃了一惊。

    杨浩答道:“因为这把钥匙是赝品。虽然它带有黑妖王墓里的气息,但只是傅姑娘和她父亲仿制出来的,而不是真正的那把‘失落之钥’。傅姑娘和她父亲随便弄点什么东西,就可以让这钥匙带上黑妖王墓里的气息。”

    “什么?这把‘失落之钥’竟然是赝品?咱们看来是空欢喜了一场。不过傅氏父女为什么要造出这么一把赝品,而且还要将它遗落在土溪街新丰饭店的餐桌上呢?”众人都困惑不解。

    田小兵道:“他们可能是想引某个人物现身,可惜被他们引出来的却是刘老满这样的一个贪婪小人物。”

    “这件事情还是到此为止吧,我们已经在这里耽搁得太久了。”衡其兴趣索然道。

    的确,这把“失落之钥”如果只是赝品的话,那就毫无意义。

    虾皮也点点头道:“不错,我们还是快点去沽溪村吧。”

    于是众人都上了中巴车——中巴车虽然昨日翻到了溪里,但已经被吊车吊了上来,同时经过检查,也没有别的问题,连汽油都没有泄露一滴,因此运行是没有一点问题的。

    开车的自然是衡其。现在谁也不敢再让黄跑跑摸方向盘了。现在谁要是还敢信任黄跑跑这个背时货,那他不是疯子就是傻瓜。黄跑跑经历了这场事,似乎也吃一堑长一智,不敢再随便出头了。

    下午一点多钟,车子开到了沽溪村口。众人下了车,将特效都搬了下来,就在杨浩家门前的禾堂里扎起了几顶帐蓬,然后埋锅造饭,同时还在杨浩屋后的山坡上挖了几个茅坑又供造粪。毕竟这十多个人的吃喝拉撒睡是首要解决的任务。

    天气还早,农民带着一群女生在家里做饭,其余的人则都去沽溪水库钓鱼。众人摆了十几根海竿,打算要钓上几条大鱼来。

    杨浩的兴趣却不在钓鱼上,他躺在水库边的草地上,仰着天空中飘过的白云出神。

    虾皮问道:“又在想傅姑娘了?”

    杨浩点点头道:“是。”

    “你不是想要去找她?”

    “想。”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

    “因为我不知道去哪里找。”

    “去土溪街新丰饭店呀。”

    “你以为她还在那里吗?”

    “不在。”

    “虾皮,你说我和莹莹非亲非故,可是我为什么那么关心她的事情呢?”

    “因为关心她的事情,也就等于是关心你的事情。”

    “答对了。”杨浩注视着手里的“失落之钥”赝品,若有所思道,“我本以为再也无处寻找她的踪迹,可一个偶然的事件又将她的消息透露到了我们面前,看来天意也没打算要我放弃。”

    “可司,我现在有一个想法。我们与其被动地打听傅姑娘的消息,不如变被动为主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