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9章 花菩提X

    卧室里很安静,成瑾一手握着刚刚从禁府带出来的签,另一只手被涂之郁紧紧抓着,她低头看了几眼她,又抬起头看签。

    “我睡了多久?”涂之郁忽然醒了过来。

    成瑾把签丢进垃圾桶,估算了一番:“一小时。”

    涂之郁压着床坐直,揉了揉头,“未慕她。”她顿了顿:“出来了?”

    “嗯。”

    她咬唇,“有时间和我聊聊吗?”

    话音落,卧室又陷入了安静中,成瑾低眉看她,没有从她眼中看出陌生的样子,才回答她。

    “半小时。”

    她们很少这么坐着安静地聊天,说实话,涂之郁还蛮珍惜的,要是这聊天内容换成另一种更开心的东西,这整件事放进回忆里,还是能值得好好纪念的。

    她叹了口气,问了句:“我好看还是未慕好看。”

    成瑾听了笑,眉眼弯弯地摸涂之郁的头:“把时间浪费在这种问题上?”

    涂之郁鼓嘴:“你回答就是,不许说我们长的一样。”

    “你无非就是想要我说你更好看。”

    涂之郁瘪嘴:“那你说不说。”

    成瑾点头:“你好看。”说完她补充:“来自真心。”

    涂之郁抿嘴笑,又问:“你觉得未慕好还是我好。”

    “你好。”

    “你更喜欢未慕还是我。”

    “我只喜欢你一个。”

    涂之郁笑,很好,没有掉进她的陷阱里。

    再问下去就显得她无理取闹了,涂之郁凑近了一点,伸出一根手指说:“我现在把我认为的事实说给你听,你看看哪里有错,哪里需要补充。”

    成瑾:“好。”

    她认为的事实,从她被成瑾带进来那天就在猜测,偶尔的空露补充一点,但她不敢多说,有些也不太知晓,只能靠猜,这次从禁府出来,涂之郁仿佛把从前的那些碎片一块一块地拼凑了起来。

    “你的师傅,是我和未慕的母亲,是勾族的上一任桥主,经何的父亲是禁府的头,也是我的父亲。”涂之郁看着成瑾:“到这里,有错吗?”

    成瑾示意她继续。

    “勾族有规定不能动情,所以。”涂之郁看着成瑾:“我的母亲受到了惩罚?”

    成瑾补充:“你和未慕,师傅一直是以捡来小鬼的身份寄养在勾族,只有未慕知道自己是谁,后来被发现,师傅的魂被削了,现在在宁河底下受罪。”

    涂之郁点头,这一串都明白了许多,还有一点,她最疑惑的一点。

    “那为什么,我现在才20岁?还有,我从前一直在哪里?”

    成瑾整理了一下她的头发,只问:“听过纸婴吗?”

    涂之郁有所闻,大概是在肚子里的双胞胎,一个会吸掉另外一个的所有养分。

    她这么一说,涂之郁便懂了,她大概就是那个被吸掉所有养分的人。

    “多年前,我听闻有禁府这个地方,当时师傅已经打算让我任下一个桥主,我对一切时都处于一种新鲜的想要探寻的状态。”

    那时的成瑾十分的骄傲,勾族从来没有一个像她一样,通过所有的考验,并一直居高不下。

    正值禁府不定期的开门,她把这件事告诉未慕后,本想着让未慕帮她看着,可没想到,最终的结局是她才进去没多久就被退出来,未慕被吸了进去。

    从那之后,未慕再也没出来。

    很久,成瑾才明白,是因为未慕体内的勾族血,才让她被吸进去,同上次涂之郁无缘故进去是一样的道理。

    成瑾一直觉得对不起未慕,但这份对不起也不是很强烈,她只是想着要把未慕从里头弄出来,而且私心,她不是很想当这个桥主,更何况现在有了涂之郁。

    涂之郁听完后唏嘘,她看着成瑾淡然的目光,忽然觉得她的骄傲是她值得拥有的。

    她靠过去问了句:“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你母亲不让未慕当桥主,而是你一个外人来。”

    成瑾淡淡:“未慕动情了。”

    涂之郁愣,结巴道:“谁,谁?”

    成瑾一脸不在乎的样子说:“我。”

    涂之郁:……

    只有成瑾会把这种事这么心安理得地说出来了吧,刚才她也只是猜测,但是现在,知道这种情况的话,似乎一切都有点变味。

    成瑾看着她的样子笑,“所以呢。”她搂住涂之郁的腰:“别人喜欢我,你也要生我的气?”

    涂之郁偏头:“我说我生气了吗?”

    成瑾捏住她的下巴把她扳回来:“你的眼睛告诉我你生气了。”

    涂之郁哼了一声:“你这样我哭给你看。”

    成瑾无所谓:“好啊,没见过你哭的样子,快哭给我看,我好好安慰你。”

    她的好好安慰说的很轻,这种情况,涂之郁不应该想到其他东西的,但她还是想了,而且想得很歪。

    可能是成瑾太久没有不正经了吧,忽然这么的,涂之郁有些愧疚。

    所有的谜团就在这个半小时内全部解了开来,涂之郁觉得有些好笑,她这么久一直在想着这些,竟然是这么简单又这么复杂。

    两人出门后,客厅已经准备好,未慕坐在沙发上悠然自得,嘴里吃着东西,空露那边已经按照成瑾之前说的,又把客厅重新整理了一番。

    涂之郁远远看着未慕,或许是心有灵犀吧,未慕也转头看她,她们俩的对视,总是能擦出奇怪的火花。

    这是她的姐姐,她还喜欢成瑾。

    涂之郁越看越觉得奇怪,明明到现在话没说三句,却觉得未慕异常的熟悉,照理来说,她们不应该有前世的才对。

    毕竟曾经被母亲当作桥主培养过一段时间,虽然那段时间母亲广撒网,但该懂得的未慕都懂得,空露弄好后,她上前查看了一番,并没有什么毛病。

    她笑了笑,丢了一块橘子到嘴里,拍拍空露的肩膀,笑着说:“挺机灵的,我今天救了她,要不你们以后跟我吧。”

    空露顿了顿,抬头看了眼成瑾。

    从前,成瑾也是这么和她说的。

    毕竟未慕是她现在的恩人,空露不好说不好听的话,只是说了句考虑,就朝着成瑾走了过去。

    水七的现状很不安全,没有一个准确的时间,成瑾的意思是越早越好,虽然救她的办法有很多种,几乎都是偏门,但是那么多重,能存活的几率都很小。

    成瑾从那些方法中归结了一种最安全的,也是时间最长的。

    就是把水七的灵放到菩提花里养着,菩提花一直是梦鬼的花,大家都知道它的功效利于睡眠,其实一开始是由梦而结成的,后来流落到了民间,变成了菩提花,数千年过去,大家都只观赏,却忘了它最原始的功能,聚灵。

    水七的灵如今已经很散,成瑾的意思是让未慕用她的血,帮水七聚一聚,接着放在菩提花里。

    花开则成,花灭则亡。

    这大概也是冒险,但除了这个,没有其他办法。

    涂之郁同往常一般,在身边站着,偶尔地帮忙递点东西,此刻,水七被绑在了椅子上,放在客厅围城的红绳中央,未慕半跪着她坐着,她不用时钟,闭着眼睛算着时间,几秒后忽然睁开了眼,拿了根木头点燃,放在手腕的脉下烧了几下,接着拿刀割破了手指。

    大颗的血从她的指尖滴下,很快的,小瓶立马被盛满,未慕将瓶子拿了起来,跪着忘水七的方向走了几步,倒了几滴血在她的脚丫上。

    那血没有散开,却凝成了一块,接着慢慢变成黑色。

    未慕勾唇一笑,忽然回头看了眼涂之郁。

    这一眼非常平淡,但涂之郁却读到了她内心的话。

    她在说,你这个没用处的家伙,看到我的本事了吗?

    涂之郁咬牙,腰却被成瑾搂住,成瑾对她摇摇头。

    未慕接着站了起来,将自己的血给水七喝下,剩下的时间,大家开始等待。

    未慕从红绳中出来,空露递给她一条湿毛巾,她擦擦手,淡淡地说了句:“我饿了。”

    空露明白地会了句:“想吃什么,我去买。”

    未慕余光看着涂之郁,“成瑾喜欢吃什么,我就吃什么。”

    涂之郁愤愤。

    未慕哪里是会饿的人,无非是给她示威,从禁府出来那刻,就在给她示威,显示自己的本事。

    此前她也赌气地问过成瑾,为什么她不行,非要未慕,按理来说,她也是勾族的,而且流有禁府的血,有什么区别。

    说完她就觉得不对,本想改口说自己不应该这么任性,但成瑾却说,不是因为她不熟悉的原因。

    她说这件事有风险,要是中间有一点的差错,那么未慕就完了。

    涂之郁愣了愣。成瑾还说,未慕是知道这件事的。

    涂之郁唏嘘,这几个,为什么都把自己的命看得这么轻。

    那么回报呢,涂之郁后来问。

    回报是什么,大概就是像50年前那样。

    现在水七喝下了未慕的血,已经认了主人,想必空露也是要跟着未慕,这就是回报。

    成瑾解释完笑,看着涂之郁:“我快要一无所有了,你还跟着我吗?”

    涂之郁偏头,假装犹豫,最后说:“不跟了。”她眉眼弯弯,“以后你跟着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