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8章 花菩提IX

    祭祀前一天,水七在梦七层看到了本不该在此出现的空露,她身边还站着成瑾。看小说到网【鳳\/凰\/ 更新快请搜索//ia/u///】

    空露同水七说了自己已经知道了她的事,并表示是来道别的,毕竟两人有过几天的缘分。

    她说,这年是她过的最有意义的一年,她不仅去了人间,还认识了水七。

    她说,水七的命运不能改变,但她要让她知道,这世上还有一个人,一直惦记她。

    这些肺腑之言水七听了不感动是假的,她只是告诉自己不能哭,她就真的没有哭,忍者眼泪给空露一个拥抱,这个拥抱她用了心,但她却不知道,空露在拥抱后给成瑾一个颜色。

    神情混乱时,最容易扰乱人心,成瑾趁着水七处在悲伤中,立马对着她点了迷香。

    水七放开空露时,眼神已经迷离。

    空露扶着她的肩膀,小心问:“我是谁?”

    水七看着她的眼睛:“空露。”

    空露指着成瑾:“她呢?”

    水七疑惑地看了几眼,摇头,反问空露:“是你朋友?”

    空露笑了笑,把水七扶到了床上,成瑾走了过来,附身看着水七,低沉说:“从现在开始,你说的,都是实话。”

    水七重复:“从现在开始,我说的,都是实话。”

    成瑾笑了笑:“我打听过,这次的传人本不是你,你告诉我,是谁,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这次的传人。

    水七听后微笑。

    是啊,本不是她。

    水七陷入回忆,那是她和连上的恩怨,不,也没有恩怨,只不过她被利用了而已。

    连上接近她,与她交好,不过是想要在选传人那日,把本该是连上的位置放给她,而水七的家人,没有一个站出来帮她说话,只因为收了连上家的好处。

    她其实懂的,从小就不被人怜爱,但没想到,竟荒凉至此。

    水七平淡地说着这一切,倒是把空露听得生气,她想,那天不应该就那么放了连上的,至少折了她一只胳膊。

    说完后,空露和成瑾对视了一眼,现在正值祭祀,外面很乱,连夜,她们把水七接走。

    成瑾的计划是让空露照顾水七,可祭祀那天,空露执意要跟着成瑾,成瑾想着无妨,就让她去了,但没想到,那夜,空露竟亲手毁了整个梦七层。

    剩下的一切都很顺利,寿命将至的水七被成瑾续了命,在她任了桥主后,被带到了民间。

    故事很短,涂之郁还有些意犹未尽,她醒来后第一眼就看到了成瑾,这个成瑾和故事里的成瑾相差了50年,似乎变了一些,又似乎没变。

    “醒了。”成瑾摸着她的额头:“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涂之郁摇头,她看了眼一边坐在地上的经何,凑近一点对成瑾说:“我知道水七和空露的事了。”

    成瑾点点头,不表示其他,正想说些什么,忽然看到石头上的人坐了起来。

    她拉着涂之郁往后退了一步,只见未慕揉了揉眼睛,先是看了几眼大石头,再把目光投向成瑾,蹙眉问:“你是来,救我的?”

    站了起来,把涂之郁拉到后面。

    似乎成了一个习惯,无论如何,她都想要保护她。

    “跟我走吗?”成瑾问。

    这是一个询问句,涂之郁听了抬头看成瑾,她从来都是果断决定,未慕对她的帮助应该很大才对,她为什么要问她。

    难不成,未慕说不要,她就不带走了。

    两人的关系有点奇怪,未慕思考了很久也没说一句话,倒是地上的经何站了起来,他摇头失效看着未慕,揉了揉肩膀说:“还是要她们来你才肯醒啊。”

    未慕面无表情,斜了他一眼。

    经何大手一挥,忽然站在了涂之郁的面前,伸手却被成瑾打开。

    经何耸肩:“防心别这么重。”他看着未慕:“既然现在她也醒了,我郑重介绍一下我自己吧。”

    他站在了未慕的身边,勾唇一笑:“我是你们的哥哥。”

    涂之郁顿,她看向成瑾,只见她也是一脸疑惑的表情。

    未慕并没有否定这一切,反而是肯定的表情,还带着嫌弃,连目光都吝啬给经何,淡淡说:“说完了吗,说完就滚吧。”

    经何失笑:“我这个妹妹,脾气有点不好,疏于管教……”

    “闭嘴。”她的话被未慕打断。

    未慕终于把目光抬向涂之郁,两人四目相对,这仿佛镜子里的人,让她们都有些错觉,涂之郁不知该说些什么,成瑾没发话她就乖乖站着,但或许,要叫一声姐姐?

    这声姐姐还没出口,未慕忽然一个冷笑,看着成瑾:“你到底还是把她救回来了,怎么,觉得我死了,没价值了吗?”

    成瑾低声傥荡,“之前确实有这个意思。”

    未慕咬唇,成瑾是什么样的人,她还能不知道,为什么还要多问一句,让自己更难过一些。

    虽这么想,但她还是开口问:“那现在救我,又是为的什么。”说完,她的余光看到了两人十指相扣的手,她忽然激动了起来,接着对着天空一笑,指着涂之郁,又指着成瑾:“你别告诉我,你爱上她了。”

    成瑾再次傥荡:“嗯。”

    话音落,经何那头忽然鼓起了掌来,未慕蹙眉横了他一眼,操起身边地上的一颗石头,对着他挥了过去,经何挡住石头,却没有挡住未慕过来的拳头,但她躺着多年,已经么有什么力气,经何握住她的全,反手控制住她。

    未慕全身在颤抖,她带着怒气看着成瑾,问:“那现在呢,为什么又要带我出去。”

    成瑾想了想,说了个明确的答案:“救水七。”

    一颗眼泪从未慕的眼中滴了下来,她大声笑了几声,点头说了好几个可以,示意经何放开她。

    涂之郁站在成瑾身后不说什么话,但她似乎猜到了一点,可这一点又被眼前的食物迷糊,这次她不打算藏着了,等出去后,她要仔仔细细地问过成瑾。

    未慕还在犹豫,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在犹豫什么,躺着这么多年,虽然灵被取走,但她的思想还在,日出日落,她总在想,想从前的一切,想未来的一切,这一切,都是想要出去。

    可现在机会就在眼前,她却犹豫了。

    “考虑好了吗?”成瑾忽然说了一句。

    未慕回头看了她一眼。

    成瑾淡淡说:“外面有人守着,时间一到,我们都出不去了,所以未慕,你还在想什么。”

    成瑾想着又补充:“你不是这么优柔寡断的人。”

    未慕哼笑一声:“你这么了解我。”

    说着她又看了眼涂之郁,这个人让她怎么也舒服不起来。

    很久,她终于说了一句:“我跟你走。”

    这句话其实她在心里说了很多遍,她想的是有天,成瑾找到了途径进来,她站在她的面前,喂她喝下了她的灵,含情脉脉地握着她的手,问她,未慕,跟我走吗?

    这一切终究是她的妄想,为什么她要忽略成瑾对她平淡的感情,甚至在50年前,她被吸进禁府后,她还拿着她留在地府的残魂救了水七。

    如果她在乎,怎么会这么做。

    她说了这句话后,成瑾舒了一口气,她看向经何,“三公子,引我们到出口吧。”

    经何忽然被问到有些楞,接着她一笑,看着成瑾:“这是求人办事的态度。”

    成瑾耸肩:“无所谓,我大可把未慕留下,带着她走。”她拉了拉身后的涂之郁。

    “好吧好吧。”他笑了笑,“跟我来。”

    边引路经何边在想,虽然成绩一个外族人,但过于聪慧,明显一个对禁府一无所知,却能带着一个勾族人做到此地。

    他是很想让未慕走,他不喜欢未慕留在禁府,她留一天,他在禁府的地位就岌岌可危。

    时间掐的刚刚好,三人出来时,空露立马点了闭府的程序,并赢了过去,成瑾抱着涂之郁,未慕在一旁站着。

    空露有听闻这个人,但她长的和涂之郁一模一样的脸,还是让空露顿了顿,可到底她们是不一样的,一眼就能看出来。

    涂之郁毕竟经历少,回来的路上已经晕了过去,成瑾小心地抱起她,对着空露说了几句,就去了她们的卧室。

    未慕看着她们的背影,心中五位杂谈,她舔舔唇,看着空露给她倒了杯水,一饮而尽。

    “那个就是水七?”未慕问。

    空露点头,未慕眼看就要走过去,空露立马挡住她的去路,“你要干什么?”

    未慕偏头:“这么防着我干什么。”

    空露低头:“失礼,但她确实情况不太好。”

    未慕笑了笑:“成瑾都跟你们说了什么,我看上去很坏吗?”

    “没有。”空露退了一步:“不是这个意思。”

    “你不知道成瑾把我弄出来是救她的吗?”未慕叹气:“现在我能过去了吗?”

    虽然防着,但空露还是让她走了过去,她在身后跟着。

    她倒是没怎么听说未慕的话,只是现在水七的情况真的不好,经不起一丁点的动荡。

    未慕过去后,没有碰她,只是伸手放在了水七的额头处,才几秒,水七的额头忽然亮起了绿光。

    “看见了吗?”未慕转头看空露,“你家这位还想继续活下去,还得靠我。”

    空露顿。

    未慕笑了笑:“好了,从今天开始,抱我大腿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