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章 维多利亚时代4

    如果能保证毁灭你,那么,为了社会的利益,即使和你同归于尽,我也心甘情愿。

    ——夏洛克福尔摩斯

    门没有锁?

    从门缝里,泄出一列微弱的烛光,莫羡心里忐忑,她放开门把手,又敲了敲房门,直到确认房里无人应声,她才披着一溜的[弹幕护体],慢慢推开房门,眼前的场景,让她倒抽一口冷气。

    [妈妈咪呀!]

    [死人了!真的是死人啊!我报警了!我真的要报警了!]

    [马德什么鬼直播吓尿老子了!]

    [祥瑞御免,家宅平安!祥瑞御免,家宅平安!]

    [真的勇士,敢于正对死人的脸孔,敢于直面淋漓的献血。]

    [好可怕!好真实!为什么没有马赛克!求打码!求弹幕护体!]

    [我居然在直播间看死人]

    [吓哭。]

    而莫羡早就无法顾及观众们的惊恐,就在屋子正中央,一位四十岁左右的女士穿着花色睡裙,连人带椅仰躺在铺着灰色地毯的地板上,椅子旁边摆放着一张四四方方的铺着桌布的桌子,桌子上是燃着蜡烛的烛台和一个高脚杯,她的头往右边歪,眼睛正对房门,面目痛苦狰狞,眼白充血,眼珠瞪得好像要从眼眶里蹦出来一样,这的确十分恐怖,莫羡手上的烛光一颤,险些掉在地上,她“碰”地关上房门,将那幅可怕的画面留在房间里。

    [播主没事吧?]在其他观众被吓尿的同时,也有些许观众第一时间留意到莫羡的身心健康,“当时惘然”就是其中一个,他当即打赏了几万软妹币,说“给播主妹纸压压惊”。

    [播主别玩了,看我们被吓死你很好玩吗?]

    [都死人了还直什么播啊播主我求求你打电话报警吧!]

    [刚才我妈妈被我的尖叫吸引过来一看屏幕照着我的脸就是一巴掌]

    [播主你有病吗?]

    〔很好,播主,你已经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打电话叫警察吧!播主你的地址在哪里?不会真的是贝克街吧?]

    到底是隔着一层屏幕,加上莫羡关上房门切断了直播的恐惧源头,一些被弹幕遮挡视线没注意看那具尸体的观众恢复过来,七嘴八舌地给她出主意:[呼唤英国留学生!]

    [我就在贝克街,]那名英国留学生很快露头了,[但是只有221b的房子是一样的,播主所在的房子现在是一个叫“夏洛克福尔摩斯烤肉馆”的印度餐厅,我也不知道能帮什么忙,报警的话怎么说地址?我在直播间看到一个死人,请你们查查ip?]

    [哈哈哈被吓到的我居然笑出来了。]

    [求电脑高手查播主ip!]

    [见鬼了这年头什么直播都有。]

    [别开玩笑了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

    [也是醉了,直播死了人播主还直播还不报警。]

    [播主哪里报得了警啊播主可是穿到维多利亚时代去了。]

    [就假设播主在维多利亚吧,]相信播主穿越的激进派很快在弹幕上说,[维多利亚时期的警局电话是多少?播主你知道吗?播主你会用吗?]

    [呼唤历史系研究僧,广大群众需要你!]

    [打什么电话啊,]一条弹幕获得了大多数观众的认同,[找福尔摩斯啊!福尔摩斯就在对面呢!再说播主一个人呆在这里也不安全,万一凶手再回来怎么办?有很多变态凶手就是杀了人又回来重温那种感觉的。]

    [对!有问题找福尔摩斯!]

    [这直播有毒,找毛线福尔摩斯啊你们都被洗脑了?]

    [求求播主不要演戏了还找福尔摩斯呢赶紧找警察啊!]

    [播主别怕!福尔摩斯不会猜到你穿越的!我们陪着你!]

    [我已经报警了。]

    直播间里刷过一层又一层弹幕,看热闹的,破口大骂的,唯恐天下不乱的,直接打电话找警察叔叔的应有尽有,此时,仿佛被吓呆的莫羡终于回过神来,蹬着高跟鞋踉踉跄跄地跑下楼梯,门也没关,直接攥着蜡烛冲到街对面,疯狂地转动摇铃把手。

    “发生什么事了?”三楼自己房间里,哈德森太太被突然响起的门铃声吓了一跳,她放下手中的毛衣杆,拿起一根蜡烛打开房门正要下楼去开门,便听到楼梯间里快速的脚步声,透过微弱的烛光往下一看,一个高大而熟悉的身影正从二楼客厅快速地跑下楼梯——

    “福尔摩斯先生?”

    在乱糟糟的直播弹幕陪伴下,莫羡慢慢冷静下来,当贝克街221b的门打开时,她惊讶地发现眼前居然是一身烟草味的福尔摩斯先生,而不是她以为的哈德森太太。

    “谁死了?你的房东?”福尔摩斯迅速地从门后衣架上取出自己的黑色大衣,边穿边往楼上喊,“哈德森太太,麻烦你给警局打一个报警电话。”

    尽管莫羡心底还有点怵这位似乎能看穿一切的侦探先生,但在她刚看到一具可怖的尸体后,福尔摩斯的身影便显得高大而可靠起来,她亦步亦趋地跟在福尔摩斯先生后面,专心地回答他的问题,一时间忽略了自己还在直播。

    她忽略了,她的观众可没忽略,就在这一问一答的空档,“当时惘然”已皱着眉头打开电脑,以他敏锐的嗅觉在直播平台的举报区发现了举报莫羡直播间的帖子,理由是“涉嫌暴力”。

    “出现死人的镜头,”帖子里还贴上了直播截图,就连刚看过一眼的“当时惘然”再次看到这个截图,都被尸体的眼睛吓得出了一身白毛汗,“伤害身心健康,请取缔。”

    他早已料到这幅景象,刚才的直播实在太恐怖,的确不适合出现在直播平台里,但是光隔了一层屏幕的观众都被吓成这个样子,播主她肯定更加害怕吧。如果没有直播的观众安慰,她一个人该怎么熬过去,从这个层面来思考,他又不希望莫羡的直播被取缔掉。

    作为一个合格的富二代,他手中自然有直播平台管理者管三的电话,在打和不打之间犹豫了一会儿,他还是拨通了手机,准备套点口风,“你好,我是池昊,对对对,我们在杨总的酒会上见过……”

    一番彬彬有礼地寒暄后,池昊终于说明了他的来意,只是,管三却犹豫了半晌,才压低声音对他说,“老实说,这个直播间的确该取缔的,但是——”

    他们取缔不了。

    池昊挂上电话,注视着自己金色的苹果7,回想起刚才的谈话,又惊又疑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据管三所说,这个直播间好像凭空出现在直播平台上一般,一切手续都合理合法,就是查不到来处,也取缔不了,见鬼的是,他们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莫羡直播的时候维护服务器,时长达三分钟,期间所有直播间都被迫关闭,只有#遇见夏洛克福尔摩斯#运转正常,一丝都不卡,就好像直播平台只是套了个壳子一样。

    “我们正打算联系一下播主,”管三也是心累,“看她能不能给敏感的东西打上马赛克,实在不行,我们就只能上报给国家了。”

    不管什么公司,提起跟国家打交道,大多都敬谢不敏,上报这条路也是走无可走才会走的,管三还是希望能和播主好好沟通,播主有需要的话,送个广告位啊推荐位啊什么的都是可以的嘛。

    问题是,池昊一屁股坐进懒人沙发里,揉着太阳穴思考,问题是,直播碰到死人了,管三就这反应?

    那么淡定?

    管三的淡定是有原因的,就在挂上池昊的电话后,他又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边的人绕过废话径直说,“三啊,我都接到几十个报警电话了,刚才调查那个直播页面后,几位法医都敢确认这不是演戏,是真的死人。”

    身为华国最大直播平台的管理者,管三自然有几分临危不乱,他凝重地将手机轻轻放在桌上,脸上的肌肉微微抖动几分,右手不自觉地颤抖着从烟盒里掏出一根烟,打了几次火才点燃上,重重地抽了口烟,他的手随着吐出的烟圈慢慢平静下来,稳稳地拿起手机,“不好意思,张队,还是查不到ip?”

    “查不到,”张队遇到这种情理无法解释的情形也没有慌乱,“你说的对,就好像凭空冒出来的一样。就算打上马赛克,再遇到这种情况也瞒不了多久,你得有心理准备。”

    管三很清楚所谓的心理准备,他又抽了口烟,沉凝地说,“我知道了,还要麻烦你能不能抽个人帮忙盯着这个直播间?”

    “分内之事,”张队爽快地答应了,“不过你也知道,我们正在组织侦破一起重大刑事案件,恐怕人手不够,你们自己也要看着点。”

    重大刑事案件?管三略有所闻,“是613碎尸案?要不我们还是自己来吧?这案子不容易破吧。”

    “那你就错了,”张队笑了一声,“我告诉你,这类杀人案还算好破的了,越骇人听闻的案件线索越多,难的是你直播间这种完全摸不到痕迹的,就这么定了,我一会儿把小叶的联系方式给你。”

    “小叶,”说完电话,张队扭头冲右边喊了一声,“直播间那个案子交给你来做。”

    他口中的小叶十指翻飞敲打键盘,听了队长的话后,他转过头来,用中指推了推黑框眼镜,镜片上白光一反,“yes,sir。”

    福尔摩斯吗?叶雨时的手指在键盘上飞来飞去。

    闻名久矣。

    他的手指停止动作,电脑屏幕上出现#遇见夏洛克福尔摩斯#直播间的画面,画质清晰得和3d有得一拼,弹幕们正密密麻麻地挤过直播画面:[听说这个直播间有人死了。]

    [直播间死人了?]

    [刚才报警警察说会马上处理,播主你好自为之。]

    [特地跑来看福尔摩斯的。]

    [你们都有病,都死人了还在看什么直播啊。]

    [播主好美!舔舔舔!]

    他一眼看到现在直播间的人数已达678,还在继续往上跳,便直接把弹幕全都屏蔽掉,屏幕中间露出一间家具摆放井然有序的大屋子,十几支蜡烛照亮了里面的所有摆设,几名身穿制服的警探正检查着倒在屋子中间的尸体,还好播主明白画面的敏感性,只录入尸体穿着拖鞋的脚,他带上自己的高音质耳机,一阵沙沙响后,便听到一个颤抖的女声,“是的警探,”她说,“我是刚搬进来的租客。”

    穿越第一天,房东就死了,莫羡也是醉了,她赶紧地接收了系统设定,摆出一副受惊的样子,惴惴不安地说,“我下了船后,哈德森太太——我的姨妈,住在贝克街221b——便遣人帮我运行李,因为行李太多,我上不了车,就让马车夫先帮我运到要租的房子里,房东会打开门让他搬上去,我在街上走了几步后,就招到一辆马车,送我过来。”

    她在这里顿了一下,飞快地瞟了一眼神色严肃的陌生警探,和正蹲在尸体旁边仔细查看的福尔摩斯先生,深吸一口气,继续抖着嗓音往下说,“我到的时候,大门紧闭,这我很确定,哈德森姨妈叫人帮我运行李的时候给我带了屋子的钥匙,所以我就直接开了门,一楼餐厅的蜡烛还亮着,二楼的壁炉也烧着,我以为……”说到这,她的话就被警探打断了,“你确定蜡烛亮着,壁炉也烧着?”

    “当然,”莫羡温顺地点头,声音也不抖了,语气十分肯定地道,“如果不是那些蜡烛,我上楼梯的时候一定会摔跤的,所以我以为房东太太只是临时出门,就回到自己的房间,整理一下衣服,去拜访哈德森太太,当时我记得是七点十五分,天还没黑呢。”

    [算了算时间,播主应该是六点四十开播的,]热心的弹幕观众们实力出镜,东拼西凑把具体时间商讨出来,生怕莫羡看不到还特地打赏几百块将弹幕字体变成加大加粗的天蓝色,在夜里的视野中分外显眼,[六点四十五上车,七点五分到家,七点十五出门,在福尔摩斯家呆到八点一十,八点一十七发现尸体,八点十九叫福尔摩斯,八点四十苏格兰场派人到达。]

    莫羡注意到这条弹幕,她自然地瞥了一眼,装作在回忆的样子,将时间记在心里,“我大概是八点十分左右回去的,发现尸体的时间不超过五分钟,因为钥匙掉进门缝里,我敲了几下门,没听到里面有人,就试着转动门把手,没想到……”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让雷斯垂德都不忍心问下去。

    “这是你的钥匙吧?”提到钥匙,警探举着煤油灯在门口黑漆漆的地上找了一番,捡起一把黄铜钥匙,莫羡险些忘了这回事,伸出双手接过沉甸甸的钥匙,听到他“唔”了一声迟疑地说,“我建议你这段时间还是不要住在这里了,毕竟……”刚死过人,他把后面半句咽下,换了个更温和的词,“毕竟是谋杀现场嘛。”

    可是,她还有什么地方可住呢?

    就在她冥思苦想的时候,被这番话吸引注意的弹幕架也不掐了嘴也不斗了,一致地激动得如滚开的水般沸腾起来,[福尔摩斯家啊!大好良机啊播主!]

    [天时地利人和啊播主!]

    [福尔摩斯家是要安全一点。]

    [为了播主的人身安全,去福尔摩斯家住吧!我绝对不承认我想近距离接触福尔摩斯。]

    [对了!那么久都没看到华生,福尔摩斯家里说不定还有客房!]

    [我名字都想好了啊播主!《和福尔摩斯同居的日子》]

    好像在应和弹幕一样,福尔摩斯先生翻看抽屉,研究墙壁,查看桌上的一沓文件后,带着高深莫测的矜持笑容,走近来对莫羡旁边的警探说,“雷斯垂德,我大致已经弄清楚了。”

    他又转头好像只是随意搁了一句话般对莫羡说,“我的室友华生还没搬过来,我想他不会介意将他的房间借给哈德森太太的熟人住一段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