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十章 陈家斗法

    第十章 陈家斗法)

    在一切准备都做好,徐长青反复检查,自觉万无一失之后,他不顾肖恩等人正在看着他,从十个坛子里分别舀出一点朱砂,每舀完一个坛子就将那个坛子收入袖里乾坤中。当十个坛子全都收入袖里乾坤后,他又从箱子里分别取出六张五雷符纸,然后依例将符纸连同箱子收入袖中,直到这一刻他才感到袖里乾坤的容量已经到达外周天循环真元所能支撑这一方世界的极限了。

    看到一个个大坛子和箱子在徐长青面前瞬间消失不见,肖恩三人都一脸惊讶,肖恩和陈豫都想要询问个究竟,但立刻被张元给拉住了,并摇了摇头,示意二人不要再多事,看着就行了,免得再惹出什么麻烦来。

    徐长青站定在香坛前,细目微微低垂,心神已经融入上清九宫八卦阵中,迅速运转后土封界咒,调动整个陈家冲那如同蜘蛛网一般的土灵脉络,很快便找到了隐藏在城东义庄棺材里的九命真君。此刻九命真君正在借用义庄周围浓密的阴气疗伤,前几日被徐长青破了一个命魂的伤,到现在还没有好,在他的身体周围聚集了五个命魂,结成一个简单的五行聚灵阵,加快了阴气的吸附速度,而剩下的两个命魂则俯身在义庄的尸体身上,陈涛和谢翎的一魂一魄则被两个命魂拘禁在体内。

    徐长青收回心神,脸上露出不屑的笑容,自言自语的说道:“不知死活!竟然敢在把生魂拘禁在命魂里面的时候附身在尸体上,他就不怕尸气索命。连这么简单的禁忌都不懂,真不知道这老鬼是怎么修炼的,而且还在邙山闯出了那么大的一个名声?看来那些听起来很厉害的人物,并不一定就真的那么厉害。”

    随后,他抓起香坛上的桃木剑,往桌案上的一堆符随意一挑,挑起了两张定神符,跟着脚踏罡步,口念法咒。符纸无火自燃。当道符快要烧尽的时候,他左手呈剑指,运转上清金丹真元,贴在桃木剑身上,从剑身根部向前一推,道:“去!”

    只见贴在桃木剑上那两张符纸瞬间烧光,变成两团无根之火,分别朝陈涛和谢翎射了过去。当那两团火接触到两人的身体后,立刻融入了进去,除了烧开一个大洞的衣服表明之前曾有两团火烧了这里以外,那从烧出的洞里所露出的肌肤却一点也看不出烧伤的痕迹。肖恩等三人这时候便见到陈涛和谢翎身上的三阳真火起了变化,原本还是暗红色的小火苗,现在却像是被加了油料一样,变成了三团艳红色的大火球。

    见到徐长青开始施法,肖恩三人连忙紧握着法令,大叫陈涛和谢翎的名字。随着他们的叫喊声,远在义庄命魂体内的一魂一魄从死寂不动,开始拼命挣扎,隐隐有从命魂体内挣脱出去的迹象。命魂出现异常,与之心脉相同的九命真君立刻从疗伤中醒来,他那瘦得只剩下皮包骨的脸上挤出了一种可以称之为震惊的表情。当他从棺材里坐起来,准备将两个命魂从尸体里收回来的时候,竟然发现命魂竟然不能立刻从尸体里面脱离出来,就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住一样,使得九命真君不得不将其余五条命魂全部收入体内,来增加法力。

    在九命真君努力从尸体中收回命魂的时候,徐长青发起了第二轮攻击。他从香坛上一个木盒子里,取出两根由九根红尘丝绞在一起的红尘绳,只见在绳子的一头绑着一根银钉,另外一头则是一个指环。徐长青飞快的将指环套在中指上,然后夹住两枚银钉子,默念法咒,运转真元,朝陈涛和谢翎的脖子扔了过去。眼看着钉子刺入了两人的脖子里面,伤口却没有留一滴血,而且不但钉子完全没入了两人的脖子,就连跟在后面的红尘绳也一同冲进去一大截。

    徐长青施展的是一种三山符箓龙虎山一派中一种颇为高深的道法,名叫太清元化银针定命大法,这种大法专门用来对付那些拘魂夺魄的邪道,通过受害人的本命真灵,与被拘的魂魄相连接,达到隔空杀敌的目的。这种道法非常霸道,而且难学,功力没有达到炼精化气顶层的修行者即便练了,也根本施展不出来。天下间据徐长青所知,除了他自己以外,只有龙虎山的凌霄通化真君赵武阳真人才精通此法。

    绑着红尘绳的银钉子穿过陈涛二人的身体和灵魂,从另外一头的一魂一魄中刺出来,连同九命真君的命魂一起扎入尸体之上。这时九命真君便感觉到自己虽然依旧能够知道命魂的近况,却无法控制命魂,就像是他和命魂之间隔着一层东西似的。这种情况是他练成命魂之后,从未遇到过的,已经开始有点慌张的九命真君心知自己已经遇到了一个极为难以对付的高手。

    九命真君觉得自从无意中得知湘西钟家得了一具铜甲尸后,好像气运就越来越远离自己。从最先跟踪钟家赶尸人跟丢了人,到想要拿下几个人做人质,却被人杀了一条命魂,后来更是莫名奇妙的被困在了这么一个小地方,每次向外走的时候,都会莫明其妙的瞬间回到这个义庄里面。现在就连自己辛辛苦苦炼成的两具命魂竟然也不受控制了,这让他感觉整个陈家冲似乎都透出一股诡异。

    原本按照九命真君的习惯,遇到强敌便立刻逃走,然而现在他逃走了,那么尸体里面那两具命魂就等于是丢了。损失一具命魂就已经让他感到痛心不已了,要是再损失两具,那根本就是要他的命。更何况炼制命魂所需的材料极为难找,他这么多年搜遍了整个邙山,坑蒙拐骗所有手段全部都使全了,好不容易才收集齐了这几具命魂。现在连命魂最基本的威力都没有发挥出来,就被人施法禁锢了,无论如何他都不甘心就此将其舍弃。此外命魂与其本命修为相连,命魂损失,本命修为便会降低,以他现在在邙山仇家满天下的情况,要是他的修为降低的消息传出去,只怕他到时会死得连渣都没有。

    下定决心要拼了的九命真君立刻飞身冲到两具尸体前,然后咬破舌尖,吐出一口心血,同时让体内五条命魂全都吐出一口本命真元在心血之中。在心血漂浮在半空时,他取出自己珍藏已久的两根三阴戳神刺,运转体内玄阴鬼力,将心血全都收在三阴戳神刺的骨头空隙里面,朝两具尸体的眉心狠狠的扎了过去,希望凭借三阴戳神刺,来激发命魂的凶性,从尸体里摆脱出来。

    然而就在九命真君将要施法完成的时候,徐长青那头也运用一身精纯的金丹真元操控着红尘绳尽头的银钉子,将两具命魂和那一魂一魄紧紧的锁住。在三阴戳神刺插入尸体眉心的那一刻,他运力将红尘绳收回,而红尘绳尽头的银钉子将两具命魂和一魂一魄锁住脱离了尸体,一同穿过陈涛和谢翎的魂魄和身体,带到了紫铉阁。

    在命魂被徐长青锁走的那一刻,九命真君立刻感觉到自己的两具命魂忽然从眼前消失,反而同时出现在山城内的某个地方。虽然三阴戳神刺刺了个空,但是神刺里所蕴含的邪能依然顺着还未完全消失的灵魂通道,冲入了那两具命魂体内,同时给陈涛和谢翎的魂魄造成直接伤害。命魂被银钉子钉死,红尘绳绑住,虽然邪能入体,但却依旧动弹不得,而邪能对陈涛和谢翎的攻击则全数转移到了徐长青事先准备好的桃木人身上。只见叼在陈涛和谢翎嘴里、以及桃木人头顶的祭香瞬间烧成了灰烬,而桃木人则碎裂成了十几块小碎片。

    此刻陈涛和谢翎的一魂一魄游离在两人周围,由于离体太久,不知道该如何回去,在肖恩三人叫喊声的作用下,才能停在体外这么长的时间。徐长青也明白这一点,立刻施法,双手结道家混元法印,口念法咒道:“天地乾坤连一线,混元大道定三魂,敕!”

    只见随着徐长青的双手法印朝魂魄一指,那一魂一魄立刻受到法咒道力的牵引,回归本位,陈涛和谢翎两人肩头的三阳真火忽然旺盛的燃烧了一下,又立刻恢复成正常。一直没有任何感觉的陈谢二人则长舒了一口气,软软的倒在了地上,昏睡了过去。

    “好了!不要再叫唤了!”徐长青转身朝依旧声嘶竭力叫喊陈涛和谢翎名字的三人招呼道:“他们两个人已经没事了,你们马上把他们抬下去,煮些参汤让他们两个补一补元气,免得落下什么病根。”

    刚才肖恩三人在叫喊陈涛二人的名字时,看着徐长青施法,当看到他的红尘绳从陈涛二人的脖子里抽出来的时候,都差点没忍住,发出惊叫。因为他们不但看到了陈涛和谢翎两人一魂一魄所化的两个光球,还看到了被红尘绳绑住、心口钉着银钉子的两团黑影,而这黑影和当初在桃花山看到的黑影一模一样。当看到两个光球分别在徐长青施法之下融入两人身体后,便听到徐长青的吩咐声,他们连忙扔掉手中法令,跑到陈涛和谢翎身边,当经过那两个不断挣扎的黑影时,都不约而同的绕开了一点。

    徐长青此刻感觉到九命真君正在往这边赶过来,而肖恩等人还在磨磨蹭蹭的不禁皱了皱眉头,催促道:“赶快带走他们,你们也一同离开,出去后千万不能靠近这里三十丈的范围!”

    肖恩等人从徐长青严肃的表情感觉到了事情的紧迫,也不顾什么男女大防,肖恩扛着陈涛,而张元和陈豫则搀扶着谢翎,快步离开了紫铉阁。看到几人离开后,徐长青像是少了一种束缚,活动了一下胳膊,然后用上等朱砂在五雷符纸上不紧不慢的画着上清五雷神符,至于那两个命魂则丝毫没有理睬他们,任由他们在那里做无用的挣扎。

    没过多久,当徐长青画好了第六张五雷符后,一团黑雾从东侧的墙壁中钻了出来,很快便在上清九宫八卦阵外凝聚成实体。只见一名身穿清朝蟒袍官服、打扮得跟大臣一般的男人悬在半空中,头戴一顶不知从那里弄来的珊瑚顶官帽,官帽下面露出一张跟骷髅相差无几的脸。

    说起来九命真君也算是个才子,他十五岁就中了秀才,当时在当地可以说是轰动一时,无人不称他为神童。然而他的官运好像到此为止,后来将近三十年的时间,他再也没有考中过任何考试,家中父母留下来的积蓄也被他全部花光了,唯一剩下的就是他家的那个老房子。之后九命真君在老房子里找到了那本修炼鬼道的邪书,从此走上了不能回头的修行之路。虽然他成了一个修行者,但是他依然忘不了当初的愿望,于是便从一些朝中大员的坟地里,找到成套的陪葬官服,穿戴起来,让手下装着官家的衙役,每次外出都要鸣锣开道,就跟正式的官员出行一般,这在邙山一带也算是一景。

    “这位道友,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阁下要三番四次的加害与我?”九命真君似乎感觉到了地面的九宫八卦阵非常危险,在化形之后立刻将他祭炼已久的千魂幡拉出来护住周身,然后取出那对三阴戳神刺在手,冷冷的看着徐长期,兴师问罪道:“几日前用五雷灵剑之术杀我命魂,这次更是将我两具命魂给绑了过来,莫非阁下真以为我邙山的九命真君这么好欺负吗?”

    九命真君在看到两具命魂被绑得掩掩实实,心中其实是万分焦急,但是他却故作镇定,扭曲事实,丝毫不提摄走陈涛二人一魂一魄的事情。最后再报出名号,想要凭借他多年来闯出的名声,先将徐长青镇住再说。

    徐长青可根本不吃九命真君这一套,就连理睬他的样子都没有,双手暗运真元,通过红尘绳控制银钉子,猛地往两具命魂心口上一扎。呈现虚影的命魂像是水波一样剧烈的抖动起来,原本那张张隐藏在阴黑鬼气之中的脸也因为剧痛露了出来,扭曲变形,痛苦万分,凄厉的惨叫从两具命魂的嘴里同时叫出,有如波纹一般向外扩展开来。在三十丈外背对和紫铉阁的那些属龙、属虎的仆役在听到这股声音后,神志为之一荡,跟着他们身上的三阳真火引发出一股肉眼看不见的光芒。而光芒则瞬间连接在一起,形成一道碗状的无形屏障,命魂的叫声打在了屏障上则形成一个个水滴的涟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