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八章 牵魂引身

    第八章 牵魂引身)

    徐长青缓步走下桃花山后,陈家家主早已派管家守在这里,见徐长青下来,立刻迎了上去。陈家管家行礼后,还没有来得及说明来意,徐长青就抬手打断了他的话,说道:“陈翁的事情我知道,不要多言,我们上路吧!”

    说完坐上了一旁准备好的竹轿中,由陈家仆人抬着快速的向山城里陈家宅子跑了过去。

    陈家宅子坐落在山城的东北侧,地势东低西高,宅子的后屋呈现一个人形,双臂向两侧张开,前屋则是一个七星金钱图,就堪舆风水来说是金宝入怀的富贵局。此刻在前屋虽然说不上是人山人海,但也算得上是人头攒动,这次应邀参加陈家冲水陆法会的南北高僧真人全都集中在了这里,一座座高台祭坛布满了整个前院,这些高僧真人们率领着自己的弟子们各施其法,全力为陈家小少爷和谢家小姐招魂。

    四天前,陈家小少爷陈涛和他的未婚妻子谢家小姐谢翎同时出事,一个整天变得神神兮兮,举止荒唐,像个傻瓜,另外一个则沉睡不起,身体冰冷,除了还有微弱的呼气以外,很难看出是个活人。陈家家主向其他几个到桃花山的人问明原因后,曾亲自到桃花山上的义庄,询问徐长青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他不认为这件事是徐长青动手,但猜想徐长青定然知道原因。可惜徐长青已经闭关,把心神潜入道心境界修炼袖里乾坤大法,对外界事务没有半点感觉,而徐长青的卧房又有法咒竹帘遮挡,根本进不去,所以陈德尚只能另想办法。

    陈德尚请来了这次参加水陆法会中最有声望的几个高僧真人,查看陈涛和谢翎的情况。虽然这些高僧真人的修行境界不太高,但是凭借他们道佛正宗所累积下来的典籍,还是一眼就看出了他们一个人被人摄走了一魂,另外一个人则摄走了一魄。他们很清楚,能够摄走人的魂魄而不伤人身体的修行者实力绝对远远超过他们,正面与之对决那是找死,但是他们又舍不得陈家丰厚的酬金。于是经过几人合计后,他们建议陈德尚把这次参加水陆法会的高僧真人全部集中起来,搭建道台佛案,各施其法招魂引魄,虽然不一定有效,但人多力量大,即便失败了并激怒了对方,对方也不敢跑过来报复。

    这场招魂法事做了有四天,除了第一天失去一魄的陈涛醒转过来一会儿后,便再也没有一点用,陈德尚虽然焦急,但并没有自乱阵脚,一边继续让人做法事,一边等待徐长青出关。对于徐长青,他有十二万分的信心,或者说是对徐长青的师门有信心,自己陈家能够在这么多年的风雨中依然屹立不倒,大部分都要归功于义庄主人为其出谋划策,趋吉避凶,所以在他看来,只要有徐长青在,万事都容易解决。

    这天,陈德尚准备和以往一样,与家人一起去后院,探望陈涛和谢翎,就在这时门子快步跑了进来,说徐长青已经出关,正朝这边过来。陈德尚明白徐长青不喜欢热闹,于是立刻吩咐门子把人领到侧门,然后领着家人快步赶过去迎接。

    “有劳徐先生放弃清修,亲自过来一趟,实在是陈某的罪过啊!”见到侧门外徐长青下了轿子,陈德尚加快脚步,老远便招手喊道。

    徐长青闻声,见陈德尚领着人过来迎接,上前几步,抱拳行礼道:“陈翁太客气了,我义庄和陈家乃是一体两脉,荣辱与共,陈家既然有事,我义庄自当义不容辞。”

    “徐先生好!”陈德尚身后的太太、姨太太以及一些重要亲友,也跟了上来,连忙朝徐长青行礼。

    “诸位多礼了!”徐长青微笑回礼后,朝陈德尚说道:“陈翁请带路,除了几位当事人以外,其他人就散了吧!另外属蛇、属鸡、属狗、属猪,生辰日期是初三、初九、十七、二十九的人,全部离开后院,其余人等不准靠近紫铉阁三十丈内。”

    “听到徐先生的话没有?还不快去照办!”陈德尚怒声一吼,然后转身又朝徐长青,轻声说道:“徐先生请跟我来。”说着,领着徐长青向后面走去,经过尴尬低着头的肖恩等三人身边时,冷着脸说道:“你们几个胡闹的家伙,还不一起过来!”

    “是!”肖恩等人也相互担忧的看了一眼,紧跟在陈德尚身后。

    在陈家陈德尚有着绝对的权威,这不单单是因为他是陈家家主,更加主要的是他的处世之道和运筹之法,让人不禁心生敬畏。陈豫和张元自然不必说,一个是女儿,一个是女婿,对他有着天生的敬畏。而从小父母双亡的肖恩他和陈家大少爷陈靖国感情极深,比亲兄弟还亲,陈德尚也对他照顾有加,不但利用陈家在英国的事业帮他恢复威尔纳家族的贵族荣耀,还替他夺回了威尔纳家族世代居住的城堡,更花钱为他在英国上议院弄到了一个席位,使得他在英国本土拥有了相当的声望和荣耀。因此肖恩对陈德尚感激万分,更加视其为父,所以也不由自主的有了一种为人子的本能敬畏,陈德尚那略带叱责的语气非但没有让他感到反感,反而使他觉得更加亲切。

    陈家宅子有大小房间上千间,回廊过道密密麻麻,有如迷宫一般,如果不是常住在这里的人很容易就迷失了方向。在路上,陈德尚歉意的朝徐长青说道:“前几日,这几个小家伙不顾禁令跑去义庄打扰先生,实在抱歉!这几日所受之苦是他们应得的惩罚,原本只有我家那小畜生的话,让他再多受几天苦也没事,但是还有一个小丫头,是老夫挚友之女,如果在我这里出了什么事情的话,实在不好跟人家家长交代!还望先生可以不计前嫌,施以妙手,尽快将他们救治过来!事成之后,老夫定当重谢!”

    对于陈德尚这种软话施压,徐长青显然不是第一次经历了,他微微一笑,说道:“陈翁尽请放心,有我在他们两人不会有事的!其实这也是他们的一个缘劫,涛少爷和谢家小姐生辰八字乃是天作之合,命格星位也是相辅相成,只要渡过这次劫难,日后两人成亲必然会百年好合、举案齐眉!”

    “那就承先生吉言了!”陈德尚心知义庄一脉的命批从不夸大其词,不禁心生喜气,额头上的皱眉也被喜气冲开了不少。

    说着话,几人来到了谢翎居住的房间外,陈德尚作了个请的手势,领着徐长青推门而入,肖恩等人则被徐长青挡在了留在了外面。进到屋里后,徐长青便闻到了一股定神香的气味,然后看到内屋的门框上被摆了一个八卦驱邪镜,进入内屋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尊地藏王菩萨的法象,一侧谢翎所躺的床上分别挂着一串佛珠和一把拂尘。

    徐长青看眼前的情形,心中明白了七八分,猜想定然是前院那些高僧真人将自己随身的法器放在这里,为谢翎镇魂安神。虽然徐长青对前院那些人的个人修为颇有不屑,但是对于他们的法器却是青睐有加,那些人毕竟出自上千年的仙佛正宗,随便拿出一样法器都有两百年以上的灵气,如果那些隐居的名门高人们舍得修为为这些法器印上法阵道符,这些都有可能称为很不错的灵宝。

    虽然徐长青对这些法器垂涎三尺,但却丝毫没有将它们收入囊中的想法,蕴养了两百年的法器本身就已经和本派功法的气脉连通在一起,这就使得非本派弟子很难发挥出法器的威力。若是徐长青取了这些法器,非但不能用,反而得罪了那些名门正宗,以他这样一个旁门之人即便联合了其他的亲密道友,也很难跟那些名门正宗相抗衡。

    陈德尚将床帘掀开,露出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谢翎,徐长青上前一步看了看。只见谢翎双目紧闭,嘴唇发紫,脸色苍白,气息及其微弱,虽然是夏天,而且她身上盖了一层薄毯,但是从额头到顶门的头发都结上了一层白霜。

    见到徐长青一直看着谢翎,没有其他举动,陈德尚有点焦急的问道:“先生,可想好解决对策?”

    “对策?”徐长青愣了愣,看到满脸焦急的陈德尚立刻明白过来,笑了笑,说道:“陈翁请放心,在义庄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对策,只是我见到谢小姐后,觉得我有点看高了那个施法摄走谢小姐一魂的人,这次斗法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和困难!”

    “如此最好!如此最好!”陈德尚长舒了一口气,面露微笑道。

    徐长青不再等待,伸手从袖子里取出一截之前被收入袖里乾坤的三千红尘丝,来到床边,抬起谢翎僵硬的双手,将红尘丝的两头在双手的中指上打了一个道家的上阳结。跟着他又沾上一点朱砂,在谢翎的额头上书写了一个敕令符,然后手呈剑指夹住红尘丝牵引到中间部位,让绑住手指的红尘丝齐平。

    “鬼魅之法,魍魉之术,上清敕令,听我差遣,起!”

    徐长青沉声念诵法咒,然后牵着红尘丝向后退了几步,身体僵硬、双目紧闭的谢翎被红尘丝拉扯着坐了起来,在徐长青的牵引下,脚步虚浮的跟着他走出了房间,而陈德尚连忙从床边找个一件衣服,追上去给谢翎披上。

    出了房间后,一直守候在外面的肖恩三人见谢翎跟在徐长青身后走了出来,立刻面露喜色,正想要上前询问谢翎。但细心的张元立刻便察觉到了不对劲,连忙拉住了肖恩和陈豫,并在他们耳边轻轻的说了两句,肖恩和陈豫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牵在徐长青手中的红尘丝和谢翎依旧紧逼的双眼。

    徐长青没有理会肖恩等人,脸色及其严肃的说道:“陈翁,麻烦你派人把涛少爷带到紫铉阁来,另外去前院的道场讨要十坛上等朱砂,”说着又加重语气提醒道:“记住一定要五十年以上而且加过黑狗血的上等朱砂!”

    “好,老夫这就去办!”陈德尚不疑有他连忙应下,招呼了几个远远跟在后面的仆役,快步朝前院走去。

    陈德尚离开后,徐长青冷冷的瞪了肖恩等人好一会儿,才说道:“你们不是想要看中国法术吗?今天就让你们看个够,跟我过来!”

    说完,他就牵着谢翎,向后院尾部的紫铉阁走去,肖恩等人则紧跟在后面,不敢朝前一步。正因为这样,他们都没有看到徐长青转身之后,原本那副道貌岸然的高人样子,立刻变成了一个市侩精算的市井商人,眼中充满了大捞一笔后的得意。

    其实徐长青做法哪里用得了这么多朱砂,三四碗就足够了,之所以会向陈德尚要十坛上等朱砂,不过是为了以后所需,筹谋用度。历代义庄主人之所以会大力提议陈家举办大型的水陆法会,除了超度游魂亡灵赚取功德以外,更主要的原因就是想要趁机从那些不知道油盐贵的名门子弟手里,弄些平常很难弄到了作法用具。义庄主人有不少好东西,都是用这样的方法弄到的,其中在那场石姓门人引发的灾难中,硕果仅存的三样灵宝,就是从参加水陆法会的名门弟子手中,以垃圾一般的价格买到的。

    其实以徐长青和陈德尚之间的关系,即便他开口讨要一些上品的作法用具和法器,陈德尚也会不惜重金,动用关系为他找到。但是这样一来,徐长青就会欠下陈家一个人情,同样也结下了一段因果,九流闲人一脉的本命功法也融合了一部分上乘佛法,因果越少,修为越强,功德越深,境界越高,所以徐长青会尽量避免和人结下因果人情。眼下这十坛上等朱砂是为了施法救助陈涛和谢翎要用的,到时只需在每坛朱砂里面舀出一小杯来,就算用过了,之后即便把十坛朱砂全部收归己用,也能不入因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