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65章 采薇

    冬至,廉家别墅。

    廉采薇快速的刨完了碗里的饭,抬眼一看时钟已经指到七点二十五分处了,忙着急的放下碗就要往客厅里冲。桌上廉父见她这样眉头一皱,沉声责怪道:“慌慌张张做什么呢!碗里饭吃完没有?”

    廉采薇脚步一顿,一瞅碗里才发现还有好多小米粒贴在碗沿,只好又重新端好碗把它们挨个吃干净了,随后吐吐舌头对坐在首位的廉云禅道:“爷爷,我吃好啦。”

    廉云禅见状失笑,问:“今天《诛神》播出?”

    “是啊是啊,爷爷要不要和我一起看?”廉采薇快速的看了一眼沉着脸的父亲,心中瞬间决定要把家里处在食物链顶层的爷爷拉下水,这样以后追剧就再也不用东躲西藏啦!十七岁的小女生想到这里笑嘻嘻眼巴巴的看着廉云禅,极力推荐道:“爷爷一起看嘛,片子是程叔叔导的哦,“诛神”这两个字还是爷爷亲自写的呢~”

    廉云禅闻言在心中暗笑这丫头鬼精灵,但想到自己那不苟言笑的儿子,到底没有戳破孙女的小心思,便擦了一下嘴角后慢悠悠从餐桌起身,笑道:“好啊,爷爷就跟你一起瞧瞧。”

    心中却不期然又想起另外一个人,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那位写字写的极好的简言西小朋友,也是在《诛神》中扮演了某个角色?老人家想到这里咦了一声问:“薇薇啊,简言西在《诛神》里演了什么角色来着?”

    “帝神长冬!”廉采薇此时已经打开电视调好了节目,听到爷爷这么问忙兴奋的转头道:“爷爷也知道他吗?他超帅的!唱歌也唱的好!可惜之前我去剧组探班找程叔叔玩的时候他已经杀青啦所以没看到人……”

    廉云禅回忆了一下简言西的长相:“小伙子长的是很不错。难得的是还写了一手好字,□□风骨不输现在许多自称大家的人啊。”

    “真的?”廉采薇闻言不敢置信的眨了眨眼,一瞬间惊讶起来。她虽然年纪不大,但因为生在书香世家,爷爷又是如今中国书法界泰斗一样的人物,因此对书法这一块的了解还是很深的,更清楚爷爷在这一块的要求能有多高,被他赞一句“好字”,那可是她许多叔叔、爷爷许多弟子都得不到的荣誉啊,西西竟然这么厉害?不过身为一名合格的迷妹,廉采薇很快就接受了这一设定,恰逢此时电视上广告放松完毕,《诛神》大气蓬勃的片头曲倾斜而出,一分半后硕大的“诛神”二字出现在电视屏幕上,如傲骨凌霜。

    廉采薇不禁摇头赞叹:“爷爷写的真好!”

    又见电视屏幕上青山隐隐绿水迢迢,随着溪水流经,渐渐移到了一处如画般的书房。

    这画面的转向使廉云禅咦了一声:“这……”只见书房左上的墙上正挂了一幅狂草,上书“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个字,正是古代李白的那首南陵别,最主要这狂草的字迹很熟悉,廉云禅多年来练草书便练的这一路简真体狂草,而在几个月前,他曾在程家的别墅里看过简言西写的狂草,和电视屏幕中书房里挂的那一副,简直是一模一样。

    简言西既然参演了《诛神》,难道这幅字也是他写的?廉云禅捋了捋胡须,赞赏的点了点头,暗想果然是好字,而旁边廉采薇的关注点却显然和他不同,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整个人兴奋的都快从沙发上直接站起来了,廉云禅见状心里疑惑,跟着她望过去才发现镜头已经从那幅字上移转开,落到了一个红衣男人和一个白衣小童身上——

    那男人穿着红衣,低垂着头正在摸一只白鸽的头,手指修长且白,在阳光映照之下有了一种透明的感觉,仿佛用力一捏就会碎掉,但其中又分明蕴藏了极其浩渺的力量,两种感觉交错,叫人心潮澎湃。

    “西西西西西西!”廉采薇激动不已:“长冬长冬长冬!”

    镜头再次一转,终于挪到了红衣男人的正前方,恰正是简言西那一张脸,原本的温和被傲慢取代,就连嘴角上扬的弧度都向观众传达出了一种漫不经心——

    “那很好。”他摸了一下白鸽,一句话作为《诛神》全剧的开始:“那孩子身负福煞二气,我倒想看看……”

    “他能走到什么地步。”

    《诛神》的播出再次为简言西赚了一波人气,不过简言西此时倒没有太多精力关注这一部分,就连微博上那些电视剧宣传的转发都是梁文清帮他搞定的,毕竟现在《毒》的剧情已经进行到了收尾部分,方铭尽力想在年前搞定全部戏份的拍摄,因此最近的剧组几乎每天收工都很晚,他几乎没有空闲做拍戏、休息以外的其他事情。

    而今天简言西便演到他在废弃的货车车厢中杀死男孩父亲那一场戏,整个人在雨中淋了有三遍,方铭不是因为这个就是因为那个不满意,最后一次ng后方铭也有一点烦躁了,看了一眼雨中被淋湿了的简言西一眼,大声对化妆组道:“重新补妆换衣服!刘海压住额头!现在这样子观众都看演员脸去了谁还关注剧情?”

    化妆组的小姑娘噗呲一笑,忙又忍住了,上前重新为简言西换假发补妆,透过手臂与身体之间的缝隙看到水珠通过额头滑到喉结处,心一下快跳起来,手指一抖差点没拿好工具,幸而尽全力稳住这突如其来的感觉,方才没有出丑。

    而另一边,某一个角落,带着帽子的年轻男人手上拿着仪器,目光却盯着简言西所在的方向,看着他身上湿透的白色衬衫唇边笑意变深,从内心最深处涌起一股强烈的……

    就是这个人。

    就是他。

    他想要的不是从前那个空有一副躯壳的简言西,而是现在这个鲜活的、有生命的、有劲有想法甚至有脾气的简言西。

    太棒了。

    男人舌尖抵住牙齿,脑中想到的场景几乎让他顷刻间就能硬起来,他情不自禁的往前几步,帽檐下的脸暴露在阴影当中,正是原主的好友陈恩。陈恩隐藏着面目手握着器材,看着不远处的简言西浑身上下开始激动的战栗起来,而就在此时,角落的左侧却隐隐过来一个人影,陈恩刚刚才感觉到还没来得及转身看清楚,脖颈就被人狠狠扼住重新拖进阴影里,猛然推倒在墙边,只听一个声音咬牙道:“好玩儿吗?”

    哇哦。

    陈恩兴奋起来,眼睛都闪着光,看着西装革履的韩召南就像发笑:“好玩怎么不好玩儿?韩大少你玩的有多开心我就玩的有多开心!哈哈!”他贴近韩召南,轻声问:“他好吃吗?特别棒对不对,甘甜可口我几乎可以想象……嗯!”

    韩召南膝盖猛然顶到陈恩的腹部,刚才还面带笑意的男人嘴里顷刻发出一声闷哼,弯腰捂住肚子。韩召南眼睛充血,怒到极端:“你这是想找死!”

    “不啊,”陈恩慢慢缓过劲儿来,笑道:“我想活着,而且想好好活着。就像韩大少你一样,以前活成一个纨绔不够,现在还想活出一个人样来。我和你一样啊,以前活的毫无意义,只是现在想活的有意义一点而已。”

    韩召南冷笑一声:“虐猫虐童对你来说没有意义你照样干的挺多。怎么,变态在国外呆了两年回来就以为自己是正常人了?谁给你的胆子打他的主意?”

    韩召南想到此处心中便有一股熊熊怒火喷薄而出,之前他就查到陈恩本人不对劲,早年曾有暴力和反社倾向,后来被陈家人送出国外治了两年后又送回来了,表面上看起来是挺正常,之前一段时间接触简言西的行为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暗地里肯定隐藏了某些肮脏心思!却也万万没想到今天他来探班,竟然就看到陈恩藏在角落鬼鬼祟祟的偷窥!

    陈恩被人发现却根本毫无顾忌,笑道:“韩少爷,你这话说的可不对,不是我打他的主意,是你,是你在打他的主意。那个外来人是你,你忘了吗?我才是把简言西带来帝都的人,是我首先发现了他……”他说着看向角落外的光明处,那里简言西已经开始准备第四次他的演绎:“是我发现他的美丽,而你,”他冷笑一声,上上下下打量了韩召南一眼:“你不过是一个玩具,你知道什么?”

    韩召南眸色愈冷:“是吗?那之前言西深陷困境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手相助?既然如此,现在的他和你就没有任何关系,你最好……”

    “是吗?”陈恩似笑非笑的打断韩召南的话,挑眉问:“和我没有任何关系?那和你又是什么关系?韩召南,你真的明白外面那个人——”他伸出手指指向简言西,轻笑着问:“你真的清楚,他到底是谁吗?”

    “你以为他是简言西?”

    “错了。”陈恩嘴角的笑容让人头皮发麻:“他不是啊,他不是简言西。他是上帝送来补偿我的礼物……而你,韩召南,你一无所知,还沾沾自喜。”

    男人嘴角的笑容又笃定又阴暗,像是沙漠里极具攻击的毒蛇终于吐出了蛇信,一点点馋食着韩召南的心。韩召南心中不自觉的开始发抖,面上却仍然胸有成竹:“他是谁我比你更清楚。”

    “是嘛。”陈恩夸张一笑:“也是啊,以前的简言西除了唱歌好听之外几乎一无是处,还有一点社交恐惧,喜欢穆生喜欢到可以为他去死,讨厌吃一切海鲜类食品……和现在这个,简直一模一样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