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6章 擦身过IX

    巷头人声嘈杂,官家即将迎来大婚之喜。

    连晨只一人坐于庭院之中,摇摇晃晃的藤椅,院中无比安静,与热闹的大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时不时还能听得她父亲与母亲的笑语,还有媒婆的夸张说辞。

    她手持纸扇,面无表情,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一点一点地在脑中旋转,她抬头看着日头被白云遮得紧,心飘在远方。

    到底事情是如何演变成如今这样的,不过是她一时冲动了而已。

    但是小若,你为什么不阻止我。

    几日前,她从学校逃课回来,顺路带了一根池芷宁喜欢的糖葫芦,从前她总是这样,池芷宁也习惯了,不管忙没忙完手中的一切,到点总会在院子里接她下来。前两次,她还能说说她,不好好上学,只顾着玩,到后来就再也没说股,或许是觉得连晨的性格使然,多说无用。

    这次同往常一般,她从后院的墙边熟练地翻了进去,却不料,在院里等她的不仅仅本该在此等待的池芷宁,而是她的父母亲。

    连晨从墙上翻下后,对着面前的人尴尬一笑,拍拍身上的泥土,顺手把糖葫芦往草丛里丢。

    “啊哈哈,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连晨小跑上去,作势就要帮他们揉捏手和背,可惜手还没碰到衣服,父亲便狠狠地看着她,一声呵斥:“跪下!”

    连晨手抖了抖,瘪嘴小声说,“跪就跪。”

    她扑通一声跪下后,站在一旁的池芷宁也跟着过来,在她身边跪了下来,才着地,母亲藏于身后的一根鞭子便落在了池芷宁的手臂上,啪的一声。

    “干什么啊!”连晨惊讶地张大了眼睛,立马倾身过去护住了她,只听低着头的池芷宁咬着嘴唇闷哼一声。

    眼见母亲手又举了起来,连晨急的将池芷宁抱住。

    “你问我干什么?”母亲满面怒气:“我们让你上学,让你读书,无非想要给你长点见识,你倒好,逃课,老师都找到家里来了,你说我们的颜面何存。你让开!”

    连晨护得更紧,抬头大声喊道:“那和小若有关系吗!你打她干什么!”

    “没关系?”母亲向前一步,看着地上的两个人,池芷宁被护得紧,她无从下手,“我们花钱把救她父亲,花钱把她买回来,为的就是看住你,她就是这么看的?”

    父亲见状,夺过母亲手中的鞭子,毫不客气地就往下打,他最见不得这样不务正业的人,鞭子落下,连晨紧紧闭上了双眼,可却不觉得疼,只觉得自己的身子被一压,接着熟悉的闷哼声在耳边响起。

    这一鞭正落在了池芷宁的脖子和肩上,才不到片刻,一道明显的红痕便显现了出来。

    池芷宁不管不顾疼痛,跪在了付钱面前,低着头道,“是我的错,与小姐无关,是我失职。”

    父亲大声地哼了一声,拿着鞭子指着连晨,“你这样,还不如早早嫁人,在家相夫教子也省的到处跑。”

    “嫁人就嫁人,有什么了不起。”连晨拧眉站了起来,顺道将跪在地上的池芷宁也拉了起来,赌气的样子看着母亲:“你做主吧,我觉得宋家的那个就挺好的。”

    连晨连走带脱地将池芷宁拉回了房间,锁好房门后就把她拉到了床上,捏住她的下巴仔细检查了一下伤口,这一看不要紧,她仿佛看到了她衣领里若隐若现的红痕。

    “我没回来时,他们就已经打你了?”

    池芷宁从床上站了起来,拉好衣服笑了笑:“没有,小姐渴不渴,我去泡茶。”说完她抬脚就要往外走。

    “你再走一步试试。”

    池芷宁听了也只是顿了顿,便又抬脚离开,连晨嘴里骂了一声,也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把拉住池芷宁的胳膊,猛地将她甩在了床上。

    池芷宁的伤口被压,没忍住轻声叫唤了一声,连晨才恍悟自己的动作太过于粗鲁,尴尬地上前,咳了几声:“你就坐着吧。”说着她手上前抓住了她的衣领,作势就要脱下,可才移动了几分,才觉得不对,“你…你自己脱,我看看都打哪了。”

    “不用了小姐。”池芷宁抬头笑:“没伤到哪。”

    连晨气得跺脚,想了想,指着门说:“你再不听我的话我就出去,你应该知道的,他们会打死我。”

    她见池芷宁终于有松动的迹象,稍稍放下心来,指着床又说:“把衣服脱了,躺着,你的那些药都放在哪里?”

    池芷宁指着右边:“那个柜子第二个抽屉。”

    连晨听后抬脚便走,才两步又回头,见池芷宁无动于衷,咳了咳又说:“大…大家都是女生,你…你放心脱吧,我给你上药。”

    这个那药的过程十分冗长,连晨觉得,面前的抽屉是一寸一寸往外拉的,她不知道自己回头能看见什么,只能听到身后不远的地方细细碎碎的声音,她分辨得出,那是池芷宁在脱衣服。

    她在脱衣服。

    连晨狠狠地吞口水,那药的手竟然在颤抖,她闭上眼大吐了一口气,一口作气将药握在手心,一把将抽屉往里推,站了起来转头过去,只见池芷宁衣衫半掩,脸上有些难为情,外衣脱下,虚虚地包着上半身。

    连晨装作不在乎地走过去,坐在床边,伸手抓住衣服的一角,不急不缓地将外衣脱了下来,只一间青绿色的肚兜穿在身上。

    她只觉得自己的脸很烫,幸好池芷宁低着头,看不见她的表情。

    连晨大致看了一下她的伤,不算多不算少,但能想象,她不在的时候,她闷声受了多少苦,想到这儿,她十分心疼。

    她就是这样,什么都不愿意说,什么都不说,却只默默对她好。

    可这好到底是因为,她是她的小姐啊,要是脱离这个关系呢,她是否会同对待她人一般,对她也那样冷漠。

    “趴下吧。”连晨淡淡地说。

    池芷宁听闻乖乖地趴好,连晨坐在她身边,看着她伤痕累累的背有些愣神,洁白的背上,触目惊心。

    这样的场景,她本该无心杂念才对的。

    “小姐。”

    池芷宁的话将她的思绪打断,她愣了一小会儿,才将手中的药拧开,弄了一小勺在指腹上,对着她的伤口抹了上去。

    “疼吗?”

    “不疼。”

    “疼要告诉我。”

    “恩。”

    两三道痕,不管连晨再怎么缓慢,终究是要结束的,最后一点,她甚至多抹了几遍,结束后她将手放在了池芷宁的肩上,揉了几下她那块凸起来的骨头,没忍住俯下身吻了吻。

    池芷宁头埋在枕头里,身体一僵,狠狠咬住了下唇。

    “母亲恐怕要去给我说媒了。”

    连晨边将药盖上边说:“刚才太冲动。”

    “小姐你想嫁吗?”池芷宁忽然问。

    连晨冷笑一声,她想不想嫁,她会不知道吗,池芷宁你这么聪明,我不信你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你觉得我想嫁吗?”连晨低头叹气,见池芷宁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又问:“你希望我嫁吗?”

    池芷宁仍旧趴着,声音轻轻:“我记得小姐问过我这些。”

    连晨看着她的背:“我今天再问你。”

    “我还是当初那个答案。”

    连晨握着药的手收紧:“我想听你再说一次。”

    这句话没有立马得到回答,池芷宁思虑了许久,时间过得漫长,仿佛能看见她背上的膏药被空气风干。

    很久,才听她小声道:“可是,我不想再说一次。”

    气氛变得诡异起来,或许是因为两人互相看不到对方,说出的话都大胆了些,池芷宁没有要起来的意思,连晨也没有要离开的意思,她趴着,她坐着床沿。

    “小若。”很久,连晨终于开口:“今天这话我只说一次,你好好听着。”

    她闭上眼,又睁开:“我想,母亲应该会开始张罗那些东西,但是你知道的,如果我不愿意,谁也强迫不了我,小若,我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你告诉我,你要你说,你不希望。”连晨说道这儿有些微微的哽咽,她停了下来,大呼一口气,眨了眨眼睛,继续道,“只要你说你不希望我嫁人,我就阻止一切。”

    她说完看着她的背和那肚兜绑着的蝴蝶结,“我知道你听到了。”

    “我知道你听明白了。”

    她缓缓地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将药重新放好,走到床边,看着池芷宁还是原来的样子趴着,蹙眉道:“我给你,一天。”她想了想:“不,五天,呃,我给你十天时间,给我答案。”

    池芷宁仍旧无动于衷。

    连晨叹气:“你躺着吧,我出去一会儿。”

    她需要冷静,事已至此,她相信池芷宁懂得。

    不,池芷宁应该早就懂得,虽然她平常嘻嘻哈哈,但心思却从来装不住,不是她表现得隐晦,是池芷宁她装作不懂。

    关上门的瞬间,池芷宁终于舍得将头抬了起来,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缓缓地坐直。

    穿好放在一旁的衣服,穿好鞋站了起来,她转头看了一眼那头镜子里的镜子,举起手抚摸肩上的那块骨头,仿佛上头还有唇瓣的余温。

    池芷宁蹙眉,双手捂住心脏,有些疼。

    很疼。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