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38章 擦身过XI

    池芷宁如约而至,她在连晨的房门徘徊了许久才鼓起勇气敲门,里头一声“进来。【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ia/u///】”她推开了门。

    眼前的景象让她有些惊讶,只见连晨精心打扮了一番,还穿上了那身池芷宁亲手为她做的衣裳。

    连晨曾说,这件衣服她觉得珍贵,不是特殊场合她不会穿。

    池芷宁不明白,今天是什么特殊场合,她心中忽然有股异样的感觉。

    落座后,连晨没有招待她给她斟茶,而是撑着脑袋就这么看着她。

    “你为什么会来。”连晨问。

    池芷宁低头:“小姐让我来的。”

    连晨冷笑一声:“我让你来,你就来了?”

    池芷宁:“是。”

    连晨也不生气,仍旧是那么看着她,伸手从茶杯里沾了点水,在桌上画了个圈圈,她低头看着那个圈,又问:“是不是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

    池芷宁:“小姐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连晨听后哼笑了一声,看着桌上的渐渐干了的圆圈,抬头看池芷宁,将面前的两杯酒推在了中间。

    “小若。”她指着酒杯:“这里两杯酒,一杯有毒,一杯无毒。”

    “你想干什么?!”池芷宁忽然打断她。

    她想干什么。

    她很早就想这么做了,刘家光鲜的的外面下多么破败不堪的内心,她的苦有谁能知道,大家都让她忍,她为什么要忍。

    “赌一赌吧小若,要是我选中了正常的那杯,你就带我走,要是。”她顿了顿:“要是选中了毒酒……晚上应该没人见到你来了,你从后门偷偷走。”

    她笑了笑:“也挺好,我最后一眼见的人是你。”

    连晨抬头看她:“怎么样?”

    池芷宁摇头,“不行。”

    连晨笑了声:“刚才不是说,我说什么你都做吗?”

    池芷宁不管这些,站起身就准备把两杯酒打翻,连晨见着也不阻止,只是淡淡地说:“打了这两杯有什么用,我还有很多,不如你乖乖地和我赌一把。”

    池芷宁听着握住双拳站了很久后坐了下来,拧眉看着连晨,她终于有些慌了,从前连晨任性也好,撒娇也罢,她都觉得理所应当,但这次。

    这次。

    “非要这样吗。”池芷宁问。

    连晨:“非要这样。”她偏头看着池芷宁:“你帮我选吧。”

    池芷宁顿了顿,连晨此刻的表情视死如归,淡然地不像是以前的模样,可以看出,这个决定不是忽然而来的,该是她想了很久。

    到底多不快乐,才会一心想死。

    池芷宁犹豫了很久,缓缓地举起手,她也决定了。

    没有指着哪杯,也没有说什么话,她伸手便迅速地将两杯酒同时举了起来,全数倒进了嘴里。

    喝完后她看着连晨,只见她眉间闪过一丝的不可思议。

    “你宁愿死,也不要带我走吗?”连晨说着这话,没忍住的眼泪落了下来,“小若,为什么。”

    池芷宁不说什么话,她抱着侥幸其实连晨是在骗她,这酒里什么都没有,但她想错了,才不到片刻,她的肚子便开始疼。

    池芷宁笑了笑,咽下肚子里翻滚而出的血液,有气无力。

    她想啊,她想和她在一起,但是她不能,从前被父亲,被老爷的道德绑着,她怎么敢。

    而今,而今。

    她其实是很想的。

    池芷宁的意识开始渐渐涣散,她疲劳的样子看着连晨,伸手想要抓她,无果。

    最后一眼,她见到的是连晨面无表情的脸,淡然的样子看她,眼角挂着泪。

    池芷宁趴在桌上再也不动摇了之后,连晨的泪水再次涌了出来,她忽然觉得十分好笑,这么想着她便大声笑了出来。

    接着她拿起放在桌上的杯子,从池芷宁的手中拿过空杯子,缓缓地倒满,毫不犹豫地仰头喝下。

    不知是人走魂归,封闭的房间竟然吹来了一股风,吹的两人的衣裳晃动,连晨说过,这件衣服,是要在特殊的日子穿它,今天呢,算不算是特殊的日子。

    角落的涂之郁蹲的已经有些腿麻,她静静看着二人再也不动弹了后,小声说了句:“结束了?”

    成瑾笑了笑,从地上站了起来,顺手也将她拉了起来,点头:“结束了。”

    涂之郁耸耸肩,走过去查看了一番,这美人就是不一样,死都死的这么漂亮。

    她问:“我们现在要怎么办?”

    成瑾笑着看她:“你觉得呢?”

    涂之郁想了想:“我刚才想过了,要不我们从三年前结婚那天开始,让池芷宁改变想法改变态度,让她阻止这个大婚。”

    涂之郁还记得,那晚的池芷宁偶像剧般的伤心到呕血,手里拿着连晨送她的折纸,一晚无眠。

    成瑾听后摇摇头:“不用这么麻烦。”

    其实是要改个结局而已,她们的执念能有这么深,最重的一击就是今晚。

    “知道为什么她宁愿喝下酒,也不愿意带连晨走吗?”成瑾问。

    涂之郁摇头。

    成瑾解释:“她不是要回老家,她被连晨的母亲许配给别人了。”

    涂之郁了然。

    生活本就无趣,再这么一击,加上连晨给的机会,她想,她在夺酒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吧。

    “回到今晚之前,不让小若过来。”成瑾道。

    这个结局很好改,涂之郁和成瑾将时间回到了几小时前,并拿了件小事拖住了池芷宁,以她的为人,要是错过了这个时间,她就不会再去了。

    果然池芷宁忙完成瑾给的事后,夜已经很深,她望着房门许久,最终选择不再见连晨,她自己本明白,她和连晨的缘分浅,这一去,又能如何呢。

    可不料,第二天清晨,传来了连晨去世的噩耗。

    接下来的事,几乎同从前没什么区别,不过池芷宁的死期拖到了新婚那晚而已。

    池芷宁死后,涂之郁和成瑾顺利地从回忆里走了出来。

    此刻,外面的天已经大亮,这个破旧的屋子里,气氛有些沉重。

    池芷宁和连晨醒来后,双双对视了一眼,虽然这过程看似是在看别人的故事,但她们心里却隐隐的有些疼,仿佛又亲身经历了一番。

    成瑾从她们的身上,将执念种收了回来,放在一个小瓶子中,递给了空露。

    她拿了件外套披在了涂之郁的身上,看着地上坐着的两人说:“回酒店休息一下,我们是明天早上的飞机。”

    连晨点头应了声,抬头问:“那我和她以后?”

    成瑾淡淡:“没什么关系了,回去你们就没关系了。”

    连晨回头看了池芷宁一眼,池芷宁还她一个微笑。

    其实池芷宁没有说,不敢说的是,经历了这么一番,她对连晨的爱似乎没有从前那么热烈了。

    似乎真的,可以放手。

    几个人收拾了一番回到,虽然一晚上没睡,但涂之郁却一点困意没有。

    成瑾此刻不在房间,似乎去找空露了,她说执念种没了主人还需要处理。

    她揉了揉胳膊,觉得自己有点脏,拿着浴巾就去了浴室洗澡,洗完后才发现忘了带睡衣。

    她打开浴室门的小缝,成瑾不在房间。

    虽然这样,她还是小心翼翼地走路出来,从箱子里拿出了睡衣,正想重新回到浴室换衣服,但转念,房间里没人,干脆就这么换了吧。

    可她没料到的是,才将浴巾从身上解下,门那边就传来了一声滴滴声。

    成瑾就这么开门进来,涂之郁毫无防备地叫了一声,两人四目相对。

    几秒后,她才晓得捡起地上的浴巾遮住,而成瑾,愣了一小会儿后,忽然后退了一步,把门关上了。

    涂之郁看着门忽然觉得好笑,但她还是匆匆地把衣服穿上,小跑到浴室,果然看到的是自己已经通红的脸。

    她大吐了几口气,给自己做了好几个心里建设后,红色终于消失了一点。

    她咳咳,打开门,成瑾正站在门口低头看手机。

    “那个,进来吧。”

    成瑾回头恩了一声,径直地朝里头走。

    涂之郁看着她的背影觉得好奇,这么的,倒像是她被人看了,怎么忽然就别扭起来了。

    她跟着她的步伐也走了进去,两人没说什么话,涂之郁本想跟着她坐在沙发上喝喝茶,可余光瞄到了。

    “成瑾。”涂之郁惊讶地看着她。

    “怎么了?”

    涂之郁赶忙过去,半跪在她面前,拿手指着她的鼻子说:“你流鼻血了。”

    成瑾微微挑眉,伸手摸了摸鼻子,果然见手指上一抹血迹。

    她看着便笑了,拿纸巾压住,将手上的血迹放在涂之郁的面前,问:“知道这是什么吗?”

    涂之郁愣,本来觉得是单纯的血,但成瑾这这么刻意问了,她就得事情不简单,难不成是勾族的某种仪式?

    涂之郁:“不是鼻,鼻血吗?”

    成瑾:“是。”

    涂之郁:……

    涂之郁:“那怎么。”

    成瑾笑了笑:“□□攻心,所以流鼻血了。”她带着笑看着面前的人:“怎么办涂之郁。”

    涂之郁吞口水,一个不注意坐在了地上,拍了一下成瑾的大腿,抱怨:“不正经。”

    成瑾笑:“今天有点累,明天我再来问你。”她低头凑近一点看她:“我觉得我挺好的,你应该没有理由拒绝我,所以我希望你明天给我我想要的答案。”

    涂之郁咬住下唇,心跳加速,差点脱口而出某句话时,成瑾幽幽又补充了句:“那样我们就可以做一些,事了。”

    涂之郁:……

    涂之郁:“喂!”

    成瑾看着她的样子低声笑,捏住她的下巴淡淡地在她唇边落下一吻。

    “我去洗澡。”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