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25章 维多利亚时代25

    将邪恶的产生归结于超自然的因素是没有必要的,人类自身就足以实施每一种恶行。

    ——约瑟夫康拉德

    “在我姐姐去世的那天,”葬礼快要结束的时候,小斯通小姐脸色苍白,身材消瘦,她裹在空空荡荡的黑色蓬裙里,低声对雷斯垂德警探说,“我去过火车站。”

    雷斯垂德点了点头。

    当小斯通小姐踩着绿色的草坪走过来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直播间里,叶雨时也同时发上了比对结果,结果显示,与凶手拥有百分之百相似度的女子便是——

    “琼斯小姐,”小斯通小姐低低啜泣了一声,“我看到她把姐姐推下去。”

    [是她?]直播间的观众好似一脚踏空,没想到凶手居然真的是她,[有没有搞错?]

    [真的是她?]

    [真相来得太快让人猝不及防。]

    [完全猜错了]

    莫羡再次抬眼,那位站在琼斯先生身边的少女,正在葬礼上对她死去老师的情人天真而妩媚地笑,而画家先生略一皱眉,避过了她的笑容。

    “那你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呢?”雷斯垂德警探严肃地问。

    小斯通小姐单薄的身躯抖了一下,她的声线颤颤巍巍,很明显吓得不轻,“因为,她看到我了。”

    “她,她还对我笑,”似乎回想到那副恐怖的画面,小斯通小姐低泣出声,“我害怕,警探先生,我每天都在做噩梦,我,我也不敢告诉父亲母亲,警探先生,她是恶魔,她一定是恶魔!”

    [想想那场面,的确让人害怕,]韩江雪一脸厌恶地发送弹幕,[是不是反社会人格啊?杀了人还向目击者笑。]

    [天惹,为什么要笑!她不知道杀人会被绞死的吗?]

    [是不是有精神病?]

    [米亚斯通小姐教她那么久居然没察觉到她有病?]

    目送雷斯垂德警探走向琼斯小姐,莫羡拉了拉福尔摩斯的大衣袖子,在同样疑惑不解的华生和哈德森太太的视线中轻声问,“福尔摩斯先生,您早推测出凶手是她了吗?”

    “亲爱的莫,”他说,“我曾经得到一个错误的结论,这说明依据不充分的材料进行推论是多么的危险,小斯通小姐的鞋子上沾上了火车站旁的黑灰,加上她和斯通小姐的关系并不融洽——年龄相差只有两岁,却一个住在伦敦一个住在乡下,警官上门调查也不露面,如果斯通太太限于身体原因不能见客,她又是为了什么呢?斯通太太的身体没有坏到时刻不能离人的地步,否则斯通先生恐怕就没有心情应付警官了。这些情况足够引导我怀疑小斯通小姐的用心,但当我看到琼斯小姐的亲笔书信后,我立即重新考虑起我的想法。”

    福尔摩斯先生解释的当口,雷斯垂德已经将琼斯小姐铐起来,她的大眼睛无辜而惊慌,可怜巴巴地向父亲求助,她的母亲,可怜的琼斯太太,看起来好像随时会晕厥,好在雷斯垂德警官备有嗅盐,借给她闻了一会儿,她便苏醒过来,倒在自己丈夫身上,大声啜泣,“oh,警官先生,你一定是弄错了,我的小甜心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

    听到这话,亦步亦趋跟在警探后面的小斯通小姐居然挺着她细弱的腰杆,站出来鼓足勇气大声地、颤抖地叫道,“看在上帝的份上,停止装出这副虚伪的样子吧!琼斯小姐,我再清楚不过你隐藏在身体里的黑心肠,警官先生,我可以发誓,我所说的都是真的!”

    到了这种地步,年幼的琼斯小姐依然无辜地说,“我也可以发誓,我没有杀她,警官先生,我只是推了她一把而已,谁知道火车会那么巧经过呢?”

    在场的人顿时全都安静下来,他们一个个瞠目结舌地看着被铐住的琼斯小姐,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她话语中的意思,就连琼斯太太也从丈夫怀里钻出来,不可置信地盯着琼斯小姐,仿佛眼前的女孩不是她的女儿,而是被什么恶魔换了芯子。

    “基督耶稣啊!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虚弱得好像风一吹便会倒下的斯通太太一把将扶着自己的丈夫挥开,扑向琼斯小姐如疯了一般拳打脚踢,当然,她被警官先生迅速地拦了下来,饶是被一个陌生男人拉住,她还是朝着琼斯小姐的方向挥舞拳脚,直到小斯通小姐扶住她,才与自己的女儿抱头痛哭,那哭声断断续续,让人不忍听闻。

    被这样一场戏码震到,观众们也是目瞪口呆,[她这是什么样的脑回路?]

    [我刚才吓得瓜都掉了]

    [如果不是亲眼目睹,我做梦都想不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女孩会做出这种事。]

    [问题是,她为什么会说得那么理所当然?]

    [好可怕的妹纸]

    “您是怎么从那封信里发现琼斯小姐不对劲的事呢?福尔摩斯先生?”神色复杂地看着这一幕,莫羡轻声问道。

    福尔摩斯沉默了几分钟,说,“我曾有一位宿敌,莫,一位名叫做莫里亚蒂的教授,他身上流淌着犯罪的血液,那时候,伦敦有一半的犯罪事件都是由他主导的,我是如此熟悉他,以至于看到那封琼斯小姐书信的时候,便立刻回想起他来,对他们来说,道德感和羞耻心都无关紧要,琼斯小姐的字迹端正,小心翼翼地用吸墨纸吸过,她才华横溢,引用了几位著名人物的诗句,这样一封信,绝不是能以不懂事为借口写出来的,琼斯小姐很清楚她在勾引自己老师的情人,她甚至引以为豪,对这样的女士,我不得不提起全部的警惕心,小斯通小姐和她比起来,简直像一只洁白的羔羊。”

    “而事实也证明福尔摩斯的怀疑是正确的,”华生医生接过话头,“昨天晚上听说琼斯先生一家入住班特莱旅馆,他就拉上我在二楼观察这一家人,我们本来也想邀请你的,莫小姐,不过哈德森太太说她想找你聊聊……”

    “一名淑女怎么能卷入这么危险的案件呢!”哈德森太太闻声顿时反驳道。

    “您说的对,哈德森太太,”华生笑着继续说,“一开始没有什么收获——这也是意料之中的,毕竟事情已过去好几天,直到后来,我们看到琼斯小姐单独在旅馆园子里玩的时候,掐死了一只翅膀飞不了的幼鸟,才意识到她的危险程度。”

    后面的事情也很清楚了,福尔摩斯发现琼斯小姐有多危险后,马上猜测出小斯通小姐的退避必有所原因,他邀请雷斯垂德警探——尽管他们很蠢,但警探的身份在特定时候还挺有用的——连夜赶往斯通先生的家,提出要见小斯通小姐,说服了半天,她还是闭口不言,只得悻悻离开,或许是斯通先生的逼问有了作用,总之,在斯通小姐葬礼即将结束的时候,小斯通小姐总算站了出来,指认琼斯小姐,得到眼前这个让人唏嘘不已的结果。

    “如果小斯通小姐没有见到这一幕呢?”莫羡担忧地问,“那不是就没有证据了吗?”

    福尔摩斯自信地说,“任何犯罪都有痕迹,如果我们将目光放在琼斯小姐身上,只需要问问她的仆人,甚至街坊邻居,亲爱的莫,总有人会注意到的,毕竟一条蓝色丝质蓬裙,可不是什么不起眼的颜色。”

    火车直播案就这样落下了帷幕,叶雨时将所有线索记录下来,做成报告交给张队,而张队趁一名女星宣布恋情、吃瓜群众无暇顾及的时候偷偷将它贴在官方微博里,设置禁止转发评论。在这条长微博里,理所当然的,福尔摩斯的名字被划去,他们称其为“热心的朝阳区群众”。

    第二天,安葬了“母亲”的骨灰后,莫羡回到伦敦,便与福尔摩斯和华生、哈德森太太告别,登上了前往印度的轮船,她早已关闭直播间,走进自己的船舱,直到叫她吃饭的时候,船上的男仆才发现她凭空消失了。

    在重归平静的贝克街221b,华生终于有时间让福尔摩斯解答困惑他已久的问题,“福尔摩斯,”他说,“明明在去斯通先生家的那天晚上,小斯通小姐便将一切和盘托出,为什么你还要多此一举,让她第二天才当着琼斯小姐的面吐露真相呢?”

    “你错了,”映着煤油灯暖暖的光芒,福尔摩斯陷在安乐椅里,抽着他的陶制烟斗,“我不是让她当着琼斯小姐的面。”

    是莫羡。

    尽管福尔摩斯相信,她不会成为另一个琼斯小姐,但作为朋友,他还是希望琼斯小姐被抓捕后的那幅情景,能让莫羡真真切切地看到。

    而此时,在一间冰冷的、墙壁雪白的口供室里,莫羡长长的睫毛如水鸟叠起翅膀般轻轻一动。

    她睁开了双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