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27.大风

    楼主:大风刮你一巴掌

    我屮艸芔茻啊!我只是一个单纯的《诛神》书迷而已啊!苍天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当初传言说《诛神》要拍的时候我是不愿意相信的,最后选角出来其实楼主我虽然嘴上说不满意心里还是觉得这阵容可以,王可作为小鲜肉里的颜值担当和演技担当勉强配得上我们云天北鼻吧,颜茜茜女王不多说,出道这么多年演技是在线的,和冰冰大人的人设也符合,成阳虽然在长相上弱了那么一点,长脸和咱们梅影梅大侠的俊朗帅气不符合,但人家演技在线啊!演技在线啊!演技在线啊!可!是!简言西是什么鬼!简言西是什么鬼!他来演帝神长冬????你们踏马全剧组一起来逗!我!笑!吗!我们长冬的人设是心狠手辣妖孽受,踏马不是简言西那副一脸爹死了娘跑了的丧气样好吗!!!!长相我都不说了!!!!简言西的演技是什么鬼!啊!什么鬼!这么几年简言西一共演了两部戏,踏马的两部戏部部扑街啊,叛逆小王子硬生生被他演成个没人疼没人爱的熊孩子!这毒演技能演长冬吗!

    1楼:哈哈哈楼主被我上了

    抢占一楼。楼主我提前为你默哀,你这话一下得罪不少人啊,而且简言西现在风头正劲,你别引火烧身hhhh

    2楼:榴莲炖腿毛

    楼主你别吓我!简言西真的要演长冬吗?!我不信我不信!你哪里来的假消息!肯定是假消息!

    3楼:见微知著

    楼主有病吧,哪里听来的消息就拿来这里胡说八道,我们家二姨夫的弟弟就在《诛神》剧组工作,完全没听说简言西要出演长冬啊,你别乱传!

    4楼:丰城是我家

    简言西!不可能!我不相信!他不是要退出娱乐圈吗!干什么要来祸害我们长冬爸爸!赶紧滚好吗呜呜呜!

    ……

    43楼:大风刮你一巴掌

    我乱传我死全家!消息绝对可靠好吗!妈的不然我能这么激动?之前简言西在微博上搞出的那些风波我不想评价,但是不管再怎么样,他也不适合演帝神长冬!长的就不合适!一脸整容样!没气质!踏马的演技还毒成那样,我就想问永夜你怎么想的!当初答应我们书迷的要好好保护《诛神》你踏马都忘到狗肚子里了是不是!妈了个巴子,你掉钱眼了不要紧,别祸害我们长冬啊啊啊啊!!!!

    44楼:墨香

    楼主你能不能好好冷静冷静,西西演技是不好,但只要认真看过他演的那两部戏就能发现他真的一点一点在进步好吗!我也是《诛神》的读者,也很喜欢长冬这个角色,但扪心自问,简言西的长相真的很适合演长冬啊,长冬不是三界第一美吗,你就找找娱乐圈里还有哪个长的比西西更好看的?我相信他既然选择留在娱乐圈继续走下去,就一定会好好努力提高自己,长冬这个角色别人行他也行!

    45楼:来日方长

    别的不说,单说长相,我竟然从主楼那张杀马特的剧照上看到了简言西隐藏的美貌……妈的他这张脸绝对有毒……

    46楼:深渊

    美人在骨不在皮,简言西哪里有骨?也就那张皮而已!

    47楼:零上墨度

    呵呵呵呵拜托44楼清醒一点吧,谁在乎简言西到底有没有在一点一点进步,他演不好长冬这难道不是事实吗?!他想进步自己去进步,妈的抱着我们长冬下水是什么心理?还说之前的微博事件不是炒作,你们想想,在那件事情发生前,以简言西的咖位有没有可能拿到长冬这个角色!说什么我从地狱回来,我看他心黑的就没从地狱里面出来过,靠这种手段欺骗欺骗微博上那群没脑子的小年轻还可以,但我绝对不上当!之前的微博事件绝对是他策划的!

    ……

    348楼:脑洞大到要破开我的头

    微博事件绝对是简言西的策划。

    我们来看微博事件的后遗症就可以了,首先,和简言西为敌的穆生现在几乎不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一个月前发了一篇道歉声明之后就彻底沉寂下来了(其实比起简言西这种背地里搞小动作的我更欣赏穆生这种,娱乐圈抢资源互相陷害的事多了去,只是穆生被发现了而已,他现在能郑重道歉,我敬他是条汉子),其次,简言西从不重视他的星海娱乐退出,拿到三百万解约金,签约了华杰娱乐,带他的经纪人是许适南,许适南啊!谅媛女神的前经纪人!影帝刘君的前经纪人!带过的每一个艺人全都大火好吗!!!第三,简言西现在拿到手上的长冬角色。看吧看吧,微博事件发生后,几乎全都是简言西在得利,还敢说他是无辜的?

    349楼:雁过留爪

    348楼你真够可以的,说那么多结果一个有证据的都没有,全是猜测猜测猜测,看来西西之前在微博上最后一封公开信的内容还是有很多人没放在心上(微笑)。按照你的说法,谁得利谁就是凶手,那赶明儿你们家总虐待你的家长不小心摔沟里给摔死了,谁得利?你得利啊,那你就是杀人凶手咯?要像你这么破案,我们也不用警察破案侦查了,直接搞个数据师过来,发生什么事情就算一下谁得利,谁得利谁就是凶手呗?智障就别上网丢人现眼了,赶紧的断网去玩泥巴吧。

    ……

    402楼:脑洞大到要破开我的头

    349你人身攻击!

    ……

    ……

    “谁传出去的?”《诛神》的宣传总监满脸阴鸷,一把把手里面的资料摔到了地上,大怒道:“我之前跟没跟你们讲过!简言西饰演长冬这件事情在我们官方剧照流传出去之间绝对不能让外面的人听到半点消息!结果现在网络上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

    宣传统筹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剧组这边人多嘴杂,我们虽然再三叮嘱过了,但是……估计……估计还是不知道被谁传出去了……”

    “不知道被谁?”宣传总监一脸不可置信:“不知道被谁你不知道去查吗!查出来马上把他给我开掉!”

    “是是是!”这种事情怎么查,那么多人,又不可能把人家手机什么的搞过来检查,总监这也是忙昏头了……统筹心里疯狂吐槽,但表面上仍是猛点头接下这任务,看宣传总监稍微冷静了一点后又试探道:“不过这也未必是件坏事吧?虽然不知道是谁把简言西饰演长冬这个角色的消息传出去的,但总归也不是什么特别严重的事,咱们干脆借着这把火炒作一把? ”

    其实宣传统筹之所以不怎么感到慌乱,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简言西这几天展现出来的演技大家都看在眼里,堪称一个老戏骨,比起王可这个男主角来说都要好出一大截,网上的那些说辞完全不实,剧组稍微漏点东西出去就能打他们的脸,实在不必太过忧心。

    “你想怎么炒作?”

    “现在片段想流出去程导那边是万万不可能的,干脆就借剧照来搞一搞?”

    宣传总监冷笑一声:“剧照能有什么用,现在网上那些人随便看见一张好看的照片就能觉得是p的,剧照的修饰痕迹那么重,不可能说服那群已经疯狂的书粉。”

    “那就不用剧照!”统筹笃定道:“就随便拍几张简言西和王可对戏时候的照片,也不用修什么的,假装是剧组人员私自流出去的,再请永夜老师出出面,这风波也就过去了。”

    最重要的是《诛神》剧组这才刚开机不久,离电视剧上台最早都得要一年时间,这个时间段太长了,过度的炒作会消耗粉丝的热情,也有可能会惹路人厌烦,所以在早期基本不需要什么宣传,剧照是最稳妥的方式,这次的简言西长冬风波算是一个契机,但一个合格的统筹却绝对不会被这个契机冲昏头脑,相反,整个宣传组都必须理智的对待这件事情。

    在《诛神》宣传组的刻意稳妥之下,简言西饰演长冬的消息虽然已经搞的人尽皆知,但官方和各大v都没有人出来说明,一天的发酵期之后,微博上一个名叫“阿雅是个小化妆师”的小号发出了三张图片,并配字道:冒着生命危险上来发图……多的不说了……但简言西演长冬……这波真的可以的……

    第一张图片是简言西穿着红衣,手上拿着剧本,眉毛稍微拧起来一点,正在侧耳认真听程远导演演戏,整张照片完全没有ps的痕迹,甚至没有光影方面的讲究,就这样坦坦荡荡的出现在人前;第二张是简言西和王可一起坐在椅子上对台词的画面,两个人看起来都非常认真,一青衣一红衣,画面意外的和谐;第三张图则比前两张有料的多,一切闲杂人等都从镜头中消失了,金碧辉煌的帝神宫中,长冬手持长剑指向前方,眼眶微红,嘴角却勾勒出笑意,一股强烈的冲击感瞬间从这张最普通的照片中猛冲出来,让所有《诛神》的书迷情不自禁的揉了揉眼睛,把手机往前凑了几分——

    “rd妈,不说了,对简言西转粉,这颜值我愿意为他再变直。”

    “楼上hhhh,你变直没用,因为简言西是弯的……”

    “我屮艸芔茻,以后谁再敢说简言西不适合帝神长冬,立马把第三张照片糊他脸上好吗!”

    “博主太老实了啊啊啊!至少把我们西西衣摆上那块污渍修一修啊!!!!”

    “呜呜呜呜西西认真的样子好帅呜呜呜呜哪些垃圾再敢说我们西西不适合演长冬!出来啊!”

    “老实讲……看照片似乎是不错……”

    “什么叫似乎是不错!本来就很不错好不好!呵呵呵就你们《诛神》书粉脸比天大,王可演夏云天勉强合格,颜茜茜饰林冰也马马虎虎,呵呵呵呵,西西也不配演你们家长冬大大,有本事你们自己去演啊,或者找永夜说去,干什么把气撒到演员身上!”

    “脸比天大 1,简言西确实不错了,小说中的人物本来就很难现实化,这次这个还原度这么高,你们就偷着笑吧。”

    “作为书粉,对目前《诛神》的阵容还是满意的,简言西目前不评价,等正片。永夜大大也够良心了,也没有卖掉版权就撒手什么都不管,一直压着本子不让影视公司拍,逼着他们专门请国外的特效团队,还请了好友薄盛一起编剧,真来吧快活吧一夜情吧,今晚日一万,日完外睡觉,凌晨开始!!渣楼主时速两千q来约!

    上车密码31903915漆儿

    “也请不要苛求简言西谢谢,至少别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一味唱衰人家吧。”

    ……

    “网上舆论现在已经控制住了。”王可摇了摇手机,道:“不用担心啦。”

    “你什么时候见我担心过?”简言西嗤笑一声,手里拿着剧本,右手撑头,满不在乎道。

    王可一滞,生生被他噎住。这几天相处下来,王可算是看明白了,简言西这个人说话完全不会拐弯的,什么谦虚什么小心都没有,任何事情都一副胸有成竹理所当然的样子,简直是……

    让人看了好像揍他啊。

    王可心里磨刀霍霍,简言西那边却放开剧本若有所思:“不过你说,我要饰演长冬的角色这消息,是谁传出去的?”

    “肯定是剧组里的人说出去的,不过组里工作人员这么多,要想查清楚是谁干的,几乎不可能。”

    “谁干的不重要,关键是谁让他这么干的?”

    “谁让他这么干的?”王可一愣,瞬间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有人故意把这件事情泄露出去,想利用《诛神》的书迷针对你?”

    “嗯。”简言西点头,目光转向正坐在椅子上休息的颜茜茜:“是有人这么做。”

    “茜茜姐,我们现在怎么办?”助理一脸郁闷:“千算万算也没想到简言西演技会进步这么大,简直就跟换了个人似的,现在网上关于他饰演长冬的反对消息基本上已经没有了,我们的人也不好一味再继续推下去,再搞的话《诛神》宣传组可能会通过那些大头查到源头在我们这里。”

    “还能怎么办?这件事暂时先别做了,别到时候得不偿失。”颜茜茜也一阵气闷,她之前想从《诛神》的粉丝入手,无非是考虑到简言西那烂的一逼的演技,却没想到他们不过几个月没见面,简言西在演技方面却已经有了质的飞跃!

    这样下去不行!如果让简言西顺利演完长冬这个角色,他的人气必将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到时候想要拉他下来,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必须从现在入手,斩断他的源头。

    帝神长冬这个角色,不管给谁演,也绝对不能给简言西。

    颜茜茜想到这里眼里划过一丝阴狠,咬牙对助理道:“你过来……”

    化妆间里发生的一切简言西都并不清楚,他现在正被程远和永夜围着讲戏,程远此时看他的眼神已经不再是最初的严厉,更多了几分喜爱,而事实上,自从这几天简言西的戏份开始拍了后,整个剧组的进度都快了很多,程远也不再像之前那样总蹦着一张脸,偶尔也带了一点笑容,特别是面对简言西的时候。

    这种转变不单单是因为简言西表露出来的演技令程远起了爱才之心,更重要的是简言西这个人身上所展现出来的天赋,以及他惊人博学的知识为剧组解决了不少麻烦,比如现在,程远和永夜正在给简言西讲戏呢,那边道具组组长脸上的笑容已经开成了一朵花,嘿嘿嘿笑着凑过来厚着脸皮道:“程导,我这边跟你借一下简哥成吗?”

    程远黑着脸:“借人借人,你成天就知道跟我这儿借人,没看到我在讲戏呢?”

    道具组长苦着脸:“程导你不是不知道啊,就上头拨过来的那点道具经费够买什么!现在市场上一个稍微合适一点的花瓶——”他比出五根手指:“就要这个价!更别说那些能看的过眼的画啊字啊,把我身上的钱全掏了也买不到一张过眼的啊!”

    “那你跟制片人去说……”

    “您别提了!我跟他哭穷他跟我哭穷,你说我烦不烦?他烦不烦?”道具组长讨好的跟简言西一笑:“这不现成有个大家吗?咱们简哥一幅字一幅画,比外面买的霸气到哪儿去了,哎!”

    他说着也不管程远反应,一下伸出手拉住了简言西身上的衣服,对简言西笑道:“简哥,你就跟我走一趟?就一幅字!就挂在帝神宫长冬书房里的那幅南陵别,十个字,一会儿的事儿!”

    简言西对这个自是无所谓,询问的目光看了一眼程远,程远无奈,面上笑骂道具组长道:“你个老不羞的!为了省钱真是抠到钱眼里了,快滚吧!写完记得把人给我还回来!”

    “哎!”道具组长笑的更灿烂了:“您放一百个心,这么个宝贝,我绝对丢不了。”说着拉着简言西就走了。

    永夜嘴角含笑:“真没看出来,他还有这一手,不过我对书画字什么的也没有研究,程导您说说看,简言西写的到底怎么样啊?”

    “没有几十年的功底,写不出那手字。”程远回忆起他父亲的一个朋友,道:“我父亲一位朋友是国内的书法大家,从三岁开始握笔,每天花在宣纸和毛笔上的时间至少四个小时,小时候因为力气不够,在手腕上绑着沙袋练习……”

    永夜不禁问:“简言西那笔字厉害到这地步吗?”

    “那也不至于。”程远摇头笑:“我那位伯父现在已经九十岁了,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大家,现在轻易不再动笔,不过简言西虽然不及他,但字中风骨绝对不逊色,是个绝对的好苗子。”

    程远不知道的是,圣灵帝简真在历史上同样以书法闻名,其中以狂草为最佳,只是原主以前没有练过毛笔字,手腕力量不足,所以还不能完全发挥出简言西的实力,但以他现在所表现出来的,也足够吊打现在国内的众多大家了。

    永夜好歹也算是文化圈里的人,听到程远这般形容忙问:“是廉云禅廉先生吗?”

    程远笑着点头,道:“正是。”看永夜一脸向往,问:“你也是廉伯父粉丝?”

    永夜忙摆手:“粉丝不敢当,只是廉先生那幅黄鱼嬉戏我很喜欢,对先生也很敬仰。”

    永夜这人年愈三十,但为人很有几分较真,从之前在长冬的选角上就可以看出来,这份较真又刚好和程远的暴躁脾气碰撞上,之前难免起一点火花,但自从长冬的选角确定下来,剧组开始正式开工之后,程远就发现这人对待工作确实敬业非常,也很爱身为自己作品得《诛神》,对他印象稍有改观,此刻听到他这样说,也有心成全他,便道:“三天后是我父亲八十六岁大寿,到时候廉伯父肯定也要去的,你要想来,我回去给你发一封邀请函怎么样?”

    “真的?”永夜眼神一亮,忙笑起来道:“如果我真能去看看那当然很好……”

    程远摆摆手:“行吧,晚上我叫人给你寄封邀请函过来。”又想起刚才被道具组长拉走的简言西,一时兴起道:“简言西也给一封,我要是将他引荐给廉伯父,廉伯父想必也很开心。”

    到时候岂止是开心,肯定是后悔自己那么早就收了关门弟子了!

    “程远导演父亲的八**寿?”梁文清觉得自己可能听错了,忙问:“你说程远导演给你发了邀请函?”

    他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简言西直接将红色的烫金请帖丢进梁文清怀里,拉开衣柜挑眉问:“这种场合穿什么合适?”

    “真的是程文华!”梁文清呆呆的看着请柬:“你你你要去程老的寿宴了?”

    简言西挑眉,这才转过身来:“程导的父亲很有名?”

    “岂止是有名!是国内宗师级别的导演好吗!”梁文清现在还觉得恍惚,程文华导演可是拍出了无数经典电视剧和电影的人物,在上个世纪那种特效和镜头粗粝的年代创作了数部超越时代的作品,后期收了三个弟子,现在每一个都是导演行业的中流砥柱,像这种人物的大寿,非影帝影后级别的演员是不可能参加的,宴会上势必会出现很多娱乐圈顶层实权人物,结果现在告诉他,简言西也要去参加了?

    这这这……

    简言西倒没有想到程导的父亲还这么有名,不过对他来说差别都不是很大,程远邀请他很有可能只是一时兴起,未必真正存了提携他的心思,这机会是个机会,怎么应用倒还是个问题。

    简言西目光闪烁,最终决定将这个问题带到现场去再思考,先换好了普通的宴会西服,由梁文清开车送他去了程家在郊外的别墅,路上梁文清一紧张的毛病又发作了,一刻不停叮嘱道:“我没有请柬不能陪你进去,你在里面一定要小心!很多大人物喜好又奇特又怪,你千万要避着……不过你好歹是程远导演亲自邀请的,那些人肯定会稍微避讳一点,要有什么事情也不至于当场发难……”

    简言西无奈,好笑道:“我有那么弱吗?”

    “至少在某些人面前,是的。”梁文清神色难得凝重:“言西,你之前接触这些东西就接触的很少,后来离开星海又顺风顺水,所以不清楚在这个圈子里,权势可以在一夜之间就成就一个人,也可以在顷刻之后就毁掉一个人,我只是希望这辈子你都不会遭遇这些。”

    黑色的车身停下,简言西安静的听梁文清说完,很明白梁文清到底是什么意思。

    原主的长相太过招摇,本身的身份只是娱乐圈一个正在兴起的明星,是一朵依附于人的菟丝花,完全没有能够横行的力量,而他的样貌,恰恰会增添他将遇到的灾难。

    譬如当初自杀身亡的原主,譬如这个圈子里无数心不甘情不愿委身于人的少男少女,他们年轻貌美又生机无限,是权势的牺牲品,同时也是权势的战利品。

    简言西曾经站在权势的顶端,将所有的一切都踩在脚下,现在一朝穿越,变成了被踩在脚下的人,岂止是从头来过。

    但曾经势弱的人会永远势弱吗?简言西轻笑一声,安慰性的拍拍梁文清的肩膀,眨眨眼道:“你放心,我会小心的。”

    梁文清还是有点担忧,但也不可能拦着简言西不让他去,只好眼睁睁看着简言西下了车门,挺拔的背影一步步踏入别墅的范围,心中一叹气,手机却陡然响了,拿起来一看,来电显示上赫然三个字---

    韩召南。

    阿南?他打电话做什么?

    简言西来的正好,别墅里灯红酒绿,宴会也才刚刚开始,他本来打算先去找程远,途中却看到一个人,瞬间脚步一顿,改变了前行的步伐,往前走了好几步、确定对方能够看到自己之后便往别墅一侧的花园而去。

    他仅仅只在小花园里的水池畔呆了几分钟,身后就一阵脚步声传来,伴随的粗重的喘息声,身后那人惊讶道:“简言西,你怎么会过来?”

    简言西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轻轻一笑转身,看着来人淫邪的目光眼中闪过一丝嫌恶,道:“王总,我们好久不见了。”

    他对面的男人一身西装,头发既油且亮,三十几岁的样子,身材保持的还不错,只是腹部大概由于大鱼大肉太多有了一点肚腩,总体来讲还算得上是人模狗样,正是星海娱乐的运营分析总监王长簿,同时也是星海娱乐执行总裁王志的侄子,帝都王家的旁支,更是害死简言西的凶手之一。

    简言西看着他,脸上露出巨大的笑容,道:“真是别来无恙。”

    王长簿看不出简言西笑容中更深层次的含义,只觉得以前这简言西对自己从来没有一个笑容,现在却一脸开心,必定是上次跟踪门事件和冷藏事件让他知道了厉害,现在服软了,忙上前几步道:“是啊是啊,咱们都好久没见了---”

    边说边要去拉简言西的手,简言西眼色一变,瞬间凌厉起来,更往后退了一步,后跟抵住水池的边缘,冷笑道:“我和王总还有什么必要见面吗?之前你那么整我,可想到我们还有再见之日?”

    王长簿淫\虫上脑,兼之他垂涎简言西已久,却从未得手过,此刻已经走火入魔,硬生生从简言西这一通冷话中听出了撒娇了味道,又凑近几步笑嘻嘻道:“之前我也是没办法,我不是跟你说了嘛,只要你服软,我的怀抱随时为你敞开!星海最好的资源任你挑任你选,只是你太硬气了,我才出此下策,不过我现在已经知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绝对不像之前那样对你!”

    “哦?那穆生又是怎么回事?”

    “穆生哪里算回事。”王长簿讨好道:“他那种货色,我不过随便搞搞,但哥哥对你可是认真的!”

    可不是么,没弄上手,如何不真?简言西轻轻一笑,眼中冷光化去,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这月光下的一笑如春风化雨,瞬间叫王长簿忘了之前简言西在微博上的种种手段,舔着脸又接近了简言西半寸,两人之间只有半个手臂不到的距离:“我怎么会骗你呢?”

    “你要如何证明呢?”

    “好弟弟,你想叫哥哥怎么证明,哥哥就怎么证明!”

    简言西瞬间冷笑,嘴角的弧度顷刻变得危险起来:“这可是你说的!”他话音刚落,便霍然往前两步窜到王长簿身后,恶狠狠的将王长簿往前一推面朝池水,双手忽的用力,狠狠将他朝下压去!

    王长簿万万没有料到这一招,为简言西的动作一惊,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叫,就已经被猛然按进了水池里!口中瞬间呛入一口水,下肢开始不停的扭动,整个眼耳口鼻都逐渐传来了窒息的疼痛,那按压在头上的手掌却没有任何的松动,就如同一座大山一样巍峨。

    简言西眼色漠然,双手如同铁钳一般压制住王长簿,整个身体都锁住他的,水池中漾起一朵一朵巨大的水花,偶尔王长簿挣脱出束缚,发出一两声的惊叫之后便又很快的被按下去。

    几秒钟之后,王长簿整个喉咙都已经开始剧烈的疼痛,仿佛有无数锋利的刀锋在割裂他细小的喉管,死亡的滋味如此接近……不!

    不唔……不要!

    他上方的简言西嗤笑一声,在王长簿快要晕厥之前猛然松手,狠狠将他整个身体都推入水池中去,又伸手抓住他湿透的衣襟,把他整棵头都拖出水面,缓慢的凑近,微笑着问:“感受到了吗?”

    你不是要证明吗,尽管朝那个真正被你害死的少年去说啊。

    王长簿脸上一片水光,生理性的眼泪争先恐后的流出来,和秋夜寒凉的池水混合在一起,耳中一片轰鸣,根本没有办法分辨出简言西到底说了什么,几分钟之后,他缓慢的回过劲来,胸口的衣襟却还被简言西扯在手里。

    “王总……你现在清醒了,那最好记住我接下来说的话。”简言西笑,松开他湿漉漉的衣服,拍了拍他因为惊恐而苍白的脸,冷声道:“从今夜之后,你最好把你心里那些肮脏的心思收起来,把我正正经经的当成一个对手看待。”

    王长簿抖唇,惊恐的望着简言西,心里哪敢还有半点其他心思?简言西继续笑着摸他的头,柔声道:“因为今夜之后,我将开始认真回报你曾经对我做的一切事情,从你这里拿回我之前死掉的那条命,听清楚了吗?”

    王长簿整张脸也不知是惊吓过度或者是被池水浸泡之后的寒冷,已然完全惨白,一副快要魂飞天外的模样,简言西轻蔑的拍了拍王长簿的脸颊,从地上站起来后垂首看向池塘,冷声重复:“听清楚了吗?”

    “清……清楚了……”

    真是可怜。

    简言西再次冷笑一声,转身离开池塘,快要回到别墅大厅时目光一顿,往后退了两步,转头看向右侧的大树,皱眉问:“你在这儿干什么?”

    “怎么每次我碰到你,你不是准备收拾别人就是正在收拾别人?”韩召南摸摸鼻子从阴暗的树荫中出来,想起这次和上次在王爵会所的经历,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来简言西身上还有点暴力因子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