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一章 义庄主人

    第一章 义庄主人)

    在韶关西北二十多里处有一个名为陈家冲的山城,由于地理位置特殊,使得一些不愿意缴纳关税的商贾绕道由此处避开韶关的关卡,这样一来就使得这个小山城变得跟韶关县城一样的繁荣,甚至犹有过之。然而令那些过路商贾感到奇怪的是韶关的清廷守备竟然对这种现象视而不见,或许是因为陈家冲上面有人维护,也或许是清廷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南方的革命党身上,总之是一些不为人知的原因,使得陈家冲在这乱世之中成了一处世外桃源。

    陈家冲,顾名思义,大部分的百姓都是姓陈,虽然山城有清廷下派的官员,但是真正作主的是陈家的家主陈德尚。陈德尚这一脉的陈家嫡系祖籍苏州,祖上曾有人在康熙年间担任过江苏巡抚,雍正初年又担任江南绿营汉军统领,可惜没过多久因为卷入了江南曹家的贪墨案被罢了官,更差点抄了家。后因为其祖上有人善于带兵打仗,被雍正的胞衣奴才年羹尧看中,向雍正举荐,得以官复原职,随年羹尧往西北平定叛乱,因为屡历战功,其祖上也成了年羹尧麾下一员骁将,和岳忠麒平起平坐。

    可惜好景不长,随着年羹尧被雍正蓄意压制,陈家祖上也因为跟年羹尧过于亲密而被免职南调,最终下放到两广总督手里担任一个有名无实的小吏。由于陈家在康雍两朝几经沉浮,每次都有抄家灭族之险,深感官场太过复杂,再经高人指点,知道自己再继续在官场上待下去,迟早会家破人亡。于是陈家祖上便主动辞官,改而经商,并且在那位高人的指点下,在韶关的西北买下了一块地,建了一个小村庄,这也就是陈家冲的前身。

    虽然陈家在官场上碌碌受挫,但在商场上却极为得意,历经数代经营后,成了湖广首富,其商铺遍布湖、广、浙、闽等南方州郡,就连北方也设立了一些商号。在财富激增的同时,陈家冲也扩大了十几倍,由一个山区的小村庄,变成了一座规格颇大的山城。这些年来陈家的子弟也有不少人科考中举,入朝为官,即便没有中举也会在湖广等南方地界的官府中担任师爷、税吏等小职务。

    虽然陈家子弟所担任的官职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官职,但陈家历代家主都善于经营,运用一些手段加大了陈家子弟在南方官场的影响,并且屡次破财做善事,使得陈家在民间也博得了一个好名声,积少成多之下,陈家在南方的影响力越来越大。以致于到了道光咸丰年间,到南方就任的两广总督最先拜访的不是当地的各部官员,而是亲自到陈家冲拜见陈家家主,俨然成了中国南方一个不为人知的土皇帝。

    后来随着清廷的国力衰退,陈家又在那位高人的传人指点下,开始结交各方势力,从而令陈家得以在乱世之中,屹立不倒,即便是太平天国在南方闹得那么大,也没有伤到陈家丝毫。同样也是在那传人的指点下,陈家冒着被指责为洋奴的危险,大力结交洋人,并且违法的绕过清廷官府和洋人进行大宗违禁品交易,从而取得了洋人的绝对信任,成了洋人商行在南方的总代理。

    同治年间,慈禧垂帘听政,开始依重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等洋务派,陈家和洋人的关系得以摆在了明面上,其政治的影响力也开始向北方延伸。不过正因如此,陈家的朝野势力也逐渐浮出水面,慈禧深感陈家在南方的势力过于庞大,想要将其剪除,但是因为洋人的关系又不敢直接对陈家动手,从而扶植了一名徽商胡雪岩,想要以此来打压陈家,将洋人势力从陈家手中拉拢过来。

    可惜胡雪岩这人只是一个经商奇才,但并不了解为官之道和国际形式,在陈家当代家主的刻意引导下,他短时间内在商场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逐渐取代了陈家在南方商场上的地位。但是也是在陈家家主的摆弄下,胡雪岩逐渐目空一切,开始冲击洋人的利益,从而把洋人得罪个干净。如此一来,不但洋人对其感到厌恶,就连慈禧也开始反感他。之后陈家家主在设计了一个陷阱,令胡雪岩投巨资建造蚕丝厂,并且倾其所有收购全国新丝,令其垄断国内丝业,然后借用洋人的手堵截了他所有的销售渠道,同时派人去各处胡雪岩所开的钱庄商号提款,造成了前所有为的挤兑浪潮,使得胡雪岩不得不变卖家产,偿还欠银。

    明面上是陈家家主操纵一切,但实际上这一切都是由那个高人的后世弟子为陈家家主出谋划策,才使得他只出了一招便让胡雪岩永不翻身。但是伤敌一万,自损七千,虽然胡雪岩被陈家家主给剔除了,但是陈家自己也伤了元气,从而使得晋、徽、广、湖等地的商人纷纷在陈家回气之前,抢占了胡雪岩倒下后留下的大片市场。虽然事后陈家也夺回了不少的市场,但是比起以前陈家的商场势力,这点东西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所幸的是陈家依旧还掌握这洋人这张牌,对湖广两地依然有着绝对的影响力。

    虽然陈家家主在外地有着非同寻常的影响力,但是陈家冲除了陈家的嫡系和血缘相近的旁系子弟以外,大部分的百姓都不知道陈家家主的真正身份,在他们眼中陈家家主只是个有着惊人财富,并且总是做善事的大善人。陈家家主做的一件最大的善事,就是在乱世战火之中,专门为那些暴尸荒野的人收集遗骨,知晓身份的就会派人寻找其亲人,不明身份的则会设立义庄将其奉养,以免成为游魂野鬼。等到了七月半中元节的时候,便请来龙虎山、茅山的有德真人以及各大寺庙的高僧大作法事,超度亡灵。这一善事从陈家迁徙到此的第一代家主开始,已经沿袭了一百多年,已然成了当地的一大盛事。

    一九零七年,农历七月初九,这天距离中元节只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了,湖广两地的高僧真人陆续被请到了这里,为七月半的水陆法会做准备。除了这些高僧真人以外,就连在两广之地布道的洋人修士也想来凑一脚,借此向将自己的洋教会传播出去。精通西学的陈家当代家主陈德尚对此报以欢迎的态度,在他看来这也是一次利用洋人信仰的机会,以令他在洋人中的地位更加稳固。

    除了这些世外之人以外,还有不少全国各地的氏族乡绅也闻名而来,其中除了是想要和陈家拉拢关系,搭上洋人这条线以外,也是想要借着这次盛会为自己祈福。前几年的义和团起义震惊天下,但因为被慈禧利用,借以打击洋人,使得不少跟洋人做生意的商户遭受损失,这些年来南方的革命党又不断的发动对清廷的起义,令到南方时局动荡不安,不少南方的商户都因此向北迁移,大部分都前往上海。正是因为要离乡背井,使得不少商贾对前途深感不安,这才会想要借着这次法会给自己求个心安,也想见见那些难得一见的高僧真人,请他们施法为自己洗刷一下晦气。

    随着夜幕降临,山城百姓逐渐将灯火点上,街道上的来往游人并没有因为黑夜到来而减少,反而有越来越多的迹象,不少的未婚情侣都会跑到城外的小河边放花灯,而那些商贾们则会云集在城中的青楼里,联络感情。从山城的西门向南延伸出一条小路,路两旁没有像其他城外道路那样被陈家人点上了引路的灯笼,使得这里的阴暗冷清和城中的热闹喧嚣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走在上面不禁觉得格外的阴森。

    小路一直向西,在陈家冲外的桃花山下分了茬,一条转向东南,绕过山城,和前往韶关的一条山间小道连接在了一起,而另外一条路则继续向桃花山上延伸,最终翻过桃花山,和山另一头的一条进入湖南腹地的山道并为一体。这座桃花山是陈家的产业,山上没有一家住户,全部都种了桃花,只在半山腰的地方建有一座义庄。

    和山城东边的那座义庄不同,这座义庄算起来应该是陈家冲的一大怪。它的建造时间和陈家冲相同,当年陈家家主购买下陈家冲这块地的同时,也将桃花山买了下来,并且同时动工建造了这座义庄。义庄建成以后,陈家家主便将其交给一个俗家道人,对于这个道人的来历,只有陈家家主及少数几个族人知道,其他人只是知道他的名号叫做九流闲人,并且陈家家主每次见这名俗家道人都是执以师礼,恭敬有加。之后历代陈家家主对当时的义庄主人都礼遇有加,几乎可以说是有求必应,而每次陈家出现危机之时,陈家家主都会前去向义庄主人询问意见,而每次陈家家主从义庄回去后,很快便能逢凶化吉,陈家事业也随之蒸蒸日上。

    陈家冲的百姓并不知道义庄主人和陈家之间的关系,只是知道陈家非常尊敬义庄主人,并且把义庄所在的桃花山设为了禁地,不准任何人随意的去打搅他。虽然陈家对历代义庄主人都非常尊敬,但义庄主人并未因此而盛气凛人,反而为人出世都极为低调,显得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他几乎每天都会到山城走动走动,一些山城百姓遇到了问题,他也会热心的出主意为之解决,似乎在他的脑袋里装了各种各样的姿势,小到农家种地,大到国事走向,几乎无所不知。不过每一代义庄庄主都会离开陈家冲五六年,回来时又会有很长一段时间愁眉不展,闭门谢客,就连陈家家主也不见。

    上代义庄庄主在十年前就去世了,接替其位置的是一个名叫徐长青的十七岁孤儿。这个徐长青的来历也极为神秘,当年其母亲挺着大肚子,孤身一人来到陈家冲,在陈家冲最大的客栈凤翔号住下后,却当晚便悬梁自尽了。由于其母衣着华贵,身份绝非普通人,所以陈家对此事非常重视,在多方查访后,只是知道她曾在长沙出现过,口音有点像是北方人,身上唯一的一件跟身份有关的信物就是一块玉佩,玉佩上刻着就连陈家冲最有学问的人也看不懂的文字。

    第二天陈家家主把当时的义庄主人请出来后,义庄主人一眼就认出了玉佩上面的文字是春秋时期一种曾经在楚国流行过的文字。不过当时这种文字很快就从楚国民间消失了,会这种文字的只有很少一部分楚国的贵族,而到了现在会这种文字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就连义庄主人也只能辨认出来,但却不懂上面的意思。虽然徐长青母亲的身份,但是义庄主人却非常幸运的救了本应该憋死在母亲肚子里的徐长青,并且将这个先天不足的棺材子带回义庄亲自出手为其调理,最后更是收其为徒,传授一身的本领。

    当年徐长青继承义庄之时,虽然年龄还小,但陈家冲的人却没有人敢小看他,陈德尚也遵照祖传的规矩对他行师礼,尊称他为徐先生,遇到难事也会向他询问解决办法,在帮助陈家度过几次难关后,陈家上下彻底的认同了徐长青的身份。

    这天徐长青到陈家帮助那些工匠布置水陆道场,并且为从各个寺庙和道观赶来的高僧真人安排座席前后,是依照彼此的道行和名声排列,以免到七月半那天发生不必要的争执。在陈家用过晚饭后,徐长青便独自离开陈家,朝桃花山上的义庄走去,一路上陈家冲的本地人见到了他都停下脚步,朝他行礼,尊敬的称他徐先生,这一场景令不少第一次来陈家冲的商贾以为他是什么大人物。

    虽然已经入夏,但由于这里是山里,气温还是有点冷,徐长青依旧穿着他那件朴素的长褂,袖子微微卷起,修长的手指洁白如玉,仔细看的话像是在表面布了一层淡淡的白光。他的面容清秀,柳眉细眼,瘦削的面颊和眼中的慵懒令他看上去多出了一股病态的清雅气质,若是手中在握有一本书的话,那他完全就像是个熟读诗书的饱学鸿儒。此外在他的额头中间有一道非常醒目的竖直红印,这是他出生时带着的胎记,但外人看上去像是一个没有完全睁开的眼睛。

    在南方由于清廷的管制松懈,加上洋人的冲击,使得不少思想新进的年轻人把头上的那根代表奴性的辫子剪了,而同样是年轻人的徐长青却没有跟随潮流,那头乌黑青亮的大辫子整齐的梳理起来,一直垂到腰下。在辫子的尾端徐长青用金丝捆绑,上面系了一个金铃铛,走动时随着辫子的摆动,铃铛发出极为悦耳的声音,让人听后像是感到有一股清流从头顶灌入,清洗身心,不但头脑变得清晰很多,就连身体的劳累和病痛也会随之缓解。虽然徐长青是一副清朝书生的打扮,但挂在他胸口的精致西洋怀表却令他多了一丝西洋派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