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21章 维多利亚时代21

    当你真心渴望某件事,整个宇宙都会联合起来帮助你。

    ——保罗科尔贺

    “陈参谋!”在一栋低矮的建筑物中,一名身穿白色工作服的研究人员紧急向上司打电话报道,“三号事件出现了。”

    离发现莫羡的直播间才过去一天,官方各大参谋机构便已就直播内容拟了数百个可能事件,涉及方方面面,以重要程度编号,而这次直播间的行动符合第三号事件:福尔摩斯身为侦探,不可能放过莫羡充满疑点的身份来历,势必会有一场涉及莫羡身份的对话,而这一场对话正是他们所需要的,透过莫羡的说辞,他们能从哪怕一声叹息中分析出她的真实来历。

    她到底是什么人?

    她为什么会穿越?

    她所在社会进步到什么程度?

    或许,一切问题,都会在这一场对话中揭晓。

    陈参谋早已从顶层楼梯间步入地下三层,行动如风般滴卡踏入研究室,研究室正中间一块大屏幕实时播放着莫羡的直播,在屏幕右边,一台测谎仪正实时捕捉对方肌肉图像,以肌肉运动的形式确认她是否在说谎,测谎仪旁边的方形白桌已经坐满了十三个人,其中有行为学家、心理学家、语言学家、社会学等等专门研究人类的专家教授,他们听到陈参谋的动静,却头也不回,也不打招呼,他们身前的桌上各放着一台电脑和一本笔记本,时而查看电脑资料,时而在笔记本上奋笔疾书,记录一些外行人绝对看不懂的笔记。

    而此种情况也出现在全国好几十个省会地区的研究机构,陈参谋静悄悄地在桌尾落座,轻轻打开电脑,连接总参谋处,他的电脑桌面可以看到研究室内多名专家的电脑文件,为了跟上大家的进度,他一连打开十三个窗口,一心多用地浏览分析各位专家的所获,其中一位心理学家发现莫羡在福尔摩斯提到电报的时候下意识地握紧了茶杯,这是惊慌的表现,从而可以得出,不管福尔摩斯获得什么信息,最起码,他们已确认莫羡的背景资料并不是铁板一块。

    陈参谋正在思考之际,便看到对面的专家拿起了笔,下意识地往大屏幕一看,他也迅速地翻开笔记本。

    莫羡要开口说话了。

    对于自己所未知的事物,不能报以百分之百的信任,是人之常情,饶是系统已经为莫羡安排一个背景身份,但莫羡自己清楚那是假的,被人针对性地一问,脑袋瞬间一片空白——她自然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研究她此时的表情动作,不然她或许能掩饰得更好一些——还好有系统的电子音在脑中提示,“你的背景设定毫无破绽,放轻松,福尔摩斯盯着你呢。”

    当她迅速收拾好情绪准备答话的时候,福尔摩斯似乎从她身上得到足够的信息,将目光放到电报上,不再紧盯着她看,莫羡心叫一声糟糕,她刚才的表现,可不叫毫无破绽,而是漏洞重重,原本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如惊弓之鸟一般,生怕福尔摩斯突来一句惊人之语。

    “你不必紧张,”福尔摩斯先生抬眼看了她一眼,灰色眼珠明明白白写着心知肚明,但奇怪的是,莫羡却奇迹般地放下心来,她注视着福尔摩斯拿起电报,起身走到壁炉面前,将它扔进火堆里,看着它在火舌的舔舐下化为一团灰烬,“这份电报我没看过。”

    啊?

    莫羡一时反应不过来。

    [福尔摩斯是什么意思?]观众也被弄懵比了,[吓唬播主吗?]

    [我猜他已经从播主的反应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电报看不看都无所谓,]推理小说家严理再次发挥自己的特长,[我感觉他在和播主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有所怀疑,现在用一封没看过的电报试探,发现播主果然有鬼,所以就不看了。]

    [不合理啊,]韩江雪作为推理爱好者本能地提出不对,[如果他不看,大可以将电报还给播主,为什么要烧掉?]

    在发送弹幕的同时,韩江雪也在理清自己的思绪,[我觉得,他的意思是,我知道你的身份有问题,但我不想追根究底,你也不要太紧张,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对,我也觉得福尔摩斯是既往不咎的意思,]立即有人附和,[不然为什么要告诉播主没看过电报,为什么要烧掉电报?]

    就在弹幕众说纷纭没有得出一个结论之际,福尔摩斯突然说话了。

    “莫小姐。”

    “嗯。”

    “哈德森太太说,你安葬了母亲的骨灰后便会回去?”他转身面对着莫羡,她握着茶杯的手慢慢放松下来,似乎不明白福尔摩斯先生为什么这么问,她试探性地答了一句,“是……?”

    “你讨厌烟草气味吗?”福尔摩斯微笑着问。

    “有些不适应,但也不是很讨厌?”莫羡被他弄得一头雾水,摸不着头脑。

    “我常常搞一些化学实验,你不介意吗?”

    “当然不会。”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拉小提琴,你会在意吗?”

    莫羡慢慢明白他的意思,她露出一个真挚的笑容,“绝对不会,谢谢你,福尔摩斯先生。”

    是的,陈参谋和几十名专家在福尔摩斯将那封电报烧掉的时候便已猜到,尽管莫羡来历不明,但他已经不介意了,甚至还投出橄榄枝,愿意在莫羡离开前成为她合格的室友。

    一个是借住的陌生人,一个是同居的室友,前者代表无可奈何的忍受,后者则昭示心甘情愿的接纳,看到这幅情形,陈参谋便知道,他们无法在福尔摩斯身上寻找播主的突破口了,既然是朋友,哪怕莫羡有些小秘密,只要不犯罪,触及不到福尔摩斯的底线,估计就不会继续追究。

    “但我们也得出了一些有用的结论,”专家们抛弃了暂时没什么有用内容的直播画面,开始讨论刚才那一幕所代表的含义,“没错,我们确认播主是在外力作用下穿越的。从她的衣服材料与化妆用品上来看,她的时空科技水平大概与我们相差无几。”

    “她开直播的目的也需要我们注意,”一位学者打开他的数据表格,投放到大屏幕上,“她直播以来,对镜头是一种无视的态度,而一般播主为了人气和打赏都会和观众有互动,她不仅在直播间很少说话——说话方式又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她在直播间说话的时候直播画面中嘴唇没有动作,我猜想或许是用脑电波转化为声波的技术——而且还不怎么直面镜头,一开始的打招呼大概是刚穿越比较兴奋,所以我们能得出一个结论,她从前没有直播过。”

    “而且她的性格,”一位心理学家凝重地说,“看到她的第一眼,想必大家的第一印象都是‘有钱有脾气的大小姐’,但看到后面,就会发现她十分聪明,怎么说呢,她能觉察到对方细微的心里感受,并做出对应的妥帖的举动,轻而易举地博得他人的喜欢和信赖,这种共情能力非常恐怖,我怀疑她树立的大小姐形象只是个幌子。”

    “没错,”学者点头补充道,“不过还好,她还没进修到能完全隐藏情绪的地步,在看到弹幕[拍一些风景]之类的要求,会有唇角下滑的小动作,尽管最后还是按观众的要求做,但她本人是相当排斥的。”

    所以问题便明明白白地出现在他们面前。

    为什么播主那么排斥直播,还要每天直播八小时?

    “我更倾向于一桩交易,”心理学家说,“她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却不是被人胁迫的紧张和焦虑。”

    “我认为我们最好用观众的角色与她交流。”几位专家讨论后总结说,“就好像有案底的人会绕着警察走路一样,我们需要先争取她的信赖,官方的身份是好用,但引起她的警惕会得不偿失。目前这一群观众做的不错,他们已经初步获取播主的信任,我们要做的就是比他们更好。”

    “还要筛选一批容易让莫羡产生不信任感的观众,让直播平台针对#遇见夏洛克福尔摩斯#出一台问卷吧,通过的才能发弹幕,不通过就乖乖看着。”

    “对,要将莫羡对观众的信任度提上来,还有打赏,打赏是个接近播主的好方式。”

    “金额不能太多引起播主警惕心,也不能太少吸引不了播主注意。”

    “问卷要备多套,不能让他们将答案发到网上。”

    “我也可以叫我手底下的学生们每天去看几个小时,发指定数目的弹幕,计入平时成绩。”

    在专家们的你一言我一语中,针对获取信任度的计划大致成型,在此,目睹这一切的陈参谋突然羡慕起#遇见夏洛克福尔摩斯#的播主,全国最顶尖的专家学者努力地讨好她,这感觉……

    “快吓死我了,”莫羡心有余悸地回到自己房间,也不顾换衣服直接往床上一躺,呈大字形暴露在直播间观众的视线,让跟着一起担心的他们也松了口气,[我还以为福尔摩斯查到了什么。]

    [太可怕了,福尔摩斯。]

    [对啊,外表是暖男,骨头里却暗搓搓地去调查播主。]

    [什么叫暗搓搓的啊!我大福尔摩斯一向光明正大,最后他不是还把电报烧掉了吗?暖男才是本质!]

    [我在电脑后面还能感受福尔摩斯的眼睛透过屏幕朝我看过来,那叫一个眼神锐利啊。]

    [不是我军太无能,而是敌军太狡猾。]

    [我要是播主,早就吓得跪在地上唱“就这样被你征服”了。]

    看到最后一条弹幕,莫羡想一想那副场面,不禁噗嗤一声被逗笑了,一看她笑了,观众们也开心起来,[摸摸播主,别怕,你已经表现得很好了。]

    [对啊,要是我穿越到维多利亚时代,碰到福尔摩斯,哈哈哈哈哈下面我不敢想了]

    [抱抱播主,你一定吓坏了吧。]

    [往好一点想,你已经是福尔摩斯认定的室友啦!盖过戳的那种!传出去该有多少人羡慕嫉妒恨啊!]

    [播主你很棒!加油!]土豪们又送上一连串打赏。

    “他们说的对,”连系统的电子音也不吝啬赞美,“其实我也没想过能瞒住福尔摩斯的眼睛,现在已经是我所能想象到的最好结局了。”

    莫羡抿出一个好看的笑,“嗯,我知道。”

    “谢谢你,系统。”

    脉脉温情只持续了不到一刻,莫羡收拾好心情,从床上爬起来,查看自己的打赏金额,竟超过了十万,直播间的观众各种发弹幕,[土豪我们做朋友吧。]

    [播主要买买买了吗?]

    [对啊,也到了提升自己的时候。]

    [快打开商城看看,好想知道里面除了衣服还有什么~]

    观众们不约而同地刻意回避了商城是怎么出现的问题,开玩笑,这商城一看就不是地球的货,万一不小心问到什么机密,他们可不想被请喝茶、签保密协议什么的,就算有一两个人作死要问,也飞快地被直播间管理员清理弹幕封ip拉小黑屋。

    “对了,系统,”打开商城之前,莫羡在脑海中谨慎地问了一句,“这个可以出现在直播画面吗?”

    “没问题,”系统毫不在意,“如果不能出现的话,早在你买衣服的时候我就会提醒你了,你的世界、直播的世界和观众的世界是不连通的,所以你不用担心观众们会因为你的商城打你的主意,而且你除了买衣服还没怎么看过商城吧,里面除了碎片还有不少好东西哟~”

    而就在此时,地球,华国,不少专家又接到了紧急电话。

    “一号事件出现了!”

    “最重要的一号事件!”

    “赶紧联系陈教授吴教授钱教授……”

    在无数期待的目光中,莫羡打开了系统商城,商城随直播球携带,只见一束微弱的绿光如扇面般从直播球的小圆入口中展开,投射出一副虚拟图景,与此同时,地球华国各地,不少人正在头疼:“该死!为什么关不掉直播间!”

    “严格审查网上关于#遇见夏洛克福尔摩斯#的一切消息!禁止任何图片视频流出!”

    “屏蔽所有有关消息,立刻让直播平台管理在页面上发布封口令,泄密者一律以危害国家安全罪论处。”

    “观看直播的人太多,我们又无法通过限制直播入口调整观看直播的人数,必须做好心理准备。”

    而水底的暗潮涌动并没有影响到水面上的风平浪静,莫羡手指在虚拟界面上滑动,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页面,分门别类地罗列了许多项选项卡,但大多数光芒黯淡,仿佛被打上马赛克般看不清字迹,唯一亮起来的是“日常用品”和“推理相关”。

    “商城的选项卡以第一次进入世界决定,如果你进入的是武侠世界,亮起来的就会是武功秘籍,”系统解说道,“因为你第一次进入的是推理世界,所以只有推理那一栏亮着,至于日常用品,是任何世界都有的。”

    从前莫羡买东西一向都是直接让系统帮她在搜索栏搜,限于角度的原因观众只能看到虚拟投影的一角,像今天那么光明正大将全页面都摆在直播间的机会可谓少之又少,他们真真切切地看到整个商城时,简直激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原来科技可以进步到这种程度。]

    [好棒!好想生活在未来!]

    [其它选项卡是什么啊?怎么只能看到一个?]

    “其它都点不进去,想要点进去需要符合一定条件,而我还没到知晓条件的等级,”莫羡转述着系统的话语,“所以我目前只能买推理相关和日常用品。”

    [这样啊,不急不急,只要播主继续直播,总有一天能看到其它选项卡的!]观众们也惯会自我安慰,[希望那时候我还没七老八十。]

    [啊,说起来更期待了呢,会不会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有修真功法和血统兑换啊。]

    [前面的,天亮了别做梦了。]

    莫羡直接戳进现在亮着的推理相关,往上面扫一眼,除开实验器材和系统强烈推荐的碎片之外,还有一个选项卡是“直播世界获得”,她好奇地点了一下,弹出一张有福尔摩斯照片的页面,上面写着[播主与夏洛克福尔摩斯关系良好(室友),可获得他的一项技能],其下则是一串技能列表,地质学、化学、解剖、小提琴、格斗、法律等等,而在最后是一项泛着金色的碎片,上面写着“基本演绎法”。

    [基本演绎法!这个是福尔摩斯最著名的技能啊!]熟知福尔摩斯的观众顿时强烈建议她选基本演绎法,[福尔摩斯自创的,其它地方学不到!]

    [没错播主!选它吧!]

    [不过播主要注意的是,演绎法只是一种思维方法,如果你没有像福尔摩斯这样深厚的阅历知识,那就废掉了。]

    [其它也有局限性,解剖学不系统,法律限于英国,还是基本演绎法吧。]

    莫羡向系统咨询了一会儿,最后选择了基本演绎法,当她触摸那一块金色碎片的时候,“基本演绎法”化作一道金光进入她的脑海之中,她微闭双眼,感受到自己的思维仿佛更加清晰了一般,还没更清楚地感受到变化,她便听到了楼下的门铃声。

    赶紧关掉商城,她从床上爬起来,穿上毛绒拖鞋下楼去开门——指望福尔摩斯开门是行不通的,蹬蹬蹬蹬跑下楼,她开门一看,惊喜地叫道,“华生医生!”

    [是华生?!]直播间的弹幕也开始兴奋起来,[华生上门了?]

    [真的华生?我都快把他给忘了。]

    [天惹!华生比我想象中的更帅!]

    [华生和福尔摩斯,哦我的腐女心!]

    华生右手摘下头上的圆顶硬礼帽,朝她点头致意,亲和热诚地笑道,“莫小姐,你看起来精神不错,”他似乎修剪过胡子,原本的络腮胡须修剪成了短短的连鬓胡,虽然身体依然消瘦,但他的眼睛恢复了神采,不像上次见他那样沉浸在悲伤的回忆里。

    “是的,见到你真高兴,华生医生,”莫羡雀跃地将门关上,而华生一边将手杖放在门边的架子中,一边和她朝二楼客厅的楼梯走去,“我听说贝克街谋杀案告破了。”

    “是的,医生,”莫羡走在前面,她迫不及待地推开了客厅的大门,叫道,“福尔摩斯先生,您看谁来了。”

    客厅的一角是作化学实验的地方,福尔摩斯先生正在一张脏兮兮的松木桌上小心翼翼地倒一支褐色试剂,他不耐烦地大声说,“不管谁来了,都请务必不要打扰我。”

    莫羡耸了耸肩,不知为何,在福尔摩斯将那封电报烧掉之后,莫羡蓦地发现离福尔摩斯的距离不是那么遥远,以前她肯定不敢这么大喊大叫,不过现在,她仿佛放下了一切顾虑一般,对福尔摩斯不像是尊重师长,反而有点对待朋友的意思了。

    华生也笑着朝她摊开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然后在壁炉旁找了张椅子坐下,为自己和莫羡倒了两杯茶,莫羡捧起茶杯笑道,“趁他在忙,我想您一定愿意听我说这桩贝克街谋杀案吧。”说起来,也算是投桃报李了。

    “当然,”华生熟门熟路地从壁炉那面墙壁的书橱中取出一本笔记本,他那熟稔的姿态惹得直播间又是一阵狼吼鬼叫,让莫羡也是无话可说。

    就在讲述这件谋杀案件的时候,楼下传来钥匙开门的声音,莫羡“咦”了一声,停下话头,转头朝客厅门口张望,没过多久,哈德森太太便出现在他们面前,她穿着一身紫色套裙,端来一盘点心,惊讶地发现华生也在,亲切地笑道,“华生医生,好久不见,”打完招呼后,她又朝莫羡说,“angel,我去乡下拜访亲戚的时候,为你打听了关于墓地的消息。”

    莫羡适当地露出哀戚之色,“谢谢你,哈德森姨妈。”

    “如果你愿意接受对方两百镑的价格,明天我便可以带你去贝肯斯菲尔德镇,”哈德森太太将点心盘放在桌上,“我已经联系好了那边的牧师,贝肯斯菲尔德镇正是你母亲年轻时候居住的地方。”

    “我很愿意,哈德森姨妈,”既然她收获了“基本演绎法”,又有哈德森太太找到了墓地,想来也是时候离开了,毕竟虽然系统说穿越期间自己时空的时间会暂停,但她也还是赶紧回去比较安心,至于英镑,完全不是问题。

    倒是观众们有些懵比,[啥?播主要走了吗?]

    [播主要回到你原来的时空了?你在那会直播吗?]

    [播主你还会直播吗?]

    [想看播主直播你在的时空,是二十一世纪吗?]

    莫羡会继续直播吗?她自己也不知道。而她的沉默似乎加重了观众们的不安,[播主你不会真的不直播了吧?]

    [不会吧?播主你回一声啊]

    [不要!播主你继续直播嘛你继续嘛!]

    [系统提示:当时惘然打赏你50000积分。]

    [系统提示:巴山打赏你10000积分。]

    [系统提示:两岸阔打赏你50000积分。

    “别别别,你们别打赏了,”莫羡第一次收钱都收得不安心,“看情况吧,”她犹疑地用意识在直播间说,“或许会。”

    观众们还是不满意,却也不敢逼她,只好暂且跳过这个话题,但直播企鹅群里已是一片惊惶,工作党们都坐不住了,在群里直言如果不是领导紧盯着,哪怕穿小鞋也要上去看个究竟。

    “怎么会不直播呢?”不知不觉,韩江雪发现#遇见夏洛克福尔摩斯#的重要性已然超越了她的男神薛游,薛游这几天不直播,她吃饭睡觉学习照样井井有条,因为她知道薛游有微博,有经纪人,有公司,有家庭住址,有电话号码,但莫羡呢?她要是消失,那谁都联系不上,“果然还是要让她开个微博。”

    “对啊,这样我们好歹也有个联系的方式。”

    “要是留下电话号码就更好了。”

    想的美,看到群里这一群不切实际的人,叶雨时冷笑着噼里啪啦打破了他们的幻想,“得了吧,直播间的ip都找不到,还想要电话号码呢,不怕打到天堂去啊?”

    “打到天堂……巴哥你要不要这么惊悚。”

    “一头冷水浇上来。”

    “冷场王就是你,你就是冷场王!”

    而此时,贝克街221b内,谈论到墓园的话题,本来华生是低着头以示尊重,但听到贝肯斯菲尔德镇的名字时,他一下子将头抬起来,“贝肯斯菲尔德镇?太巧了!”转头朝做完实验正在洗手的福尔摩斯说,“福尔摩斯,你还记得米亚斯通小姐吗?她的葬礼就举行在贝肯斯菲尔德镇。”

    “我听说过!”一听到这些八卦,哈德森太太立刻接话道,“我去贝肯斯菲尔德问牧师关于墓地事宜的时候,正好看到斯通小姐的父母家人刚离去,可怜的斯通小姐,刚订婚就死了,唉……”

    福尔摩斯先生用松木桌上的毛巾擦干净手,从装烟丝的波斯拖鞋里取出些许烟丝,放进架子上拿下来的陶制烟斗,他叼着烟斗走近壁炉,点燃烟丝,懒洋洋地说,“我亲爱的华生,你知道我对平淡无奇的案件提不起半分兴趣,这个案子实在太过简单,我想雷斯垂德先生一定乐意解决它。”

    “你怎么知道雷斯垂德先生找过我?”华生医生刚问出口,又无奈地补充笑道,“我似乎问过很多遍类似的问题,但我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推断出来的。”

    “华生,我比你更了解你的习惯,”福尔摩斯抽着烟斗,从大理石壁炉台上取下今天的早报,一边展开一边说,“你最近医务很忙,忙得经常乘马车,靴子不是新的,鞋底却一点也不脏——却还有时间来找我,想必是有事拜托,正好葛莱森警探说火车撞人案交付给了雷斯垂德警探,而雷斯垂德却还没有来咨询过我——他自己当然处理不好这桩有数个嫌疑人的案件,你一来,就将注意力放在斯通小姐身上,所以我推测,应该是雷斯垂德让你来的。”

    “是的,说穿了也没什么奥妙。”华生说,“雷斯垂德警探的确被这桩案件难住了,但我想你听了之后也会感兴趣的,斯通小姐的未婚夫、她未婚夫的前未婚妻、觊觎她的男主人和讨厌她的女主人,四个嫌疑人,在案件发生的时候,都有证明人证明他们不在火车现场。”

    华生原以为这话能提起福尔摩斯的兴趣,却见他依然不为所动,反而用嘲笑的口吻说,“我还以为他能拿出什么理由,原来只是如此而已,如果确定他们都不在场,那就再扩大嫌疑人范围,一个贫困的女教师,想必也没多少想要她死的仇人。”

    面对一脸“这么简单的案子不要来烦我”的福尔摩斯,华生也无能为力,他叹了一声,便说,“好吧,我会转告他的。”

    [其实贝克街杀人案也很简单啊,]观众们倒是悄悄往另一个方向想,[虽然我们怎么都猜不到,但对福尔摩斯来说应该很简单吧。]

    [大概是刚处理一桩无聊的案件不想再接另一桩更无聊的案件了吧?]

    [所以问题来了,为什么福尔摩斯要接贝克街杀人案呢?嘿嘿嘿。]

    [嘿嘿嘿。]

    [嘿什么鬼啊,播主又不是别人,她可是来自未来的播主啊,她的案子能不好好对待吗?]

    [我才想说前面在说什么鬼,和情商低的人无话可说。]

    “雷斯垂德要去贝肯斯菲尔德的话,”福尔摩斯看了一眼莫羡,“不妨让他带你和哈德森太太一道过去,一路上有个警探在旁边会安全一些。”

    “我也可以一同去,”华生热情地说,“诊所关几天也没关系,最近没有急诊病人,而且我的邻居也是一名医生,如果有病人找不到我,我会让他们去找我的邻居。”

    福尔摩斯瞥了一眼兴致勃勃的华生,没说阻拦的话。

    三人的行程都已定下,莫羡再次问道,“福尔摩斯先生,您真的不去吗?偶尔看看乡下的景致也不错啊。”

    “如果你的记忆没有问题,我才去过韦布里奇,所以,是的,不去。”

    华生和莫羡都铩羽而归,看来福尔摩斯先生是一定要在家里呆个天荒地老了,确定福尔摩斯不去后,叶雨时马上拨打了张队的电话,要是知道福尔摩斯不参与火车直播案,队长应该很高兴吧。

    然而并没有。

    张队更郁卒了,什么啊,福尔摩斯看不上的案子就捡来给他,他才不想破!

    然而也由不得他,说到底,福尔摩斯的看不上,反倒帮了他一把,收拾好心情,张队嘱咐叶雨时一定要在斯通小姐的葬礼上小心留意一切身材娇小的女性,尽管雷斯垂德排除了四位嫌疑人,但他又不是福尔摩斯,他的能力,大家都不是很信任。

    叶雨时一边接着电话“嗯嗯哦哦”地答应一边将凶手的数据复制到桌面上,这样等嫌疑人一出现他就可以即刻开启对比,就这一会儿忙碌的工夫,华生医生告辞回去联系雷斯垂德和整理行李——斯通小姐的葬礼是后天,但雷斯垂德警探打算明天就过去问问斯通小姐的家人,以图获取一些线索,所以他们也决定明天和警探一起出发——房东哈德森太太去厨房准备午餐,莫羡也回房间整理行李。

    就在她来到自己门前,握着房间把手准备开门之际,从楼下传来悠扬而孤独的小提琴乐声。

    莫羡转动门把手的手停在那儿不动,她定在原地,似乎明白了什么。

    “系统,麻烦你先不要用直播球对着我,”她在脑海里对系统说,让他带直播球去街上溜达,在观众们的哀嚎声中,她放开门把手,转身往楼下走去。

    走到二楼楼梯的时候,尽管她放慢了脚步,小提琴的乐声还是停下了,福尔摩斯面朝窗外,背对着门,保持着拉琴的姿势,莫羡走进客厅,给自己倒了杯茶,在水注入茶杯的流水声中,莫羡轻声说,“福尔摩斯先生,安葬……骨灰后,”她说,“我就要离开了。”

    “我会很想念你的,”莫羡深吸一口气,“尽管我们只相处了几天,但和您一起破案的日子,我永远都不会忘记。”

    如果直播间的观众在,他们肯定会说,废话,换谁谁都永远忘不了。

    想到这,她自己都觉得矫情,勾起一个笑容,她低头注视着手上的杯子,“真的,很高兴能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他依然没有转过身来,只是用他低沉的声音回应,“我亲爱的朋友。”

    当莫羡再次离开客厅,那小提琴的乐声便再也没有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