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7章 擦身过X

    连晨一直记得,池芷宁梳发很好,大婚这日清晨,她早早叫来池芷宁。【 更新快&nbp;&nbp;请搜索//ia/u///】

    她觉得这样挺好,池芷宁能亲眼看着她出嫁。

    片刻后,池芷宁同样穿着一身红衣来到连晨的房里,今日全府上下的丫头统一服饰,连晨应该要看习惯的才对,可见池芷宁这样,她还是觉得悲伤。

    “小姐找我?”

    池芷宁进房并不多向前,只停与门口。

    自上次,她们已经十天没有见面,或许是刻意躲着,或许不是,连晨这才觉得,要不是她执意粘着她,原来她们是可以天各一方的。

    “帮我扎个新娘头。”连晨波澜不惊的脸带着笑看池芷宁。

    门口的人听后,没有向前走的意向,只是回应了一个笑,欠身道:“小姐的新娘头,夫人已经指定了婆婆梳,想必一会儿就能到,我还有些事要忙,就……”

    “听不懂我话吗,我不要什么婆婆,你过来,帮我扎新娘头。”

    连晨见她还在犹豫,皱眉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径直过去绕到她身后将门关上,拉着她的手走到了梳妆台边上。

    “头饰,耳环,项链,珍珠,都在这儿了,都在这儿了,你爱怎么弄就怎么弄。”连晨话说得有些急,手比划过程不慎将东西推开,金属碰撞地叮叮响,有些甚至掉在了地上。

    她觉得两人身上的红色衣裳此刻特别讽刺,要是可以,她多想就牵着她,找个庙宇,找个月老祠,不需要太华丽,但却定下终身。

    她不喜欢别人,她谁都不喜欢。

    “坐下吧。”池芷宁淡淡地说。

    这话落,连晨忽然笑了出来,她重重地拉开凳子,重重地坐了下去,听池芷宁在耳边问:“小姐想要梳什么样的发?”

    透过镜子,可见池芷宁一脸平淡,连晨随之也平静了下来,伸手摸了几下桌上的胭脂盒,道:“最漂亮的那种,我要做最漂亮的新娘。”

    “好。”

    整个过程不到半时辰,连晨的房内进进出出好些丫头,房外热闹非凡,总能听得媒婆乐开怀地同人讲话。

    两个人就这么安静地一站一坐,连晨看着镜子里的池芷宁,池芷宁看着她如瀑布般的头发。

    “你知道,我这次嫁的人是谁吗?”连晨忽然问。

    池芷宁绑辫子的头顿了顿,小声回答:“城北刘家的小儿子。”

    “呵。”连晨笑了声:“我那日说的明明是宋家的那位。”她叹口气补充:“那你知道为什么父亲会给我换个人吗?”

    池芷宁欲言又止,最后只道:“不知晓。”

    “刘家有钱啊。”连晨的语气变得无所谓:“官商联姻,多好。”她说着将桌上的金饰放在头上比划了一番:“从前我还以为他很疼我呢,而且,刘家那个,已经有个大老婆了,你看你看,我终究是个女儿家,就是比不上哥哥。”

    她说这话时,池芷宁手上的动作明显变慢了许多,最后一个辫子绕上固定好,她开口问:“小姐,要我陪你过去吗?”

    连晨皱眉,转过头来,一缕头发从池芷宁的手中散开。

    “你本来没打算和我一起去的?”

    池芷宁淡然地嗯了声:“打算留在府里。”

    “哈。”连晨嚯地站了起来,那手做了扇子扇了扇,大吐一口气,“可以,很好。”

    她伸手抓住池芷宁的衣领,皱眉地看着她的眼睛:“小若,没人像你这么狠心了。”她咬住下唇,好让下巴不那么颤抖,闭上眼睛再次睁开,顺便放开了她:“你走吧,我不想看见你。”

    大婚当日,一切正常,两家喜乐融融。

    池芷宁果然同她说的那般留在了府中,连晨也没再让她过去,小镇因此大喜之日,染上了红色。

    那晚池芷宁喝了很多酒,她没同大家一起赌博玩耍,而是躲在了连晨的房里。

    她离开的时候,发上掉落了一颗珍珠,池芷宁拿指腹摸着珍珠的表面,心里五味杂谈。

    她该是要洞房了吧,刘家的公子是不是觉得她很美,她本就美,自池芷宁进府,她就已经印在了她的心上。

    两年晃然若梦,如今她没有企图没有妄想,只留下余生祝她能幸福。

    自此,她们再没有任何联系,连晨回家探望,也不见池芷宁的人影,她不寻找,不过问。

    再次相见是三年后的一个春日,桃花开得满城落瓣,池芷宁依府里的吩咐出门买些用品,小河桥边,回家路上,正遇上独自一人出门的连晨。

    弯弯的小桥上,时间仿佛被静止,时隔三年,却又似是昨日,她们相视而站着,久久不能动弹。

    连晨迈开了第一步,她上前对池芷宁抱了一副贵人般的微笑,低头看了几眼池芷宁篮子里的东西,轻声问了句:“出来买东西。”

    “嗯。”池芷宁回答,又问:“小姐出来……”

    “散散心。”

    池芷宁点头,顺势对她欠了欠身,“那我不打扰,先……”

    “小若。”连晨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目光投向了远方,“我过的不好。”

    她过的很不好,刘家的儿子在她之后又纳个妾,刘家的儿子没有文化,一身的铜臭味只爱打人,哪里惹他不高兴了,他便动手。

    连晨这样的性子怎么能熬得住。

    “我成亲那天,你说过来陪我,这话还作数吗?”连晨的手发紧,她在祈求不要被拒绝。

    “我……”池芷宁犹豫了片刻,还是开口:“其实,夫人已经答应我,过几日我要回老家了。”

    “带我走。”连晨皱眉看着她,“小若,带我走。”

    这一幕正巧落在桥下小船上的成瑾和涂之郁的眼里,涂之郁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说了句:“怎么这么纠结。”

    成瑾失笑,回头看她一眼,问:“不觉得可怜?”

    涂之郁摇头,要是从前,她一定觉得可怜可惜,现在她只想感叹成瑾一月一血的厉害,怪不得勾族要禁七情六欲,要是每个人都那样儿女情长的情绪,不忍下手,到头来麻烦的还是自己。

    她们俩随着连晨和池芷宁到了刘家,两人多年不见,却没有隔阂,虽然不说什么话,但那份默契是打自内心的。

    涂之郁和成瑾先在连晨的房里等候,涂之郁找了个舒服的地方坐下来,虽然中间三年被跳过,她还是觉得进来已经很长时间,“所以说,这么久的过程,在现实生活其实一天都不到?”

    成瑾笑了笑:“你就当是做了梦。”

    话音刚落,连晨拉着池芷宁的手进了房来,后脚刚进,连晨便将池芷宁抵在了门与她之间,目光灼热地看着她。

    涂之郁下意识地惊呼一声。

    连晨:“事到如今,我不妨告诉你,小若,我这三年,没有一天不在想你。”她看着她的眼睛,看着她的鼻子,往下看着她的唇,缓缓靠近,轻声道:“不要拒绝我。”

    说完她便吻了上去,这个吻很柔很轻,这个吻她想了很久,但此刻只能先试探,而后再深入。

    “看着想亲你。”一旁的成瑾幽幽地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涂之郁:……

    她觉得有点危险,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嘴。

    面前正激烈的两人,忽然被池芷宁一把推开,她喘着气低头看着地板,说了句:“不可以。”

    她看着连晨:“你现在是,人妇。”

    连晨听后一顿,后退一步,蹙眉看着池芷宁:“怎么,嫌弃我?”

    “不是。”池芷宁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

    连晨平淡地朝着房内走去,倒了一杯茶仰头喝下,缓缓道:“你先回去吧,晚上你过来,我在这儿等你。”

    她没说晚上什么事,池芷宁也没问,而她也不告诉她晚上到底会不会过来,拿着地上的篮子就离开。

    等待总是煎熬的,这个煎熬不仅是连晨,还有涂之郁和成瑾。

    她们就这样坐在房间的一个角落边上,连晨不离开,她们也不离开,好在成瑾算了算,这个回忆就要结束。

    “你很快就可以看见明天的太阳了。”

    涂之郁听后噗的一声笑了起来,“你这话怎么听着一点也不吉利啊。”

    成瑾挑眉:“是吗。”

    涂之郁撑着头,看着桌边看书的连晨,忽然问:“如果你是小若,你会这样拧着吗,我过的不开心,我一心想要和你在一起,你就是不要,你会吗?”

    涂之郁说完这些,成瑾一脸痴汉地看着她。

    她疑惑地舔了舔下唇:“怎,怎么了。”

    “喜欢假设,嗯,书里说的对。”

    涂之郁:……

    这又是哪本谈恋爱的书里看来的。

    “我不是她们,我喜欢你,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成瑾一字一句。

    这话真是,真是。

    肉麻。

    涂之郁低头笑了几声,听门上传来了几声敲门声。

    她摒住呼吸,等待接下来的进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