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章节目录 167.杀害

    云义天听到这里,也黯然了,他确实娶了另外的人,作为原夫人温晴的贴身婢女,她风铃儿还有什么理由回到云府呢?

    “那你今天回来,是来看凝儿的吗?”

    “小小姐可能还不认识我...不过也没关系,只要小小姐好好地,想必小姐九泉之下也安心了。”

    风铃儿的发鬓上有几丝白发,她看向云以凝的时候,眼神十分柔和。

    云以凝一时还有些不习惯,不过风铃儿温和的笑意却能让人感到关怀。透过风铃儿看她的目光,云以凝暗想:温晴的婢女都这么温柔,不知道她的亲生母亲温晴又是何等的温煦呢?

    “风姨叫我小小姐,我还真有点不习惯,风姨还是叫我凝儿吧。”

    风铃儿眼睛莫名有些湿润,“诶好,我就唤你凝儿。”

    她看着云以凝的脸,慈爱地继续说道,“你和小姐真是像,小姐如果还在世上,她一定会很自豪有你这样的女儿的。”

    太后也微笑点点头,“是啊,姐姐如果还在世上,我的凝丫头也有人疼了啊。”

    “凝儿,你别怪风姨,当时黑衣人冲进来的时候,风姨没有保护好你...害得你因为脸上的毒素受了不少苦...是我不好,如果我当时再拼命一点,说不定那个毒粉就不会落在你的身上了。”

    风铃儿说着,愧疚之色溢于言表。

    “风姨,你看我这不是好了吗?凝儿是该谢谢您才是,如果不是您替我挡了那一下,怕是凝儿十七年前就没命了。”

    风铃儿感动于凝丫头的懂事,她哽咽了一下,抬起头时,怨恨的眼光投向了站在角落的钱澜。

    她清了清嗓子,“我追黑衣人出去,在郊外,我扯下了他身上的一块令牌。这块令牌我一直留着,”说着,她就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块漆着黑亮的楠木,“这块令牌上,有‘幽冥’二字,是幽冥门的象征。”

    云义天一愣,那黑衣人是幽冥门的人?可是幽冥门的人为什么要来找晴儿的麻烦?

    “是门派之争?”

    “不,我曾经也一直以为是门派之争。但是我又十分疑惑,因为小姐将晴煞阁阁主的身份隐藏的非常好,就连晴煞阁内部,也只有极少数的人知道。

    所以幽冥门知道小姐是阁主的身份,这种可能性非常小。更何况,小姐嫁给将军后,就限制了晴煞阁很多的行动,只有在特殊情况下,小姐才会动用晴煞阁的力量,这样来说,幽冥门就更没有必要针对一个打算退隐的门派。”

    云义天皱眉,他实在是不解,幽冥门有何理由来害他的孩子!“那到底是为什么?”

    “我恢复记忆后,再次组织起了晴煞阁以前的成员,收集了许多消息,当年的真想才浮出水来。原来,十几年前幽冥门的掌门就是钱丞相的长子钱永晨,而掌门的妹妹,可就是现在的云夫人钱澜。”

    钱澜本来脸色已经惨白,她一脸严肃,却是虚弱无力,“你扯到我身上做什么!温晴又不是我大哥害死的!是她自己没福气短命!”

    “没错,小姐的难产是跟你没有关系,但是你敢说那个黑衣人跟你没有关系?”

    “什么黑衣人,我不知道!那是我大哥的手下,我岂能跟他有关系?”

    风铃儿慢慢走近钱澜,带着压迫性的气势,“其实,你也没有想到我家小姐会因为难产而死吧?那天,你派黑衣人来,原本是想趁着小姐生产之日,将小姐和小姐腹中将生之子一同除去。只不过,我家小姐...仙逝而去,你也不必动手了。”

    “你不要血口喷人!十七年前,我根本还不认识温晴!何来派人刺杀一说?”

    “呵,你不认识?只怕你早就嫉妒我家小姐,早就记恨她嫁给将军。十七年前,一场百官朝会,你大哥随你爹爹入宫,你大哥钱永晨喜欢上我家小姐,而你也对将军动心。你跟你大哥,还真是亲兄妹呢,都喜欢抢别人的!”

    “你胡说!!”钱澜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好似被戳中心思,却死不承认。

    “你不要狡辩了,我找到了曾经的那个刺杀小姐的黑衣人,他什么都跟我说了。钱澜啊钱澜,论狠毒,谁都不过你。那个黑衣人为你办事,你居然想杀人灭口,哼,只可惜他还是逃了,你是不是恨得牙痒痒?”

    “你凭什么说那个人是我派的?他是我大哥的手下!我没有权力去命令任何一个幽冥门的人。你要算账,去九泉之下找我大哥!”

    风铃儿嗤之以鼻,她的眼神却愈发鄙视,“我从黑衣人身上扯下来的那块令牌是幽冥门掌门的!如果真的是你大哥钱永晨亲自派的人来刺杀小姐,他只需吩咐就好,何必还要把令牌给办事的人?而这块令牌,其实是你从你大哥那里偷出来的吧?你假传他的命令,下了暗杀令。”

    钱澜咬紧嘴唇,她恨恨地瞪着风铃儿,却一句话也没有说。

    “瞪我干什么?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虽然十几年前幽冥门因为你大哥的死而解散,但是,当时在幽冥门里面的亲信想必对钱永晨的死非常意外,毕竟钱永晨死的太突然。而你应该对事实再清楚不过了!”

    “你不要再说了!...好,我承认,是我派了那个黑衣人,可是温晴毕竟是死于难产,跟我没有关系!”

    云义天震惊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钱澜,早在十七年前,这个女人居然就对他的女儿,甚至想对他的发妻下毒手!

    温晴难产去世之前,他的脑海里从来出现过这个女人,他们也许是见过,没想到只是一面,就埋下祸根。

    十六年前,菲儿的存在,不过是他醉酒后的一个意外,也是因为这个意外,他才会娶了钱澜。现在想想,也许那场醉酒,这是这个女人安排的!

    这个女人为了嫁给他,使了多少手段?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事情?

    风铃儿却并没有因为钱澜的承认而惊讶,似乎所有的事情一步一步都掌握在她的手里,她并不理会钱澜让她住嘴的话,她继续说道,“我还没说完呢,你是不是害怕了?钱澜,你现在知道害怕了?我告诉你,晚了!”

    “你...你不要再说了!”

    “你的大哥是你下药毒死的吧?”

    此言一出,不仅云义天震惊,就连云以凝也微微张大了嘴巴,她还真是没想到钱澜还真是蛇蝎心肠。

    “钱永晨知道我家小姐去世后,也知道了你派人暗杀的事情。虽然你跟钱永晨解释说我家小姐是难产而死,可是你大哥不相信,他只认为是你的托词。因为你知道钱永晨对我家小姐十分爱慕,他若是以为是你下的毒手,自然是不会轻易放过你。你深以为恐,所以先下手为强!”

    钱澜的嘴唇不停地颤抖,她的唇色发白,面色枯槁,似乎一下子老了好几岁,“我没有,我没有!我大哥是因病去世,不是像你说的那样!”

    “钱澜,你为何还不承认呢?钱永晨虽然因为你私自动用幽冥门力量暗杀我家小姐的事情十分动怒,但他疼爱他唯一的妹妹,是所有的人都知道的事情。你大哥绝不可能杀了你!可是你却如此狠心,对他痛下杀手!到现在,你还活得有滋有味,毫不念及当年你大哥对你的恩情。”

    钱澜的眼里泛起了泪意,她的眼睛变得猩红,“我没有,不、不是我干的,是我大哥自己染病身亡,不、不是我...”

    太后坐在主位上,她用力拍了一下桌子,“钱澜!你好大的胆子!哀家不管你大哥是不是杀的,光是你派人暗杀哀家的亲姐姐这一项罪,哀家就要治你的死罪!来人,把她给我押到刑部,让刑部给哀家好好得审,直到给哀家一个答复!”

    两个侍卫立即上前,将钱澜的手臂抓住,而钱澜也不反抗,她一直低着头,额前的发丝已经散乱,嘴巴里不停地说着‘不、不是我...’,但她如断线般的泪水却泄露了她极悲的情绪。

    直到把钱澜押走,大厅才恢复平静。太后平静了一下,继续说道,“云府二小姐云启菲,哀家给她指了一门亲事,是陈州竹镇的一户人家。虽然家事上不了什么台面,但是哀家觉得这也算是一个归宿。云将军,你说如何?”

    陈州竹镇?那不是西部最贫穷的一个小镇了吗?但是半晌,云义天还是点了点头。

    菲儿现在这个名声,京城里那个好人家的公子会娶她?而且想必菲儿和钱澜在冰梨膏里给凝儿下毒的事情,太后也知道了。

    而太后并没有追究,也算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放了菲儿一条生路。如果真要追究,不知道菲儿还有没有命活在这个世上?

    现在让菲儿嫁到陈州,那里离京城非常遥远,嫁过去之后,可能这一辈子是不能再回京了...不过,他也不能计较什么了,对这个女儿,他真的是失望透顶了,现在菲儿能留下一条命,已经是很好的了。

    “好,既然云将军同意了,那哀家就亲自派人‘护送’云启菲去陈州。今日哀家也乏了,哀家就先回宫了。”

    “是,恭送太后。”

    所有人恭送太后走后,云义天在人群的最后面,想起刚刚钱澜承认的种种事情,想起他的晴儿难产而亡时的情形,他头痛欲裂,浑身似乎是一下子失去了力量,跌坐在椅子上,他顿觉心火急躁,怒气上涌,一口血猛地喷了出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