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22章 一见情X

    四面全白的房间里出了两人的呼吸没有其他声响,成瑾握着她的手仍旧没有放开,蹙眉看着面前的人,又似乎没有在看她。

    “成瑾。”涂之郁小声喊了她一声。

    “我知道了。”成瑾忽然笑了一声:“我怎么会忘了这事。”

    她说完后看了眼涂之郁,接着解开脖子前的蝴蝶结,涂之郁这才发现,她除了自身穿了那身衣服,还披了一件白色的披风。

    她见她将披风解下,大手一挥披在了自己的身上,走进一点低头在她面前打了个死结,接着伸手过去和她十指相扣,“涂之郁,从现在开始,不管发生什么,不要放开我的手。”

    像是怕她没有听明白,成瑾又问了句:“听到了吗?”

    涂之郁抿嘴点头恩了一声。

    成瑾将她拉在身后,两人朝着刚才的那个石床走去,没走一步,涂之郁就紧张一分,她能感受成瑾握着她的手很紧。

    石床上的女孩背对着他们,身上盖了条白色的被子,涂之郁随着成瑾的步伐靠近她,而正当成瑾的手快要碰到她时,面前的场景忽然开始变化,周边的墙移动了起来,才不到几秒就变幻了地方。

    涂之郁在慌乱之中只觉得,有一股很大的力道一直在她们之间撞着,撞着她也撞着成瑾,好几次险些把她们牵着的手分开。

    一切沉寂后,成瑾将涂之郁拉在身后,左右看了几眼,此刻他们被四面无门的墙包围,空间狭小,若是墙再这么靠近一点,她们必定动弹不得。

    “怎么会这样?”涂之郁靠着成瑾小声地问。

    成瑾伸手摸了一下面前的墙,仍旧是那样能穿透的墙,但很明显的,这穿透的力道已经变得有些困难。

    她蹙眉道:“禁府要关门了。”

    涂之郁一惊:“那怎么办?出口在哪里?我们要怎么过去?”

    成瑾握着涂之郁的手很紧,她忽然转头,十分闲情地将她的披风整理了一番:“禁府是没有进出口的。”

    “那怎么办?”涂之郁疑惑。

    她没有经验,她什么都不知道,这下要怎么办。

    “涂之郁,把眼睛闭上。”成瑾忽然这么说。

    她看到面前的人闭上了双眼,淡淡地笑了一声,小声说:“你出去了之后,告诉空露这里的一切,她知道该怎么安排你。”她伸手将涂之郁有些乱的头发整理了一番,继续:“水七会带你见我师傅,你见了她什么都会知道。”

    涂之郁听后蹙眉,她这些话什么意思,交代后事吗。

    “别睁眼。”成瑾开声阻止她。

    涂之郁忽然地就慌了起来,她没料到事态会变成这样,但这样又是怎么样?成瑾为什么要这么说,现在不还是好好的吗。

    这么想着她内心颤抖了起来,忍不住就流下了眼泪,拉着成瑾的手紧紧的,就像那天在那个空旷的房间,她是她唯一的安全感。

    “你什么意思?发生什么了?为什么我们不能一起出去?”

    成瑾轻叹了一声:“禁府从来是进来多少就出去多少,我是进来的,但你不是。”她有些胸闷,这儿的空气不适合她,少了那个披风,她有些受不了:“他们一会儿就回发现我。”

    成瑾说完朝着涂之郁的身后看了一眼。

    不是一会儿,而是现在。

    周身白茫茫的墙壁忽然之间全数变成了黑色,成瑾见状立马将涂之郁另一只空着的手举了起来,用力地用牙齿在她食指指腹上咬了一个口,她听到涂之郁带着眼泪闷哼一声。

    “成瑾,你要…干什么。”涂之郁的哭声不断,她很想睁开眼睛,但奇怪的是,无论她怎么努力,眼前却总是漆黑一片。

    成瑾没有理会她,而是将她的血滴在了地上,涂之郁身后的黑墙已经越来越近,成瑾牵着她的手开始渐渐放松,她已经说不出话,她的周围已经黑一团棉絮一般的黑雾包围,有些甚至已经冲进了她的体内。

    意识消失之前,成瑾见到涂之郁滴下的血在地上晕开一道开口,她欣慰地笑了笑,看来还是有用的。

    她保存着一丝理智,支撑着的双腿开始无力,她一点一点地挣脱涂之郁的手,可不料却被抓得紧紧的。

    “你干什么!不可以!”涂之郁伸手上前抓她,可她闭着眼睛看不见,她不知道她的手是直接穿透成瑾身体的。

    “不可以!你不是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能放手吗?”涂之郁大声地哭喊,“不可以!成瑾你说话!”

    成瑾的耳边开始嗡嗡响,她只能看见涂之郁的嘴巴在一张一合,带着脸上的泪水,显得她此刻难过得很,她很想伸出手帮她擦拭眼泪,就像从前她做的那样,可是她不能。

    ——

    涂之郁重新张开眼睛时,脸颊已经湿成一片,她爬起来的第一时间就匆忙地左右寻找,这儿还是她的房间,她还是躺在床上,刚才的一切像是梦一般。

    可她知道那是真的,她的所有触感,所有看到的都是真的。

    “成瑾!”

    她立马掀开被子,心中慌乱的感觉还在,她记得在最后的一刹那,她抓不到任何东西,感觉成瑾的手就要挣脱她的,她酝酿了所有的力气,扣住了她的手指。

    接着忽然一阵大风从她身后吹来,直接将她吹到,一切都乱了,她只记得她抓着成瑾的手没有放开。

    涂之郁呼吸地下床,在刚着地的瞬间,急促地一只脚踩住了拖鞋被绊倒,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她不顾手脚的疼痛立马站了起来,却在视野范围内看到了靠在她房间落地窗边上的成瑾。

    涂之郁忽然就笑了起来,这么一笑眼中的泪水就这么大颗地掉了下来,她立马冲了过去,见成瑾闭着双眼唇瓣无色,双手无力地瘫在两侧,涂之郁试图喊了她几声并没有应答。

    她把手举了起来,想探一探她的鼻息,可手在半空中却胆怯了,她不敢。

    “空露!水七!”

    涂之郁朝着身后大喊了一声,喊后立马站起来去开门,手才在门把,却被门外的人推了进来。

    门口的空露一脸惊讶之色,看着涂之郁就说:“成瑾她不见……。”说到这儿她看到了窗边的人,喊了声:“成瑾!”

    空露和水七先后跑了进来,涂之郁慌张地跟在后头,手脚抑制不住地颤抖,她看着空露在探成瑾的额头,在看成瑾的手心,她大气不敢出一口。

    这个等待十分煎熬,就像在等待手术的亲属,她不想听到坏消息。

    “还好。”

    空露的这一句话,让房间里的三个人都松了一口气。

    为了不让成瑾大幅度移动,她们直接把她放到了涂之郁的床上,空露给她盖好被子后便慢慢退下,涂之郁找了椅子,三个人就这么坐在床边。

    “不用做点什么吗?”涂之郁问。

    空露摆手,像是怕吵到床上的人,小声回答:“她的体内太多禁府的小鬼。”她把声音提高了一点:“你别看她现在这么安静,其实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她在和那些小鬼斗着呢,不过这里不是禁府,那些小鬼猖獗不久。”

    涂之郁听后抿嘴,又问:“那她要多久才能醒来?”

    “不知道。”空露回答。

    涂之郁恩了一声,顺便将刚才禁府发生的事简单地说了一番,她看着空露和水七表情由惊讶变成疑惑,又由疑惑变成惊讶,最后对视一眼笑了笑。

    这个笑涂之郁明白,就像她刚刚看到成瑾那样,只要她出来,只要她出来就好。

    “禁府很复杂,其实一般情况下成瑾是出不来的。”水七解释。

    涂之郁听后问:“出不来会怎么样?”

    水七:“那就和未慕一……”

    “不会怎么样。”空露打断水七的话。

    涂之郁看着她们眼神示意了一番,只要低头装作没看见。

    三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时间过得不太慢,涂之郁转头看着水七,之前就听空露说她比较嗜睡,现在看来确实如此。她已经支撑不住靠在空露的肩膀上睡着了,涂之郁起身拿了一条毯子盖在了她身上,空露见状给她一个谢谢的眼神。

    涂之郁小声说:“要不你们回去休息吧。”她看了眼床上的人,气色正在缓缓变好,“这儿我来就好。”

    空露想了想,又看了眼肩上的人,成瑾一般是没什么问题,她点头说了句好,接着拍了拍水七的脸,在她耳边说:“我们回去睡。”

    水七低低地嘤了几声,伸手环住了她的脖子。

    空露失笑,搂住她的腰,半抱地将站了起来。

    涂之郁送她们到房间门口就回来,关好门后将椅子拉到了床边,可又嫌高坐在了地上,手肘放在了床边,撑着头看着成瑾。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也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成瑾一动不动闭着眼。

    她第一次这么看她,她精致的五官,她经常蔑视人的眼睛,她直挺小巧的鼻子,她出言不逊的嘴巴,还有高傲的下巴。

    涂之郁心里叹气。

    成瑾啊。

    她看着就伸出了手,想点一下她的鼻尖,可才在看空中,却见成瑾睁开了双眼。

    像电影慢动作一般,她缓缓地把眼睛睁开,清澈透明如婴儿一般,与涂之郁四目相对。

    涂之郁的手僵在了空中不敢动弹,她见成瑾还缓缓地眨了眨眼睛。

    “成瑾?”涂之郁轻声唤她。

    面前的人不知听到没听到,只是又眨了眼睛只看着涂之郁,很久,她才缓缓开口。

    “对不起。”

    成瑾说这句话时,微微蹙着的眉十分明显,满怀歉意的样子在涂之郁的眼里十分惹眼。

    她在空中的手忽然握成拳,而后又无力地放了下来。

    成瑾,你把我当做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