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十三章 华夏气运

    第十三章 华夏气运)

    从紫铉阁传来了众人熟悉的金铃铛声,只见恢复一脸淡漠表情的徐长青负手身后,沿着竹园小径缓步走了过来。当徐长青催动舍利子产生的天地异象刚刚结束,陈德尚便带着刚刚醒过来的儿子和未来媳妇守候在紫铉阁外围,准备徐长青一出来就向他道谢。肖恩也在陈德尚来了不久后,便被救醒了,当听到自己昏迷的时候发生了那么多精彩的事情,而自己一点都没有看到,不禁懊恼不已。

    “先生,总算出来了!”见到徐长青的身影出现,陈德尚立刻领着陈涛和谢翎快步迎了上去,抱拳谢道:“这次多谢先生出手相救,才让我这逆子和世侄女得以化险为夷,老夫实在无以为报,送先生黄白之物又显得太过俗气,所以老夫就现行谢过,等将来先生需要什么东西的时候,我再去给先生置办!”说着朝陈涛和谢翎说道:“你们两个还不快点过来谢谢先生的救命之恩!”

    “谢谢,先生救命之恩!”脸色还有点苍白的二人连忙走上前向徐长青行礼道。

    “陈翁实在太客气了!”徐长青淡然一笑,上前将两人扶起来,说道:“我施法招魂之前,用同心阴阳结把你们两人连在一起,这种同心阴阳结能够让人心意相通,想必你们对彼此之间的情意都有所了解了吧?”

    听到徐长青的话,两人全都不约而同的彼此看了一眼,然后脸上泛起了羞红之色,谢翎虽然很要强,但到底是女儿家,转身将脸埋在了身旁陈豫的怀里,不敢露出来,而陈涛则一脸傻笑的挠着头。

    徐长青转头朝陈德尚,笑着说道:“陈翁,看来贵府又要办一桩喜事了!”

    “好!实在太好了!”陈涛和谢翎的结合正和陈德尚之意,他看着这对害羞的小情人,也笑呵呵的说道:“这还要劳烦先生选个吉日!”

    徐长青也不推托,细细的掐指算了一下,说道:“下个月十八乃是这一年的大吉日,大利东方,很适合成亲,看来陈翁有必要往上海走一趟咯!”

    “哈哈!应该,应该!”陈德尚仰头大笑了一会儿,然后吩咐府内仆人去把紫铉阁收拾好,让人打扫一下客房,让徐长青今晚在府里住下。一切吩咐好了以后,他便亲自领着徐长青到客房内,屏退左右后,神色肃然的问道:“徐先生,可否算出是谁要害我家孩儿和侄女?”

    徐长青稍微愣了一愣,然后面不改色的说道:“摄走涛少爷和谢小姐一魂一魄的那人是邙山一带有名的邪道魔头,名叫九命真君,他极为擅长摄魂夺魄之术,而且为人极为好色,且喜爱黄白之物。他原本是想要摄走肖恩他们五人的魂魄,但是被我及时发现用五雷灵剑术灭了他一个命魂,不过可惜还是让他摄走了一魂一魄。这魔头摄走魂魄之后,既不加害他们,又不向陈翁勒索,感觉像是收到了什么人的委托,想要以此为要挟陈翁,的确有些蹊跷。”

    “用他们来要挟我?”陈德尚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思维被徐长青带到了其他地方,忽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猛地站了起来,脸色铁青,用力一拍桌子,怒声道:“是他,一定是他!难怪他的大将刚刚离开,我这里就出事了,没想到这家伙把老夫都算计到这一步了!”说着他站起来怒气冲冲的来回走了几步后,又立刻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变得担忧起来,猛地一转身,拉住徐长青的袖子,急声说道:“徐先生,快点帮我算算我那凡儿现在的境况如何?”

    徐长青没想到自己把祸水东引反倒牵扯出了一些其他的事情,更加涉及到了离家五年的陈家二少爷陈凡,事情似乎变得超出他的估计,也变得有点吸引他了。听到陈德尚的要求后,他立刻开始运用独门的一掌定乾坤,开始算陈凡最近的气运命途。由于陈德尚以前曾经要徐长青为自己和几个太太、姨太太、儿女立长明灯,所以他们的八字徐长青都很清楚,很容易就算出了陈凡这几个月的事情。

    不算不知道,一算却着实让徐长青吓一跳,虽然一掌定乾坤能够非常精细的推算出他人所经历过的事情,但范围只是当天之前的两个月和当天之后的一个月。即便是这样,陈凡度过的这短短的三个月却让徐长青看到了一些虽然说不上是是波澜壮阔、但却也起伏跌宕的事情。

    看到徐长青推算晚了以后,脸色微变,陈德尚心中不禁一颤,颤抖着声音,问道:“先生,我那凡儿是不是出事了?”

    见到陈德尚的表情,徐长青明白他误会了,淡然一笑的朝陈德尚说道:“陈翁,请放心,凡少爷这次虽然有血光之灾,但不会有生命之危。”说着,顿了顿,脸色骤变,神色冷漠的看着陈德尚,说道:“陈翁,你陈家和我九流闲人一脉已经结缘一百多年,彼此气运相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彼此合作可以说是天衣无缝,当年就连气势正旺的紫禁城那位皇上皇也都惧我们三分!现在为什么凡少爷参加革命军起兵造反,你购买大量军火支援革命军这么大的事情,你却丝毫没有告诉我呢?是否我九流闲人一脉已经不入陈翁法眼了?”

    听到徐长青的质问,陈德尚先是一愣,很快就变得尴尬起来,吞吞吐吐的说了一些所谓怕徐长青牵扯进来受到伤害之内的话。

    徐长青没有多说什么,起身打开房门,朝陈德尚说道:“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既然陈翁已经不再相信我九流闲人一脉了,那明日我就回义庄收拾一切,离开就是。”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今日我已经累了,还请陈翁让我早些休息,明日还要收拾行装。”

    见到徐长青的表情严肃,不像是故作姿态,陈德尚立刻慌了。虽然陈德尚的儿子们学习西洋文化,对祖上传下来的那一套深感怀疑,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是他不同,他当年是亲眼看着他父亲在义庄主人的一次次指点下,把紫禁城帘子后面那位耍弄得团团转,不但最后偷鸡不成蚀把米,还令她完全失去了对南方的掌握,所以对于任何一代义庄主人,他都是心存敬畏之心。这次之所以会不和徐长青商量,主要还是因为那位从檀香山过来和他在广州见面的先生认为这件事情,不应该再让其他人知道,而他的二儿子陈凡也劝说他,这种事情只能家里几个人知道,这才使得他没有跟徐长青商量。

    如果因为这件事,而让义庄主人跟陈家分道扬镳,这对陈家来说是毁灭性的打击,陈德尚是绝对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的,顾不得形象,连忙上前,合手作揖赔不是。

    徐长青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要离开陈家,对于他来说,陈家就像是一个参天大树,而他就像是一根缠绕树干的藤蔓,不但生存养分要树干提供,一些风雨劫难也要依靠树干来抵挡,这样好的依靠他又岂会舍弃。他其实算准了陈德尚绝对不会放走自己,所以才会施展这招以退为进,给陈德尚一个警告,令陈德尚以后对自己更加言听计从,如果当代的陈家家主是那个满脑子新派思想的陈凡,只怕对自己的离开,会举双手赞同。

    徐长青没有继续闹下去,接受了陈德尚的道歉,回到椅子上,神色极其严肃的说道:“陈翁,这次就是因为你没有和我商量,才让凡少爷多了这场血光之灾。刚才我算过了,你购买的那批军火现在只怕已经让人给拦截了,凡少爷在南方参加的那次起义也胎死腹中。他受了点伤,应该躲在广州陈家商号里面,跟他在一起的是两个清廷通缉的要犯,现在清廷的人正在整个广州城都在找他们,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找到商号里面。”

    “那我们怎么办?”陈德尚在房间里来回走动了两趟,面露狠色,说道:“干脆把那两个人扔给清廷的人,让凡儿得以脱身。”

    “不可!”徐长青摇了摇头,说道:“现在陈家已经牵扯到了革命军的因果里面,再想要脱身已经不可能了,唯一的办法就是继续支持革命军,特别是那两个人关系到未来陈家在这块大地上的地位,所以一定不能让他们有事!”

    “那这可怎么办呢?”关心则乱,纵横商场的陈德尚有点失了主意,看着徐长青道:“劳烦先生出马,跑一趟广州,把他们救出来如何?”

    “原本这事对我来说是轻而易举,但今日和人斗法我已经元气大伤,实在不宜办理此事!而且陈翁也不是不知道凡少爷和我势同水火,想要他依照我的指示行事他绝对不会赞同的,所以我去了只会让事情更糟!”徐长青摇了摇头,然后浅浅一笑,说道:“不过我可以举荐一个人,只要这人出马,必然能够将凡少爷和那两个人救出。”

    “何人?”陈德尚急声问道。

    “肖恩先生!”徐长青笑着说道:“肖恩先生有英国上议院议员的身份,清廷的官差是不能够搜他所乘坐的马车,所以只要肖恩先生去了,直接用马车把他们接回来就可以了。”

    “对!对!”听到有办法解决,陈德尚哈蛤一笑,连连点头道:“不错,肖恩的确是最合适的人选,我怎么把他给忘了?老夫现在就去找他。”

    说着,陈德尚就准备起身去找肖恩,而徐长青则伸手按住了他,说道:“别急!趁着这个时候,我有些话还请陈翁记住,至于照不照办,就是你陈翁的事情了。”

    陈德尚连忙一脸谦虚受教的样子,说道:“还请先生,不吝赐教,老夫必定将先生的话铭记于心。”

    “凡少爷参加革命军,就和当年陈翁毅然而然的参加变法是同一个道理,都是为了国家富强,所以陈翁才会如此喜爱凡少爷。”徐长青端起桌子上的茶碗,浅浅的喝了一口,继续说道:“就如同当年我说那位老太太的气数未尽一样,现如今的清廷一样气数未尽,只要那位老太太还活着,清廷就还有一分气运在里面!年初之时我用周天灵签上法推算我华夏这几年的气运走向,得出的结果是东方大利,南方渐起,西方不动,只有北方才是决定清廷何时结束的关键,而那北方可决定华夏气脉走向之人应该就是陈翁心中所恨之人。”

    “什么?是他!”陈德尚脸色骤然一变,变得极其难看,喃喃自语道:“为什么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这个卑鄙小人?”

    “陈翁,勿要动气!”徐长青伸手拍了拍陈德尚的肩膀,说道:“此人是否卑鄙我不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他身后绝对有高人相助,从他仕途一帆风顺,每每出现危机之时,最终都会化为转机这一点来看,此人若无高人相助,我说什么都不信!此外我曾看过此人年轻之时和后来在天津之时的照片,发现此人去往天津之后,便七窍皆开,气冲云霄,与天上主管世间个人运程生死的北斗七星相互呼应,而且脸上也带有蟒纹。看样子他是在去往天津之前便被高人用霸道手法开了七窍灵脉,然后依照古法以以蟒吞龙的格局将其先人遗骸葬于满清龙脉之上,让其吸收满清龙脉的残余气运。这种面相和汉朝王莽极其相似,看来此人的野心不单单只是做个兵马大元帅之类的官爵。”

    “那小人好大的胃口,难道他就不怕被撑死吗?”陈德尚阴沉着脸,来回走动了即便,脸上闪过一道狠色,说道:“先生,这次老太太似乎想要对付他,夺了他的兵权,将他调入京内,你看是否有办法乘机断其气脉?”

    “不可,此人气运已经成形,并且和我华夏气运相连,成了华夏大劫的第一应劫之人,如果断他的气脉,那就是断我华夏一族的气脉,这可是要遭天遣的。”徐长青摇了摇头,继续说道:“陈翁请放心,此人以左道手法强行开运,虽然可以令到气运一时强盛无比,但是却无法持久,当他权势达到人生顶峰的时候,也就是他气运衰竭之时。”

    “那还要等多久?”陈德尚皱了皱眉头,问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徐长青故意藏了一部分,然后立刻转移话题,道:“恕我直言,虽然眼下那人气势走低,但却是潜龙隐匿,不久的将来必然会腾云而起。此外他虽然已经被夺了兵权,可他麾下大将却还掌握了实权,根基稳固,气运深藏,绝非苟延残喘的清廷所能撼动。陈翁不该与其相对抗,应该顺势而行,在其最危难的时候,扶其一把。世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利益之下什么可以改变,唯一的区别是有的人是为了金钱之利,而有的人则是为了情义之利。陈翁如果是真的想要推翻清廷,帮助革命军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将那人拉入革命军这边,借用那人之手结束清廷气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