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4章 有钱

    韩召南登时愣在原地,很快发现简言西和明楚坐的极近,中间只隔了一个梁文清。

    简言西想必就是和梁文清一起来的,不过大晚上的两个人一起来拍卖会做什么,总不可能还是为了工作吧?韩召南想到这里一撇嘴,加快脚步往前排走过去,前面明楚已经在朝他挥手,小声呼唤道:“阿南!”

    韩召南有点犹豫,下意识的看向简言西,却发现那人早就收回了目光,此刻正侧身和梁文清说着什么,两人挨的极近,简言西的唇几乎贴到了梁文清的脸颊上,看起来既亲密又合拍……韩召南猛地收回视线,黑着脸抿着唇大步走向明楚,在他身旁空着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幸好你来啦,不然等下画儿出来我都不知道怎么分辨。”明楚的笑容又大又亮:“等下你一定帮我看看!”

    给韩召南让了位置的郭成见明楚如此相当不服气,面上故作气愤对韩召南道:“好哇,这小子连我都不信任,竟然还找了外援来。阿南,等会儿你千万别帮他,我反正没文化看不懂那些东西,也不用举牌了——”

    明楚大笑,毫不在意的怼回去,道:“哥你就是不懂,还不承认!你不举牌算了,阿南来了我让阿南帮我买!”

    “你问过阿南没有就要阿南帮你买?”郭成故意抬杠。

    明楚哼了一声:“不用问也知道,阿南肯定会帮我的对吧?”

    韩召南看了一眼不停对他挤眉弄眼的郭成,又看了一眼神采飞扬眼含期待看着他的明楚,本来糟糕的心情好了一点,忍笑点头道:“买买买,成哥不举牌我来举。”

    “好哇!”郭成霎时气了个仰倒,指着一脸无辜的韩召南和志得意满的明楚气的说不出话来,最终无奈笑骂道:“行,小楚你厉害,请到阿南帮你拍,这下那幅画肯定是手到擒来了。”

    刚才明楚问郭成时郭成还不敢将话说满,但现在情况却不同,毕竟在场有钱的人多,懂古董的人也多,但有钱、懂古董又愿意在这上面砸钱,且砸起钱来丝毫不心痛的人,韩召南要自认第二,绝对没人敢做第一。

    试想全京城纨绔二世祖和玩儿古董的那些人,谁特么能富的过韩召南?

    几人谈笑间a组的拍卖正式开始,前面三件都不是明楚要的,因此他一直和韩召南低声聊着天,第四件拍品摆上来时明楚不禁身体坐直,目不转睛的看着那被布蒙住的拍品,果然等灰色的长布掀开之后就看到了被完全展开的《千里江山图》。

    这幅画一出来瞬间吸引住了在场绝大多数人的目光,许多人的表现比之明楚夸张的多,眼中神光四射,喜爱之情溢于言表,只听台上的主持人介绍道:“如大家所见,今天b组第四件拍品是西汉怀阳的《千里江山图》。图纵50厘米,横1190厘米,绢本为底,青绿设色,虽无怀阳落款,但已经被国家古画研究学院证实,确为怀阳所作。图为长卷,画中描绘了连绵的群山冈峦和浩淼的江河湖水,于山岭、坡岸、水际中布置、点缀的亭台楼阁、茅居村舍,水磨长桥及捕鱼、驶船、行旅、飞鸟等等,描绘精细,意态生动,其中意境雄浑壮阔,气势恢宏,被誉为怀阳传世的十大名作之一,极具收藏价值和投资价值,我们拍卖会于三个月前得到这幅画,后决定将其拍出,底价二十万,现在开拍————”

    “一百万!”前排有人迫不及待的加价。

    梁文清惊呆:“会不会太夸张?”

    第一次加价而已,直接飙到一百万?

    简言西挑眉:“怀阳国手的地位在西汉的时候就确立了,那时候他一幅画连皇帝去求都不一定能求的到,时间一晃千年而过,他那些画卖出什么样的价格都很正常。”

    “拍卖或多或少都有些加成在里面吧,如果只单纯估计这幅画的市场价值,要价能到什么地步?”

    “三千万到四千万。这画没有怀阳落款,终究算是有了瑕疵,有人心有顾忌,卖不出天价来。”简言西扫过拍卖场中众人道:“不过就算是这个价格,现场能给出来的人也寥寥无几,今天拍卖撑死也就五千万。”

    梁文清咋舌:“五千万……”

    他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钱,心里头一次觉得自己算是穷的,更加不能理解不过一幅画,怎么就能昂贵到这个地步?

    简言西看他脸上神情满是疑惑不解,摇头失笑道:“顶尖的艺术品不管在哪个时代都是有价无市,你以为随便什么人随便画什么东西、写什么东西都能有这样的效果?怀阳是中国历史上当之无愧的国手,他的一幅画早就不再是简简单单的只代表他自己,而是代表了一种符号、一个时代,曾经的古代人和现在的现代人买卖他的画,抛开其顶尖的艺术价值不谈,画中代表的含义,也是其价格的构成。”

    梁文清似懂非懂。

    简言西只好通俗解释:“这成因和现在某些明星用过的茶杯、牙刷可以在网络上卖出匪夷所思的价格类似,只不过艺术品的艺术价值是肯定存在的,但单论艺术价值却绝对拍卖不出现在的价格。”

    “明星效应?”梁文清这下懂了:“原来古人也有这些东西啊。”

    “古代也是人类社会的一种形态,都由人构成,和现代差别能有多大?”简言西笑,看向场上:“万变不离其宗,如同人心。”

    场中拍到的价格已经到三千三百万,许多对这幅画感兴趣的人已经偃旗息鼓了,毕竟有的人再有钱也有个限度,不能跟玩儿似的就买一幅画。

    “08号先生出价三千三百万,有人会比这更高吗?”

    “三千三百万一次!”

    “好!12号先生出价三千五百万!”主持人目光一转,露出一个笑容。

    简言西挑眉,看了一眼举牌的韩召南。

    不错哦。

    上赶着去给人当冤大头?

    韩召南对简言西内心的活动一无所觉,专注举牌一百年,同那位08号先生互相角逐了几个回合,最终定在四千八百万。08号的中年男人是位收藏家,本来今天对这幅《千里江山图》势在必得,没想到半途杀出一个程咬金!他心中对这幅画的定价在四千万左右,就算实在喜欢怀阳,预算最多也只能承受四千五百万,后面他两次加价实际上已经存了赌气的成分在——

    算了算了,谁叫他钱不如人?

    “12号先生出价四千八百万,还有人比这更高吗?”

    “四千八百万一次。”

    “四千八百万两次。”

    “四千八百万三次——”主持人嘴角露出一个巨大的笑容,小锤猛然落下,笑道:“怀阳的《千里江山图》被12号先生以四千八百万的价格最终拍得,祝贺12号先生!”

    “阿南!”明楚高兴坏了,差点从椅子上一下蹦起来,哈哈笑道:“阿南阿南最棒!”

    韩召南淡定的放下牌子:“你喜欢就好。”

    “喜欢~”明楚抱着牌子撒不了手:“这幅画我想很久了!”

    郭成在一旁酸溜溜的:“阿南这么好,干脆你认阿南当哥算了。”

    “不行。”明楚哼一声道:“阿南就比我大三个月,我干嘛要白叫他一声哥?”

    “不白叫啊,”韩召南笑:“这幅画不送你了吗?来来来快叫我一声哥,以后我就认你这个弟弟了。”

    “不行!”明楚断然拒绝道:“我不要你当我哥。”

    “为什么?”韩召南不解问。

    明楚将目光转向别处:“没为什么,就是不想。哎你别问了!最后一件拍品上来了你快看!”

    他说着就去推韩召南,脸色竟然还悄悄的红了起来,韩召南心里顿时一个咯噔,不敢深想下去的转过身去,听主持人介绍最后一件拍品。

    “今天a组的最后一幅拍品同样是一幅画,出自北燕国手常子道。”主持人说着手掌一翻,顿时就有人将推车上的灰布揭开,架子上同样也是一副画,不过比起前一幅怀阳的江山图不同,这幅由北燕国手常轩常子道所画的长卷是一幅宫宴图,图中所画乃北燕时期宫廷中的宴会场景。

    简言西本来放松的肩膀悄然一紧,身形前驱,看起来一下专注了很多。

    梁文清察觉到他情绪的变化,问:“常子道很厉害吗?”

    “北燕国手。”简言西目光闪烁:“他名叫常轩,字子道,不仅在书画一途上造诣很高,同时是北燕圣灵帝太子时期的太傅。”

    “太子太傅?”梁文清惊讶:“还是官场中人?”

    简言西点头,食指拇指相互摩擦道:“不过圣灵帝登基三年后他就辞官回乡了,当时也才五十二岁吧。”

    常轩从他八岁起开始教他,一直到十八岁登基为帝,这期间十年,对简言西来说常轩绝对是比当时的皇帝、他的父亲圣光帝更重要的存在。

    毕竟圣光帝沉溺修道,宫殿大门常年紧闭,非重要日子是绝对见不到他明黄色的身影的,就连简言西这个太子每月也只见的到他两次,每次时间不过一炷香。

    所以后来圣光帝中年病逝,简言西一点也不意外,遗憾的是他登基三年之后,常轩就以身体不好为由告老还乡,回到了当时还很荒凉的蜀中,此后许多年,一直到简言西穿越现代,他都没能再见到这位亦师亦友的老人。

    却没想到在千年之后,在这样的场景中,他竟然会以这种方式看到曾经老师的作品。

    简言西心中感慨,梁文清却看出了他对这幅画的特别,忙问:“你想要吗?”

    简言西笑:“这幅画作为今天拍卖的压轴,价格比之前的《千里江山图》可能要翻出一倍,把我卖了也值不了这么多钱吧?”

    梁文清挠挠头:“可惜我也没什么钱,不然就帮你了。”他虽然是梁家小少爷,但毕竟是抱养过来的,在钱财方面就会格外注意一点,再加上梁言秋对他也管的严,手里几百万还有,再多就不行了。

    简言西心里微痒,实在很想要这幅画,但苦于囊中羞涩,也只好作罢了。

    而此时台上主持人也已经介绍的差不多了,最后总结道:“此幅《西宫宴》乃是常子道晚年时期的画作,相当具体的还原了千年前北燕皇宫中的种种形貌,在各方面都具有极高的价值,作为今天a组的压轴拍品,其起拍价格为二十万,每次加价不低于五万,最终成交价格不低于一千万,现在起拍——”

    “竟然是《西宫宴》!”明楚抱着喊价牌快呆了:“今天拍卖会这么多好东西!简直是……”他兴冲冲的跟韩召南分享自己的兴奋,转头却发现韩召南满腹心神已经去到了别处,眼神直直的盯着相隔了两个座位的简言西。明楚脸上兴奋的神情瞬间淡了下去,转头也去看,发现那边简言西正专注无比的看着那幅《西宫宴》,看样子非常感兴趣。

    韩召南看着简言西目不转睛的看着那幅画,不禁想起不久前简言西还在拿着那本北燕的史书在看,难道他对这画也有兴趣?

    前面四件拍品出来的时候他神情一直是淡淡的,一直到这幅图出来,像是在一瞬间就吸引住了他全部的目光……

    很想要吗?

    韩召南目光一闪,等他反应过来时就听到台上主持人兴奋的道:“12号先生出价两千三百零五万!”

    主持人此话一出,场上的目光顷刻间全都朝韩召南看了过去!

    妈的这小子是多有钱!刚才不还拍了一幅四千八百万的《千里江山图》吗,现在还要拍,是要上天吗?!

    真心想买这幅画的人都快把韩召南烧出一个洞了,韩召南一时冲动举牌之后心里还有一点懵,这时才稍微回过一点神来,好整以暇的重新坐好,看向台上。

    这幅《西宫宴》价值比《千里江山图》要高,价格到七千万后仍有人加价,但人数极少了,加上韩召南也一共只有三位,其中一位正是之前的08号先生,经过上一轮的比拼他很快明白绝对不能和韩召南比钱,因此很快心灰意冷的放弃了,另一位却仍在坚持,十分钟后,双方不停加价,最终停在八千七百万这个坎上。

    “12号先生八千七百万一次——”

    “这人谁啊,上一件也是他买走的,要最后这幅《西宫宴》真被他拿到手,今天在这地儿就花了一个多亿了!”

    “是韩家那位二世祖韩召南,你看他头发不就知道了。”

    “听说他是有收集古董的癖好,不过以前也没听说他对书画感兴趣啊……”

    “感不感兴趣咱们都没戏了,这位可不是个缺钱的主。”

    确实,韩氏百分之六的股份,十八岁前这些东西虽然都由律师替他管理,但十八岁后所有股份包括前十四年所得的分红就全部名正言顺的转到了韩召南的名下,他想怎么用就怎么用,日子比韩氏的执行总裁、他老子韩毅过的舒服多了。

    主持人台上喊价三次,最终没有人再出来跟韩召南抢,《西宫宴》以八千七百万的价格再次由韩召南抢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