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7章 华菩提VIII

    这儿没有能看时间的东西,空露和水七表完心事后,开始接吻,两人都没有经验,只能一点一点得尝试,觉得对方的唇可口香甜,便多磨蹭了一会儿,舌头进去才发现似乎更美妙了一些。|

    看起来经验丰富的水七,对这种事也不太懂,好在空露也不懂,不至于在这种事上嘲笑她,吻着吻着,就到了床上。

    水七离开她一点,抿嘴把手放在了她的衣服上,作势要脱,空露从迷茫中回神,下意识就抓住了水七的手,愣愣问:“干什么?”

    水七舔唇:“脱衣服。”

    其实她不说,空露也知晓她在做什么,只是她什么都不懂,两人对视一眼,她将手放开,水七不急不缓地把空露的外衣脱了。

    但是接下来要做什么,她不太懂,于是她扳过她的肩膀,在她锁骨上啃了几口。

    空露闷哼了一声,水七离开后却没有动作,空露疑惑地也伸手上去把水七的衣服脱了。

    几分钟后,两人穿着里衣面面相觑。

    空露问:“然后呢?”

    水七吞口水,她其实懂,但又不太懂,没人教过她,最后到底要做什么,她的头有点晕,这个酒的后劲真大,她脑袋疼。

    剩下的时间,两人仍旧在对砍,最后什么都没有做,太困太累了就躺下。

    第二日醒来,可平常的,她们忘了昨晚发生的所有事,只是衣裳凌乱得有些尴尬。

    空露尴尬,她低着头不敢看水七,站起来只说了句我该回去了。

    水七也尴尬,她想都没想,点头恩了一声。

    直到空露出了门,很久后,她才想起那姑娘不识路。

    她走了上去,才拉开房门,就看到空露还站在门边,她也不问为什么她还没走,只是用眼神示意她跟着她,两人双双往外走。

    到了一层,遇到了连上。

    空露看到来人,抬头看了水七一眼,通过昨天,空露明白的,水七不喜欢连上,而且是非常不喜欢,果然,这会儿水七连目光都吝啬给她,还准备换路而走。

    空露也不说其他,闭嘴跟着水七,可不料,却被连上拦了下来。

    “我当不沾花的水七大人有多高尚,不过如此嘛。”连上淡淡地笑,站在空露的面前,“水七好玩吗?”

    空露听不懂她的话,可水七听懂了,她回头看了眼空露,果然看见她脖子处一抹红色,估摸着是昨晚酒后的杰作。

    她伸手,把空露扎好的头发放了下来,正好遮住了那块。

    “关你什么事?”水七淡淡地看着连上。

    连上笑了笑,偏头:“好歹我们也是一同长大的,我看这个姑娘长得可人,要不来我家做做客?”

    说完她抬脚就要拉走空露,可惜被水七拦住,一来二去的,两人目光在空中碰撞。

    水七早就想和她打一架了,这么的正好,她抓住连上手腕时,顺带着折了身边一枝树枝,转了一圈,树枝宛若藤条地就打在了连上的手背上。

    连上不是好欺负的人,她见情况不妙,她也想着折一根对打,但伸手过去却频频被水七打开,一开始就处于弱势,接下来就一直弱了下去。

    一人攻一人守,加上这几年的不务正业,连上吃不消水七,她在求不求饶之间徘徊了很久,却因为看到一旁的空露改变的注意,一个飞奔,直接将空露锁在了怀里。

    “你敢过来,我掐了她的灵。”

    水七拿着树枝停了下来,蹙眉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对一个小鬼下手,你要不要脸。”

    连上:“我就不要脸怎么样。”她笑了一声:“不过这个小鬼对你来说很重要嘛,我还以为你是想和我打架随便找个借口,没想到是因为她和我打起来。”连上冷笑:“你多久没和我打架了水七。”

    水七冷冷:“不知道。”

    连上:“你怎么会在乎呢,我们多年情同姐妹……”

    水七听后冷笑:“别说得这么华丽,这姐妹情谊还不是被你亲手斩的。”

    水七才说完,就见空露给她使了个颜色,水七不知怎么的,就看懂了,这时连上正在回忆过往,没有防备,只见空露一个发力,直接将她的手腕掰了下去,水七见状立马上前,藤条般的树枝就拴住了连上的脖子。

    水七:“呵,手下败将。”

    连上大喘了几口气,看了眼水七,又看了眼空露,突然笑了出来,无所谓的表情看着水七,挑眉道:“你可别忘了,十天后你该干什么,我劝你,不要多花时间在那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

    水七愣了愣,这么愣神的当头,被连上抓住机会,一溜烟跑了。

    “追吗?”

    水七摇头,看着她远去的方向心事重重。

    地府的白日和凡间的不同,它仍旧漆黑,借着月光看似阴天,人间的阴天说法也是这么来的,光线亮度极其相似。

    水七送空露到了大门口,看起来没有继续送下去的样子,其实剩下的路,空露懂得,但她还是想要水七送一送,甚至想要带水七去她那儿,她也像她一般,招待她,对她好。

    但水七的路上小心,斩断了她一切想法。

    空露回头看她,犹豫了很久,才开口:“你要不要……”

    水七没有让她继续往下说,直接打断:“不要。”她冷漠地看着空露:“以后我们不要见面了,你不要来找我了。”

    空露顿,她没想到水七忽然就这么冷淡了下来,不是刚才还好好的吗,她上前抓住了水七的袖子,询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水七摇头,把她放在袖子上的手拿开:“没什么事,你只是我无聊的消遣,刚才和连上打了一架后觉得没意思,以后我们不要见面了。”

    说完她不给空露任何说话的机会,转身便回去。

    空露很想追上去,但到了大门却怎么也进不去了,她不是里面的人,水七不肯,她怎么能进去。

    回去的几天,空露茶不思饭不想,低头抬头想的都是水七,师傅说她被勾了魂,她觉得师傅说的很对,她就是被水七勾了魂。

    七日后,她像前几日那般,又晃到了她们吃梦的地方,但这次却同上几回的不同,似乎热闹了起来,来来往往许多鬼。

    空露好奇,抓了一只经过的无所事事的小鬼问话,这不问不知晓,一问空露的心要沉到谷底。

    他说三日后,水七将作为传人,祭奠这一族的所有多余的梦魇。

    空露问他,什么是祭奠。

    他笑着回答,这你都不懂吗,简单点就是魂飞魄散啊,再也不见了呐。

    小鬼走后,空露对着空气念了几句魂飞魄散,心慌到了谷底。

    她想要怎么办,该怎么办,时间来不及让她思考太久,整整一个下午,她就坐在那个大门口边上的石头边发呆,终于到最后,她想起了勾族,听说勾族是帮着做人和鬼的交易,任何交易,只有想不到没有办不到,她是鬼,那么是否,她也可以。

    这么想着,她便一路问着去了宁河,可她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要怎么找人,要找谁,要怎么说。

    在凡间一直以来有运气的说法,地府也有,空露那晚在宁河桥口看到成瑾时,差点哭出来,她一直想,是不是有人错给她买了运,若有一天让她找到,她一定重谢。

    那时的成瑾还不是桥主,但看衣裳打扮,空露觉得她身处高层,空露不知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不管她心中重重的样子,拉着她喊了几声救我后,想都不想就把自己的遭遇和想要的都告诉了成瑾。

    空露后来回想这事,是自己鲁莽了,但好在那个是成瑾,要是其他,恐怕这后来的后来,就不会是如今现在这个样子。

    成瑾听完空露的话已过了半时辰,说完后,听空露问了句:“怎么样?有没有办法?”

    成瑾面无表情地盯着空露看了片刻,说了句:“有。”

    这个有,是成瑾对空露说的第一个字,她一直记得,仿佛冬日里的一道阳光,不管有没有希望,终究是让她一直悬着的心,稍稍放了下来。

    这个办法两人通宵讨论了一夜,讨论的一整个过程,空露几乎不怎么说话,听完后,她惊讶,这看似年纪轻轻的女子,竟然有这么缜密的心思,前后把能预料不能预料的可能全都设想了一边,光是计划,就已经分出了好几条支路。

    说完后,空露只问:“你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成瑾笑:“从今天开始,第一,你和那个即将要就出来的水七,无条件跟我。”

    空露想都不想:“可以,第二呢?”

    成瑾:“水七作为传人,我要她此前所有的记忆和梦。”

    空露顿了顿,但这些和救出水七作对比。

    她点头:“可以。”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没有话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