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2章 连理枝II

    涂之郁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什么情况下睡着的,醒来时,周身的一切都变了。

    她认得,她来过一次,这里是宁河。

    不知道时间轴是否匹配,她下意识就觉得,这次是上次关于未慕和成瑾的后续。

    涂之郁认路的本领不是很强,但这儿她却一眼就能记下来,不知是否是归属的原因,才几分钟,她就找到了那时成瑾从她师傅的家里出来后,被未慕带去的地方。

    她到房间里时,成瑾已经醒了,而未慕在一旁睡觉,错失了醒来相视而笑的场景。

    成瑾先是看了几眼房间里的摆设,接着揉了几下太阳穴,站了起来,经过涂之郁身边时,涂之郁稍稍往后退了一步,虽然知道她是看不见她的,但还是觉得不要妨碍她。

    成瑾看到桌上摆放的一瓶花,伸手去摸了几下,涂之郁见状,将自己的手放在了她的手背上,虽然触摸不着,但这种感觉,巧妙得很。

    这是多少年前的成瑾,那时候,她还不在呢。

    未慕是在半小时后醒过来的,她醒来时,成瑾正在桌上泡茶,见她说了句:“喜欢喝茶吗?”

    未慕走了过去,在她身边坐下,舔舔唇:“你什么时候醒的。”

    成瑾:“醒了一会儿。”

    未慕点头嗯了一声,又问:“为什么不叫我?”

    成瑾不咸不淡:“为什么要叫你。”

    未慕:……

    涂之郁在一旁笑了出来,从前的成瑾,就是这个样子的。

    未慕喝了一口茶,咳了咳,一只手撑在桌上,看着成瑾,不知是余光不见她,还是压根不在意,成瑾对这样的目光视若无睹。

    未慕看着久了,觉得有些着魔,醒着的成瑾和睡着的成瑾又不太一样,添了点气色,虽然都是不爱说话,但明显的表情多了一些。

    好吧,她承认自己喜欢上人家了,这有什么关系呢。

    未慕带着笑看她,问:“你知道我母亲为什么要带你去屋子里那么久吗?”

    成瑾放下杯子:“她没有说,不过我猜测,她在培养下一任的桥主。”

    未慕挑眉。

    成瑾看着她问:“但为什么不是你。”

    未慕凑过去一点:“我母亲她一直觉得我天赋不好,虽然说我也在备着,但她一旦有更好更合适的人选,肯定第一时间抛弃我。”未慕对着成瑾呵呵一笑:“你说我是不是很可怜。”

    成瑾淡淡:“还好吧,谁让你能力不足。”

    未慕:……

    对话很简短,成瑾看起来不是一个喜欢聊天的人,没问为什么会在这个房间,也没问当时是不是未慕接她过来的,她心里能猜想的到的,她就不会再花时间去问,更或者,她觉得不重要的事,也不会过多地花时间。

    这么一来,明显的未慕和她就成了鲜明的对比。

    桥主给她安排了一个房间,至此,她是唯一一个通过考验的人,每天的行程便满了一些,桥主偶尔的都带她去见识一些人,却从来不问她愿不愿意,喜不喜欢。

    但很明显的,虽然成瑾不说,涂之郁都能从她脸上看出来她的不太甘愿。

    这点,未慕也看出来了。

    她时常找机会就跟着成瑾,接着母亲这个后门,经常跟着她,偶尔空余时间和她说说话。

    这时间一晃,一年就过去。

    一次午后,成瑾终于得到空闲的时间,在房间里研究刚从民间拿回来的衣裳。

    没多久,未慕就过来找她。

    推开门她就看到了满屋子挂着的衣服,未慕知道的,成瑾这个人的两大特点,一个是爱吃糖,一个是爱美。

    她笑着把自己刚从其他小鬼手中骗过来的糖放在桌上,边说:“这么多啊,哪里来的。”

    成瑾不客气地拿了颗糖丢进嘴里:“买的。”

    未慕笑:“我能要一件吗?”或许是担心成瑾拒绝,她指着桌上的糖说:“我拿这个和你换。”

    成瑾倒是不在乎,拉着椅子就做了下来,一副随意挑的样子。

    未慕在房间里绕了好几圈,在角落看重了一套裙子,这个裙子其实也不是很特别,可是她看到了这个裙子身边另一条类似的裙子,或许她要了这么一件,成瑾再穿另一件,她们看起来就会很搭。

    “这条。”未慕指着那条裙子看成瑾:“我喜欢这条。”

    成瑾嗯了一声,眼神示意她可以拿走。

    未慕笑着把裙子拿了下来,指着另外一条问:“那这个,你什么时候穿,我们可以约个时间一起。”

    这种暗示其实很明显,不,这一年里,多多少少她都示意过成瑾,但她却总是不懂。

    未慕判断不出来,到底她是装的还是真的。

    果然成瑾看了眼那件相似的裙子,不咸不淡地说了句:“你穿我就不穿了,不喜欢撞衫。”

    未慕:……

    她舔舔唇,在成瑾身边坐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她,忽然想到什么,问了句:“你是不是不喜欢接桥主啊。”

    成瑾没什么表情:“还好吧。”

    未慕抿嘴:“要不,你和我母亲说说。”

    成瑾抬头看她:“为什么要说?”

    未慕:“说你不想啊。”

    成瑾:“不想的感觉不是很浓烈,当也不是不可以。”

    未慕思考了一番,看了眼门,凑近一点问:“是不是母亲给了你好处?比如救了你的命?”

    成瑾摇头。

    未慕:“救了你家人的命?”

    成瑾摇头。

    未慕还想说点什么,成瑾忽然笑了笑:“只是我觉得无聊而已,我还能活那么久,总得做点什么,你母亲找我时我挺迷茫的,桥主虽然责任大,但听起来挺好玩的。”

    未慕目瞪口呆。

    成瑾继续:“在下一个有意思的事来临前,我还能接受这事。”

    这些话颠覆了未慕此前的所有猜想,但她像是着了魔般的,觉得成瑾的话特别有魅力。

    或许是因为喜欢她吧,她说什么都是对的。

    未慕笑了一声,又喝了口茶,喝完后咬住了杯子,抬眼看成瑾,弱弱地说了句:“我是说如果,你万一有一天不想做了,可以让我来,虽然我能力不足,但毕竟流着勾族桥主的血。”

    她一点也不想让成瑾为难,母亲的那些事,光是想着,就让人觉得辛苦。

    可没想到,成瑾听后反而笑了一声,对着未慕说:“你似乎,不行吧。”

    未慕愣:“为什么?”

    成瑾偏头:“桥主不能动情你应该知道,师傅当年剃了情根才又被拉上来的,你现在这个状态,还是算了吧。”

    未慕吞口水,“你,你说什么,我,我动什么情……”

    成瑾偏头反笑,拿起茶杯放下,不在意地说:“你不是喜欢我吗?”她抬了抬杯子:“难道我误会了?”

    未慕愣在了原地,好久没能说出一句话,成瑾这个样子,也,也太自然一点了吧。

    倒是她,觉得脸要烧起来了。

    她急得立马站了起来,我我我了好半天没能我出个什么,最后仓皇逃跑,连衣服也忘了带。

    所以她到底是什么时候知道的,未慕回去一直在想这件事,而且她还装的那么好。

    或许她不是装的,是她根本不在意。

    未慕把自己包在了被子里。

    好吧,事实是她根本就不在意才对。

    那几天,未慕一直不敢见成瑾,从前的小心思老想让她知道,现在被发现了,反而怂了,而且是怂到了骨子里。

    她觉得不管成瑾对她什么态度,她都要觉得难过,从前是以为她不知道,总能心安理得地在她身边,成瑾的冷淡看在眼里,她还能安慰自己,是因为她不了解她的心意。

    但是现在呢。

    成瑾对她是真的不上心。

    至少这么多天了,她没在她面前露面,她也没说要来找她,反而是她想念却又害怕。

    后来再见,已经是半个月后,母亲家里的一次小祭祀上。

    母亲接了人间的任务,脱去了一个凡人的灵骨,程序复杂,未慕和成瑾在打下手。

    这期间,她不敢说任何话。

    结束后,两人照常喝茶聊天,等到母亲不在时,成瑾忽然问了未慕一句:“你知道禁府吗?”

    未慕偏头想了想:“听说过,怎么了?”

    成瑾耸肩:“好奇,想进去看看。”

    未慕笑着解释了禁府和勾族水火不容的关系,恐怕成瑾现在身为勾族人,去禁府的危险是很大的。

    但成瑾却执意要去,她对于新鲜事物总是那么执着,未慕太了解她了。

    要是她百般阻拦,结果只会是成瑾背着大家偷偷去,未慕想了想,觉得不放心,干脆和成瑾搭个伙,她进去,她在外头照看着。

    成瑾一开始不太愿意,她不想把未慕牵扯进来,但未慕威胁,她如果不答应,就向母亲告发一切,才有了妥协。

    一旦有了目标,成瑾便很快地拟定了计划,计划很简单,但勾族很少人去过禁府,没人能告诉成瑾,那边的时间该怎么计算,出来时,外面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她们需要的,无非是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没有话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