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第45章 有种你来骗我啊18

    一天紧张的复习后,曹格致歪在宿舍椅子上,葛优躺般刷新网页,正巧看到关注列表中主播莫羡的微博有更新,戳进去一看,多了一个视频链接。

    《直播破案现场》第二季第一集?他啼笑皆非地点开视频,在缓冲的时候用搜索引擎搜索第一季,理所当然的,搜索结果为无,好像这个足有四五十分钟的剧集是凭空蹦出来的一样。

    莫羡微博的最新消息在说她的私人公司正在筹备中,这部剧是公司的第一部作品,另有链接直通公司官网,正在紧急招募人手中,让曹格致不禁觉得有些儿戏,网红会组建工作室、公司不足为奇,但是怎么说也会在前期爆料新闻什么的,像莫羡这样说干就干一点风声也听不到,他还是第一次见。

    靠不靠谱啊?他一边搜索有关新闻——倒不是有心加入,只是觉得这事不太对头,想多找点证据佐证自己的猜想,一边打量着公司官网,这是一个简简单单的网页,除却招聘经纪人、公关、运营等普通网红公司必招的部门和职位,还有其它五花八门的兼职,教师、医生、律师、饭店经理、厨师、修车技师、药剂师、模特、演员……凡是需要高度的理论和实践知识才能从事的专业职位他们都招,而所招聘的条件只有一个:随时随地提供咨询,每咨询一次的费用按行业薪酬加五成另算。

    看到这里,几天没看莫羡直播的曹格致颇有些云里雾里,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暂停缓冲好的第一集视频,翻一翻刚才搜索的相关广告新闻,没有一条搜索结果,这就意味着没有相关宣传、公司所招聘的人选局限于观看直播的二三十万观众,最大限度地降低了公司的影响力,让曹格致觉得越发奇怪,摸不清底细。

    关闭网页,他将莫羡的直播间打开,屏幕上迅速刷新一幅郊外兜风般的图景——每次打开直播间都让曹格致怀疑起校园网的网速,车内的莫羡低头玩手机,其他几名陌生人在说话,通过直播间弹幕的科普,他很快弄明白眼前几人的身份,坐在驾驶位的是fbi雷诺斯——看到这里,曹格致不由自主地瞄了一眼观众列表,猜测那些离开的金光闪闪大v们的心理想法——副驾驶是莱特曼,后座的三人从左到右分别是莫羡、吉莉安和托勒斯,她们都是莱特曼集团的成员。

    “凯莉和瑟琳娜,”托勒斯接着莱特曼关于出租车司机的问话回答,“一口咬定尼克的嫌疑,但是警方从监控中查到尼克那天晚上在相隔数十公里的酒吧喝酒,当然,他也有可能喝完酒后去接客,但是……”她瞟了一眼莫羡的方向,“后来我和洛克尔去询问他的时候,他说自己没有侵犯瑟琳娜的时候,说的是实话。”

    瑟琳娜和尼克,两个人必定有一方说谎,既然托勒斯认为尼克说的是实话,那说谎的必定是瑟琳娜了。

    “所以,我想等会儿再去问问瑟琳娜,”托勒斯脸上有隐藏的怒气,“希望她这次能如实相告。”

    托勒斯对弱势的女性怀有一种真诚的怜悯,或许是她小时候被父亲虐待的缘故,所以当她发现自己所同情的对象居然在欺骗她,这种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感情让她生气也是可以理解的。

    “抱歉,”托勒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望着窗外飒飒飞过的绿树道了句歉,“为我因为你的年龄轻视你,对你的判断有所怀疑。”

    莫羡没有放下手中和陈参谋私信沟通的手机,低头说了句“没事”。

    见两人说开,一时没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曹格致将直播间最小化,打开缓冲好的第二季第一集饶有兴致地看起来,刚点播放,屏幕便被密密麻麻的弹幕包围了,其中不乏[从直播间来的]、[想再对照看一遍]的言论,也有[萌新瑟瑟发抖]、[这剧什么来历?]的纯新人,一看弹幕数量,早已到达最大限制的三千条,曹格致又是新奇又是好笑,将弹幕屏蔽后,才撕开薯片倒杯可乐翘着二郎腿看了起来。

    他平时大多看一些英剧美剧,说起来也好笑,电视剧其实暗藏一条鄙视链,英剧鄙视美剧,美剧鄙视日剧,鄙视链的尽头,便是甚少出精品的内地剧——甚至有偏激的观众认为国产剧根本排不上鄙视链,不过近年来好的国产剧越来越多,逐渐追上国外的步伐,所以不少观众觉得还是可以一提的——看多了国外的剧,英剧精致,美剧大气,日剧切入点发人深省,韩剧也在慢慢走出车祸失忆的老梗,国产剧花花绿绿的配色和小鲜肉小花们僵硬的演技便凸显出来,如果不是近年还有几部好剧撑着,曹格致早就弃国产剧而去,看都不想看一眼,莫羡直播间流出的这部剧,他也没抱多大期望,大有来都来了,那就瞟一眼的想法。

    不过光看第一眼,他就挑起了眉毛,电视剧拆开来说还是那几项,故事情节和主角演技是重中之重,场景、道具、灯光、镜头布局这些因素如地基一般,建得不好也能立着,但建得好便格外精彩,其实细数数这部新剧,故事情节自不必说,角色演技完全是本色演出,任谁来都挑不出不对,场景和道具——人家都亲自去米国直播了,难道还会有漏洞吗?灯光倒是一大弱项,不过又不是没有不打光的电影,有些导演力求自然,有些画面甚至还刻意不打光呢,至于镜头,虽然不知道站在摄像机后面的人是谁,但这镜头,也能勉强够得上普通商业片的水准,即便达不到文艺片一个镜头一个隐喻的水平,拿到电视剧里也足够用了。

    仔细数一数,曹格致几乎惊讶地、用崭新的目光打量起这部新剧来,导演的剪辑水平不愧是学院派教出来的,一部剧里没有任何无用的镜头,节奏紧凑,偶尔还来个小伏笔小高|潮,前面的铺垫足够,看着这集片尾主播一无所知地被黑车司机带走,曹格致的心当真揪了起来,幸好从主播现在活蹦乱跳的模样得知她不会有事,他才深吐了口气,放下心来。

    看完后他嚼着薯片觉得,咦挺新奇,这可是真正的随拍随剪,想一想,观众们的意见能影响到播主的看法,能影响到电视剧的走向,这该多有趣啊!从前看漫威电影《死侍》的时候,他便对死侍时不时对屏幕外面观众们说话的举动感叹不已,有种打破次元壁的feel,而这部剧更加深了这种感觉,如同从前玩单机游戏,几条不同的主线会让他所操纵的人物进入不同的结局,而游戏和这部剧不同的地方在于,他完全不知道主播的结局会走向何处,而他也可以真实地去帮助主播,这种感觉,这种感觉……

    他咽下薯片,一拍桌子,抓到那一丝丝灵感,就像《西游记》里的悟空转过头来问他们路该怎么走,就像《红楼梦》中的林黛玉在观众们的安慰中止住眼泪,就像他能近距离接触《三国演义》所崇拜的诸葛孔明,甚至还能搭上几句话般,这种亦真亦幻、虚拟和真实同步的感触,实实在在地让他热血沸腾,肾上腺素飙升,恨不得下楼跑个三五十圈,仰天长啸才能发散自己的激动情绪。

    就在他被自己臆想中的图景刺激得连连挥拳,差点让室友以为他神经有哪条不对劲的时候,因关闭剧集而显得安静如鸡电脑突然传来莫羡熟悉的声音,“话说,bau那群人不觉得奇怪吗?”

    那声音让头脑发热的曹格致冷静下来,点开左下角最小化的图标,屏幕里,莫羡手机上的应用已从华国的微博换成米国的非死不可(febook),她搜索着埃里克的账号,在观众们的提醒下一个一个排除掉头像不对的人,“按理来说,连环杀手开始杀人都有一个触发点的。”

    [没错,]本来就是写推理小说的严理在弹幕里搭腔道,[以我查的众多资料来看,除却精神病发,连环杀手杀人不会无缘无故,一定会遭受刺激源,引发心底的杀意,比如像米国有名的绿河杀手,小时候父母的吵架和暴力埋下了伏笔,第一任妻子的背叛,与第二任妻子的分居,导致他对女支女的仇恨和杀害,换个方向说,凶手蛰伏了那么多年,为什么偏偏是这几个月犯下凶案?一定是现实有什么东西刺激到他。]

    [对,以我看《犯罪心理》的经验,]韩江雪也不甘示弱,[离婚、破产、失业……这些元素都有可能导致原本心理有漏洞的潜在连环杀手杀人。]

    [原来如此,]

    [所以触发点是什么?]

    [让我来理一理,目前为止,嫌疑最大的埃里克因看到尸体照片害怕排除,埃里克父亲对女大学生不感兴趣排除,两人都知道凶手是谁,指向阿曼达,接到埃里克父亲电话出门,打算明天继续探查。]

    [前面的好厉害,不过大家不是认为凶手是男人吗?bau那边有没有其他嫌疑人啊?总感觉心理侧写不是很靠谱,其它线索呢?凶器上有指纹吗?抛尸的地方有监控吗?还有,那个失踪的天文社妹纸还活着吗?离她失踪过去二十四小时了吧?]

    “警方严密地监视埃里克和他的父亲,”莫羡用意识对直播间的观众解释道,“如果他们要处理那个女孩,就能抓到他们的尾巴。”

    然而观众们还是无法放心,[可是电视剧里有不少在警方监视下还能出去杀人的情节啊,不是我说啊,他们真的靠谱?]

    “尽人事听天命吧,”莫羡无奈地说,“如果严密的监控下还能让他们跑掉,那就真没办法了。”

    说着,她手指一动,刷出埃里克的社交账号。

    看着那张对她笑的埃里克头像,莫羡总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她摇摇头似乎想挥散这个想法,才点进他的账号认真观察他的动态。

    从外表上看,埃里克是一个相当内向的人,他的动态也显示出这一点,所发的消息大多是好词好句、名人名言、心灵鸡汤、劝人向善,单从社交账号和接触过的、他本人的言行谈吐来看,埃里克的的确确是一个腼腆内向智商高的小伙子。

    看不出什么破绽,如果没有bau的侧写画像,埃里克将永远不会被当成嫌疑人来看待,但是既然嫌疑落到他身上,就说明他还是有值得怀疑的地方。

    “埃里克最近收到一条处分,”莱特曼挂上不知何时接通的电话,转头向三人传达,“因为旷课过多,学校给予的处分,侧写师们认为大概是这条处分激发了他的杀意。”

    说不通,莫羡和吉莉安对视了一眼,看到她眼中相同的疑惑,“如果埃里克为了一条处分杀人,那他针对的应该是学校方面而不是天文社的女生,再说,难道他以前没有收到处分吗?”

    “这个真没有,”托勒斯接道,“他从上高中起就时不时地旷课,不过大都踩在校规的线上,加上他父亲是高官,所以正经的处分倒没怎么背上。”

    “他们只能想到这条原因了,”莱特曼将手机塞进兜里,无所事事地说,“家庭方面还是老样子,天文社也没有什么口角,不然还是为什么呢?”

    莫羡皱紧眉头,越发怀疑埃里克是凶手的推断,她有一搭没一搭地刷着febook,突然,在埃里克的关注列表瞄到一个账号,将她的心都提了起来。

    这是一个黑发碧眼的美人儿,如果她没记错的话,这张脸的主人属于阿曼达。

    雷诺斯的话:“阿曼达是金发碧眼儿”,电视机旁书架上摆着的相框,一头黑发的阿曼达笑得格外开心,莫羡总算想起那股违和感来自何处,不是电视,而是电视旁的相框。

    阿曼达染了黑发,莫羡不知道为什么,但她染了黑发。

    不同人种对脸的认知不一样,莫羡她就分不清白人和黑人不同的长相,一开始看到那相框的时候,她没注意染成黑发的阿曼达,最后瞄的几眼,她没看清楚脸,还以为会是阿曼达的姐妹,如果阿曼达染了和埃里克母亲一样的发色,那埃里克的刺激源或许就应在这里。

    可是埃里克身上没有说谎的痕迹啊,如果他害怕尸体,为什么还要去杀人?

    被迫的?

    “我想知道,”莫羡懊悔地敲着脑袋问,“阿曼达是什么时候染的黑发?”

    “阿曼达染了黑发?”雷诺斯惊讶地问,“她什么时候染的?”

    得了,这也是个靠不上的家伙。

    还好吉莉安立刻拨打了电话问埃里克的父亲,这位市长候选人很清楚明白地告诉他们,阿曼达的黑发是三个月前染的,算一算,第一具尸体也是三个月前发现的。

    “如果埃里克是凶手,”吉莉安顿时注意到这条线索,“父亲的情妇将发色染成她母亲的样子,对他来说会不会是一个刺激源呢?”

    “可是我们没有证据,”莫羡苦着脸提到,“而且阿曼达什么时候不染,偏要到三个月前才……等等,三个月前,染发,那个领结,”莫羡的眼前闪过一副又一幅画面,“埃里克父亲从前的精选视频从来没有系过那个颜色的领结。”

    “他和阿曼达的关系持续数十年之久,”吉莉安迅速跟上莫羡的思绪,“为什么突然会帮他打理着装?为什么会突然系上阿曼达送上的领结。”

    莫羡一拍大腿,那声音大得让屏幕这头的曹格致都“嘶”了一声,颇有种打在你身痛在我心的感受,然而莫羡沉浸在自己的推测中,兴奋地亮起双眼,“他们结婚了!”

    “没错!他们肯定结婚了!”莫羡越说越有信心,“阿曼达染黑发,估计是要搭配婚纱造型什么的,他们结婚的消息在市长竞选前绝对不能爆出——和一个情妇结婚会让投票者怀疑埃里克父亲的人品,所以他们干脆私底下结婚,但是埃里克和他父亲住在一起,不可能不知道这个消息。”

    “逼死母亲的父亲和在母亲生前就眉来眼去的情妇结婚,”吉莉安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情妇代替了母亲的身份,加上阿曼达染黑发,看起来越像他自杀的母亲,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天文社被杀的几个女孩子也是一头黑发。”

    一个天文社足有三四十人,总有一两个人是同一星座,为什么同一星座非要瞄上其中一人呢?这个问题或许有了解答。

    “问问监视埃里克的警察他在哪里,”莱特曼当机立断地用手肘捅了一下驾驶座上的雷诺斯,在他报电话号码后拨出,拿着手机对准他的耳朵,让他听对面的动静。

    “埃里克不见了,”雷诺斯的方向盘差点打歪,他又气又急,“埃里克开着他父亲的车出门,他不知道。”

    埃里克的父亲?

    莫羡的背猛地往座椅靠背一靠,话语中充满焦急,“吉莉安,”她的声音大得险些破音,“刚才你打电话的时候埃里克的父亲是不是在办公室?”

    “是,”吉莉安有些迷茫又好像猜到了什么不敢确定一般,“我听到他助理汇报的声音了。”

    “如果埃里克的父亲在办公室,”莫羡的声音几乎颤抖起来,“那阿曼达接到后出门的电话,是谁的?

    作者有话要说:  从今天起恢复更新~明天的更新应该会稳定在晚上十一点左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