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五章 雷法破命

    第五章 雷法破命)

    徐长青从正屋里搬出一张桌子,放在义庄门外,然后在用黄布将桌子盖上,简单的摆上一个香炉,香炉左侧放了七把百年桃木剑和青玉葫芦,右边则是六十张散灵符和六十枚铜钱。虽然刚才徐长青口口声声说,要对付九命真君,那只不过是在安老道士的心罢了,九命真君功力高强,而且善于藏匿,一击不中便会远遁千里,所以没有万全之策前徐长青是不会出手的。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对付这五十九具行尸和一具铜甲尸,由于老道士领着行尸白天在地下遁行,这样不但会令行尸累积白天的阳煞,还会刺激行尸体内的尸气,如果不能及时将尸气引导出来,就会令行尸尸变化成僵尸。徐长青虽然不惧怕这些没有思想的僵尸,但让一群行尸走肉在这里乱跳,怎么都不是一件愉快的事情。

    徐长青这次向老道士提出将价钱提升五倍,并不过分,姑且不说为他们驱除尸气、恢复修为所话的丹药,就算是眼下这七把百年桃木剑就要占据一半的酬劳。画六十张散灵符共花了他七天的时间,用的都是经过法力加持的灵签纸和上好的朱砂。六十枚铜钱也都是用的唐朝武德五年阳月阳日阳时铸造的开元通宝,当时正值大唐国运日盛,钱币上附着了唐朝国运中的升阳之气,可以说是及其珍贵,徐长青师门这么多年也只是找到了八十一枚这种钱币,正好凑足九九纯阳之数,每次用后都必须用心火温阳七天才能恢复神效。这种钱币徐长青接任义庄主人以来也只是使用过三次,这次如果不是看在钟家土遁秘法的面子上,他也不准备用这些钱币。

    一切准备好了以后,徐长青取水净手,整理了一下衣物,然后面对六十具尸体垂手而立,默默念诵静心咒。当念诵完了之后,取出三支香,点燃祭拜天地正气,然后手捏剑指,虚点道符,道:“起!”

    只见六十张道符立刻飞了起来,非常整齐的排列在那些尸体头上,跟着徐长青逐一在钱币上点上朱砂,一枚枚的朝尸体弹出,钱币直冲尸体咽喉,然后死死的贴在了上面,就像是他们的喉咙上天生就长了这么一枚钱币似的。随后徐长青一指香炉里的三柱祭香,祭香上面的星星火光立刻像是浇上了火油似的,爆发出三团火球,火球冲到半空中汇聚在一起,合而为一。他立刻又朝那些道符一指,并念道:“天地正气,乾坤聚首,神兵火急如律令!”

    随着徐长青的道诀敕令,在半空中的火球立刻分裂成六十个小火球冲了出去,点燃道符。道符燃起的火焰虽然不强烈但却将那个火球包裹起来,六十个火球的火焰由赤红变成了白色,就像是六十个光球。徐长青剑指一转,光球旋转着落下,和尸体喉咙上的铜钱融为一体,光球似乎把铜钱当作了通道,灌入尸体的身体里面。一团团青色的尸气从尸体的头顶冲了出来,而铜甲尸的尸气则是青黑色,似乎还有不愿意脱离本体的感觉,不断的挣扎着向下坠,但每当尸气快要落回铜甲尸体内时,铜钱都会发出更加强烈的光芒将尸气重新挡开。

    这种僵持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徐长青很快变拿起了桌上的青玉葫芦,打开葫芦塞子,对准尸体上头的尸气,默运法决,道:“收!”

    只见葫芦嘴像是产生了强大的吸力似的,将那一团团尸气吸入葫芦里,铜甲尸的尸气虽然有过抵抗,但是最终还是败下阵来,被葫芦里的吸力扯了进去。当所有尸气全部吸光之后,徐长青立刻点上一点朱砂,抹在葫芦嘴上,跟着夹起塞子堵住葫芦嘴,最后贴上镇魂符,才结束了驱除尸气的法事。

    事情还没有完,徐长青还要用七把桃木剑在铜甲尸身上摆上一个小七星灵剑锁魂阵,以此来彻底镇住铜甲尸那一点真灵,让它无法在回湘西的路上作怪。正当徐长青拿起七把桃木剑一一抹上朱砂的时候,他突然停下了手中的活,转头朝陈涛等五人离开的方向看了过去,眉头微微一皱,跟着又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不听人言该有此报!不过他们有我的六阳茶护灵,又有谁能够摄走他们的一魂一魄呢?”说着,他眉毛轻挑,伸手掐指心算,过了一会儿,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说道:“好个九命真君,我还没有去找你的麻烦,你倒是开始算计我了!先杀你一命,让你尝尝厉害!”

    随着徐长青话音落下,他挑出一根桃木剑,剑指在上面虚空急书上清五雷神符,跟着一指山城方向,道:“疾!”

    在徐长青体内精纯的上清道力催动下,那把被施了五雷符的桃木剑脱手而出,化作一道白光冲了出去,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黑暗中,跟着凭空一道闪雷落在了桃木剑消失的方向,一声凄厉的惨叫同时响起,似乎有人被雷给劈中了。

    “被我找到了还想逃吗?”徐长青不屑的一笑,立刻蹲下身子,伸手按在地上,念道:“四方土灵听我号令,神兵火急如律令,法咒显神威,困!”

    徐长青一边念诵法咒,一边急速运转体内上清九转真元,将其化为道力灌入土地之中。随着道力散开,一道道泛着红光的后土封界咒也贴着地表快速的四散开来,将陈家冲一带无声无息完全笼罩在其中,没入土地,消失不见,就像是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似的。

    徐长青这一脉九流闲人随陈家一起居住陈家冲已经一百多年,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半隐居状态,虽然名为闲人,但全都是闲不住的主,每代都会借着外出寻找天地灵物之机,惹了不少的仇家。能够知晓九流闲人身份,并且追到陈家冲来的人全都是道法高深之辈,都有着很深的背景,为了不使仇怨加大,第一代义庄主人便开始在陈家冲一带根据地形布置后土封界咒,困住被神咒锁定的修行中人,以达到困敌而不伤敌的作用,让来敌知难而退。徐长青在原有神咒困敌的基础上,再加上了真灵定形符,让被困在陈家冲的修行者无所遁形。

    虽然已经知道了九命真君的位置,但眼下徐长青并不准备立刻收拾他。九命真君毕竟是成名多年的老魔头,刚才徐长青只不过是攻其不备,偷袭得手,灭了他的一个命魂,但是如果正面交手的话,眼下没有太多准备的徐长青有可能会与其两败俱伤。所以徐长青决定先将事情放一下,一是给自己准备法器的时间,二是让困在陈家冲的九命真君自乱阵脚,三也是为了给陈涛他们多些惩罚。在徐长青看来,如果不使陈涛他们的突然介入,自己也不会这么快的要解决这段因果,虽然他能够从中得到很大的功德,提升真元道力,但这样被动行事显然不是他喜欢的。

    徐长青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又拍了拍手,这时听到动静的老道士裹着一条毛巾从义庄里,冲了出来,急声问道:“长青,刚才怎么回事?那惨叫声好像是九命真君的声音?”

    “没什么!刚才顺手灭了九命的一个命魂,现在他怕是只能自称八命真君了。”徐长青神色淡然,就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似的,听得老道士目瞪口呆。徐长青没有理会老道士的表情,拿起剩下的六把桃木剑,说道:“刚才教训九命用了一把,现在只剩下六把,已经摆不成小七星灵剑锁魂阵了,干脆改为六阳破邪阵算了!虽然会对铜甲尸有点伤害,但是只要回去后把它埋在玄阴之地,七七四十九天便可以恢复如常。”

    “你决定吧!”老道士回过神来,深吸口气,说道:“炼尸你比老头子我拿手!”跟着又疑问道:“你小子的修为是不是比去年更精进了?”

    “没有!”徐长青一脸遗憾的说道:“你应该知道我们九流闲人这一脉,到了这个层次,想要有所突破,除非找到天地灵物等外力才能突破现有境界,到达炼气化神的金丹大道。我这一年只不过是把道力和真元炼得更加精纯,运用道法的手法练得更加灵活罢了!”

    老道士听了后,也微微的点了点头。他从上上代义庄主人开始,便和他们这一脉九流闲人相交,这么多年他了解到这一派的传人各个都是不为外人所知的绝世奇才,只可惜成为传人的条件非常严苛,所以人丁单薄。此外他们所修行的上清九转金丹大法,并非完全是茅山上清宗的金丹大法,这种经过前代九流闲人改进后的金丹大法在功效上远远超过了原法,能够令修行者很快达到炼精化气的顶点,离结成金丹只有一步之遥,但想要再进一步就需要借助外力才能结丹。这种功法不但对修行者的条件有诸多限制,另外还有一个生死大限,那就是如果在四十岁之前如果不能结成金丹的话,体内真元便会在一个月内溃散,最终气散人亡。

    像老道士这样跟义庄主人关系极好的修行之人,也曾尽力为义庄主人寻找过天地灵物,只可惜天地灵物全都是可遇不可求,即便在古代天地灵气充沛的时候,也极为稀少,更何况现在这个浑浊乱世。

    老道士安慰的拍了拍徐长青的肩膀,说道:“崂山的王瞎子曾经给你摸骨批命,算出你是历代九流闲人中命数最硬的一个,想来九流闲人一脉的转机应该就在你的身上。”

    “可惜王瞎子连自己的命也算不清,竟然会被一个下九流的娼门中人给害死了!”徐长青收起那点异样表情,恢复到一如既往的冷淡高人状,冷冷的说道:“这样的人批的命,你认为能够相信吗?”

    老道士尴尬的笑了笑,借故天冷,转身回到义庄房间,继续泡糯米水,不再打扰徐长青施法。

    徐长青拿着剩下的六把桃木剑,走到铜甲尸旁边,贴在尸身喉咙上的铜钱依旧散发出淡淡的红光,尸身里面郁结的尸气已经被吸走了大半,之前被尸气撑起的天罗地网也缩小了不少。经过仔细检查后,徐长青取出朱砂,涂抹在被尸气弄得颜色已经暗淡的三千红尘丝上面,然后转到铜甲尸身后,伸手摸索着寻找铜甲尸身上唯一的一条阳脉。

    铜甲尸之所以能够被人寄灵,就是因为他有着一条其他僵尸没有的阳脉,炼尸者在寄灵铜甲尸后,需要通过这条阳脉才能控制铜甲尸的玄阴尸身,直到炼尸者的真灵完全与尸身融为一体为止。活人面阳背阴,行尸则正好相反面阴背阳,六阳破邪阵也就是要利用铜甲尸后备的阳脉来锁住玄阴尸身,但是这样做会阳火过旺,伤到玄阴尸身,所以想要恢复如常,就必须将铜甲尸埋入玄阴地穴里孕养起来。

    虽然徐长青从来没有寻找铜甲尸阳脉的经验,但是凭借师门传下来的经验,他还是很快便找到了要找的东西。确定位置之后,徐长青立刻做法,口中念诵法咒,运转真元,将道力灌入六把百年桃木剑中,随后朝剑身吐出一口真阳气,飞快的将剑顺着阳脉走势插入尸身里面。

    随着桃木剑的插入,铜甲尸的玄阴尸身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开始抖动了起来,似乎想要挣脱束缚。徐长青又容它作怪,一个回身转到前面,咬破左手中指,将指尖的一点阳血点在了咽喉部位的铜钱上,并念道:“中阳定乾坤,赤血破万邪,镇!”

    点了阳血的铜钱立刻变得更加红,而尸身周围的天罗地网红尘丝也发出淡淡的红光,很快铜甲尸便不再挣扎,尸气也变得非常淡,如果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和其他行尸区别开来。

    徐长青看了看已经稳定下来的铜甲尸,又看了看自己受伤的中指,叹了口气,懊恼的说道:“亏了!这次实在是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