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20章 维多利亚时代20

    女人之所以比男人富有同情心,是因为她们缺乏推理能力。

    ——叔本华

    “贝克街杀人案马上就要揭晓了,”在规模扩大了一倍的两千人直播群中,群主好心地将这个消息放上群公告,这样点开群的人第一眼就会注意到,“要来的赶紧来啊,虽然群空间会更新每期直播视频,不过见证历史,哦不,见证福尔摩斯破案的时刻还是在场比较有感觉吧。”

    “啊!”正值周二,不少工作党在群里哀嚎,“看群消息还好,看直播那是给领导心里插刀呢,肯定会给我小鞋穿,兄弟们,你们去吧!记得把消息告诉我!”

    “求贴图啊!文字描述干巴巴不给力!”

    “求在群里告知后续,特别是福尔摩斯认出凶手的办法,同样是人,怎么我就看不出来呢。”

    “凶手已经确定是小福斯特了吗?”刚戳进去还没跟得上节奏的人抛出了疑问,“虽然很符合福尔摩斯的猜测,但是总觉得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小福斯特上门了,福尔摩斯用戒指请他来的,”推理小说家严理据理力争,“你是没看到,要是看到他的样子就不会怀疑福尔摩斯的话了。”

    没错,小福斯特先生现在的样子,实在不符合莫羡两人去拜访他时的绅士形象,西装皱巴巴的,好像刚从一团糟的衣橱中掏出来没来得及熨好就上身,黑色皮鞋上溅的土黄色泥点擦也不擦,已然凝固其上,脊梁仿佛被打断一般毫无精气神,而他的双眼,好像浸没在大海中,抗争过,挣扎过,最后留恋地注视着那片波光粼粼深深地坠入海底,失去生命前的最后一瞥,绝望而窒息。

    虽然他是一个凶手,严理不由自主地怜悯起他来,但他也是一个可怜人。

    “请坐,小福斯特先生,”而面对这个可怜人,作为揪出他的胜利者福尔摩斯脸上既无同情也无自喜,冷静自持地示意他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莫羡看了他一眼,又看了一眼福尔摩斯,起身托起茶壶往茶杯里倒了三杯热茶,一杯递给小福斯特先生,他颤抖的双手握住温暖的茶杯,几乎失控的情绪终于平静下来,“福尔摩斯先生,你都知道了吗?”

    福尔摩斯朝莫羡伸出右手,莫羡忙将那枚订婚戒指放入他的手中,他只摊着手心往小福斯特先生眼前一伸,如同一个天雷劈下来,小福斯特先生带着一声悲伤的呻、吟往椅子上一靠,双手遮住自己的脸,一声不响。清晨的阳光照入客厅,将整个房间映成金色,而在这一片金色阳光中,他遮住脸的左手,金色戒指熠熠生辉。

    [可以确认了,]回升到两万多的直播间观众早将注意力放在订婚戒指上,[果然,他的订婚戒指和木匠的一模一样。]

    [难怪福尔摩斯会觉得可疑,换我我也怀疑啊,好好的两对未婚夫妻为什么要买一样的戒指]

    [问题是福尔摩斯是怎么认定戒指有古怪的呢?]

    [从死者手上订婚戒指的白痕或者脖颈的掐痕推断的吧,]严理不大确定地在直播间猜测,[那时候没有防晒霜,白人也没有防晒意识,加上英国纬度高阳光直射,随便晒晒就出痕迹,而且别忘了,戒指是蛇形,晒痕应该也是蛇形,虽然历史系研究生说蛇形很普遍,不过以福尔摩斯的谨慎度,在小福斯特手上也看到一枚蛇形戒指……]

    [我懂了,当时播主发现尸体的时候死者左手是在身体那一侧,根本看不到手指,这一块我们线索不全,也难怪推不出来。]

    [说的好像你看到就能推测出来一样。]

    [我是前面弹幕的脸,他不要我了。]

    等待小福斯特恢复过来的档口,莫羡抽空瞄了一眼弹幕,而福尔摩斯先生陷入安乐椅中,习惯性十指指尖相抵,默不作声地注视着他,过了三分钟左右,小福斯特先生放下手,抬起头来,眼圈泛红,泪光闪闪,似乎刚刚经过一场精神崩溃,他深吸一口气,完全放弃了垂死挣扎,“是的,我是一个罪人,我天生有罪。”

    [在维多利亚时代,]历史系研究生李时看着这一幕,也失去了炫耀自己知识的兴趣,他叹了一声,平铺直叙地向其它观众们解释,[同性恋是不为世人所容的,不仅会让家族蒙羞,还会违反法律,最著名的例子是王尔德,他因为性向被判处有伤风化罪,服两年苦役,这事发生在维多利亚后期,1885年,但是在1850年左右也就是播主现在的时间,想必会更加严厉。]

    “一年前,我们搬入贝克街,请来一位木匠先生为我们打造家具,他就是威廉,”说到这,小福斯特先生的双眼闪闪放光,仿佛沉浸在幸福的回忆中般,带着甜蜜的微笑,这一幕也看得直播间的观众们甚是心酸,想到他即将面临的悲惨结局,此刻的小小幸福便如回光返照般,让人不忍看下去。

    [虽然我对同志无感,但也很同情他,]弹幕们也是各种唏嘘,[可怜的孩子。]

    [我们的确生在了一个好时候。]

    [唉。]

    “我和威廉相爱了,是的,我不会回避,我爱上了一个男人,而最幸运的是,他也同时爱着我,”小福斯特先生现在的表情,好像打了一层柔光,柔化了脸上的棱角,跟和小福斯特太太在一起时的样子完全不同,而他那带着最后温暖的回忆也在此终结,闪闪发光的眼睛一点一点黯淡,无所不在的绝望又将他侵袭,“但我也知道,这种感情不被世人所容,还有更糟糕的,因为威廉常常来住处找我,竟被我的母亲认为威廉所喜欢的人是她,毕竟,比起一个粗壮的女仆,她的确更有吸引力,”说到菲丽丝勃朗特小姐,他毫不掩饰自己脸上的嫌恶。

    “她发现了我们的事,”小福斯特先生握紧了双手,“菲丽丝勃朗特,她是我见过的最恶毒、最贪婪的人,因为不满自己辛辛苦苦服侍母亲多年所分到的微薄财产,她威胁我们,要让我的威廉,oh,我的威廉,去引诱我的母亲,只因为我的母亲对他存有一丝好感,她知道我和威廉毫无积蓄,敲不出金币,竟想出了这个办法,以为等我母亲爱上威廉,自然会将遗产分给他而不是该死的慈善机构,这样一来,握着我们把柄的她就能拿到母亲的所有财产。”

    说到底,还是为了钱,“那你又是为什么要与菲丽丝小姐订婚呢?”莫羡疑惑地问道。

    “这是一个骗局,”小福斯特先生说,“来自异国的小姐,如果你有情人,就会知道这种感受,尽管我和威廉小心行事,却还是差点被我母亲发现,菲丽丝认为我需要一个未婚妻以做掩护,而她如果成为了我的未婚妻,便可更容易操纵我们,所以,我们去乡下完成订婚仪式,为了不让我的冲动毁了我们,其实我也希望能在乡下呆一段时间。”

    “但没有人会相信中产阶级的小福斯特先生会爱上一个粗壮的女仆,”福尔摩斯先生说,“更别提订婚了,所以你们不得不掩人耳目,特别是不能让福斯特太太知道,作为最了解儿子的人,福斯特太太一定不会相信你们相爱这种谎言,而你们同时是她的遗产受益人,也会让她产生不好的联想。”

    小福斯特先生沉默地点了点头。

    “说说案发当天的事吧,”福尔摩斯先生说,“酒不是你准备的。”

    “是菲丽丝,”小福斯特先生说,“她听说母亲要改遗嘱的事,让我去探探口风,而我当时心慌意乱,丝毫没注意酒的事。”

    当然会心慌意乱,毕竟他们不仅是母子,可还是情敌。

    “母亲见到我很高兴,她还想亲自下厨,可是我只想打听到消息赶紧离开,”说到那天晚上的事,小福斯特先生居然冷静下来,似乎已经做好迎接自己刑罚的准备,“她邀我去房间里谈话,因为会有租客上门。她喝了很多杯酒,我没有喝酒的心思,她说了很多话。你相信吗?当她说自己不会改遗嘱的时候,我其实有些幸灾乐祸的,菲丽丝到头来也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但她不该说……她不该说……”小福斯特一手遮脸,眼泪大颗大颗地从他眼中滑落,他脸上的肌肉痛苦地抖动,仿佛坐都坐不稳,从座椅上滑落下来,跪在矮桌前,歇斯底里地大声抽泣,“威廉,oh,威廉。”

    直播间的观众秒懂,[亲手将自己的爱人送上母亲的床,换我我也想杀人。]

    [可怜,他承受了太多,这个消息就像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他脑中崩着的那根弦断了。]

    [凶手是菲丽丝才对。]

    [恶毒的女仆,她应该要受到惩罚!]

    “后面的事我已经知道了,”小福斯特先生情绪崩溃,福尔摩斯便接着说,“你心慌意乱地回到乡下,发现了手上被福斯特太太抓挠的红痕,你回过神来,试图将嫌疑引到菲丽丝身上,跟她吵了一架——我注意到你的客厅地毯上有水迹,应该是碰倒了杯子没来得及清理——在她手上抓出红痕来,自己则用尖刀加深了痕迹,一个混人耳目的小伎俩,只能将菲丽丝也拖入我的视线。菲丽丝得到福斯特太太死亡的消息,又碰上我和莫小姐登门拜访,便戴上黑纱手套试图掩盖,小福斯特先生,如果不是你几次瞥向她的手,我大概也不会注意到。”

    在小福斯特先生的哭声中,贝克街杀人案拉上了帷幕,莫羡目送赶来缉捕的葛莱森警探将他戴上手铐压入马车,轻轻叹了一声。

    “对了,”福尔摩斯喝完自己的茶,又倒了一杯满上,“我有没有告诉过你,莫小姐。”

    “你来的当天,在哈德森太太的帮助下,我给华国拍了一份电报。”

    莫羡握着茶杯的手一紧,腰背僵住了。

    “今天早晨,”福尔摩斯先生锐利的目光紧盯着莫羡强装镇定的脸,从矮桌下拿出一张电报,“我收到了来自华国的回复。”

    [天空飘来两个字,药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