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1章 擦身过IV

    下了一场小雨。

    飘忽的空气明显的凉意,涂之郁身上披了件小外套,开了房间里阳台的小灯,拿了本书坐在藤椅上复习,才8点她便有些困意,打了几声哈欠之后把书收了起来。

    不知道是因为看专业书才显得困,她今天明明休息得很充分。

    从书架上拿了本小说,上次见成瑾看完她立马就借了过来,还特地在网上查询了一番,是本去年连载的恐怖小说,她已经看了一半,而且发现现在自己对这方面的东西,已经免疫了许多,甚至还能空出心思吐槽。

    涂之郁把心思都放在了小说里,仿佛置身困境一般,一盏灯照亮一个人,从窗外看去,她的身体同椅子在地上投下了模糊的影子,似是一幅画。

    她看得太过于入迷,入迷到有人敲门都不知道。

    成瑾靠近时,看到的涂之郁就是微微靠着椅子,书放在大腿上,抿着嘴的样子。

    她就着最近的椅子坐了下来,在她的斜后方就这么看着她,视线从她的脸到他的手,再往下到她的脚,接着又回来,两人都不说话。

    成瑾看着她用中指勾起了一页,目光在那也上逗留,手也不停歇地用食指在纸张边缘缓缓往下磨,接着将那页翻了过去,她似乎能感觉到那薄薄的纸张在指腹上摩擦的感觉,轻柔地让人发痒。

    就这么地,看着她翻了好几页,或许是因为姿势有些僵硬,涂之郁把腿稍稍放下一点,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她的目光稍动,忽然地,从余光里看到了本不该出现的东西。

    “啊!”

    涂之郁转头看到成瑾后,吓得把书一丢,拿着书的那只手放在扶手那儿稳住身体,见到是她,笑着轻呼了一口气,坐好把书从地上捡了起来。

    “吓我一跳。”她把书放在桌上,转头问:“什么时候进来的。”

    成瑾看了几眼她的指腹,才将视线移到她的眼上:“敲门了。”

    涂之郁吐舌:“没听到。”

    她站起来把书放好,拉了把椅子在成瑾对面坐下,看着墙边的时钟显示的八点半,问:“找我…有事?”

    虽然说今天是这个月的农历十五,但是,照惯例,不应该都是半夜十二点偷溜进来吗,难不成是因为上个月被发现了,所以这个月就光明正大了?

    她…她还没有准备好啊。

    她是打算装睡来着,就算到时候被吵醒,也可以有个蒙蒙的状态,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啊。

    涂之郁这么想着,忽然紧张了起来。

    她听面前的人恩了一声,接着她说:“收拾一下,我们去抓小鬼。”

    涂之郁一听,立马精神了起来,心情先是震惊,再是不可思议,最后是亢奋。

    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小小地点了几下头,“好啊好啊。”说完她离开位子小碎步地朝左走了一步,又朝右走了一步,最后停了下来,站在成瑾面前,尴尬地笑了声,问:“那个…要准备,什么?”

    成瑾失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自然地伸手过去摸了摸她的头,面前的人没料到这个状况,下意识眨单只眼抿嘴躲避的表情让成瑾的笑意更开了一点。

    “去向空露要,我上楼一趟,十分钟在车库等你。”

    --

    涂之郁敲空露家门时,仍旧觉得有些奇怪,但这个奇怪还是被她内心的兴奋压了下去。

    抓小鬼啊。

    她想到成瑾楼上的那个满是小鬼的房间,虽然不知道过程是什么样子,但光靠想象就觉得非常好玩,而且她觉得不会危险,并且十分肯定,危险的事,成瑾是不会让她做的。

    这个肯定的心思从脑中浮现,她没忍住就笑了一声。

    这一声,恰好是空露开门的瞬间。

    空露看着涂之郁的样子有些疑惑,偏头看着她和她那还没来得及收住的表情,问:“怎么了?”

    涂之郁咳了几声,同空露解释了一番刚才的情况,她说完便看见空露紧皱的眉头。

    “成瑾怎么忽然要和你抓小鬼?”

    涂之郁耸肩:“不知道,她没有说。”她试探问了句:“是,小鬼不够用了?”

    空露听后笑了一声:“小鬼这东西,怎么形容呢,像是调味料,虽然能起那么一点辅助的效果,但是没有也是可以的,成瑾已经养了很多小鬼,而且每次做完事,多多少少都有那么一些散鬼被收回来。”空露偏头思考:“但是特地去抓小鬼,为什么呢?”

    涂之郁听着也有些莫名其妙,她忽然灵光一闪,大胆地问:“或许是想让我,体验一下?”

    说完这句话,空露与她四目相对,两个人的眼神仿佛在说,对,就是这样。

    空露笑了声:“成瑾有让我去吗?”

    涂之郁摇头。

    空露失笑,她将房门开着,拍了拍涂之郁的肩膀道:“我把包给你。”

    空露再次出来后把包交给了涂之郁,顺便也解释了一下里头一些东西的用途,东西不是很多,涂之郁走之前,空露意味深长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不知道什么时候跳出来的水七也同样拍了涂之郁的肩膀,笑眯眯的样子说了句:“好好享受。”

    涂之郁摇头笑,对于水七的这种脑补她可以假装不知道,并且强行把她的那句好好享受,翻译成,凡是小心。

    眼看时间就要十分钟,涂之郁背上背包就小跑过去,到车库正好见成瑾启动车,她才上车系好安全带,成瑾就将车开了出去。

    车子穿过小路来到大路上,偶尔路过三三两两的小车,但过后又是一片沉寂。

    涂之郁看了眼车上的时间,问了句:“远吗?”

    她问完转头看她,见她没什么表情地眨了眨眼睛,回了句:“还好。”

    说完她便伸手把音乐打开,这音乐一开,涂之郁算是明白了。

    她不过只是问了一句话,两个字,就嫌她啰嗦啦?!

    真是难交流。

    这么想着她抱着包重重地靠在椅子上,没忍住地小声发成了一声哼。

    发出后她后知后觉地捂住了嘴,小心翼翼地瞟了一眼成瑾。

    “不喜欢这首歌吗?”成瑾忽然问。

    “恩?”涂之郁顿了顿,仔细一听,原来是这首歌啊。

    “前几天听你在单曲循环。”成瑾幽幽开口。

    涂之郁又重新坐直,明明这个位置可以听得到,但她还是靠近听,带着笑看着成瑾说:“是啊,喜欢。”

    刚才的不愉快就这么一扫而光,涂之郁随着音乐的节奏晃动手指尖,眉眼弯弯地微微偏头看成瑾,看着她侧面的轮廓,此前有听说,美女的鼻尖嘴唇和下巴是可以连成一条线的,这么看着,成瑾刚刚好。

    不过成瑾本来就是个美女。

    想着,她觉得自己似乎看得有些久,便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省的某人发现,又臭美地问她,看她这么久,是不是因为她很好看。

    车上的歌一首一首地过去,涂之郁惊讶地发现,成瑾放的歌全是她歌单里的歌,前几次她还觉得凑巧,可凑巧了十几首也太巧了吧。

    她其实是很想往某个方面想的,但是才到半途中就止住了,她是成瑾啊,又不是别人,是那个今晚会喂她血,禁她七情六欲的成瑾啊。

    涂之郁对着窗户哈了一口气之后,收回了自己的小心思。

    可能是她恰好也喜欢这些歌吧,这个理由也不算太牵强。

    车开了40分钟终于到达目的地,成瑾将车子停好后,拍了拍副驾驶上已经睡着的人,见她朦胧胧地睁开了眼睛,笑着说了句:“到了。”

    涂之郁揉了揉眼睛,跟上成瑾解开安全带背上背包下车,伸了个懒腰后小跑过去与她并肩站着。

    目级可见是个大草地,杂草大约没过脚踝,草地上种了几棵树,远处还有几乎人家,家门口开了鹅黄色的灯,草地空旷,满月在天空高高挂着,洒下月光映着十分唯美。

    涂之郁心里感叹了一声,回头看成瑾问:“这种地方,有鬼?”

    成瑾淡淡笑了笑。

    这种地方没有,但她可以把鬼吸引过来。

    这么想着她握拳伸出食指,高高地举起手,指着天空的月亮,涂之郁见状立刻明白她已经开始了,立马严肃了起来,小退几步准备远离她。

    “后退做什么?”

    她才走了两步,就被成瑾喊住。

    涂之郁愣愣解释:“离你远点,怕影响你。”

    成瑾笑了出来,手仍旧没有变化举着,另一只手在空中晃了几下,“不用,过来。”

    涂之郁过去后,成瑾举起的那只手放下握住她的,顺势牵住了她的手,两只再次高高举了起来。

    “闭上眼。”成瑾的温柔地在她耳边说:“现在,注意力放在你的手指尖,想象有一团密度比空气大的气体在手指周围围绕。”

    涂之郁听话地感受着一切,聚精到指尖很好办,但是那团气体却十分不稳,明明都已经聚了过来,可忽然又消失不见,她定了定心神,将思绪全放在了手指尖,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她完全没发现,成瑾已经放开了她的手,此刻只她一个人的手举着。

    定力越来越稳了之后,涂之郁明显感觉到指尖变重了许多,她大气不敢出,甚至觉得自己的身体在左右微微晃动。

    “睁开眼。”

    不知过了多久,成瑾轻声开口。

    涂之郁听后缓缓地睁开了眼睛,见到眼前现象,险些让她把手放下。

    周围的黑夜吞噬,虚无缥缈的亮光充斥着整个草地,可定睛一看却看不到任何东西,不像气体,不像固体,时而亮时而灭,空气中传来轻飘飘的声音,像是有人在远处唱歌,她指尖的那团更甚,不仔细看,是一盏淡青色的灯。

    这些小鬼真是,真是。

    “好漂亮啊。”

    涂之郁不禁感叹。

    这和她印象里的一点也不一样,但或许是成瑾地方选的好,要是这种光放在幽暗的走廊里,指不定要吓死人。

    可在这里却一点也不违和,趁.衬着草地的颜色,美不胜收。

    涂之郁眉眼弯弯地感叹完后回头看了眼成瑾,见她也是一副带笑的表情,正与她回望。

    “手可以放下了。”成瑾低低地对她说,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场景,涂之郁觉得眼前的人特别柔和,连着她的声音都带着磁性的美。

    涂之郁把手放下后对着成瑾傻笑了一声,带着轻快的语气说:“好漂亮啊。”

    成瑾偏头微微挑眉:“喜欢吗?”

    涂之郁点头,“喜欢啊。”她回头再看了眼:“没想到抓抓小鬼这么好玩,以后你抓小鬼都带我吧。”她啊了一声,看成瑾,食指在空中划了几圈问:“现在是不是我也会了?”

    成瑾点头:“它们就是被你召过来的。”

    涂之郁心里哇了一声,嘴巴鼓成了一个球。

    “唉。”涂之郁低头看了眼成瑾的脚,半蹲着说:“你的脚流血了。”

    她抬头看她,又看了眼过来的路,恐怕是过来时被地上的草给割了。

    涂之郁蹲了下去,不知道这伤是什么时候形成的,伤口很长还有点深,此刻还在往外流血。

    她站起来指着一旁的大石头说,“你坐上去吧,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成瑾低头看了一眼,她其实不是很在乎,这种小伤口她经常有,但看涂之郁的样子,她还是听话地移步到一边的石头上坐着。

    这个石头很大,而且平坦,她坐着之后就见涂之郁把背包拿下,半蹲在地上,也不嫌脏地将她的脚放在了她的膝盖上。

    伤口在小腿快要靠近脚踝的地方,她见涂之郁把包里的棉签拿了出来,又翻了几下,低估了几句:“怎么没有药水。”

    拿了点水把棉签沾湿,她小心地将血弄干净,擦着忽然碰到了伤口,她立马停住,反倒是她倒吸了一口冷气,抬头皱眉看着成瑾问:“疼吗?”

    成瑾的手放在口袋里,目光淡淡地看着她,最终还是舍弃那片敷上伤口就能好的药,把手从袋中拿了出来。

    她对上涂之郁的视线,低低地说了句:“疼。”

    涂之郁吐舌,低声啊了一声,手上的动作更轻了一点,还在伤口的地方,轻轻地吹了几口气。

    这包里什么都没有,最后她只好简洁地拿了几张至今和白色胶带,随便包了包,想着先止血再说。

    弄好了之后,她收拾了一下地上的残积,抬头正见刚才的那几片淡绿色的亮光在两人周围围绕着,她会心一笑,站了起来,低头看着坐着的那个受伤人,正想开口问接下来要做什么,面前的人忽然开口说话。

    “十二点了。”

    涂之郁的笑意在嘴边停了下来。

    空气忽然安静下来,小鬼发出的轻声歌唱忽远忽近地从各个方向传来。

    成瑾与涂之郁四目相对,涂之郁忽然紧张了起来,成瑾的这句话,成功地把气氛降到零点。

    她从来没有在这么清醒的时候,面对梦里的那个女人,所以现在呢,她要喂她血了吗。

    涂之郁明白的,这个血的功效在渐渐加强,她如今看那些生死分离,竟然生不出一点的同情之意。

    要是成功地禁了她的七情六欲,那样的涂之郁,会是什么样子。

    想到这儿,她吞吞口水,听面前的人忽然小声地说了句:“过来,亲我。”

    涂之郁一顿,告诉自己要抛开杂念,成瑾她只是在例行公事,她只是在例行公事。

    她缓缓地低头,和她的距离一点一点地靠近,伴着那些诡异的背景音乐,和缥缈的光,她们的嘴唇就这么碰在了一起。

    涂之郁的心里是想着尝血,所以才碰了一会儿,她的舌头便伸了过去,想要寻找那个破口的源头,这么一伸不要紧,她感受到了面前的那个人微微僵住,接着她的腰被搂住,一个天旋地转后,背抵在了大石头上,而成瑾正压着她。

    她的一只手护着她的脑袋,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腰上顺便撑着身体,低头扣着加深了这个吻。

    用唇换换地摩挲她的唇瓣后,有些迫不及待地将舌头伸了进去和她的搅在一起,温柔又强势,她搂着她的腰很紧,听着底下的人因此发出了哼哼声,成瑾的心里被泛起涟漪,一道不知名的情绪从脚尖升至心间,接着在全身散了开来。

    涂之郁不管不顾地闭上了双眼,误会也好,多情也罢,此刻她只想享受这一切。

    这个吻持续了很长时间,最后成瑾在她嘴角落下轻轻一吻后离开她,两人同时睁开了眼睛,她看着涂之郁严重的水雾,目光柔和了下来,将她有些乱的头发整理好。

    不知是否是错觉,涂之郁仿佛在成瑾的眼中看到的情.欲。

    不一会儿,成瑾用手支撑着石头,想要坐起来时,却在半空中顿住。

    涂之郁见状,立马放开抓住她衣服的手,成瑾对她笑了笑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对着她伸手过去。

    涂之郁没有拒绝拉着她的手站了起来,她的脸有些红,站着才发现靠成瑾很紧,于是她边整理衣服,边自认为不动声色地往后退了几步。

    成瑾见状不说其他,只是看她舔了几下嘴唇后问:“不觉得奇怪吗?”

    涂之郁听后顿了顿,是啊,是奇怪。

    “啊!”她恍然大悟,睁大眼睛看着成瑾:“血!没有血腥味!”

    成瑾双手环在胸前,看起来是默认,并示意她继续说。

    “你没有喂我血吗?可今天,不是十五吗?”

    “对。”成瑾轻叹一声:“今天本是最后一天,从此你便是勾族的人,我师傅也是这么一月一喂把我养大的。”

    “也是嘴对嘴?”涂之郁忽然插嘴,接着才觉得自己似乎关注错重点了。

    成瑾笑了笑,摇头:“不是。”

    她不是勾族的人,是外族被带进勾族的,师傅的血可以在空气里存放,而她的不行,所以当伤口破了,便要立刻喂食,否则那效果便没了。

    “但是我的血已经没用了。”成瑾淡淡地说。

    “为…为什么?”

    成瑾目光温柔了下来,对着她的眼睛道:“我动情了。”

    “我动情了涂之郁。”

    涂之郁听后又一个小退步,忽然紧张了起来,双手开始发抖,为了不被发现,藏在了身后。

    她不敢看她的眼睛,不敢说话,仿佛说什么都不合时宜。

    成瑾一步一步地靠近,她身后是那块大石头,她没有办法逃离,涂之郁呼吸急促,低着头屏住了呼吸。

    “你感觉到了吧。”成瑾声音轻轻响起:“我喜欢的是你。”

    她的那个你字,让涂之郁心中的那块石头重重地落下,接着又被高高举起。

    她小心地大口呼吸,抬头对着她的视线,张口想说些什么,但最后却只舔了几下嘴唇。

    成瑾仍旧是那个带着笑的表情,她伸手将涂之郁被风吹开的刘海夹在耳后,柔声道:“你现在不用回应我,我只是告诉你这个事实,等到执念种这件事解决了你再回复我。”她温柔地看着她,说:“这段时间我会追你,请你不要拒绝,最后接受我就可以,当然,你什么都不用做,安心享受我的好就行,明白了吗?”

    涂之郁微微张着嘴,就这么听着她一字一句地说完这些话,这些话从她嘴里出口,听着那么势在必得,仿佛在告诉,没有她成瑾办不成的事,多少只是时间问题。

    “明…白了。”涂之郁愣愣地回了一句。

    周身因此静谧了下来,因为成瑾的表白,似乎气温也变得暖了起来,那些飘动的小光在跳动,配着这一段,忽远忽近的那些声音仿佛欢快地诉说一切。

    涂之郁她在感动,她本该兴奋的才对,可她却平静得很,她知道自己喜欢成瑾时,就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告诉她,她以为这段喜欢是没有结果的,但没想到。

    她低头低笑了几声,听面前的成瑾开口说:“现在,你把袋子里的那个黑色袋子拿出来,我们把这些小鬼收回家。”

    涂之郁:……

    成瑾说完这话立马离开,涂之郁看着成瑾蹲下翻包的样子,张嘴在空中无声地做了个抓狂的动作。

    这……

    *就这样结束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