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33.×

    右魔使逾期找了魔王陛下三天。

    要不是有黑猫带路,他现在恐怕还在城中如无头苍蝇一般转呢!

    偏偏在这三天之中,叛乱的段雷已经使用雷霆手段,将魔窟中大半魔修收服,余下一些中立分子也不是魔王的死忠,不过作壁上观尔。

    而亲爱的魔王陛下呢?他在做什么?

    逾期面皮抽搐,手中握着的笛子就差插\进阿玉的心口了:“这他妈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玩儿!演的爽不爽啊!现在情况都这样了,你到底要不要做正经事?!”

    阿玉却一本正经脸:“你现在就打扰到我的正经事了。”

    “……”逾期一字一句:“哦!真是好对不起,打扰到魔王陛下优雅的小爱好了呢!”

    阿玉立马换了一张脸孔,超级符合他如今落魄酒鬼魔修的人设,梗着脖子说:“你何必还口口声声叫我魔王!如今我修为尽失,连一个最低等的魔修都能置我于死地,不如你就让我安静的当一个酒鬼,在这里了此残生!”

    ……

    “我现在去找段雷合作还来得及吗?”逾期不带任何希望的问。

    阿玉把猫咪提起来抱进怀里,抬手送客:“你要向左魔使大人投怀送抱可以,可是阿咪你要留给我,它是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逾期咬牙切齿微笑:“这猫是我的。”

    “顺带,它不叫阿咪我谢谢你大爷。”

    半个时辰后。

    谢天谢地,阿玉终于正正经经的坐到了椅子上,并换上了他惯常穿的红衣,恢复了魔王身份。

    魔王陛下爱演戏,常使用易脸术化成各色各样的人,美其名曰体验生活———

    化成乞丐,便当真要去吃那些酒楼里丢出来的残羹冷炙,要化成个小贩,一天里生意不好,晚上吃饭吃的都不得劲儿。

    而逾期对待魔王扮演的那些角色可以愤而出口成脏———那是因为他永远不必担心魔王陛下会因此怪罪,不符合人设的事情魔王可从来不做———但对待恢复魔王角色的阿玉,逾期就必须小心谨慎的对待。

    谁都知道,右魔使逾期大人,修为大乘,前后侍奉过两位魔王,表面上忠心听话,私底下却是个爱说脏话的暴躁杀人狂。

    毕竟能在魔王身边呆那么长的时间,谁不是个精分变态神经病?

    逾期恭敬的垂了首,等待应该下发的命令。

    此刻本来坐在桌子上的黑猫也在恰当的时间优雅的“喵”了一声,终于把阿玉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注意力给拉了回来。

    他有些嫌弃的看了逾期一眼,万万没想到自己当魔王当了五百年,竟然只有这么一个死忠下属!

    阿玉颇感怨念,修长的手指掐住黑猫的脖颈,把小家伙提了起来,一边逗弄一边兴致缺缺的问逾期:“魔窟现在怎么样了?”

    “段雷已经将魔窟掌控,四州尊主暂时没有什么动静,但恐怕不会安静太久。”

    是吗?

    阿玉飘忽的思绪想了一下如今的四州尊主分别是哪四个人,然后便又不知道怎么回事,开始怔怔出神。

    逾期不敢提醒他,沉默的气息渐渐便锁住酒楼里这一间小小的房,慢慢的,本来平和的房间中流淌出不知名的危险的气息,整个空间的灵气好像都变的狂暴起来!

    逾期被压迫的不敢抬头,耳后却滴下一滴汗,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长笛———

    “喵!”

    黑猫发出一声惊叫!

    阿玉偏头,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那只黑色的变异灵猫已经浑身炸毛,眼睛变成竖瞳,而他忠心耿耿的下属右魔使大人,指节发白的仅靠一根长笛支撑。

    灵气如潮水般褪去,逾期一下单膝跪地,黑猫趋吉避凶,早从大开的窗口飞跃而出了。

    “谢陛下……”

    不杀之恩!

    他就知道!魔王修为虽然确实降至筑基,但那隐藏在血脉中的天赋绝不可能消失……什么修为,不过锦上添花而已!

    逾期想起自己刚刚略微流露出的试探之意,不自觉的更加握紧了他的长笛。

    阿玉却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笑盈盈的看着跪在地上的逾期,拇指轻轻的摩擦中指,道:“你起来罢。”

    逾期遵从旨意站起来,阿玉径直说:“段雷那边就由他去,四州魔尊也随意———总之,你现在不必想多,就当做我已经死了,若是想杀段雷上位或者辅佐段雷称王,都不必顾忌我。若是炽雅问起我的消息,更别多说。”

    这命令来的实在来的奇怪,但逾期经过刚刚生死一瞬,已经不敢质疑魔王陛下,只好低头称是。

    阿玉看了低着头的逾期一眼,也并不在意他在想什么,继续说:“我临时有事会往紫衣台走一趟,归期未定,你拦住一丈血,别让它来找我。”

    一丈血正是魔王长玉的妖兽。

    逾期再一次点头,阿玉这才满意颌首:“你走罢。”

    “……”逾期抿唇,没有犹疑,转身离去。

    阿玉最爱他这一点。

    逾期走了,房间里顷刻间只剩下一个虚张声势的魔王陛下,他挺拔的脊背慢慢弯了下来。

    阿玉慢吞吞的走过去把大开的窗口关上,不让窗外的满月月光照进房间,又慢吞吞的一步步挪到床边,然后才解衣躺下。

    魔王的脸色在接触到床的那一瞬间就变的苍白,由血色充盈变得如同透明的纸张一般,他浑身颤抖着,牙齿不受控制的撞击在一起,发出“格格”的响声,而骨骼仿佛也在发出愤怒的嘶吼声———

    他痛的把自己的指节一个个的掰断!直到十根手指都软趴趴的垂在床上,却还是一点疼痛感都没有被缓解。

    大脑还在清晰的接收四肢传来的信息,魔王陛下蜷缩着,张嘴从臂膀上咬下一块血肉……

    这应该是怎样的一种疼痛?

    请想象有一块肉正在被咀嚼,牙齿先锋利的穿过表皮,然后到达经脉,一点点碾碎本来完好的肌理,再被吞咽掉,接受胃酸灼烧,直到变成空荡荡的一团能量———

    阿玉正做那块鱼肉,而天地为刀俎。

    魔王长玉,与天地为敌。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光透晓后那样的疼痛才缓解下来,阿玉身上各种各样自己制造的斑驳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连汗液都在瞬间蒸腾,幻化成空气中的灵气。

    一轮折磨结束,但更多的还在后面。

    阿玉脸色很快恢复正常,他像是压根就没有经历过昨晚蚀骨般的疼痛,两只手枕在脑后,悠闲的躺在床上,默默地盯着床顶。

    三天前,阿玉被五十年后的紫衣台的仙尊一剑刺中,当时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却又没死,转头就发现自己回到了五十年前。

    天公太不作美,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变故,他虽然捡回一条命,身上的修为却莫名其妙倒退,不仅如此,让逾期惊恐的精灵本源虽然还在他体内存在,但却变成了小小的一团,重新又被封印住,像个累极的婴儿蜷缩在他丹田里。

    且原本每隔一年才会发作的锻体之痛在他回来的这三天里,已发作了两次。

    也不知道他尽失的修为、缩水的精灵,和他重生回来有什么关系?难道是精灵在关键时刻救了他一命,回溯时间,将他带回来了?

    阿玉不确定,这问题的答案,暂时为空。

    魔王陛下瘪瘪嘴,如今境况如此,也不得不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了。

    “魔窟肯定不能呆了……”他喃喃自语:“段雷逾期再加上虎视眈眈的四大魔尊,各个都不是什么好对付的人啊……”

    魔修嘛,有什么情谊好讲。

    阿玉在床上翻了个身,小腿一下一下晃荡,之后起床为自己卜了一卦,指向东方,是正道第一修仙宗门紫衣台的地界。

    他于是换了一张脸,扮做普通的魔门弟子离开了魔道四州,一个月后,到达紫衣台和魔道的交界。

    盐干城。

    盐干城是东龙州的州府,盛产盐铁,而这两样东西真正的修真者并不需要,因此城中聚集的大多都是普通人,生意做的很好,繁华不下极尽奢华的魔都寂静城。

    阿玉在盐干城扮做酒楼小二呆了一个月,最后实在无趣,将手中名震天下的不二刀打扮成一把普通的长刀,换上一身青衫,又换了一张小白脸,长身如玉,扮做一名散修,打算离开盐干城,往紫衣台的仙都去看看。

    离开盐干主城,阿玉又走了一天,夜里随便找个大树休息,抱着长刀入眠。

    第二天晨,阿玉是被一阵砍树的声音吵醒的。

    此刻天光已经大亮,小树林里不时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叫声,还有锋利的斧头砍入树身的钝响。

    阿玉饶有兴致的伸长了脖子去看,便看到几米外不远的一棵树下,一名十几岁的少年正挥舞着一把斧头哼哧哼哧的砍树,少年背对着阿玉,手臂往后用力时能看见侧脸,神情格外认真,一斧头一斧头的用力劈砍,一点也没有偷懒。

    是山下的村民吗?

    阿玉眨眨眼,看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那少年虽然精力充沛,老老实实的一刻也没有休息,偏偏那颗树好似在同少年作对,一直坚持着没有被斩断。

    早晨到正午,整整两个时辰,少年挥着斧头重复动作,那不算粗壮的桦树始终没有要断的样子,仍旧挺拔的站立着。

    在树木的上下联结之处,有约莫一根针细的细长木头还在苦苦支撑。

    好像风一吹,那树就该断了似的。

    不过要仔细去看,才会发现有一股力量稳稳的护住了直入青天的一整颗桦树,如水般柔和;而少年手中的斧头上也有一股力量,斧头往树上砍去时,两股力量相互碰撞,须完全一模一样,才能维持现在的平衡。

    两个时辰,一刻不停,独木支撑。

    少年眼睛只盯着树看,背影都透露出一股坚硬,好像已经进入了某一种奇特的境界,而阿玉看着少年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