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6章 长长

    韩召南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开王爵会所的,等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坐到了车子里,手开始莫名发抖,冷风吹到了骨子里,一阵阵不知名的战栗侵扰着他,骨头相互撞击,发出“咯咯”的声音。

    王长簿那话是什么意思……原来母亲的抑郁其实是另有原因?而殷氏,殷氏又是什么?

    韩召南还记得从前他很小的时候看到过王英的外公,那个老人头发胡子都白了,笑眯眯的招呼他和王英吃糖,又厚又大的手掌拂过两个小孩的头发,温暖得不得了。后来宴会结束,他抱着手机问韩毅为什么他没有外公,韩毅当时是什么表情?

    嘴角下撇,眼神不耐,韩毅冷冷的道:“去世了。”

    是啊,去世了,但怎么去世的?最关键的是,母亲身为韩家的二儿媳妇,为什么会单独拥有韩氏百分之六的股份?要知道韩氏早就上市,就连爷爷手上都只有百分之十七,大伯韩侨百分之十,韩毅百分之七,小叔韩慎则更少,只有百分之二……

    为什么母亲一个外姓人手上会有那么多?

    韩召南想着这些问题,抖着手发动汽车,脑子乱成了一团浆糊,等到稍微清醒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简言西所住小区的保安拦住了,正礼貌的请他出示业主证件。

    韩召南一愣,眼光从虚无的空中飘向副驾驶上放着的白色小袋子。

    简言西接到韩召南电话的时候他正在夜跑,铃声突兀的在安静的夜里响起,屏幕上偌大的韩召南三个字跳动着,简言西停下脚步按下接听键,微微喘息着问:“怎么了?”

    听筒里传来细小但清晰的喘息声,韩召南本来要出口的话一下被噎住,顿了两秒才若无其事道:“《诛神》那边你已经杀青了?现在在家吗?”

    “在。”简言西慢慢走着,缓慢的呼出一口气调解气息,平静问:“有事?”

    “我现在在你小区门口堵着呢,你跟这边物业说一声,叫他们放我进来。”

    简言西闻言脚步转了个弯,往大门方向走过去:“等我三分钟,我过来接你。”

    这么晚过来能是什么事情?挂了电话后简言西心里猜测,难道是韩召南终于想通了,决定不再坐以待毙,却一时间找不到方法,所以来找他帮忙?但似乎不太可能,以韩召南之前表现出来的那副日天日地的狗脾气来看,顶级纨绔这个职业是他一辈子的人生理想,这才几天,恐怕没有那么容易就要放弃。

    那是为了什么?

    三分钟后简言西抵达大门口,透过栏杆看到了穿着黑色大衣的韩召南,青年低着头蹲在路边,满头黄毛被风吹的凌乱至极,像一个别出心裁的鸟窝,浑身上下看起来很有几分萧索凄凉,要是身量在缩小一倍,摇身一变就能饰演一个在初冬被亲人抛弃的可怜孩子。

    简言西预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韩召南这般低落。他迈着步子走过去时脚步并没有刻意放轻,但韩召南却一无所觉,仍蹲在地上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简言西走到他身边站了一会儿,等了半晌也没有反应,方才皱眉踢了一下韩召南的腿:“怎么了?”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韩召南一惊,被突然袭击之下身形好险没有稳住,差一点就摔了,好在他平衡能力不错,片刻后两只手摆来摆去重心一沉,生气的抬起头看着简言西,怒道:“你干什么!”

    简言西一点也不愧疚,摊手道:“我站这儿五分钟了你也没反应,提醒一下你而已。”

    这他妈是理由吗?韩召南一点也没被说服,还是气的不行,要不是考虑到自己打不过这人,指不定跳起来就冲上去给一拳了。又想到自己劳心劳力帮人家运作,到头来就得这么一脚?越发想不过,斜眼恶狠狠瞪了简言西一眼!

    简言西无辜的摸摸鼻子,强行转移话题问:“这么晚你来这儿干嘛?”

    韩召南冷哼一声,很快从地上站起来,顺手拿起放在一边的白色小袋子,递给简言西得意:“你还不好好谢谢我?”

    简言西接过袋子后往里面看了一眼,趁着路边昏黄的灯光看见小袋子中零零碎碎装了许多手工制品,甚至还有一些便利贴,上面的字迹清秀干净,正是原主的笔迹。旁边韩召南自发开始解释道:“王长簿从穆生那里拿了这些东西,准备过两天在网上炒你同性恋的事儿,还请了王英介绍总局的高层给他,估计背地里搞些小手段想封杀你。”

    简言西眼帘半合,一脸平静的问:“你给截了?”

    “凑巧知道就插了一手,也不费什么劲。”韩召南不自在的抓了一把头发,脸瞥向一边含糊说道。

    简言西抬头,发现青年虽然话说的谦虚,但脸上表情自得,若背后有条尾巴,指不定已经摇起来求夸奖了,简直是……

    简直是乱搞。

    简言西为了对付王长簿,暗地里的手段已经施展开来,也早和之前合作过的星海企宣总监李立联系好了,若王长簿真敢动作,铁定两只手都给他斩断,却没想到韩召南中途插一脚,又将王长簿给吓了回去,之后再想引他出来,岂是一个颜茜茜那么简单的事情?这是简言西的计划第二次被韩召南打断,心中很是不虞,但看着韩召南微红的脸一股气又发不出来……算了算了,好歹也是好心。

    简言西吐出一口气,将袋子收到手上,也并不向韩召南细说他原本的打算,只笑了一下道了一句谢。

    韩召南听到这句道谢把头转过来,看到简言西嘴角那抹笑容心情也好了一点,道:“没事没事,你可是我罩着的人!之后要再有这种情况……”他想起之前颜茜茜在《诛神》剧组搞出的威亚事件道:“就像之前颜茜茜,你尽管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了。”

    简言西无可无不可的点头。

    场面一时安静下来,韩召南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又想起之前在王爵会所听到的那些话,便摸摸鼻子道:“那没事我就先回去了?”

    “你来找我就是因为这个?”简言西挑眉,道:“其他没什么事了?”

    韩召南略一犹豫:“其他……”最终道:“没事,没什么事。”

    “没事你大晚上来找我就为了还一袋子小东西。”简言西语气淡淡:“你不想说算了,刚好我也不是很想知道。回去开车小心一点。”他说完转身就要走,侧身时韩召南刚好看到他眉头微皱,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韩召南本来要离开的脚步一顿,抬头看了一眼灯光下简言西的脸,发现对方脸上细小的绒毛像是透明一般,瓷娃娃一般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他莫名其妙突然慌张起来,往前一步拉住简言西的右臂,结结巴巴道:“不是……”

    “什么?”

    韩召南憋了半晌没憋出来,最终默默道:“我可以上去说吗?”

    简言西看他一眼,心中纳罕,还是道:“随你罢。”

    两人便往小区里面走。

    从大门口到简言西所住的地方还有一段距离,两人一路无话的走了一段,韩召南却有点受不了这种安静,酝酿了半晌才抓了抓头发问:“《诛神》杀青之后你还有其他拍摄计划吗?”

    声音里罕见有一点紧张。

    “暂时没有。”简言西之前生气的模样本来就是做出来给他看的,实际上心中起伏并不大,此刻听他略带紧张的找话题心里还有点好笑,不过他面上仍是淡淡道:“许哥那边的意思是先找两个综艺上着,其他的等《诛神》播出之后再谈。”

    韩召南闻言皱眉,一般来说艺人最好不要在屏幕上消失太长时间,毕竟观众的注意力是有限的,特别是在这个娱乐越来越快餐化的年代,层出不穷的小鲜肉以一种以前绝对不可能的速度出现又凋谢,娱乐圈艺人之间的竞争力越来越大,前期的发展如果不一部作品接一部作品,很快就会被人遗忘,也容易影响到艺人在观众心目中的定位,这样是绝对不利于艺人发展的。

    韩召南想到这里眉头皱的更紧了,不高兴道:“许适南不是金牌的经纪人吗,难道手上的资源还不够?等《诛神》播出之后你再接戏,等新戏上来至少也要一年,中间这一年全空着,你的话题度怎么办?”

    他这段话也算是说到了点子上,简言西诧异的挑眉:“你还懂这个?”

    韩召南被他看的有点尴尬:“耳濡目染,我小叔不就是做这个的么,偶尔听他讲一点……”

    “当真是跟你小叔学的?我还以为这是你以前包养的那些小明星跟你要资源的时候向你解释的说辞呢。”简言西似笑非笑问。

    韩召以前确确实实包养了几个小明星,却不想简言西这么看他,偏偏一时不知道怎么反驳,只好语气僵硬道:“怎么会?就是随便说一下……”

    简言西笑,很快回到刚才的话题,解释道:“拍完《诛神》之后休息一阵主要是我的意思。我不是还有个歌手身份吗?中间空窗的一年出首歌出张专辑,话题度不是什么大问题。”

    如果不是这样,许适南也不可能同意简言西在风头正劲的现在却一部戏也不挑的做法。

    韩召南了然:“是最近拍戏觉得累了,所以想休息一阵?”

    “差不多吧。”

    其实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简言西要学的东西太多了,虽然继承了原主对现代世界的记忆,但现代法律、现代制度、现代科技甚至包括原主精通的现代音律他都只知道一个大概,如果现在不花段时间仔细了解,以后要真忙起来就更加没有机会了。

    《诛神》拍完到播出这个时间段恰好足够,等他彻底适应了现代生活,《诛神》也正要播出,而如果播出之后反响良好,各大电视电影的橄榄枝势必都会向他伸出,到时候再来挑选也不迟。

    两人随意聊着,几分钟后到达了简言西的家门外。韩召南看着简言西从兜里掏出钥匙开门,随后一盏暖黄的灯被打开,照亮了原本黑暗的屋子。简言西进到玄关换鞋,低头抽鞋带时随口道:“这回别在沙发上睡了,客房你随意使用,干净的牙刷和毛巾洗漱间的柜子里都有,你自己处理吧。”

    韩召南恍惚,看着简言西的背影,不知道是不是这种温暖的场景生出了一种错觉,他突然觉得他和简言西两个人有种莫名的亲近,就像是住在一起的家人晚餐之后散步一起回家……

    很家常,又很特殊。

    韩召南突然道:“今天我在王爵会所听到一些很久以前的事情。”

    简言西背影一顿,随后稳稳的声音从前方传过来,问:“什么事情?”

    “我今天才知道,我母亲当年抑郁……”说到这里韩召南沉默了一瞬,随后低声道:“似乎别有原因。”

    “什么原因?”

    “我不清楚,大概和韩毅有关吧。”他把在王爵会所里王长簿说的话重复了一遍,皱眉道:“他口中提起的殷氏,这么多年以来我从来没有听任何人说过,我爷爷、我大伯包括韩毅,谁也没有提起过,就像根本不存在一个这样的企业一样,但根据今天王长簿说的,那肯定是母亲那边的亲人无疑。”

    简言西听着韩召南转述王长簿说的那些话,眼中冷光一闪而过,暗想王长簿这人真是不知死活,韩召南再怎么不好,也是这种垃圾配提起的?又听到韩召南的分析,也道:“王长簿这人气量狭小为人又愚笨,说的那些话里主观色彩太重,不一定是全部的真相,很有可能只是身为局外人所看到的那一部分。但其中提到的殷氏肯定是存在的,至于韩毅是否吞并了殷氏造成殷氏掌家也就是你外公心脏病发作而死,又造成你母亲的抑郁,这些都并不确定,你要想知道真相,只能自己去查。”

    韩召南闻言沉默下来,心里本来就有的不适更加严重。

    这些韩氏的过往,他母亲和韩毅的恩仇、和韩侨的爱恨,他一早就知道有猫腻,却从来不想去查,也根本不愿意多想。他只想好好过自己的日子,每天浑浑噩噩的也很开心不是吗?只要现在是笑着的,何必管之后会不会哭?

    他一直如此想着,能有一天的快活日子过就过这一天的快活日子,有朝一日韩家人想把那些本来就不属于他的东西全部收回去,那就收回去好了。结果现在告诉他,那些他本来拿着亏心的、韩氏的百分之六的股份,结果其中另有原因?

    而且……

    韩召南想起之前王长簿说的那些话,心里第一次涌起一种滔天的不服。他以前从来不在意那些人背地里怎么嘲笑他无能、纨绔,反正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不是吗?但为什么因为自己的这些行为,和自己亲近的王英背地里也要受到这些诟病?

    这次简言西的事也是,王长簿表面上答应不为难了,但到了后面,如果自己始终这样,王长簿却越爬越高,他再做些下作手段,自己还能像今天这样轻松拦下来吗?

    他全身上下的权势、富贵都是韩家给的,有一天他们真的要收回这些东西,他又要怎么自处?

    到时候王英背地里要受到多少嘲笑,简言西又会遭受多少种躲不掉的劫?

    那些他当做是朋友的人……

    到头来他一个都护不住?

    几天后,简言西家。

    简言西穿好大衣戴好墨镜准备出门,临走时看到客厅拉的严严实实的窗帘心头一阵火气,穿着皮靴的脚猛的一下踹到正在沙发上睡觉的韩召南,咬牙怒道:“干什么呢!”

    韩召南正做着梦呢,被简言西一脚踹中屁股后猛然惊醒,身子如鲤鱼打挺般从沙发上跃起来,黄毛乱糟糟的,一脸懵逼的看着简言西道:“怎么了?”

    “……”简言西忍:“你准备什么时候走?”

    “就这几天吧。”韩召南含糊,睡懵了的脑袋没发觉简言西是在赶人,打了个哈欠道:“你要出门?”

    简言西冷着脸道:“不用这几天了,等下我回来之后要是看到你还在……”简言西目光一撇,看到了客厅侧方的木桩上。

    韩召南身子一抖,在开足了暖气的房间里感受到了一阵冰凉。

    简言西威胁完毕之后就离开了,到楼下时车已经备好,梁文清看到他来忙开了后座车门,道:“快上来吧,这天越来越冷了,出趟们都要冻死个人。”

    简言西上车后才发现驾驶位上坐着个男人,大约二十五六岁的样子,一脸憨厚老实,看到简言西上来忙铿锵有力的问了句好:“简哥好!”

    梁文清坐上副驾驶介绍道:“你的助理,赵陈,以后一些杂事就交给他负责——你手机给我,我把他联系方式给你存上。”

    简言西听话的把手机递给梁文清,笑着对赵陈道:“以后请赵哥多多照顾。”

    “不敢不敢。”赵陈嘿嘿一笑:“都是我应该做的。”

    梁文清存好电话后把手机往后一递,问:“那小祖宗还跟你那儿呆着呢?”

    “出门前叫他走,等会儿回去大概就离开了。”简言西接过手机看向窗外:“不走的话……”

    那小兔崽子就是欠抽。

    梁文清叹口气:“他们家最近也不消停。我才听说呢,韩侨叔外面有个私生子找上门来,闹了好几天,韩老爷子做主帮韩侨叔认回来了,说过几天开族谱改名,记“召”字辈呢。”

    简言西心里冷笑一声,问:“叫什么?”

    “本名叫韩柏舟,改名之后就是韩召柏了。那人年纪还大阿南三岁,和韩宇梁一个岁数,估计认回来之后直接进韩氏,或者是去韩氏名下子公司历练,就看韩爷爷怎么想。”

    进韩氏……

    简言西想起之前韩召南说的那些话,问梁文清道:“文哥,你知道殷氏吗?”

    “不是阿南母亲殷姨的娘家吗?”梁文清道:“当年殷家在帝都也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不过到了阿南母亲这一辈子嗣凋零,只生了殷姨一个,后来韩老爷子身体不好,殷家名下的殷氏经营也困难,就被韩氏收购了。”

    “韩氏收购的殷氏?”

    “是,按理说殷氏偌大的产业,当年几乎和韩氏并驾齐驱,再怎么也不至于走到这地步,不过或许是两家结亲的原因吧,具体内里有什么原因,我就不太清楚了。”

    简言西目光一闪,沉下眉来思索,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半小时后车辆抵达华杰娱乐总部大楼,梁文清和赵陈带着简言西去了32楼,许适南正看文件呢,看到简言西来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道:“《诛神》杀青之后几天见不到你的人影,是在家里躲懒去了?”

    简言西笑着坐到白色的沙发上,道:“再躲懒,许哥叫我来我不还是来了?是有什么工作?”

    “这边有两个综艺邀请,我看着还行,你从里面挑一个吧。”许适南从桌子上挑出两个文件,依次递给简言西道:“一个是《超级大冒险》的大电影拍摄,还有一个是《你是歌手》的踢馆邀请。”

    “……”简言西无语:“你这不明摆着要我选第二个吗?”

    《超级大冒险》作为有穆生参与的真人秀节目,简言西怎么可能去?但《你是歌手》作为正热的歌手赛事节目,没去还好说,去了若只是陪跑,除了白白给节目组增加关注之外还有什么好处吗?

    作者有话要说:  _(:3ゝ∠)_榨干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