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8章 秦云

    十几分钟之后简言西和韩召南吃完早餐,王副导也大致选择好了即将进行拍摄的几个主要地点,将摄像机和相关人员布置好之后就准备开始正式工作,一旁的佟嘉怡则开始小声的跟简言西介绍等会儿拍摄的重点,以及会问到的某些问题,话聊到一半的时候她伸手撩了一下头发,无意中抬头,一下看到从房间门里出来的韩召南。

    青年脱下了之前穿在身上的休闲毛衣和长裤,转而换上了职场人特有的西装,又挺拔又干练,左手拿着公文包,右手举着电话冷静道:“下午那个会你给我挪到早上十点。”

    “嗯,具体你安排。”

    “汪副总那边我来联系。”

    “行吧——”青年挂断电话,抬头的瞬间看到盯着他发呆的佟嘉怡以及女孩身边的简言西,眼中流光一闪而过,眉头微微皱起来,大步朝他们踏过来。

    佟嘉怡心里一惊,有种暗中窥探却被人抓住马脚的心虚感,慌乱之中低下头,很快就听到韩召南的声音从头上传过来,声音中含了一丝隐藏的不悦:“我上班了,你拍好之后联系我,下午我送你去古董街。”

    古董街?佟嘉怡还是不敢抬头,只听简言西拒绝道:“我叫文哥送我过去就行了。”

    “我问过梁文清了,他下午要去橙色卫视总部那边盯片子的剪辑,赵陈又请假了,你自己不会开车,要怎么去?”

    “那行吧。”简言西倒没想到梁文清下午还有工作在身,反正有免费的司机不用白不用,他因此答应的很爽快:“到时候给你电话,不过如果时间太晚就算了,你直接回来就行。”

    “嗯。”

    窸窸窣窣中伴随着轻轻的脚步声,等这些声音渐渐远去了,佟嘉怡这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那青年的背影,心里呼出一口气,回过头却见简言西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你很怕他?”

    佟嘉怡尴尬的笑了一下:“没有,就是觉得他有点……有点不好接近?”她忍不住问:“他好相处吗?”

    韩召南好相处吗?简言西一愣,他倒还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不过仔细想过之后会发现,比起韩召南来说,似乎是自己更不好相处一点?毕竟要论任性,自己绝对是一流的。简言西想到这里笑道:“好相处。”又问:“你为什么觉得他不好接近?”

    “一种感觉……”佟嘉怡也说不清楚,只是觉得那个人从早上给他们开门开始就一直黑着一张脸,除了面对简言西时稍微好一点,其他时候都凶凶的,特别是刚才讲电话的时候,一脸冷酷无情公事公办,简直是小说里霸道总裁的翻版啊。

    不过这些内心吐槽的话不好讲,佟嘉怡也还没有傻白甜到这种地步,赶紧绕过这个话题开始重新跟简言西讲工作上的事情,半个小时之后公寓里一切准备就绪,拍摄正式开始。

    王副导等人带着移动设备出门去,门关上之后佟嘉怡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对着镜头露出了一个甜美的笑容,抑制不住激动的小声说:“大家好!现在是早上八点钟哦,我们在简言西西西的门外啦!马上敲门看看西西现在这个时间是在睡懒觉还是在做其他的什么事情?”

    青春靓丽的女孩说着就去敲门……

    几天后,橙色卫视总部大厦外。

    赵陈打开车门,梁文清厚重的身体先从里面跳出来,随后四周望了一眼方才对里面的人道:“下来吧。”

    便见简言西穿着一身休闲装从车子里离开,帽檐稍微压低了一点,和梁文清赵陈快速的进入到大厦内部,梁文清一边走一边道:“项立是业内有名的金牌音乐制作人,这次提出要你过来试唱估计是想探探你的底,才比较清楚之后你在节目里大概的定位和最终停留的时长……唉,里面弯弯绕绕多,之前我虽然和那边的总制作沟通的差不多了,不过他们内部也不是一团和气。总之你今天好好唱,有什么我们之后再沟通。”

    总之就是大家想捧的人不一样呗。

    特别像《歌手》这种竞技类比赛节目,大家谁都不是刚出道的新人,还能真想给其他人做踏脚石不成?最重要简言西虽然是之前大火的盛宴组合成员之一,但不管是在组合资源倾斜还是名声上都是穆生占优,简言西并不是最被人看好的那一个,理所当然的,对他参与《歌手》这一节目,有意见的人也挺多。

    特别是项立,他作为《歌手》的音乐制作人,连续三季在这一节目当中担任了相当重要的角色,而在这一季的节目中,他本来看好的是一个名叫秦云的歌手——节目已经对外放送了两期,事实证明秦云相较于其他歌手来说虽然成名较晚,但对外的反响却非常好。但他却没有想到,节目组在考虑斟酌之后竟然选择了简言西作为第一位踢馆赛嘉宾!

    要知道《歌手》虽然是一款歌唱比赛类节目,但这节目中最受观众喜爱的还是类似于真人秀的综艺感,而只要是综艺节目,那么就绝对就会将观众的喜好放在第一位,毫无疑问,论话题度和粉丝数量,秦云是绝对比不上现在的简言西的。

    项立想到这里眉头皱的更厉害了,抱着胸看向正在录音棚里专注唱歌的秦云,心里对简言西多了一百个不满。

    如果简言西真的要参加《歌手》的话,那到时候被淘汰的一定是秦云,毕竟秦云大器晚成,今年已经三十五岁了,长相是一种阅尽千帆的沧桑深邃成熟,能吸引到人,但绝对吸引不到现在这些喜欢嫩脸的年轻观众……

    其实项立也不清楚今天把简言西叫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毕竟简言西作为第一位踢馆嘉宾的结局已定,他再想更改也没有办法,更加没有那个能力在众星云集的情况下保住一个没有后台的秦云,今天强行叫简言西过来,或许只是因为看到秦云认真唱歌的脸,又想起简言西之前假唱的传言,所以才如此任性的做出这个决定。

    或者他知难而退,就最好不过了。

    外棚门被打开,助理过来小声道:“项哥,简言西和他的经纪人梁文清已经到了。”

    “叫他们一起进来吧。”项立背影不动,淡淡的道。

    片刻后开门的声音再次响起,项立依旧没有转身,直到梁文清亲热的开始寒暄,恭敬道:“项老师好!”又咦了一声问:“里面是秦云老师在为新专辑录歌吗?”

    项立稍微侧了一下脸,一眼看到穿着灰色休闲装的简言西,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道:“是啊,刚好我今天过来看他录歌,想起简言西之后是要作为节目的踢馆嘉宾上台的是吧?不过之前我们并没有合作过,所以想着叫人过来试唱一次。”

    简言西笑眯眯的:“应该的。”

    “那等秦云这首录完,你就进去试一试?”项立玩笑道:“说不定你们还能合作一曲呢。”

    “当然。”简言西挑眉:“有这个机会当然好了,我作为秦云老师在乐坛的晚辈肯定感到非常荣幸。”

    项立闻言在心头冷笑一声,转身继续看秦云录歌去了。

    秦云为人不拘小节大大咧咧,本身音色也偏浑厚低沉,曲风一直走的大气类,这次的新专辑取名《沉鞘》,当中收录了十一首歌曲,其中六首都是秦云亲自编曲填词,而作为主打歌的《沉鞘》风格自然也是秦云拿手的大气磅礴。

    《沉鞘》歌名古意满满,编曲中秦云也大胆使用了许多古风乐器,战鼓长笛甚至鸣钟都在其中,前奏就给人一种战意勃发的感觉,秦云这是第二次在录,开口时梁文清差点跪下来——

    “折戟沉鞘”四个字从秦云的嘴里直冲而出,所有的乐器在这一瞬间都像是被这振聋发聩的空灵之声震慑住了,全都安静下来,录音棚里只剩下他给人留下的宏大意境,仅仅这一个瞬间,之前被众多乐器营造出来的那个古战场瞬间以一种清晰无匹的姿态出现在众人眼中。

    黄沙漫天,东风萧索。

    参加《歌手》这个节目不得不说确实让秦云进步了很多,以前他虽然也能驾驭《沉鞘》这样的歌曲,却绝对达不到现在这种震撼人心的效果。

    项立在心中满意的点点头,抽空侧眸看了一眼简言西的反应,发现对方此刻已经一副完全沉浸在音乐中的样子,眼睛稍稍眯起来,食指同拇指一起摩擦光滑的下巴……

    项立心里哼了一声,再次把注意力投入到录音棚里。

    几分钟后秦云一首歌录完,他心中对这效果其实还不是很满意,却又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抬头时却看到了玻璃墙外的项立和简言西,嘴角立马露出一个笑容,从众多设备前起身,推开门从录音棚中走了过来,眨眼对简言西自我介绍道:“你好我是秦云。第一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简言西。”简言西和秦云简短的握了一个手,脸上的笑容也深了很多,真心道:“这首《沉鞘》非常厉害,一定会大火的。”

    “大火是不敢了。”秦云耸耸肩:“这种类型的歌曲传播范围一般都非常小众,不像流行音乐那样能广为流传,我就娱乐娱乐我自己吧。”

    他嘴上说着谦虚的话,眼神当中也没有自鸣得意,整个人表现出来的状态都非常谦和,是时光岁月给他的厚待——

    他二十岁出道,至今已经有十五年,一直不温不火着,很难再有年轻人的野心勃勃和激情了。

    简言西却相当欣赏这种态度,挑眉道:“说不定秦哥就此开创新纪元呢?流行一半由听众把握,一半由我们自己创造,以前民谣不也是非常小众吗?现在几乎每个人都会唱上几句,这首《沉鞘》,我看很有这样的潜质。”

    秦云心中并不认同简言西的这番话,毕竟火遍大江南北的那几首民谣实在是凤毛麟角,在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迎合了观众的口味,歌词朗朗上口,节奏也相当好认,《沉鞘》和它们对比起来却要艰涩的多。不过他和简言西并不相熟,在这种明显客套的话上也没有必要一争长短,因此他面上笑着点了一下头,道:“那就借你吉言了。”

    简言西微微一笑。

    旁边一直沉默的项立此刻开口道:“今天既然有缘,不如简言西就来试一下这首《沉鞘》?刚好让我看看你的水平。”

    简言西略一挑眉还没有说话,那边梁文清已经道:“《沉鞘》是秦哥新专辑的主打歌曲,让言西来唱不太合适吧?项老师想听的话我们这边准备了……”

    “这有什么,试唱而已。”项立挥手打断梁文清的话:“秦云也不会在意的吧?”

    秦云有点尴尬,他在娱乐圈中沉浮多年在,自然一眼就看出了项立对简言西的针对,心中对这种行为其实是不赞同的,但项立毕竟是为他在做这种事情,他若直接跟项立对着干难免伤人心,因此只好道:“言西想唱我当然是不介意的,不过如果有其他曲目,我们这边也可以配合。”

    梁文清脸色一沉,这很明显就是项立在针对简言西,歌曲的选择对于艺人来说本来就非常重要,这首《沉鞘》是秦云所作,之前又已经演练过许多次,就刚才他们听到的而言已经非常牵动人心,可谓珠玉在前,如果又让言西来唱,就算发挥在了平均水平之上,但有了秦云版本的对比在,项立发作起来就更有借口了吧?

    他们和《歌手》节目组的合约已经签好了,今天来这边不过是给项立这个金牌音乐制作人面子,但如果项立一味为难,且把为难摆在这么明面的位置上,他们也不必受这种闲气!

    梁文清想到这里心中一沉,正要说话,却听简言西轻轻笑起来,眉目都张开了:“好啊,既然项老师愿意听,秦哥又不介意,我当然没问题。”

    说着一挑眉,朝梁文清眨了一下眼。

    要唱一首新歌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之前简言西对《沉鞘》完全没有接触过,只听秦云唱过一次,现场学起来难度还是大的,他便拉了秦云一起,两个人到了录音棚旁边的小房间,反锁了门一起不知道在干什么,偶尔有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项立眉头皱的更狠的,望了一眼闭紧的房门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

    “不知道。”梁文清对他的态度也不如之前那般热情了,有些淡淡的,毕竟人家不给面子,他也不用一味的凑上去。

    三小时后。

    秦云和简言西终于从小房间里出来了,项立本来正在翻乐谱,听到开门声忙抬了头,便看见秦云激动的脸都红了,满眼放着光:“项老师,我想和言西一起唱这首《沉鞘》!”

    项立尚且没有反应过来,一呆:“什么?这会儿是他在试唱,你去掺和什么……”

    “我说的不是现在,是专辑里!”秦云兴奋道:“我想让他和我一起唱这首歌!”

    “你疯了!”项立大惊,随即脸一沉:“秦云,你别胡闹,这是主打歌曲!你专辑的主打歌曲!你什么时候见到过和别人合作过的主打歌曲?!那还是你的专辑吗!”

    秦云脑子已经不能正常思考了,正要再说,那边简言西慢吞吞的从房间里出来,朝项立露出一个巨大的笑容。

    不是看不起我吗?马上让你最喜欢的学生打你脸哦。

    简言西的挑衅表现的太明显了,项立看着眼前秦云发红的脸,顷刻间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那边简言西却已经不再理他,大步踏入了录音棚内。

    关上门后门外的一切喧嚣都不见了,简言西戴上耳机,周遭的一切仿佛都清晰起来,如此陌生却又如此熟悉……

    这身体里有两个简言西,其中一个简言西对这里就像是对自己的家。

    《沉鞘》这首歌曲确实非常打动人,大气磅礴之感在前奏里就能完全体现出来,之外又有些许婉转,但对于真正上过战场的圣灵帝来说,这还远远不够。

    那战场不是生活在秦云的想象中,也不是书中记载的那样,古战场上折戟沉沙,留下的不仅仅是千万冤魂,还有无限浩渺的战意!是无数将士用血肉之躯堆积起来的胜利或者是祭奠的失败,它代表不了个人的喜怒哀乐,代表的是国仇家恨。

    何为《沉鞘》?

    为了再次出鞘!

    录音棚外简言西沙哑的声音从小小的玻璃房子中传出来,项立情不自禁更前一步,那浩渺之情似乎就在耳边---将军百战,何时以归?无归无归,马革尸还!

    车上梁文清一脸懵逼,懵的连语调都变了:“内啥……”

    “嗯?”

    “你什么时候……”说不清楚这感觉,梁文清接手简言西也有一年了,是第一次知道他唱歌能唱成那样子,几乎深入到了人的灵魂深处,惹的老大不小的秦云一直闹着要和他一起唱《沉鞘》,幸好简言西拒绝了。

    “碰巧罢了。”只是他刚好对这首歌有感觉而已,也对秦云提了很多修改意见---这当然是看在秦云性格和人品的面子上,不然简言西有好主意也不可能巴巴给人免费提供。

    梁文清叹口气,不过自他带简言西以来,这种无处可考的事情发生的实在太多了,他也懒得刨根问底,便右絮叨道:“虽然拒绝了《沉鞘》,不过答应在秦云的新专辑里客串一下也是可以不错的,毕竟等你参加《歌手》之后和他的接触肯定会变多,之后……”

    之后如果真的是秦云被淘汰,那作为踢馆者的简言西参与他新专辑的这件事情,必定会成为另一个话题。

    “或许吧。”简言西含糊应着,也有一点儿累了,七八点钟的首都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车堵在路上水泄不通,简言西把头靠在窗上正准备休息一下,转头时却突然看到不远处一辆黑色敞篷车里的情景。

    简言西目光狠狠一缩,梁文清诧异的随着他的目光一起看过去,随后也是猛然一惊:“明楚和韩宇梁?!”

    他们俩怎么会在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