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5章 委

    韩召南做正事不行,但纨绔子弟惯常搞的拉帮结派、仗势欺人他熟悉的很,要解决简言西面临的困境根本就不算是一个问题——现在王长簿还没有和广电总局的高层搭上线,给王英招呼一声之后王英自然不会再帮王长簿引荐,其他答应帮王长簿炒作的各位二代也很好解决,攒个局子吃个饭,几杯酒下去一群人称兄道弟,谁还记得王长簿是谁?

    在这个圈子里,人天然就有趋利避害的本能,并且很能将这种本能发挥到极致。韩召南在帝都的纨绔名头是一流的,家世更是一流的,作为明面上唯一一个被韩老爷子和韩侨看重的韩家三代小辈,手上又有韩氏百分之六的股份,他的地位和价值不知道比王长簿这种王家旁支高出去多少倍,两相比较,该怎么选择大家心里都清楚的很。

    这般雷厉风行下来,王长簿隔天就察觉出不对,打了好几个电话之后才在某个人口中问出原委,得知这后头竟然是韩家三代的少爷韩召南在操作后王长簿心里顿时一沉,挂了电话之后辗转思索,万万没想到简言西后边竟然还站着一个肯为他出手的韩召南!

    好哇,简言西那贱货果然不简单,爬了叔叔的床不止,转眼又去爬人家侄子的,这么不计较!当初对他推推诿诿,他还以为简言西有多正直贞烈,结果只是觉得他身世不够吧?

    韩召南又能好到哪里去!王长簿想到这里气的全身都发起抖来,把简言西韩慎韩召南三个依次骂了个遍,半个小时之后才终于冷静下来,心里再膈应,他还是给王英去了个电话。

    电话通了之后那边传来王英懒懒的声音,道:“簿哥啊,这么早打电话干什么?”

    都十点了还早!王长簿心里气的不行,面上还要笑出来道:“打扰到你休息了?抱歉抱歉,我这边也没什么事,就是之前简言西那个事儿……英子,你跟哥说句实话,韩家少爷韩召南是不是和简言西搞到一起了?”

    “我还说什么事儿呢你大早晨的打电话过来问,原来是这出。”王英声音听着清楚了一些,道:“哥,这事是你办的不地道。你说像簿哥您这样的青年才俊,想要哪种口味的小情人,那些人难道还不往你身上扑吗?在经纪公司干着总监的职位,身边儿俊男美女就更多了,您要看上哪些想搞上床,两厢情愿也没人抓您的错处,不过要是强人所难,这就有点跌份儿了吧?”

    王长簿咬牙,他年纪比王英还要大上十几岁,现在却要在这里听他的教训,也不敢发脾气,只好勉强道:“是……”

    “唉,之前简言西还在星海的时候你雪藏他,这也是在公司的范围内,勉强算是公司的事。结果后头你把人给逼狠了,搞得他鱼死网破,一下把事情闹得那么大,星海的公关形象一落千丈,虽说后面由李总监力挽狂澜救回来一些,但已经造成的坏印象一朝一夕是改不掉了。就为了这,我老爹还发了好大一通火,要不是你亲叔叔我五堂叔在他面前力保下你,你这运营分析总监的位置能不能继续坐下去都不一定呢,您说是不是?”

    “是,之前是我做的不对……”

    王英心里冷笑一声,声音还是很和善,道:“所以说嘛,在其位谋其政,我记得你是运营分析总监,那好好调查分析星海目前的状况、提交未来的项目计划才是你该做的事情,至于艺人这方面的问题,还是交给艺人总监来做,您说是不是?”

    王长簿心里一咯噔,忙道:“是。英子你放心,之后简言西的问题我绝对不会再插手再动作了。还有韩召南那边,你看看能不能找个机会大家出来聚一聚,把这误会给消除了?”

    “我问问他吧,之后给你回信。”

    韩召南知道王长簿要找他出来“冰释前嫌”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拒绝,转头却又想起一件事,最终还是答应了,便由王英做中间人,叫上七八个人一起到王爵会所,一起攒了个小局。

    本来约好的时间是晚上七点,不过韩召南到的时候已经快八点了,会所包间里好多人已经嗨了起来,怀里搂着公主少爷,或喝酒或赌博,一个个红光满面看起来开心的很,从前韩召南是这些人中的一员还没有什么感觉,现在却突然觉得这一切都没劲透了,脸上的不耐烦表现的相当明显,他环顾一周后找到了沙发上的王英和王长簿,长腿迈过去问:“东西带来了?”

    王英挑眉笑:“不错啊你小子,玩儿的够大,这种东西你都要帮人收回去,我就想问简言西知道这事儿吗?”

    韩召南踹了他脚一下,一屁股坐到他旁边道:“有你什么事儿,哎我说——”他看了一眼王英的脸,没好气道:“你能别笑得这么淫\荡吗?”

    “你这是淫者见淫!”王英不忿:“还会不会说点好听的话了?”

    韩召南翻个白眼懒得理他,转头看向王长簿,脸上笑容一下淡了下去,问:“东西呢?”

    王长簿脸上带着笑,含着一种隐隐的亲近,将面前桌子上的一个小袋子推给韩召南,一边道:“阿南,之前的事是我做的不对。简言西那边之后我不会再碰,之前的误会也希望你别放在心上。”

    韩召南挑眉,揪了一把黄毛后无可无不可的点了一下头,扒拉过袋子往里面一看,满满一袋子都是手工制品,正是以前穆生收到的、由简言西亲自制作的一些小礼物。

    韩召南拿起一个木制的小音乐盒,嘴角往下撇了一下——

    还挺用心!

    之前在楼道里韩召南是亲耳听到简言西对穆生说的那些话的,什么他不喜欢穆生,只是觉得穆生好玩儿所以装出来一副喜欢的样子,可是韩召南现在看着这一袋子的东西却完全不确定自己之前听到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这他妈可是满满一袋子的手工小礼物!正常男人如果不是真心喜欢一个人,能做到这种地步?

    之前在楼道里那么说,完全有可能只是被穆生背叛之后的恼羞成怒吧?韩召南想到这里心一沉,霎时间什么心情也没有了,“啪”的一声把音乐盒丢回袋子里,抿唇转向王英偏头道:“走走走,去玩儿两局?”

    王长簿忙在一旁道:“今天我请客,阿南英子你们想玩儿什么都随意,要不再叫人来开局牌?咱们四个——”他手一圈把韩召南王英他自己和他身边的一个朋友圈起来道:“一起来几局?”

    韩召南心情不佳,看着他冷笑一声道:“谁他妈要跟你玩儿?你自己玩儿你的蛋去吧。”说着一脸不爽的越过王英,往包间边缘的台球桌去。

    王长簿被他这么当众下面子,脸上的笑容差点挂不住。旁边王英似笑非笑,也从沙发上站起来对他道:“你别介意,他就这么个脾气。简言西那边簿哥你放在心上点儿就行了,之后也没什么其他的事。”

    “……是。”王长簿勉强一笑,道:“我心里有数。”

    韩召南拉着王英开了两局台球,两局全输了,本来不爽的心情更加糟糕,差点把台球杆戳到王英志得意满的脸上去。

    王英挑眉,笑嘻嘻道:“你今天状态不太好啊,之前进来的时候还挺正常呢,怎么,看到简言西送的那袋子小东西就这么不高兴?”

    “谁不高兴了?”韩召南抿唇做好姿势,“啪”一杆送出,白球碰到对角的绿色小球,绿色小球又往前撞带出两个小球,三只一起进袋,韩召南霎时挑眉,道:“怎么样?”

    “哇!好厉害!”王英做作的大叫:“韩大少爷你好棒哦!所以说你到底为什么不高兴嘛?”

    韩召南:“……”

    快吐了。

    “没为什么。”韩召南放下球杆,看王英一副得不到答案就不罢手的样子最终道:“就感觉有点儿替简言西不值吧。穆生那人那么糟糕,我一想到简言西喜欢过他,就……”就特别不舒服。

    王英有点呆:“你搞真的?”

    “什么真的假的。”韩召南翻个白眼:“我之前不是说了吗,就当他是个朋友。就像你以后要找了个渣男做男朋友,我肯定也为你不值,这都一样的!你想象力不要那么丰富行不行?”

    这什么破比喻?王英瞬间炸毛:“他妈的老子是直男好吗!”

    “是是是,你是直男。”韩召南故意一脸无奈的看着他,道:“没错,你说的对,你说的特别对,你是个直男,行了吧?”

    “……”操\你妈。王英一口老血喷上来没咽下去,愤而拿起球杆,一杆敲进去两颗球。

    两人又来了几局,都互有输赢,九点后韩召南看了两次手机终于忍不住道:“行了,今天就这样,我先回去……”

    王英一脸见鬼:“你疯了?现在才他妈九点!”

    他想象力太丰富了,韩召南不好说他要去找简言西把那袋子里的东西给人送回去,只摸摸鼻子道:“回去有点事。”

    “什么事?”王英穷追不舍:“你晚上能有什么事啊,陪男朋友还是女朋友你说吧。”

    “……”韩召南道:“要期末考试了,我回去看看书……”

    exm???

    王英一脸懵逼,看着韩召南的眼神像是在说“你疯了吧你不会是被谁给穿了吧”,韩召南被他看得相当尴尬,忙不迭的去拿了袋子出了包间门,随后才做贼心虚的呼出了一口气。

    妈的。

    韩召南暗骂一句,发现自己紧张之下竟然有股尿意,心里把王英骂了八百遍后就往厕所走,到门口却听到里面传出一阵呕声,韩召南下意识的一顿,皱了一下眉头。

    换个楼层?

    “王哥你没事吧?”

    “没事……妈的灌老子那么多酒……”王长簿醉醺醺趴在洗漱台上,眼睛都红了:“呵呵……”

    “那些人也太过分了吧,您好歹也是王家人,是英少的三哥,他们一点也不顾这些面子,一味灌你酒,简直是……”

    “狗屁王家人。”王长簿冷笑一声:“王英瞧不上我,那些人一个比一个会看人脸色,你还指望他们会笑脸迎人?做梦吧……做梦……”

    “英少也是,明明您和他才是一家人,他偏偏要为了韩召南这个外人给您难看,也太不讲究了。”

    王长簿从镜子离瞅了一眼说话的少年,大手摸上他栗色的头发笑道:“我哪敢跟他一家人?他和韩召南从小穿一条裤子长大,以后说不准就是一辈子的伙伴,不管是生活里还是生意上,都是紧紧联系在一起的,他们才是真正的一家人,我,我是比不上的。”

    他虽然在笑,少年莫名觉得有点冷,不禁道:“原来是这样?”

    “不过我怕他最终会落空。”王长簿冷笑一声,拇指摩擦上少年后颈的皮肤:“韩召南……韩召南算什么狗屁东西?也就王英那瞎眼的瞧的上他,整个京城,谁都知道他到底是什么货色……”

    少年小心翼翼道:“不过听说韩少手上不是有韩氏百分之六的股份吗?”

    “哈!那算什么?”王长簿挑眉:“当年整个偌大的殷家都被韩毅吞了,殷家掌家心脏病发作死了,唯一的女儿抑郁自杀……哈哈,韩召南,韩召南算个什么东西?他手里那些东西……迟早吐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前情提要,殷家是韩召南母亲殷素的娘家。

    今天迟了,明天双更补偿大家_(:3ゝ∠)_

    躺倒任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