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4章 有种你来骗我啊17

    靠在车内软软的垫子上,莫羡看着窗外路边飞过的一颗又一颗树,转头问坐在身旁的吉莉安,“埃里克的案子进度怎么样?”

    “有点棘手,”吉莉安翻着手上的文件回答,莫羡闻言凑过去就着她的手看了一眼,“阿曼达会是凶手吗?”

    “还是要接触后才知道,”吉莉安保守地摇了摇头。樂文小說|

    莫羡趁机让直播球对准她手上的文件,可惜直播间里观众们热火朝天地讨论“一个世界五百强公司是怎么成立的”问题,压根没多少人注意到刚才他们提出的第一手资料,让莫羡也很是无语,用意识在直播间里提醒他们,“你们不是要看吗?再不看就翻页了。”

    见播主说话了,观众们只好从热血上头中清醒过来,研读起吉莉安手中的资料,[有死者和现场照片,有验尸报告,谁来艾特一下那位法医大人?]

    [我在,]陆帆玄答了一声,先将屏幕里出现的验尸报告截图下来,开两个窗口对着截图发弹幕,[报告里写得很清楚,几名年轻女性口鼻有□□残留,是在独处的时候被□□迷晕——想来凶手应该对她们的行程观察过一定时间,开始死的那名女性是被掐死,大概凶手觉得太过费力,便改为用普通商店就能买到的刀,前两名被刀捅死的女性身上留下七八处刀痕,到第五名死者的两处便可致死,凶手越来越熟练了。]

    [既然死因不同,]错过前面剧情的韩江雪疑惑地在弹幕中问,[怎么确定她们是一个人杀的?]

    [凶手的标志一样,]在咖啡馆写小说顺便看直播的严理提到,[这些女性背部刺有十二星座的图案,她们的生日还对应她们的星座。]

    这就是十二星座杀人案,莫羡看着吉莉安手上翻过的一张又一张死者照片,内心毫无波动,她转过头去,假装自己承受不了那血腥的场景一般,许多观众皱着眉头或最小化直播间或打开另一个程序遮住弹幕,以往的电视电影从没出现过这种惨烈而真实的图片,他们在安逸环境中培养的小心脏颇有些承受不住。

    [我还是认为这是男人作案,]和其他人不同,严理格外认真地一张一张照片截图下来研究半天后在直播间说,[一来女人很少用刀子这么带有攻击性的武器,二来我看到死者手上、前臂有大量自卫性伤口,说明死者和凶手有过一番搏斗,无论从体力还是心态来看,是男人的可能性大得多。]

    瞄到这里,坐在司机位的雷诺斯突然咦了一声,让同车三人都将目光转到他身上,副驾驶的莱特曼看到表盘脸色大变,左手击在方向盘的鸣笛处,发出刺耳的汽笛声,“停车,快停车。”

    长长的一声“嘎吱”刹车声后,车内四人不由自主地向前倾,还好大家遵守交通规则系上安全带,没有谁在紧急刹车中受伤。

    “发生什么事了?”莫羡吓了一跳,等车停稳后问道,莱特曼擦了一把不存在的冷汗,“刚才看到水温表指针快速上升,我怀疑——”

    他话还没说完,莫羡便看见车前盖冒起一阵白色水蒸气,雷诺斯亮起双闪,推开车门下来查看,直播间的观众们跟着好奇地打量车子,吉莉安和莫羡也下车一脸迷茫地看着两个男人敲打发动机舱盖,懂车一族的观众恍然大悟,[防冻液蒸发?水箱开锅!]

    [真的是啊,还好莱特曼注意得快。]

    [是啊,]一位驾校教练在直播间里教学,[一个是水温表指针,一个是水温报警灯,这两个都要注意,有不对劲的情况及时停车,不要急停,以防追尾。]

    [对,开车要分外小心。]

    [然而后面并没有车。]

    [摆三脚架啊播主,你车抛锚了。]车友们善意提醒,[车子是吉莉安的吧?难怪,女车主啊。]

    水箱开锅?三脚架?这都是什么鬼!莫羡一脸懵比地看着雷诺斯和莱特曼对着发动机舱盖束手无策,在弹幕们的催促下从后备箱盖内侧取出三脚架,又在观众们的指引中将他们拼起来,放在车后五十米处摆正位置,他们的车在空旷的郊区抛锚——阿曼达的母亲住在郊区,她今天有假特地去探访母亲——加上此刻正好是上班时间,很少有车经过,而莱特曼和雷诺斯看起来不像是会修车的人,这意味着他们需要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路中间等待救援,也意味着今天之行或许会泡汤。

    [水箱开锅我能认得出来,可是我不会修啊,]直播间的车主们束手无策,[这年头直接呼叫救援拖去维修厂就行了。]

    [拖去维修厂耽搁的时间太长,能不能再搞辆车来,先把你们载过去?]

    雷诺斯一下车就在路边打电话,他语气激烈,伴随着大幅度的肢体动作,让莫羡有种不好的猜想,果然,挂上电话后,雷诺斯不愉地走过来说,“前面发生一起追尾小车祸,救援队过不来。”

    他们从纽约市里开了近一个小时,现在将近下午三点,就算马上给市里的人打电话,也要在路上等近一小时。

    “看看有没有经过的车吧,”莱特曼斜靠在车上无奈地说。

    屏幕这头的陈参谋也很无奈,他手下的参谋团和专家们,要是说从里面挑一个机械人才,那是不费吹灰之力,不管是机械设计还是制造,想要几个要几个,可是修汽车?这真不是他们的专业。

    而直播间的车主们显然也没几个修车专业的,老实说,要是他们干的汽修行业,哪还有时间看直播。不过人一多,总能想到办法的。

    [先打开水箱吧,]老司机们开始出主意,[看看散热器。]

    [温度如何?播主小心点,摸一下水管。]

    [不要让播主去找死啊,莫莫你先等个十分钟,现在水箱温度很高,蒸汽的温度更高,被烫到可不是开玩笑的。]

    莫羡只得在发动机舱盖前等候,一边竖着耳朵听吉莉安和莱特曼讨论阿曼达的问题,据说阿曼达在埃里克母亲自杀前就和埃里克父亲眉来眼去,埃里克母亲死后,他们人前还是上司和下属,但人后……

    “你有没有阿曼达比较清晰的照片?”莱特曼问雷诺斯,“她和受害者长得像吗?”

    “不像,”雷诺斯摇摇头,“一点也不像,阿曼达是金发女郎(blonde),受害者都是黑发,说起长相,受害者和埃里克母亲更像一些,这也是我们怀疑埃里克的原因之一。”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熬过十分钟,等白烟散尽,莫羡在观众们的指导下用车内柔软的白色毛巾包住右手掀开发动机舱盖,见她动作,莱特曼奇怪地问,“你在干什么?”

    “我想看看里面,”莫羡挥舞左手将剩下的一点水蒸气和汽油味挥散,“万一能开呢?”

    “小心别弄坏了,”莱特曼叮嘱了一句便不再阻止,莫羡来实习的时间不短,他明白她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

    莫羡“嗯”了一声,对着发动机舱内的部件发呆,太多东西挤在一起,分不清哪个部件有什么用处,她求助性地用意识问直播间的老司机们,“怎么办?”

    [左边那个白色小塑料箱是水箱,]有人辨认出来,[检查一下有没有漏水,小心烫。]

    检查一番水箱和风扇,确认它们没有漏水没有故障,便在老司机的指点[左边,][右边一点,][再过去一点,][扭它,][扭下来,][小心烫,]中成功将隐藏在角落的节温器拆下,莫羡满头大汗,手上抱着毛巾拿一把黑乎乎热乎乎的节温器,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花来,老司机们也只能帮到这里,[可以开车了,但是要低速驾驶,低速低速,否则发动机会坏的。]

    “我从没想过你居然能修好?”莱特曼听完莫羡的转速,用一种奇异的目光打量了她一番,因为劳力不足,米国的汽车修理工比其它行业如银行业的普通员工收入要高,修车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专业技能,不是大街上随随便便拉个人来就会的。

    “我没修好,”莫羡本能地否定道,“这只是一个应急措施,汽车有什么问题还是得送专业的汽修店。”

    尽管如此,她的应急措施也让几人免受在大路上坐等的困境,目送莱特曼四人上车以每小时二十千米的速度小心翼翼行驶,陈参谋在自己笔记本上又记上了一笔。

    因为直播间本身面对的受众便是接受过高等教育、对推理破案情节有兴趣的知识分子,在遇到一些简单的、类似汽车抛锚的问题便有心无力,而陈参谋本身的专家团层次更高,更不接地气,这次还只是汽车抛锚,万一下次出现什么爆胎的意外情况,他哪来得及去汽修厂找人帮忙?

    如果为莫羡创建一个公司——

    他的目光再次落到弹幕上,拿起电话。

    辛辛苦苦小心翼翼地开了半小时,他们总算成功到达阿曼达母亲的家,阿曼达母亲居住在一座山间小别墅内,要经过一片小树林,吧唧吧唧踩着泥土和落叶,阳光斜斜地照进树林,轻风一吹影子乱窜,嗅到青翠树木在太阳底下晒出的清香,莫羡难得地放下顾虑,专心致志地跟着雷诺斯的步伐。

    七八分钟后,一座三层楼高的斜顶乡村小别墅出现在树林背后,金色阳光透过白色栅栏落在青油油的草地上,一道石子路从绿草中间延伸到别墅门口,别墅门前留出一块躲雨的地方,白色的柱子撑着,可以想象夏天来临的时候,一家人在门廊前星空下弹着吉他喝着酒唱着歌,唱着七十年代乡村歌曲的场景。

    莱特曼张牙舞爪的背影打破了一切美好的遐想,他拉开栅栏门,径直朝别墅门前走去,三步并作两步踏上门廊楼梯,朝落在后面的三人招了招手,靠在门廊柱子上按下门铃,清脆的门铃声划破静谧而悠然的气氛。

    “你们是谁?”没过多久,一位五六十岁的妇人拉开里面那扇门,露出半边脸疑惑地看着门口的陌生人,“你们找谁?”

    雷诺斯自动地往前一站,手握证件朝她脸上一挥,“fbi,我们想找阿曼达。”

    “fbi?”眼前妇人将门缝又拉大了些,她的身份呼之欲出,“我女儿碰上什么事了?”

    “女士,”雷诺斯按捺自己不耐烦的心思,“能请我们进去坐坐吗?”

    阿曼达的母亲迟疑地拉开大门,让四人进屋,眼前的屋子铺着实木地板,几把铺着碎花软垫的木椅围着一方小圆桌,莫羡一眼看到桌上喝剩的两杯水,其中一杯杯子边缘还残留一枚红色唇印。

    妇人从屋里端来一个小圆托盘,将其上的四杯水分发给客人们,又将两只喝剩的杯子收走,莫羡坐在有些咯人的软垫上,打量着小客厅里的摆设,电视机旁两个书架,散落着一些名叫《论演说家》《尼克松回忆录》《美国国父华盛顿的110条处世准则》的书籍,另一个书架上则摆放着几个相框,应该是阿曼达和父母的合照。

    “请问阿曼达女士在哪里?”雷诺斯扫了一眼盘旋向上的楼梯,客气地问,“我们想找她询问一些情况。”

    “她啊,本来坐的好好的,就在五六分钟前吧,”她的母亲立在桌子前,又忐忑又警惕地望着这群不速之客,“接到一个电话,被叫出去了。”

    “谁的电话?”莫羡眉眼一动,竟比雷诺斯还问得快。

    妇人踟蹰地瞟了一眼莫羡,不清楚她是什么身份,又瞄了一眼雷诺斯,才回答,“我看,好像是她上司的电话。“

    她上司,莫羡几乎掩饰不住自己嘴角的嘲笑,她上司不就是埃里克的父亲、那位市长候选人么?也是醉了,自己儿子深陷连环杀人案的危机,他还有心情约会?

    [渣男!]义愤填膺的韩江雪立马给他盖了个戳,靠这一句脑补了数十万字的复仇小说,[我要是他妻子,管他什么名誉什么竞选,直接曝光给媒体离婚!看他怎么勾搭女人。]

    [没错!]还有的小姑娘想得更深一层,[埃里克母亲是不是自杀的还不知道呢!]

    [别太阴谋论了,]严理想阻止她们不着边界的胡思乱想,[回头想想,就算她真是自杀的,也是被埃里克父亲逼死的。]

    既然他们要找的阿曼达不在,那莫羡几人似乎也到了该告辞的时候,但莱特曼歪在椅子上一点离意都没有,雷诺斯和吉莉安看他脸色行事也没动静——低速开过那场追尾小车祸,救援队及时赶到,将他们的车子拉去维修了,而收到莱特曼消息的托勒斯还开着车在路上,数一数要半小时才能到,这半小时,难道他们要在外面吹着冷风等着吗?

    几人不说话,气氛顿时凝滞起来,吉莉安不得不打原场,她抽出笔记本和笔,向阿曼达的母亲和蔼一笑,“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当然可以,”妇人堆起笑点点头。

    开头照样是确定基线的常规问题,莫羡无所事事地数着时钟秒针一格一格过去,她的余光扫到电视,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大对劲,又仔仔细细地将关着的电视打量一番,没发现什么问题,才疑惑地放下顾虑,专心听阿曼达母亲说她的故事。

    “阿曼达她是耶鲁大学毕业,研读政治学,”说到自己女儿,她的骄傲掩都掩不住,“她从小就有进取心,班里名列前茅……”

    这么唠着嗑,时间也飞快过去,莫羡注视那分针跳到六的位置,觉察时间已过去二十分钟,便听到莱特曼粗鲁地打断了吉莉安的问话,“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

    被阿曼达母亲说得昏昏欲睡,观众们此时清醒过来,兴奋地发送弹幕,[莱特曼又来了。]

    [我觉得他问的问题肯定特别欠打,]深知莱特曼根底的韩江雪小小的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在直播间回复,[你们看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

    果然,他问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知道阿曼达和她的上司保持一段暧昧关系吗?”

    莫羡格外注意阿曼达母亲的脸,只见她听完问话显露出惊讶的神色,“我不知道。”

    拙劣的谎言,莫羡将目光收回,放在原木桌上的水杯,一个人真正惊讶的时候,惊讶这个表情在脸上的时间不超过一秒,她保持了一两秒,说明她在伪装。

    知女莫若母,阿曼达的母亲怎么会不知道她在做什么。

    “埃里克的母亲知道他们的关系吗?”莱特曼的第二个问题同样尖锐,让妇人难以维持基本的礼貌,她发出愤怒的低吼,“我不知道他们的关系!阿曼达不会做这种事的!请你出去!”

    “你知道,”重复问话是说谎的表现,莱特曼依然没有动作,他翘着二郎腿,脚尖一点一点的,“最后一个问题,阿曼达有参与十二星座连环杀人案吗?”

    “我的阿曼达永远不会杀人,”妇人生气到极点反而冷静下来,“她永远,永远不会杀人。”

    莱特曼注意观察着她的表情,点头道,“这句话是真的。”

    但是她到底不是阿曼达本人,阿曼达有事瞒着她的话,她也未必能看得出来。

    “话问完了,你们可以走了,”阿曼达的母亲深深叹了口气,仿佛一下子老了几岁,她斜过身子指了指门口,“请你们离开。”

    吉莉安瞪了莱特曼一眼,将自己印有名字地址和电话的白色名片留在木桌上,“很抱歉打扰了,如果你有任何需要,可以联系我。”

    莱特曼第一个站起身来走出客厅,雷诺斯紧跟在他身后,莫羡的目光最后一次在电视上绕了一圈,跟上他们的步伐,吉莉安再次抱着歉意朝妇人点了点头,离开了阿曼达母亲的家。

    按原路穿过树林,托勒斯的车停在路边,她双臂抱胸靠着车,好像在想什么心事。

    其实托勒斯的长相不错,在黑人妹纸中算是漂亮那一栏的,然而她眉毛凌厉,压着皱着,一看就不好惹,给她的漂亮打了些折扣。

    “你们来了,”听到脚步踩在树叶上的声音,托勒斯从思绪中抽离出来,朝他们打了声招呼,拉开车门。

    莫羡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坐进后座,她的微博收到一封私信——主播莫羡的微博,开通微博后,有太多人给她发私信,统统让系统设置屏蔽了,然而这一封私信好像挺重要的样子。

    一位自称官方派来接触她的、姓陈的参谋——身份证件的确是他本人没错,但这又不是不能造假——希望能获取她的授权,以她的名义在他们的世界创办一间公司,盈利所得除了维护公司正常需要都会用来帮助她更好地在直播世界里生活,很优越的条件,只要她一点头,那边就能将所有事情办得妥妥的,可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有所得必有所失,他们想求什么呢?

    [播主播主,]正思忖着陈参谋的用意,一条弹幕出现在她的视角下方,[你的直播视频我已经剪好了,可以发到网上吗?]

    [剪好了?]眼尖的观众一眼瞄到这条弹幕,[发在哪个网站?]

    [b站啊,]获得授权的导演愉快地回答,[有的部分不能涉及——你们懂的,还有维多利亚时代的视频没放出来,我就剪了米国的,算起来应该是第二季第一集hhhh,播主你给这个剧起个名字吧?]

    我起名字?莫羡转头看向窗外的景色,又是茫然,又觉得好玩,她想了会儿,用意识在直播间里慢慢说,“既然是从我的直播间里剪的,又说的是推理破案的事。”

    “就叫,直播破案现场吧?”

    作者有话要说:  点题点题,从小老师就教我们要点题[笑]。

    新的2017年来啦~元旦快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