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九章 三阳真火

    第九章 三阳真火)

    徐长青一行人来到了后面的紫铉阁,陈家下人动作很快,在陈德尚的指示下,极为熟练的搭建法坛和摆放法器。这间名为紫铉阁的小院子,是第十三代义庄主人为陈家扩建宅子设计风水的时候,专门建造的一个分支道场,为的就是下山施法方便。因为徐长青以上的历代义庄主人并不会袖里乾坤大法这样可以收束万物的法术,每次下山施法都要带很多东西,而且桃花山又不能有太多人上去,所以每次都是义庄主人自己拿。当时的义庄主人所修本命大法中并为融入神打固体筑基法诀,这就使得每次下山施法无异于异常艰苦至极的体力劳动,从而逼得义庄主人不得不另外建个分支道场。

    眼下紫铉阁这个分支道场比桃花山上的义庄都要好,一百多年前那个最初建造的义庄早就在几十年前毁灭在了石家门人的手里,那里除了少数几样法器和灵宝是来自百多年前以外,其他的东西都是这些年才慢慢积攒下来的。而紫铉阁当时并没有受到损伤,这里的法器以及围在院子里的符幡都有百年的灵气,比义庄里面的不知道要好上多少倍。他也曾想过要将这里的法器重新搬回到义庄里面,但是这样一来,肯定会让自己显得过于小家子气,有损自己在陈家人心目中的高人形象,得失一算,最终还是没有付诸实施。

    徐长青等人前脚进入紫铉阁,陈家下人后脚就将一脸傻笑的陈涛带了进来。只见陈涛此刻两眼无神,表情呆滞,身子无意识的乱动,仿佛像是还没有长大的小孩子一样对什么都有兴趣,又像是一条疯狗一般见到什么都想要咬一下,陈家下人一下子没看住,他就跑到一旁抓住凳子一阵乱啃。

    陈豫和陈涛兄妹连心,见到一向开朗活泼的兄长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禁担忧得想哭,心中连连后悔那天去桃花山的决定,张元则在一旁低声安慰,而肖恩看着陈涛现在这个样子心里也很不好受,一脸的懊恼后悔。

    徐长青将三人的表情看在眼里,赞赏的笑了笑,跟着宽慰了他们几句,便牵着谢翎走到了院子中央的上清九宫八卦阵的阵眼,让她站在那里。然后他随手从香坛上取过一支毛笔,点上朱砂,走到不断和下人打闹的陈涛面前,飞快的将笔点在了陈涛的额头上。只见陈涛立刻安静了下来,跟着那根毛笔像是贴在了陈涛的额头上似的,陈涛整个人被徐长青手中的毛笔牵着走到了谢翎的对面,和她面对面的站着。

    让陈涛站好位置后,徐长青快速的在陈涛的额头上也书写了一个敕令符,然后将绑住谢翎中指的红尘丝从中划断,并将两根红尘丝打了一个交叉,再将另一头绑在了陈涛的中指上,打了一个少阴结。

    徐长青的准备已经做好了,接下来就等陈家下人把道场布置好和陈德尚的十坛朱砂。趁着这个空档,徐长青来到肖恩三人身边询问了一下,那天事情发生的经过。肖恩无法用汉语来描述当时的情况,这个时候说英语又有点不合场景,于是便由张元来说,不足的地方他和陈豫再补上。

    原来他们五人离开义庄以后,再灯笼火光的指引下一直走得都很顺利,一路上几人都非常兴奋,交谈着之前在义庄的所见,原本还因为徐长青的警告而生起的警惕心也逐渐放松了下来。当他们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几个人都听到了身后又动静,之后几个人不约而同的听到徐长青在后面叫他们,当时谢翎最先回头,紧接站在她旁边的陈涛也回过头了,而肖恩和他身边的陈豫、张元最后回头。

    接下来几个人都感觉到一阵犯困,肖恩很快就被心口的一阵热流给激醒了,当时他就看出了不对劲,其他人全都像是被催眠似的目光呆滞,表情痴狂。于是他立刻伸手把身边的陈豫和张元摇醒来,就当他正准备去摇醒,一道亮光从义庄方向没入他们前面不远处的半空中,然后从天而降的一道闪电打在了亮光消失的地方,跟着便见到在闪电中一个黑色的人形虚影瞬间被闪电吞噬。

    在那个闪电和人形虚影消失以后,陈涛和谢翎也都清醒过来,这时几人才再次记起了徐长青的警告,在检查了众人都没有受伤后,这才放下心来。虽然依旧心有余悸,但他们都以为刚才徐长青已经帮他们化解了劫难,已经没事了。五人回到陈家宅子的时候,还依旧有说有笑,更约定好了明天去看放花灯,可是第二天早上,谢翎就昏迷不醒,陈涛则变得疯疯癫癫。

    徐长青听了他们的描述后,不禁感叹肖恩、陈豫和张元的好运,也不禁叹息陈涛和谢翎的倒霉。肖恩喝了一整杯六阳茶使得他的身体有了一定抵御邪法的能力,九命真君在见到五人全都转头之后,显然没有料到其中有一个人会清醒过来,而陈豫和张元在九命真君还没来得及对他们施展摄魂秘术之前,便被肖恩摇醒了。陈涛和谢翎因为没有被肖恩及时摇醒,让九命真君摄走了一魂一魄,而九命真君没能把陈涛和谢翎所有的魂魄都摄走,施法的命魂便被徐长青给灭了。

    “人之所以被称为万物之灵,是因为人天生就有受到一件天地灵物保护。”徐长青神色淡然,取出三张黄表纸,然后用朱砂在上面画了一个开眼符,并将其分别贴在肖恩等人的眼睛上,说道:“你们不要乱动!不要慌!”跟着手呈剑指,竖在眼前,道:“灵法加持,开!”

    随着徐长青的法咒道出,贴在肖恩等人眼睛上的道符立刻燃烧了起来,引起三人一阵惊慌,如果不是徐长青事先提醒,三人一定会将其拍打下来。很快三人就冷静,他们感到神奇的是道符明明在他们眼前燃烧,他们竟然感觉不到任何热量,也感觉不到被火烧伤的疼痛。

    当道符全部烧完的时候,三人立刻被眼前的一切给惊呆了,原来他们看见所有人的头顶和肩膀上都悬空燃烧着一团火,唯一的差别就是就是火的大小和颜色略微不同。

    徐长青从三人的表情中猜到了三人看到的是什么,浅浅一小,说道:“你们是不是看到了所有人的身上都燃烧着三把火?”

    肖恩三人同时点了点头,一脸疑问的看着徐长青。

    “这三把火就是老天送给每个人的天地灵物三阳真火。”徐长青笑了笑说道:“只要有这三阳真火护体,人便可以百邪不侵,而修行者的大法练到大成的话,这三阳真火便会提升成为可以点燃世间万物的三味真火。这三阳真火虽然好,但却会受到人身体状况的影响,能力变得起伏不定,当三阳真火全部熄灭的时候,也就是人死的时候。人死如灯灭,说的也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三阳真火也被称为灵魂之火。”

    “徐先生,为什么我哥和谢姐姐身上的三阳真火那么弱呀?”听到徐长青所言,三人全都一副受教的样子,而陈豫这时则指着陈涛和谢翎身上的三阳真火说道。

    “他们少了一魂一魄,三阳真火自然会变得极其虚弱。”徐长青看了看陈涛二人,说道:“除非人死了,一般三阳真火是不会熄灭的,但是有一种情况,三阳真火会熄灭一小会儿。当人极速回头的时候,人自己的气息会吹灭肩膀上的一团火,在这个时候可以有限抵御邪法的三阳真火就会出现破绽,失去了任何效应,就算是一个小小的游魂也能侵入进来,夺去人身体的控制,这也就是通常异议上的鬼上身。你们在桃花山半山腰的那次回头,就是吹熄了你们肩膀上的一团三阳真火,让有心人可以毫不费力的摄走你们的魂魄,所以当时我才警告你们无论听到什么都千万不要回头。”

    徐长青的话听得肖恩三人一愣一愣的,全都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时陈德尚已经带着人把十坛朱砂给抬了进来,而且他还让人抬了两个大箱子,快步走到徐长青面前,说道:“让先生久等了!总算幸不辱命,买到了十坛上等的朱砂,完全是按照先生吩咐的那样有五十年以上,加了黑狗血。”

    听到陈德尚的话,徐长青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走到那十坛朱砂前,一一打开盖子闻了闻,果然是五十年以上的上等朱砂,其中一坛更是快一百年了。对于徐长青这种看起来对他不信任的举动,陈德尚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极为赞许,在他心中徐长青这是做事严谨,不容私情的表现。

    见徐长青走回来,陈德尚又指着两个箱子,说道:“另外,老夫怕先生所需符纸不足,所以在茅山法主五雷教赵真人那里买了两箱符纸,送与先生使用。”

    徐长青强忍着心中的激动,故作高人的走到箱子旁,让下人打开箱子看了看,便让其关上。虽然他的行为举止、表情神色都显得非常淡然,但实际上他的内心却起伏不已。他早就听闻茅山法主五雷教修为高深的真人全都归隐闭关了,那时他还不信,不过现在相信了。如果那些道法高深的真人没有闭关的话,那个什么赵真人也不敢把这样两箱至少用上清五雷正法炼制了足足一百年以上的五雷符纸拿出来卖掉,这宝贝可是有钱也没地方买。他几乎可以想象,等天地大劫过去以后,那些真人出关见到自家情况的气恼样子。

    激动归激动,高人还是要继续装下去,徐长青神色淡然,朝陈德尚点了点头,说道:“陈翁费心了!”跟着见到道场已经布置好了,便说道:“劳烦陈翁派人把紫铉阁周围清空,三十丈内不能让任何人接近,此外在三十丈外让家中所有属龙、属虎、属猴的男仆把这里围起来。”

    “好的,老夫立刻就命人去照办!”陈德尚点点头,又朝徐长青施了个全礼道:“接下来的事,就有劳先生了!”

    徐长青也一脸自信的宽慰道:“陈翁请放心!”

    在陈德尚带着下人离开后,徐长青来到了香坛前面,正对着陈涛和谢翎,而肖恩等三人则被他安排在了身后的幡阵内。之后他从陈涛和谢翎的头上拔下一些头发,将其连通引魂符一起烧成了灰烬,然后将灰烬分别倒入三个杯子里,从袖子里取出一个葫芦,将里面的无根水倒入杯中,交给三人服下。

    在三人皱着眉头饮下符水后,徐长青又取出三根银针,依次刺破三人的中指,将中指的血分开滴入三个杯子里。中指的血乃是人的心头阳血,功效几乎与上等朱砂相似,但因为有人气,所以更容易发挥作用,即便那些修行不够的人也能通过烧心头阳血所画的符,来引动法术。

    在肖恩等三人奋力滴血的时候,徐长青又从旁边陈家下人准备的法器中挑出三枚五十年柳树所做的符箓法令,然后以三人的心头阳血为墨分别将陈涛和谢翎的名字写在了法令上面,交给三人握着。柳树的树枝可以打鬼,而柳树的树干却能够寄魂,用柳树制作的法令则是最好的引魂法器。

    “等一会儿,我作法的时候,你们三人就大声的叫喊他们二人的名字。”徐长青吩咐了身后三人一声,然后整束了一下衣着,点燃三炷香,向东南西北四方拜了一拜,而后将其中两炷香让陈涛和谢翎分别叼在嘴里,剩下的那炷香则插在了香坛上的一个桃木小人身上。之后他又将陈涛和谢翎的中指刺破,滴下一些心头阳血来,用这些阳血分别在桃木小人身体的前后两侧写上两人的名字。等会儿斗法的时候,为了避免他们二人受伤,徐长青就给他们找了一个桃木替身来代替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