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9章 这样

    韩宇梁和明楚怎么会在一起?

    梁文清连忙将身体向车窗更靠近想看的清楚一点,只见不远处一辆黑色的敞篷车中,明楚坐在副驾驶上正和韩宇梁说话,两人之间没有什么特别亲密的举动,但明楚脸上的笑容又明亮又放松,氛围看起来非常的和谐……他和韩宇梁的关系什么时候到这种程度了?

    要知道韩宇梁虽然是韩召南的大哥,但和韩召南混的圈子绝对不是同一个,几乎没有共同的朋友,而明楚作为和韩召南一个圈子一个阵营的人,按理来说就算不和韩宇梁势同水火,却绝对不该是坐在同一辆车上相谈甚欢的关系啊!

    梁文清想到这里瞬间皱起眉头,一下在脑中列出了无数种可能,忙朝同样一脸严肃的简言西看过去问:“这……”

    “韩宇梁?”简言西眉毛微挑,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梁文清一呆,这才想起在此之前简言西和韩宇梁并没有照过面,赶紧点了一下头道:“就是阿南家里那个后妈生的大儿子……”

    “我知道。”之前韩召南委托侦探查探当年殷氏和韩氏的过往时,那些所附的资料上有韩家所有人的信息和照片,其中当然也包括了韩宇梁。

    但明楚和韩宇梁有竟然关系匪浅?之前在墨臻拍卖会上简言西虽然看出了明楚心里其实不喜欢韩召南,但也只是以为他表面的伪装是为了从韩召南那里得到某些金钱或者其他方面的好处,却没想到明楚私底下竟然和韩宇梁还有联系……

    那他接近韩召南的目的还纯粹吗?

    看着车窗外渐渐离他们远去的黑色敞篷车,简言西眸色渐深,耳边梁文清突然惊声叫了一句糟糕,着急道:“糟了!刚才忘记把他们俩在一起的照片拍下来!”

    “拍照片做什么?”

    梁文清扼腕:“阿南以前就喜欢明楚,我们要平白告诉他明楚和韩宇梁私下有不知道深浅的联系,他不一定会相信我们吧?关键也不知道明楚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他当年拒绝阿南其实是因为韩宇梁?那他这次回来怎么又对阿南那么热情?”

    简言西却皱着眉道:“现在别告诉韩召南。”

    “不告诉阿南?”

    梁文清连忙摇头,这怎么行!就他们现在看到的这种情况,如果明楚只是要欺骗阿南感情还算轻的,最害怕他其实暗地里还骗着阿南,心中另有其他更大的图谋——就譬如阿南手里的那些遭人惦记的韩氏股份——毕竟韩宇梁和阿南不对付,那是早就摆在明面上的事情,明楚明知道如此还和韩宇梁接触,又瞒着阿南,能存什么好心?再加上从高中时期起,阿南对明楚的态度就对别人不同,更是公开向他表白过,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人之间只剩下一起长大的朋友之谊,但阿南对明楚也几乎仍然是完全不设防的在信任着他,万一之后真的一脚踩进什么陷阱中那怎么办?

    简言西却皱眉,梁文清想到的那些东西,他心里想的更清楚,并且考虑的更远,因此冷静重复道:“现在不用告诉他。别说你刚才根本就没有拍到照片留存下证据了,就算拍到了,那能证明什么?最关键的一点,韩召南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这种背地里可能会射来的冷箭,他必须自己学会去应对。”

    这种事情他们怎么能说的清楚?人人均有逆反之心,而韩召南的个性又特别认真,在感情的问题上非常敏感,如果今晚回去,他们告诉韩召南刚才看到的一切,一味的让韩召南提防明楚,韩召南会相信、会照做吗?

    最大的可能,是他们将本来在中间的韩召南彻底推向了明楚那边。

    而又或者韩召南相信了他们说的话,以他的个性绝对不可能能忍的下来,到时候去找到明楚质问,最有可能得到的是什么结果?

    简言西冷静的想,最有可能得到的结果就是明楚向韩召南给出了一个解释,而韩召南极有可能会信服他的解释,他们之间动摇的信任将会再次稳定,两人的关系不会产生裂痕,韩宇梁依旧在阴暗中默默窥探,永远掌握着先机。

    在这种困境之下,顺势而为是最好的办法。

    其实以简言西的手段,设个圈套也未尝不能抓到明楚的马脚、洞悉他的打算,但韩召南已经不是几个月前那个只会吃喝玩乐的京城二世祖了,他在崇明工作了两个月,这两个月以来他的成长的非常迅速,也相当惊人,在这种情况下,明楚如果真的有利用、背叛韩召南的想法,对韩召南来说也未必是一场祸事。

    谁不是这样过来的?

    谁都不可能一直被保护,在任何一个时代,任何一个人都无法依靠他人的提醒与帮助活下去,特别是韩召南的情况,他更加需要绝对的清醒、绝对的敏感。简言西略带残忍的道:“他必须自己解决。”

    曾经简言西自己做皇帝时,累累功业是他用无数精力和时间挣下来的,而在此之前,他经历的是比大多数人都要坎坷、辛苦的路途,被亲近的人背叛是家常便饭,直到身边剩下的人都不再与他亲近,直到谈笑间杀掉任何一个人都不会心悸——

    他以太子之身份顺利继承大统,其他三位异母兄弟被他驱逐到苦寒之地,靠的难道是他那个只会追求长生的父皇,或者是成日念经以求心安的母后吗?

    常子道先生虽然教他,但总不可能帮他挡住魑魅魍魉,一切的恶言和恶行,他都必须自己承受。

    简临渊作为圣灵帝唯一的子嗣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但韩召南,他不是简临渊,他不是受韩毅关心的孩子,甚至不是韩毅唯一的孩子,以他目前的困苦处境来讲,他必须要自己去发现所有的问题,然后一一解决。

    如果在明楚这关他就跪了下去,之后面对韩毅韩侨,要怎么立的起来?

    半小时后简言西终于说服了梁文清,等回到公寓的时候梁文清果然绝口没有向韩召南提起此事,只是目光偶尔飘向他,露出几丝挣扎。

    韩召南却被他看的直皱眉,嫌恶道:“干嘛?”

    “没什么。”梁文清目光飘忽转向一边:“我先走了……”

    “你就不该上来。”韩召南习惯性怼他:“快走快走,这里不欢迎你。”

    “……”

    瞬间,梁文清心里所有的犹豫和纠结全都消失不见了,他咬牙拿着外套就出了公寓大门,心里恶狠狠想,韩召南这种人就该多摔跤!就该多被人坑!最好被人坑到吐血才好呢,他真是吃多了没事干才会对这种魔星产生愧疚的情绪!

    梁文清怒气冲冲的甩上了门,韩召南感觉莫名其妙,摸了一把刺刺的头发问正在倒水的简言西:“他怎么了?”想起刚才奇怪的情况又狐疑问:“你们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没有。”简言西淡定的看了他一眼:“就你这脑子还能看出别人有事瞒着你?”

    韩召南莫名被人身攻击,瞪眼怒道:“我脑子怎么了?!”

    简言西挑眉似笑非笑:“挺好的。”

    希望真的是挺好,要是之后还是被明楚给坑了,那……

    简言西眸光一闪,安静的低头喝水。

    吵闹的酒吧里,王英大声朝韩召南喊:“今天怎么舍得出来!”

    韩召南手里拿着酒杯,皱着眉相当不高兴,最近简言西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莫名其妙老是拿话怼他,明明他最近根本没有惹到他好吧?刚好今天王英打电话叫他出来玩,公寓里简言西又不在,他自然就拎起钥匙过来了。

    “我什么时候不舍得出来了?”

    韩召南说话的声音不大,在震耳欲聋的音乐声中这小小的反驳很快被吞没下去,但这小子死鸭子嘴硬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王英看他一开口就知道这小子要说什么,嘲笑道:“还遮遮掩掩呢?我看你最近身上那股好男人的味儿都要溢出全北京城了!谁他妈都知道你这阵子难请!你说说我跟你打过多少次电话,这是你第几次出来!”

    韩召南面不改色:“我现在不是正正经经上班做事吗。”

    “呸!”王英笑骂:“你上班时间正经做事我还勉强相信吧,下班时候约你出来玩儿也他妈不见你人影啊!你别给我装了,是不是被那简言西给勾住魂了?哎我说兄弟,你要真这么喜欢他,什么时候也把他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我替你把把关怎么样!”

    把你妹的关!韩召南一把甩开王英的手,气道:“什么就给勾住魂了!你能不能别一天到晚老胡乱猜测?你不尴尬我尴尬!我现在就跟人一起住呢!”

    王英丝毫不惧:“你尴尬?哎我说韩召南,你可别把锅丢给我,我是不背的,想当年你喜欢明楚的时候,那也是心里藏了好几个月将近一年都憋着不说啊,要不是我,要不是你兄弟我!你特么能有那胆子去撩人家?”

    “……”韩召南无言以对,王英这明显是喝多了,多少年前的事情他都拿出来说?

    王英见他无言以对,笑嘻嘻道:“没话了吧?”仰头又给自己灌下一杯酒,随意指了一下外边儿道:“说起明楚,今儿明楚还在呢……咦人呢?”王英睁大眼睛,四周看了一眼也没看到人,韩召南见状翻了一个白眼,也懒得在这里跟他多说,从沙发上站起来就要往厕所走:“我过去一趟,你喝着。”

    “哎去哪儿呢!”王英大叫:“赶紧回来!”

    韩召南一路穿越人潮就往厕所去,途中遇到一起来的好几个纨绔玩儿的正嗨,又被灌了好几杯酒,尿意更加厉害,忙往厕所去,放完水后推开门,正准备离开时却突然一怔。

    明楚正现在狭小的过道外边,周身云雾缭绕,嘴里叼着一根烟,眯着眼头靠在墙上。

    韩召南皱眉,看他状况不太对,走过去叫道:“小楚?”

    明楚听到他的声音,慢慢转头看向他,见到是熟人脸上露出一个恍惚的微笑:“哇哦~阿南~”

    这是喝醉了?

    明楚看着韩召南走近,笑嘻嘻的从兜里掏出一根烟递给他,歪头问:“抽吗?”

    韩召南顺手接过,却并不点燃,反而上前一步挽住明楚的胳膊,道:“你喝醉了?找个人赶紧送你回去……”

    “我不回去!”明楚皱眉,一下甩开韩召南的手,生气道:“我回去不回去有什么区别?有人关心吗……”他看向韩召南,笑嘻嘻凑近道:“阿南,我知道,你最关心我了,对吗?”

    他说着越凑越近,低头用自己手里那根烟点燃了韩召南的,笑眯眯道:“一起玩啊~”

    他凑的近了,韩召南才闻到明楚身上并没有酒味,似乎并没有喝得太多,之前在山庄时他一人和十人怼也不见有醉意,怎么现在身上没有酒气却醉的这样厉害?

    手上的烟被明楚点燃,散发出旖旎的香气,不像是普通的烟,闻着味道并不呛人,带着一种淡淡的引诱,韩召南正要伸手到灯光下看看香烟的牌子,却一下被明楚拿住右手,笑嘻嘻将白色的卷烟塞入了嘴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