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30.是谁

    简言西手撑着头,屋子里没开灯,很暗,电视散发出幽幽的冷光,里面黄头发的外国女人脸色狰狞的竖起中指,对她对面的男人恶狠狠道:“you son of a bih!”

    看着屏幕上白色的小字翻译,简言西好笑的挑起眉头,莫名想起同样满口脏话的韩召南。

    一个小时后,他看完了这部在网络上获得超高分评的电影,随后打开客厅的灯,准备起身为自己倒一杯水,路过客厅时却隐约觉得不对,脚步一下顿住。

    门外有人?

    原主的耳力不算很好,但在这样寂静的夜里,门外玻璃瓶相互碰撞的声音还是很清晰的传到简言西的耳中,仔细去听后还能发现某些细碎的呜咽声。

    简言西穿着灰色的家居服,思考两秒钟后趿着拖鞋走到玄关,打开监视器,清晰的看到了门外走廊里的场景——只见原本空荡荡的走廊里此刻横着几个空酒瓶,而正对着简言西的房门那块墙上靠着一个穿黑色皮夹克的青年。青年低着头,不太能看清楚脸,但满头黄毛凌乱,让人一下子分辨出他的身份,简言西有一瞬间的无语,拉开房门后皱眉看着因为惊讶而抬起头的韩召南,问:“有事?”

    刚刚抬起头的韩召南表情微楞:“你……怎么在这儿?”

    他在自己家里还需要理由?简言西单手插兜,眼神不是很友好,再次问:“你来这儿干什么?”

    如果是平常看到这种嫌弃的眼神,再听到这种明显带着嫌弃含义的话,不用谁说明白,韩少爷往前就能给人一拳然后扭头就走,但他今天喝多了,心情又糟糕透顶,因此只是笑嘻嘻的咧出了一口白牙,半点不高兴的迹象也没有。

    之前他从韩家老宅吃完晚餐后想给王英打电话叫他出来陪个酒顺带陪个玩,不成想王英半个月前就已经开始进公司锻炼实习,今天晚上刚好有个重要的应酬抽不开身,电话通了后没说到两句就匆匆挂了。

    当时韩小少爷在大街上拎着电话,秋风吹的他身体冷心更冷,天地之大,一瞬间竟然不知道要去哪儿。

    鬼使神差,也不知道是哪个关节出了毛病,他买了一打酒,边走边喝,迷迷糊糊竟然转到了只到过一次的简言西家。

    要问他来这儿有什么事?他也不知道。

    韩召南翻个白眼,莫名的笑了一声,手里的酒瓶一下从手里脱落发出“砰”的一声响,他却充耳不闻,脸上略带傻气的笑容让他看起来难得有些天真,简言西猝不及防被他一下推开,只见眼前黑影一闪,人已经进到客厅里了。

    “……”简言西额头青筋跳起,竭力控制住把人抓出来打一顿的想法。

    本来清新的空气完全被酒精的味道掩盖,简言西强忍着不耐转身,发现那个半醉的青年已经完全的放飞了自己,一脸楞逼的站在客厅左侧和简言西练功的木桩干瞪眼,一边瞪还一边伸出右手食指戳木桩圆圆的上半部分,严肃道:“你为什么不笑?不开心吗?”

    “不要不开心,会死的。”韩召南叹口气,扑上去抱住木桩:“真的会死的。”

    ……真醉了。

    简言西关上门,客厅里韩召南安静的抱着木桩,像是抱着什么珍宝。灯光下他眼睛闭起来,简言西才发现他睫毛竟然意外的长,脸上皮肤也偏白,如果去掉那头碍眼的黄发,大概会是个标准的好宝宝。

    同太子也就会更像了。

    简言西脸上表情缓和下来,那头韩召南像是抱木桩终于抱够了,嘴巴里嘟囔着说了什么,太小声没有听清楚,手却慢慢收回来,两只脚踉踉跄跄的往后退,一下摔进了柔软的沙发里。

    “好舒服。”他脸蹭上抱枕,嘴角弯起,嘻嘻笑道。

    简言西无语,走到沙发旁边弯下腰拍了拍他的脸:“喂——”

    韩召南睁眼,看见简言西笑了一下,两只手胡乱挥舞起来试图摆脱简言西放在他脸上的手,嘟囔道:“好暖,不喜欢!”

    “……”

    现在怎么办?原主没有这种经历,简言西以前做皇帝的时候更加没有人敢在他面前醉酒。真是糟糕。

    简言西皱眉,沙发上韩召南仰倒,五指张开捂住额头,看到简言西愁眉不展的样子还心情很好的笑开了:“你怎么也不开心?”不等简言西回答,他就哈哈继续道:“我也不开心。”

    “你为什么不开心?”简言西看了他一眼随口问。

    韩召南一呆,问:“我为什么不开心?”他努力开始回忆,自己为什么不开心?

    耳边韩毅的话开始不停回响,说他眼中无父无兄无弟,他回头怼,说他不止这些没有,连母亲也没有。

    其实错了。

    自己不止是无父无母无兄无弟,自己是什么都没有,没有大伯,没有爷爷,没有那些所谓的亲人。所有人都以为他有,其实他没有。

    韩召南看着天花板,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变得面无表情,突然道:“其实我早就知道韩柏舟。”

    “韩柏舟?”简言西挑眉,看他一脸清醒的样子问:“你们韩家人?”

    “他是韩侨的私生子,大我三岁,我很早就知道。”韩召南冷笑:“韩侨快五十岁了至今未婚,明面上膝下一个孩子都没有,却把我宠到天上……大家都以为他宠我,把我当成他的儿子……”

    就连王英都那么以为。

    就连他自己都曾经那么以为。

    他四岁时母亲抑郁症发作自杀去世,不久韩毅就带着方瑶进了家门,韩老爷子怕他在韩毅家受委屈,便将他接到韩家老宅教养,此后两年他便一直住在那里,同韩老爷子和韩侨一起生活,虽然没有生父照料,但韩侨对他的好不仅超过韩毅,甚至超过了韩老爷子,他年少不知事,心里不知道多想叫韩侨爸爸而不是大伯。

    他那时候多想叫他一声爸爸啊。

    如果不是六岁时他偶然跑到书房门外,懵懂间看到韩老爷子和韩侨吵架,韩侨脸上青筋毕露,半点平日里的温和也没有,脸色狰狞大喊大叫道:“我恨不得他!去!死!让那个小杂种去死!”

    “韩侨你冷静一点,他毕竟是素素的……”

    “我怎么冷静?!”韩侨咬牙切齿,一字一句像是从心肺中直接蹦出来的:“如果不是他,素素抑郁怎么会加重?我当初就说把这个孩子打掉!直接杀了!如果不是他——”

    韩侨激动的转头,目光正好和书房外一脸惊恐的韩召南对上,他不禁没有停止,眼中冷光反而更加盛烈,眼眶红到几乎快炸裂:“素、素、怎、么、会、死?”

    韩召南猛然闭起眼睛将那些刺骨的恨意丢出脑海,顿了顿才茫然继续道:“他说是我害死了母亲,所以恨我……但我想不通,那是我的母亲,是他亲弟弟的妻子,同他又有什么关系?”

    是啊,殷素是韩毅的妻子,同韩侨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为什么韩老爷子对此虽有无奈但好像更多的还是愧疚的样子?韩召南想不通,他那时候太小了,只记住了那个恨不得他去死的眼神,在老宅再也住不下去,吃什么吐什么,甚至后来闹到绝食的地步,之后过了半个月,韩毅便过来将他接走了,脸上神情也是厌恶。

    但没关系,虽然韩毅是他的父亲,但韩召南从来没有喜欢过他,对他也没有什么期待,所以韩毅的厌恶憎恨他完全可以接受,但韩侨……

    那时候才六岁的小韩召南浑身发冷,说不清楚自己心里是什么感觉,只记得当时似乎一直在流泪,像是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后来渐渐长大,那段记忆日趋模糊,他对韩侨的印象却一直保留下来。韩召南想到这里再次冷笑一声,继续道:“他对我很好……只是偶尔背对着人,总会露出那种厌恶的表情,过后又会拼命补偿我……哈,你说好笑不好笑?”

    简言西却没想到他在韩家竟然有这么坎坷的亲缘,之前听梁文清说起时,他一直以为就算韩召南父亲不慈母亲不在,好歹还有个又权势的爷爷和大伯宠着,却没想到这些竟然都是假的?

    那韩老爷子必定也没有多在乎韩召南,不然不可能看他这么不上进还什么都不教他。

    “王英那小子……总说些什么屁话,叫我去争去抢……呵呵……我拿什么去争什么去抢?”

    韩宇冬韩宇梁有韩毅方瑶,他有谁?

    谁在乎他?

    想到这里韩召南猛一睁眼,看向简言西若有所思的脸,突然道:“你很喜欢我吗?”

    “……”

    什么?简言西眼睛稍微睁大,惊讶道:“我喜欢你?”

    “是啊。”韩召南眨眼,长长的睫毛垂下来又翘上去,笑嘻嘻问:“你不喜欢我,你怎么老用那种眼神看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