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54章 连理枝IV

    涂之郁终究没有看到底成瑾和未慕在母亲面前是怎么演戏的,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力量,让她强迫自己醒了过来。&

    眼睛睁开时是夜里,在她自己的房间,墙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显示目前的时间,她满头大汗,头还有些疼。

    她转头看了一眼,大口喘气变成了轻声呼吸,成瑾正坐在一边的藤椅上,这个藤椅是她阳台的那个,被她搬了进来,此刻她正在睡觉。

    涂之郁憋着嘴看着把书放在肚子上,微微靠着的人,这画面熟悉得很。

    她愤愤,拿起身边的枕头就丢了过去。

    成瑾因为这个变动醒了过来,她蹙眉看了一眼,见涂之郁醒来,倒也不惊讶,先是把枕头拿着,把肚子上的书好好地放在书架上,缓缓地走过去,在床沿坐下。

    “一醒来就生气。”她把手上的枕头垫在涂之郁的脑袋下,看起来高了一些,“生什么气?”

    涂之郁抿嘴瞪了她一眼:“你既然知道我梦到了什么,就应该要知道我会生什么气。”

    成瑾带着笑,偏头看她:“这个醋吃的我很满意。”

    涂之郁又抽出枕头丢了过去:“谁吃醋了!”

    成瑾:“你。”

    涂之郁:……

    成瑾摸摸她的头,“虽然吃醋是真的,但这件事我还是要解释一下,你也该知道的,那天我和未慕说过,一切都是演戏,而且你也看到了,我和未慕在师傅跟前。”她想着当时的场景,低声笑了句:“演得那叫一个夸张。”

    涂之郁咬唇。

    “我没看到。”

    成瑾:“嗯?”

    涂之郁转头不看:“没看到,不想看,就出来了。”

    看到她们午后惬意的场景就已经够难受了,还要看她们在母亲面前互表爱意吗?她才不要。

    涂之郁心里想着,听成瑾发出了一声啧。

    “怎么了?”她回头看她。

    成瑾摇摇头,失笑:“我发现你现在,和刚刚认识时,不太一样了。”

    涂之郁疑惑:“怎么不一样了?”

    成瑾揉下巴:“现在小脾气特别多,动不动就……”

    “嗯?”涂之郁抬头看她:“动不动就怎么样?”

    成瑾半跪在她面前,勾唇一笑:“动不动就想亲你。”

    说亲就亲,成瑾勾起她的下巴就落下一个吻,却又不深入,只在唇瓣上稍稍摩擦了一会儿便放开她。

    涂之郁的眼睛被染了雾气,睁眼脸红了一些,她咳咳,吞了口水,似乎气也消了一点。

    说到底,她只是想让成瑾安慰安慰而已,虽然她的这个安慰总是简单粗暴,但至少是安慰不是,她承认,确实最近,小脾气特别多。

    “我睡了多久?”涂之郁边起床边问。

    “三天。”

    三天,涂之郁好好回想了三天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忽然倒吸了一口气,差点没站稳,幸好扶着成瑾,她惊讶地看着她,摸着自己的唇,挣着大眼睛问:“未慕她亲我了吗?”

    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吧。

    成瑾看着她惊恐的样子觉得好笑,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要是亲了呢?”

    涂之郁先是一愣,最后尖叫了一声,捂着嘴:“真的假的!”

    成瑾失笑:“假的,她不会的。”

    涂之郁听着哼了一声,靠近一点,拉着她衣服的袖子,扬起下巴看她,“你这么了解她,知道她不会?”

    成瑾正想说话,涂之郁戳戳她的锁骨中间,带着威胁的语气:“小心说话哦。”

    “好。”成瑾做投降状:“我知道她不会,是因为,你该知道的,她嫌弃你。”

    涂之郁:……

    涂之郁:……

    这个理由,还不如不说呢。

    “嫌弃我,不还是因为你。”涂之郁碎碎念,通过那个梦,她大概也知晓,未慕不是一个坏人,毕竟两个人血脉相连。

    虽然涂之郁没有兴趣维系这突然而来的亲情,但是拿这件事调侃调侃成瑾,倒不是一件坏事。

    这么想着,她一边委屈一边换外套,大叹一口气说:“本来想着,在这世上有个姐姐,可惜啊可惜,成瑾,都怪你。”

    她听成瑾没有回答,转头看她,只见成瑾又瘫在了躺椅上,只撑着头看着她,涂之郁穿好衣服后,过去半跪在她的面前,同从前未慕那样。

    成瑾偏头看她,勾起她的下巴。

    这个画面熟悉感十足。

    “赔你一个,可以了吧。”成瑾说。

    涂之郁歪嘴:“你拿什么赔。”

    成瑾:“我。”

    涂之郁笑了,露出脸颊边浅浅的酒窝,成瑾勾住她下巴的手,换了个方向,伸出手指戳了戳。

    她被这么一戳,忽然想到了未慕的一句话,她抬头一点,也戳了戳自己的酒窝,问:“你喜欢我,是因为我的酒窝吗?”

    毕竟她和未慕长的真的像,要不是笑起来这个酒窝的差别,几乎看不出来。

    “恩恩?是吗?”涂之郁又问。

    成瑾听后戳了几下她的酒窝,想了很久。

    “我只是喜欢你,和酒窝无关。”成瑾说后补充:“当然,你的酒窝真的,很好看。”

    涂之郁听着嘿嘿一声,把酒窝笑得更深。

    这个答案她非常满意,但她转念想,要是成瑾喜欢她的酒窝,也没关系,毕竟这个酒窝是她的,怎么喜欢,不是喜欢呢。

    话匣子被打开,就有点没完没了,涂之郁靠着她,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未慕会那么喜欢那样惬意的日子,这么感受着,真的很舒服。

    她戳了戳成瑾的腰,“我问你哦。”

    “嗯。”

    涂之郁半趴着,“要是那天,未慕她真的亲我了呢。”

    她仍旧记得那天成瑾生气的样子,她很少见成瑾生气,她总是喜怒不行于色,大概那天是真的动火了吧。

    想象一下,如果哪天未慕真的对她做了什么。

    “不怎么样。”成瑾幽幽地说了一句:“让你去刷个牙而已。”

    涂之郁:……

    “可是可是。”涂之郁有些急:“她亲我了哎!”

    成瑾偏头:“所以呢?”

    好吧,也没什么所以,难不成还不要她吗……

    “所以!你要大动肝火,灭了未慕满门!”涂之郁照着书里开玩笑。

    成瑾听后果然笑了出来,点头:“这个主意确实不错,那你说,她的满门,包括你吗?”

    涂之郁搂住了成瑾的胳膊:“不包括啊,她是谁,我不认识她,我现在是你的人。”

    成瑾听后笑意更深。

    两人从房间出去后,见到的是客厅里的两人,空露和未慕,这么一看,倒像是从前涂之郁和空露在客厅的样子,错觉满满。

    她们出来后,两个人的视线全落了过来,空露站起来对着涂之郁笑了笑:“醒了啊。”

    涂之郁点头。

    她这才发现,外头的两个人是等着她醒来,但是她醒来之后成瑾却什么也没说,和她在房间里调起情来,这叫什么事。

    她回头看了眼成瑾。

    不过,这倒是像她能干出来的事。

    未慕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磕着瓜子把腿放在茶几上,幽幽地说:“我说了她没事吧,紧张个什么劲儿。”

    涂之郁吞口水,回头又看了成瑾一眼,跟着成瑾在沙发上坐下。

    和从前不同,这次水七换成了未慕,几个人坐在沙发上商量了一阵,涂之郁才听出来,是说的换任桥主的事。

    这事她听说过一点,当初未慕在禁府出不来,而成瑾出来了之后,母亲就找了成瑾,她说她早就看出来了,只不过顺着她们的意思看看她们想做些什么,但没想到,她们这么胆大,竟然去了禁府。

    那时母亲已经继任很久,年岁上支持不了她在来人间,本是觉得要是找不到其他人,就直接让未慕接任,但没想到成瑾出现了。

    因为怀着愧疚,再加上母亲告诉成瑾,一定要将未慕从禁府就出来,成瑾于是就顺势当上了桥主。

    这次换任,简单也简单,难也难,未慕同母亲一般,要是上任,必须剃掉情根。

    她们说起这件事时,仿佛只是拔一根头发那么简单,殊不知这期间的危险,进一步成功,退一步魂飞魄散。

    涂之郁在一边一言不发,吃着橘子,才迟到第二片,未慕忽然转头看了她一眼,问了句:“你觉得呢,妹妹?”

    她愣了愣,回想了一下她们刚才在讨论什么,嗯了一声:“可以啊。”

    未慕笑了一声。

    成瑾一把过去把涂之郁捞进怀里,带着笑:“问她做什么,她那里懂这么多。”她转头看涂之郁:“给我吃一片。”

    涂之郁听话地丢一片橘子到成瑾的嘴里,听那头未慕切的一声。

    成瑾低声在她耳边说:“别管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