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二章 陈家子弟

    第二章 陈家子弟)

    由于陈家冲的本地人都知道义庄主人喜欢清静,如果没有重大的事情不会有人过来打扰,而外地人也因为这一路没有引路灯的缘故,不敢擅自到这荒郊野外来,所以徐长青这一路上走来都很清静。当徐长青走到了桃花山脚下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天上乌云层层,掩盖了月光和星光,令到周围漆黑一片。虽然如此,但徐长青的像是能够看穿黑暗似的,转过头,朝一旁的桃树林看了过去,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说道:“出来吧!喘得这么大声,就连聋子也听得见!”

    周围寂静无声,只有一些南方的小虫在清凉的空气中鸣叫,似乎像是在告诉徐长青这里只有他们这些小虫子似的。徐长青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不出来,我就走了!”

    说着,便准备向桃花山上走去,这时在徐长青望过去的地方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声音,叫道:“徐大哥,等等!等等!别走,我们就出来。”

    只见随着叫声传出来,在几棵桃花树下燃起了五个灯笼,跟着三男两女从树下走了出来,在微弱的灯火照射下,五人全都穿着着时下最流行的洋装,显得非常朝气。为首的两人是陈德尚最小的两个子女,男的名叫陈涛,女的名叫陈豫,他们十一二岁的时候就被陈德尚送到英国,在陈德尚大儿子陈靖国就读过的英国牛津大学,学习西方文化,一两年才回来一次。两人小时候跟徐长青的关系很好,总喜欢跟在徐长青的屁股后面,漫山遍野的跑,情同兄妹。

    在陈家兄妹身后的三人中,只有那个金发碧眼的洋人徐长青从陈德尚那里听到过他的身份。他是英国的一名贵族,名叫肖恩·威尔纳,现在在牛津大学担任讲习教授,教的是东方文明。陈家大公子陈靖国读书的时候,跟他是室友兼死党,曾经在一次对他的暗杀事件中救过他的性命,两人因此按照中国礼仪结为异姓兄弟。在陈家向国外发展事业的时候,他给与了陈家很大帮助,这次随陈家兄妹到中国是为了见识一下仰慕已久的中国文化。

    另外两个人虽然徐长青不清楚他们的身份,但是从他们的神态举止,相貌气质,以及衣着发型,徐长青几乎可以肯定这两人一定是这次从上海过来的某些商贾的儿女,而且受过在中国来说非常高等的教育。

    徐长青看着走过来的几人,抬手朝陈家两兄妹身上点了点,说道:“你们两个家伙才刚刚回来,就上窜下跳的,还跑到我这个地方来胡闹,要是让你们老爹知道,肯定又要家法伺候了!”

    “徐大哥,最疼小豫了!”陈豫连忙上前拉扯着徐长青的衣袖,撒娇道:“一定不会把事情告诉爹爹,让小豫受罚的!”

    “好了!别再拉了!我不告诉陈翁就是了!”徐长青被陈豫的这阵撒娇声弄得浑身起鸡皮疙瘩,连忙从陈豫的手中抽出衣袖,后退一步,伸手敲了敲她的额头,说道:“你这丫头,小时候这样拉拉扯扯倒没什么,现在都已经成了大姑娘了,还这样没规没矩的,要是被你将来的夫婿看见了,恐怕会要急着退亲了!”

    陈豫揉了揉额头,朝徐长青皱了皱鼻子,跟着又回头朝那个一身笔挺西服,头发梳理得非常整齐的年青人瞪了一下眼睛,朝他挥了挥拳头,仰着头故作傲气的说道:“他敢!要是他敢退亲,我就揍得他把话吞回去。”

    那个年青人非常配合的缩了缩脖子,然后走到徐长青面前,恭敬的弯腰行礼道:“张元见过徐先生!”

    徐长青现在知道这个张元的身份了,他是苏州名门大户张家的二公子,其父是上海有名的商人,和法租界的总领事关系密切。他们张家和陈家之间有着一些商业上的往来,关系非比寻常,张元小时候曾在陈家冲住过两年,双方家长也就是在那时候将他和陈豫定了娃娃亲。张家的事业曾经受到过胡雪岩的打压,后来得了徐长青师父的指点,才保住了家业,并且在后来得以扩大,所以他们张家对义庄主人这一脉传人的本领都非常清楚,遇见了徐长青,也和陈德尚一样行师礼。

    “起来吧!大家都是年青人,不必行此俗礼!”徐长青伸手将张元扶起,然后转头看了看一直站在那个洋装女子身边的陈涛,问道:“小涛,不准备把这位小姐介绍一下吗?”

    “没有,没有!”陈涛连忙摇头否认,然后脸色微微泛红,让了让身子,把那女子介绍道:“这位是上海织造业大亨谢正钧先生的千金谢翎小姐,曾经就读过中西女塾,是位在中国少有的西派女性!”

    “我可没你说得那么好!”谢翎朝陈涛笑了笑,转身大方得体的朝徐长青行了个西洋礼节,说道:“谢翎见过徐先生!”

    徐长青也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时陈涛正准备介绍站在最后面的肖恩,而徐长青则抬手打断。他上前一步,朝肖恩抬手,用非常纯正的英语,说道:“早就听说过肖恩先生的大名了,近日才能得尝一见,实在是我之万幸!”

    徐长青脱口而出的英语不但让那几个中国新进青年愣住了,也使得肖恩目瞪口呆了一下,但他很快便回过神来,立刻伸手用力的握了握徐长青的手,无不惊喜的用并不太纯属的中国话,说道:“我也早就从靖国口中得知了一些徐先生的事情,虽然未曾亲眼见到,但近日徐先生这一口流离的英语,已经让我觉得不需此行了!”

    徐长青显然已经听惯了这些恭维话,神色平静,淡然一笑,然后转头朝陈涛问道:“现在正是去河边放灯的时候,你们一对对的都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陈涛似乎不太好意思说,低着头,说道:“肖恩大哥想要见识一下中国古代的神秘文化,徐大哥你有是……,所以……”

    徐长青似乎察觉到了陈涛的想法,眉头微微皱了皱,陈豫见机不对,连忙接过话来说道:“徐大哥,你看看在这陈家冲里最学识渊博就只有你,我们这才会……”

    “说实话!”徐长青冷冷的看着陈家兄弟,说道。

    陈家兄妹感觉到了徐长青有点发怒了,感觉就像是面对他们的父亲似的,低着头,不敢说话。肖恩也察觉到了这对兄妹的为难,连忙上前为其解围,道:“徐先生莫怪!这主要是我的主意,因为我早已听说徐先生精通中国的神奇法术,所以才会怂恿小涛他们过来见识一下。”

    “我们也有份!还望徐先生莫怪!”张元和谢翎也上前为陈家兄妹分担责任。

    “你们真实胡闹!”徐长青皱着眉头,脸色铁青,朝陈家兄弟怒道:“你们两个难道忘了小时候,你们偷偷跑到义庄偷看师父施法,之后大病一场,差点把命都丢了!现在好了伤疤忘了疼,自己淘气倒还罢了,现在竟然还敢带人过来,这次我一定告诉你们的爹爹让你们长长记性!”

    “不要啊!不要啊!”陈家兄妹一听徐长青要把今天的事情告诉陈德尚,立刻急了,一边向肖恩等人使眼色,一边上前急声认错道:“我们错了!徐大哥,我们错了,还不行吗?你千万别告诉我爹,求你了!”

    肖恩等人见到陈家兄妹神色如此焦急,也觉察到事情可能有点严重,连忙上前七嘴八舌的为陈家兄妹求情。然而徐长青似乎并没有听他们说的,反而朝向东南那条漆黑的岔道看了过去,脸色由铁青变得错愕,跟着自言自语的说道:“该死,怎么这个时辰就过来了?那个老头子难道疯了吗?”

    众人不解的看了看徐长青,又转头顺着徐长青的目光朝岔道看了过去,然而他们看到的只是一片黑暗,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徐长青没有理会一脸茫然的五人,收回目光,掐指一算,似乎算到了什么事情一般,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然后朝陈涛他们说道:“你们几个立刻随我上山,等一会儿无论遇到了什么事情都不要出声,也不要多问,明白吗?”

    众人一听事情有了转机,全都不约而同的送了一口气,露出了惊喜之色,而陈涛还是有点担心,怯生生的问道:“徐大哥,那你还会把今晚的事告诉父亲吗?”

    徐长青神色缓和,用力敲了敲陈涛的头,转身朝山上走去,那高瘦的身影很快便隐没入了黑暗中,并且从黑暗中传出来一句话,道:“这次就算了,如果有下次,就算陈翁饶了你,我也不饶你!”

    听到徐长青的话,众人这才放下心来,在陈家兄妹的带领下,提着灯笼快速的朝山上的义庄追了上去。

    桃花山虽然被称为山,但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个小山丘,原本被陈家买下之时,这里不过是个荒丘,后来第一代义庄主人在山上种满了桃树。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自从种了桃树,山上就连野草也不生长,而且不到一年山上的桃树就生长成熟,并且开花结果,结的桃子又大有红,只可惜吃起来却非常苦涩。但是有一种白头乌鸦却非常喜欢吃这种桃子,每当桃子成熟后,这种白头乌鸦便会飞过来啄食桃子,桃子吃完了又会立刻飞走。

    在最开始的时候,陈家冲有些村民感到桃花山非常怪异,想要上山一探究竟。不过因为当时上山路口有陈家家主派的人把手,所以只能从穿过桃花林上山,可是无论他们怎样走,最后都会重新走回到路口上,直到这个时候陈家冲的村民才对义庄主人又敬又怕,口口相传,再加上陈家家主的严令,这里也就成了一处禁地。

    由于山并不高,很快众人就来到了义庄前面,只见在正门上除了那块牌匾以外,正门两侧那两根大柱子上还写着一副对联“天地孤行我一个,世外逍遥独一人!”,落款是九流闲人,字里行间透漏出一股独处浊世的孤傲之气。

    义庄建造得非常简单,就是普通的四合院,站在门口就可将里面看得一目了然,青石砖块铺设的内院里面只有几个简单的石桌石凳,在东南的角落了种了几株竹子。这样简单场景让本来满怀希望的肖恩看了后感到有点失望,在他的影响里,这里应该像山城内的水陆法会一样,搭个高台,然后用朱砂在黄布上画那些古怪的符,挂在院子周围,而眼前的情景实在反差很大。

    这时徐长青从后院的正堂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两袋糯米,见到五人已经到了,便招呼他们在院子里的石凳子上坐下,然后提着糯米走到左侧看上去像是洗澡房的屋子里,将糯米全部倒进里面装满水的五人合抱大木盆里。一切准备好后,他试了一下水温,点了点头,转身回到正堂,又从里面取出了两包祭香,合在一起,走到右侧的房间里。只见他走进房间后,握着香的那手抖动了一下,祭香似乎被某种无形的火焰点燃了似的顶部全都燃起了点点星火,一股奇香瞬间传传了出来,笼罩住整个院子。

    徐长青神色肃然,举止恭敬,走到房间正面墙壁上书写的道字前,双手握香举到头顶,微微低头,便算一拜。三拜过后,他便将香插在了道字前面的铜炉里面,莫明其妙的抬头说道:“诸位慢用,不要抢,再过几日便送诸位上路,希望到时一切顺利!”

    就着祭香上微微的火光,这间屋子里的情形依稀可以一睹全貌,只见在屋子上面,两千多颗桃子用细线悬挂,如果靠近看的话,每个桃子上面都依稀可以看见一张人脸,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随着徐长青的话音落下,祭香升起的青烟慢慢的浮起来,然后凝聚在半空中形成一个非常奇特的圆球,并且不断的翻滚,逐渐形成了太极阴阳图的形状。当太极阴阳图的形状固定之后,构成图案的青烟则像是活了似的,分出两千多个触手,分别和上面两千多颗桃子连接在一起,形成了两千多条输送管,而桃子上面的表情也随着青烟的灌入变得非常愉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