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8章 吃的

    梁文清最近快愁死了。

    自从韩家认回韩召柏之后,韩召南那个小祖宗不知道哪根神经出了问题,竟然直接就在简言西家里住了下来!这都十多天了,他每天接去言西到华杰训练的时候都会目露期待的问那小祖宗今天走了没有,但每次言西的回答总叫他失望。

    简言西看到梁文清郁闷的小眼神不禁失笑,问:“你就那么想叫他走?”

    “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梁文清忍不住强调:“任何一个和你没有亲缘血缘关系成年男人或者女人住到你的家里,我作为经纪人都想叫他走!特别是韩召南这种的……”

    “哪种的?”简言西兴致勃勃。

    梁文清看了他一眼,到底没把以前韩召南在男男关系和男女关系上的各种不靠谱说出来,只是咳嗽了一声道:“哪种的也不该。再说了,他现在进了崇明的管理部门,你说说,要是被那些狗仔拍到你和影视公司的高层住一个房间,他们得怎么写你?”

    简言西笑:“拍不拍得到另说吧,要是真拍到了,文哥,我也相信你能把它压下来——”

    说完他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低头摆弄手机去了。

    不过心里也闪过一丝疑问,暗想自己为什么要任由韩召南住在家里?韩召南赖着不走,以他的手段,多的是办法让那小子毫无怨言的离开,但为什么偏偏什么都没有做?

    韩召南长相同北燕太子简临渊一模一样肯定是其中一个原因,却又绝对不可能是最主要的原因。自己上辈子的性向在古人之中算是奇异,后宫里除了当年潜邸的妃嫔之外就是一些养着玩儿的男宠,他对后宫之事并不热衷,精力大多放在前朝,和太子之间的感情不能说淡薄,但绝对算不上亲厚。止于教养之外,更多普通父子之间的亲近是没有的。

    不过自他穿越到现代之后,看到一个和太子长的极其相似乃至于一模一样的青年,多几分关注是必然的,但按理也该止步于此,其他接触如非必要本来不应该发生,但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可以容忍韩召南常驻在他私人领地里?

    简直是匪夷所思。

    现在想来,最开始他们两人的接触始于王爵会所外的那一夜,后来倒是韩召南单方面的接近更多一些,也算是帮了他不少忙,虽然每次都爱帮一些不必要的忙,事后又喜欢翘着尾巴过来邀功,但总归也是好心。

    这也算难得了。

    身世也可怜。

    简言西眸色一暗,想起几天前韩召南刚刚知道韩氏和殷氏之间过往的样子,平常如同大狗一样的傻气消失殆尽,又阴郁又消沉,他差点以为要再出一个殷素那样的抑郁症出来,幸好之后韩召南又及时调整过来,不然简言西就该动手揍人了。

    还有韩家那一堆烂事……简言西想到这里心中冷笑一声,转首看向了车窗之外的车水马龙。

    简言西从华杰结束训练之后回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他拿出钥匙打开门,发现阳台上的小灯开着,韩召南正一动不动的趴在桌子上,面前摆了一堆资料文件,也不知道是看的太累所以睡着了,还是说完全看不进去所以睡着了。

    简言西脱下大衣走过去,凑近后方看到他睡也就算了,嘴角甚至还流出了一丝可疑的晶莹液体。简言西见状立马嫌弃皱起眉头,一巴掌毫不留情的就拍到韩召南后脑勺!“啪”的一声,韩召南猛然从梦中惊醒,抬起头快速的看了简言西一眼,迷迷糊糊问:“怎么了?”

    简言西面无表情:“文件很无聊?”

    “……”韩召南一愣,反应过来后才偏头看向他面前摆着的书资料和文件,顺带看到了被濡湿的白色纸张……

    !!!

    韩召南悚然一惊,下意识的右手抬起就朝嘴角擦去,触手果然感觉到一阵湿意,赶紧瞬间欲哭无泪的捂住嘴巴,抬头看着简言西喜怒莫测的脸,瓮声道:“还行吧……”

    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水滴石穿本来就非一日之功,韩召南想从一个废物纨绔变成什么都懂的商界精英更不可能一蹴而就,他现在有看文件的心已经是不错了——简言西在心中如此告诉自己,将那一点点怒火浇熄,淡淡问:“没吃饭?”

    韩召南心虚的摸摸鼻子:“没有。”

    “那叫外卖吧。”简言西转身往卧室里走,道:“两人份。”

    韩召南一呕,想起外卖的味道差点吐了出来,不过他敏感的察觉到简言西现在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所以把要脱口而出的质疑给吞了回去,暗暗安慰自己道,两个不会煮饭的大男人住在一起,除了泡面和外卖还能吃什么?

    简言西换好衣服从卧室里出来时韩召南已经点好了菜,半个小时之后东西就送过来了,韩召南任劳任怨的签字又把东西装进碗里,筷子摆好后高声叫正在书房里看书的简言西出来吃饭。

    简言西的心情却莫名烦躁,看到桌子上油油的几个菜更加不开心,心情一时间堪称郁猝,眉头紧皱的拿起筷子只吃了两口就放下了,一边韩召南抬起头看了简言西一眼,小心翼翼问:“不合胃口?”

    “你很喜欢这些东西?”简言西烦躁的把碗往前一推,满脑子都是御膳房那些玉盘珍馐,再看一眼桌子上的东西,两相对比之下更加不想吃了。

    各位御厨们,当年朕实在不该对你们太苛刻!

    韩召南也有点郁闷:“要不还是赶紧叫梁文清找个做菜的阿姨过来?”

    “正在找。”之前来过一个,用了没两天就被辞掉了,现在可靠的家政并不好找,关键简言西的身份又特殊,要是一不小心找错了人,外面分分钟出大新闻。

    那怎么办。

    韩召南扒拉着碗里的菜,正要说话却发现简言西已经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片刻后电话那头的人就接通了,韩召南隐隐听到一个很板正的声音,又听简言西道:“赵哥?之前文哥叫你找的做菜阿姨现在有消息吗?”

    “没有啊。”

    “你还会做饭?”

    “行,你过来吧。”

    简言西挂了电话,韩召南看他四句话结束战斗,忙问:“谁啊?”

    “助理。”简言西吐出一口气:“行了别吃了,等他来了做了再吃。”

    哦哦。韩召南有点纳闷:“他做的菜很好吃?”

    “没吃过,但味道应该不差。”简言西道:“之前见他带过便当,闻起来味道很不错。”

    “你怎么确定那菜就是他做的,万一是他女朋友呢?”

    “赵哥单身。”简言西推开椅子从饭桌边站起来,准备往书房去:“也不和母亲同住,也没有室友。”

    韩召南目瞪口呆,看着简言西转身就往书房走,片刻后瞪人都消失在饭厅了,才喃喃自语道:“那你刚才还装作一副不知道人家会做饭的样子?”

    真是心机啊。

    韩召南无语凝噎,看着桌子上的菜也吃不下去了,干脆全收起来,半小时之后门铃被人按响,韩召南过去开门,看到来人随后一愣:“你就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简言西,不过随后韩召南就自然道:“言西的助理?”

    门外的男人大约二十五六的样子,身高极高,韩召南180的身高在他面前都矮上半个头,头发剃成板寸,背微微驮着,看起来又老实又憨厚,但仔细看过去会发现他长的其实非常不错,只是浑身气质普通,比较容易泯然众人。

    赵陈看到开门的不是简言西也愣了一会儿,但瞬间反应过来这人大概就是文哥常问起来的“小祖宗”、“小魔星”,忙提了提手上的菜嘿嘿一笑道:“是的,韩先生你好,我是简先生的助理赵陈。”

    韩召南看着他的身高有点淡淡的郁闷,但还是侧身让他进来,顺口问:“你还带了菜过来?”

    “路过超市顺手买的。”赵陈到厨房放下东西,视线一扫发现围裙,忙取了下来给自己围上,道:“怕这边冰箱里没东西。”

    “哎!”韩召南看到赵陈的穿围裙的动作开口就要阻止,但男人的动作太快,他话还没有说完赵陈已经穿好了,听到韩召南的声音疑惑的转过头来问:“怎么了韩先生?”

    “……”那围裙是简言西穿的。

    最普通的蓝色围裙,简言西穿上正合适——韩召南曾经看过简言西围上它煮泡面——现在穿到赵陈身上就显得有点小。韩召南张嘴,最终又闭上,扯出一个笑容道:“没事,你做吧。”

    说完心里还是不舒服,干脆眼不见为净,转身出了厨房。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赵陈丰盛的晚餐就做好了,他买过来的食材也刚好用完,烧了一个鱼做了一个虾,素菜用豆腐烧的,汤也是相当普通的冬瓜皮蛋,看着色香味俱全。

    简言西早从书房里出来了,好心情的扬了扬眉道:“没想到赵哥你手艺这么好。”

    赵陈把汤端上来笑了一下:“这么多年自己一个人住,时间长了再不会也会了。”又道:“在文哥帮您找到可靠的阿姨之前,您要有需要的话,每晚我都过来一次?反正也不费什么事。您今天先吃吃看,要合口味的话就这么安排?”

    简言西心里早点了头,但面上还是一片淡然,不紧不慢的拿起筷子道:“怎么好这么麻烦你?不如你以后晚上干脆也在这边吃,就当做自己的那份,顺手再多做两个人的?”

    赵陈想了一下后就点了头,做两次确实有点麻烦,主人家不介意他也就不矫情了。

    简言西先尝了一筷子鱼,果不其然,味道极好,鱼肉极嫩,也极入味,比起当年的御厨差是差了点,但已经相当不错了。言西陛下矜持的在心里点了点头,瞬间起了要长期雇佣赵陈来做饭的想法,面上一边不动声色夸赞道:“赵哥手艺果然很好。”

    赵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咧嘴笑道:“那天我看简哥你好像很喜欢吃鱼,所以今天专门去买了一条,你喜欢就好。”

    “有心了。”

    围观了这一场面的韩召南:“……”

    作者有话要说:  日常一章_(:3∠)_

    西西:敲好吃敲开心!

    阿南:(微笑)好生气哦,可是还是要保持微笑。

    要把阿南培养成二十四孝好老攻不容易啊!做饭是第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