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28.已替换

    韩召南看了一眼已经从水池中爬起来的王长簿,想起简言西刚才的行为也有点胆寒,问:“你报复人的方式这么简单直接,就不怕他之后再通过其他手段报复回来吗?”

    “我偏偏就怕他不通过其他的手段报复回来。”

    简言西说这话时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眉梢轻轻挑起,韩召南看的心里莫名一颤,摸了摸鼻子干笑道:“那大概是我想多了。”

    简言西淡淡看了他一眼,道:“你不是想的太多,反而是想的太少。上次王爵会所那桩事,你怎么解决的?”

    “我还在查。”

    简言西脚步一停,不敢置信的转头看向韩召南:“你还在查?你在查什么?”

    “韩宇冬找人搞我的证据啊。妈的那辆蓝色的超跑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找人查也查不到,那个杀马特小混混也是——”

    简言西呵呵冷笑,看了一眼韩召南满头的黄发道:“你也有资格说人家杀马特?现在离事情发生都快过去一个月了,你还在查!不是说了始作俑者是韩宇冬吗?你根本不用插手,把这件事情告诉韩家家长,他们难道不给你做主?”

    简言西语气严厉,韩召南脸色也变得不太好看:“我根本没有证据,空口白牙去说,谁会相信我?”

    “你不需要证据。你的伤就是最好的证据,你是韩家这一辈唯一上了族谱的孩子,这身份就是你的保护符,不管之前在王爵会所前伤了你的人是谁,只要你把这事情告诉韩老爷子或者韩桥,他们就会帮你去查,他们掌权多年,手段难道不比你自己找的那些废物朋友来的强吗?”简言西冷笑一声:“不过现在过了二十几天了,你还什么东西都没有查到,韩宇冬肯定已经销毁了所有痕迹,你现在哪怕去请韩老爷子或者韩桥帮忙,也绝对半点有用的东西都查不到了。”

    韩召南:“……”他之前却没有想这么多,只是考虑到韩宇冬雇凶害他这件事情完全只是一个猜测,什么证据也没有,他一张嘴到韩家一说,怎么能让人信服?再加上他之前一直关注简言西的微博事件,这件事情就没怎么放在心上,等到他真的想要去查的时候,已经什么东西都查不到了。

    他也想过,以韩宇冬一个人是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的,背后的收尾工作肯定由韩宇梁或者方瑶帮他做的。

    简言西没兴趣知道韩召南这些心理活动,只残忍道:“现在好了,你身上的伤已经完全好了,所有的证据也已经湮灭,这个亏不吃也得吃,忍着吧。”

    “……”

    韩召南咬牙:“谁说我就得吃这个亏?韩宇冬找人搞我一顿,我明面上不能找补回去,私底下弄回去也不行?”

    “这就是你的计划?”简言西看傻子一样看着韩召南,只想立刻打他一顿把这人脑子给开个窍,冷笑道:“你要把自己拉到和一个十七岁的高中生一个水平,我也无话可说。”

    谁他妈跟韩宇冬那蠢货一个水平!韩召南瞪眼,看着简言西怒道:“你这么牛逼,那你说我要怎么办?”

    “我没有办法,但你的办法却绝对不可行。”简言西神色淡漠,进入到别墅内的光影世界,冷冷道:“不信你就去做。”

    他说完就走,完全不想理他身后的韩召南,韩召南一个人被留在原地,咬牙恶狠狠踢向脚边的石子,低声骂了一句“草”!

    妈的这家伙真是太嚣张了!真当他不敢拿他怎么样吗!

    程文华老爷子满八十六岁,在现代都算是高寿,人到了这个年纪,多活一年便像是赚的,因此比起年轻时候的战战兢兢和中年时代的步步为营来讲,老了就多添几分悠闲自在,禁锢也少了很多,更兼他地位崇高,各方面都更为随心一些,因此这次大寿他在前面露过一次面之后就和好友廉云禅在楼上下棋,偶尔有几个亲近的后辈上来念贺词,倒清闲的很,楼下众多客人倒由老爷子的儿子程远和三个徒弟接待。

    “我听说阿远这小子最近开拍《诛神》,还亲自往你那儿求了一幅字?”

    “讨个吉祥,我闲着也是闲着么。”廉老爷子穿着白色的休闲服,头发和胡须已然全白,很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落下一枚黑子道:“他上次来,还跟我提起一个你们圈子里的一个小辈,说字也写的不错,简真体狂草写的尤为好。”

    程老爷子诧异:“是娱乐圈的小朋友?”娱乐圈那些艺人有这种才能的可不多见。

    “是啊,我也惊奇,不过阿远言之凿凿,看起来倒煞有介事,还说这次你的寿宴也请了他来,让我瞧瞧。”

    程老爷子闻言心里颇不以为意,好友不是娱乐圈中的人,对这个圈子里的人不太了解,他却是在其中浸淫了将近一辈子,深刻知道这圈子里的人为了往上爬能使出多少手段,看,这不就是吗?通过一幅字,就得到了一个来参加寿宴的机会,在这宴会上又不知道会认识多少圈子中的顶层人物,得到多少机会——

    世间百态,这不过是其中一种而已。

    程老爷子心中叹一声,阿远那小子已经五十岁的人了,尚还天真了些,竟然也会被这种手段欺瞒。不过好友在书画字中泡了一辈子,其中对简真体的狂草尤为喜爱,程老爷子又害怕好友心里对这事存了期待,到时候看到人看到字心中失望,便笑道:“阿远一个搞拍摄的懂什么字画?我看他是胡说,你也别抱多大希望,估计就是一个年轻小朋友写起来有几分模样,他便当真了罢。”

    “这可不一定。”廉老爷子哼哼怪道:“当初阿远在书画一途上天分多高,后来去学拍摄才耽搁了,不然现在国内大家之位,他怎么也能占一席之地……”

    “断。”见廉老爷子又有翻旧账的趋势,程老连忙落下一枚白子,笑呵呵道:“快看快看,我这手棋不错吧?”

    “哎哎哎我刚才没仔细看——”

    “爸,廉伯父。”正在此时,虚掩着的书房门却被人推开,程远垂手站在门外,笑道:“韩家韩慎先生和他家二兄长子韩召南来给您贺寿。”只见程远身侧赫然站着脸上略带了点笑容的韩慎以及一脸不耐烦的韩召南,身后是由程远一手捧出来的国民女神何谅媛以及双料影帝章垣,附带了一个穿着黑色西服的简言西。

    程老爷子看到门外众多俊男靓女,脸上笑容变大,道:“韩家三小子?快来快来,我许久没见你了!”

    韩慎便带着韩召南往前走,一向冰山的脸上现在倒有了别的表情,尊重道:“程老八十六的寿辰,晚辈先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家父也托我向您问声好。”

    “你父亲身体怎么样?”

    “最近血糖又高了些,其他没什么大碍。”

    “那就好那就好。”程老招呼韩慎坐下,摇头叹道:“像我们活到这个年纪的,身体好就一切都好。不过你父亲有你和你大哥二哥这三个出息透顶的儿子,想必日子过得可比我舒心多了,也自在多了,身体硬朗也是肯定。”

    “爸这么说可伤我的心了。”程远在一旁笑着反驳道:“我做儿子也做的不差吧?”

    程老闻言忙笑骂他:“你且问问你给我找了多少麻烦!什么事情不争先,刺你几句你倒要往前凑?”也懒得理他,便转头看向韩召南,道:“这就是阿南?我还只在他七八岁的时候瞧过他几次,一转眼就这么大了。”

    韩召南冷不防被点名,敷衍的笑了一下,道:“老爷子安好,生日快乐啊。”

    “好孩子。”程老爷子笑眯眯:“现在还在读书吗?”

    “大四了。”韩召南心里不耐烦,但面前的人不比他那些狐朋狗友,不乐意就可以不伺候,好歹也是他爷爷的朋友,只好勉强回答道:“也差不多快毕业了。”

    “好,等毕业了去帮你爸爸的忙,你爷爷也能宽心。”

    韩家情况复杂,韩召南虽然学的是金融,但毕业以后会不会进韩氏倒还两说,因此程老爷子问这问题也问的并不仔细,只含糊说了这么一句便罢,随后才将目光转向屋内站着的何谅媛等人,笑道:“谅媛和阿垣也来了……”他眼睛一转看到简言西,没认出这人是谁,不过这张脸是真的好看,而且绝对纯天然没有动过刀,大概是某个新火起来的明星,便笑眯眯道:“这位小朋友我以前倒没有见过。”

    “爸,这是简言西。”程远笑,对廉老爷子道:“廉伯父,还记得我之前跟您提起过的很擅长狂草的明星吗?就是他!”

    廉老爷子眼睛一亮,手中的黑子也一下放下,从位置上站起来看着简言西道:“就是这个小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