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十四章 天地三力

    第十四章 天地三力)

    距离紫铉阁诛邪已经过去了两天,肖恩已经启程前往广州接陈凡去了,而陈涛和谢翎准备参加完今天的中元节水陆法会就去上海,向谢家提亲。这一天,整个陈家冲的百姓都会自发的配合水陆法会,不杀生,吃素斋,而且所有人的门户上都会放上一个火盆,进出门口的时候,会烧些元宝蜡烛祭拜四方游魂。两天前在陈家出现的百丈金身菩萨成了这几日陈家百姓谈论最多的事情,不少原本只是准备过路的行商,也因为见到了如此异象而停下脚步,等水陆法会过后再继续行程。

    陈家举办水陆法会出现金身菩萨的传言,不单单只在陈家冲流传,随着一些来往韶关的商贩,已经将这传言飞快的传遍了韶关省城和周边的一些大城市,不少的信徒都日夜兼程,云集与此,为的就是参加这次盛会,为家人祈福。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使得涌入陈家冲的人比平时多了两三倍,所幸陈德尚早有准备在陈家冲周边的一些荒地上搭建帐篷,才没有使来人因为客栈已满而露宿街头。

    自昨日离开陈家宅子后,陈德尚早已派人将徐长青的桃花山护卫了起来,以防一些随着信徒来的宵小之辈来打扰徐长青。跟徐长青一夜长谈之后,陈德尚对徐长青的信任又增加了不少,丝毫没有怀疑自己儿子遭劫是因为徐长青的缘故,反而听从徐长青的话,将注意力放在了北方,并着手准备和那人修复关系的一些事宜。

    徐长青在义庄里面闭关休养了一天一夜,没有运用任何法诀加速修复伤势,而是仅凭所得功德慢慢的让功德之力随着修复身体的伤口渗透到肉体之中。加以时日,只要功德足够便可筑就万法不侵的功德金身,那时即便是天地大劫,也不可能伤到他分毫,这是徐长青应劫的诸多手段之一,虽然他自己都认为这有点遥不可及。

    徐长青这一日也没有干坐着,而是取出了石家的神打法诀仔细的阅读了一遍。他曾经跟老道士提到过石家旁门如果遵照手抄本去修炼石家神打的话,必然会遭受邪灵反噬,一切无他,只因在石家神打珍本的末页封皮里藏了一张从明朝第一代石家神打传下来的请神符。据徐长青门中典籍的密闻册提到,石家神打虽然对外声称能够能够请来诸天神佛的真灵神力,实际上石家真正能够请到的神灵只有三位,第一位就是关圣帝君,第二位就是民间很多人供奉的天师钟馗,第三位却是个邪神也就是西游记里面的齐天大圣。

    关圣帝君和天师钟馗都是华夏正神,具有驱邪破魔的神力,而这齐天大圣则截然不同。他的原形是唐朝传过来的密宗典籍中提到过的一个印度猴神哈路曼,后来有人为其修筑猴神庙,将其当做华夏本土正神祭拜。一直到明朝西游记一书出来之后,这个异域猴神才有了一个中原华夏的正式姓名和称号,他的神力也被规划完成,这时候的猴神庙才改成了大圣庙。

    对于天地之间是否有神灵存在,徐长青以及历代九流闲人都保持了怀疑态度,到了他师父这代更是全盘否定了神灵的存在。虽然石家神打能够借得神灵之力,令自己万法不侵,力大无穷,但依照徐长青师父的观点那绝对不会是什么神灵的力量。他走遍大江南北,亲身去到过了那些所谓神灵成道或者出生之地,从当地的县志乡志根本就找不到神灵为人之前的事迹,所谓得道遗迹也只是后人经过传说硬加上去的。

    虽然没有发现神灵的真实面貌,但他却发现石家神打请来的几个神灵,都是民间信徒最多的神灵。其中关圣帝君和天师钟馗自燃不必说了,小说中的齐天大圣在民间的信徒也非常多。在民间大圣庙几乎跟送子观音庙地位相等,不少人都希望能够得到跟孙猴子一样机灵的小孩。此外还有一些佛家旁门寺庙也供奉了斗战胜佛,而且不少的邪教势力更是将齐天大圣视为了信仰正神,这样一来就显得齐天大圣多了一分邪气。

    按照徐长青师父的归类,天地间能够以外力帮助人提升自身道法修为的力量有三种。第一种就是常见的天地灵气,只不过如今的天地灵气,比起隋唐时期以前,简直就像是大海和湖泊一样,无法相提并论。正因为隋唐时期以前天地灵气浓厚无比,能够真正修成得道的人也非常多,仙佛两家具有大修为着更是不计其数,姑且不论道家,单单佛门的几大宗派就都差不多是在那个时期建立的。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在五代十国之后,天地灵气的量每况愈下,宋朝还算好,接下来的元朝、明朝、清朝将近六七百年的时间,真正具备大修为者有如凤毛麟角,差不多五个指头都数得过来。到了如今想要通过吸收天地灵气修炼得道的人,一个都没有,大部分都只是摸到了一点大道边缘,就已经称得上是高手了,天地灵气也变得混杂不堪不再适合修行者采气炼体。

    第二种就是现在绝大部分正道修行者所用的方法,积攒功德,依靠天地功德,成就仙佛道果。虽然天地灵气快要消失了,但是天地功德却始终存在。天地功德不能直接提升修行者本命大法的境界,可却能令修行者修炼的速度加快,而且还能令道心佛心更加稳固,不会轻易被引来的心魔伤害,而且如果能够成就功德金身,更是不用再担心任何天灾人祸。

    可惜功德虽好,但真正可以对修行者有很大帮助的大功德却非常少,而且立功德讲究机缘,不是想要就有的,强求的话反而会生出心魔,从而修为尽废。第一代义庄主人让陈家不惜耗费巨资,每年都举办一次盛大的水陆法会,超度那些游魂野鬼,就是为了积攒功德。可是他后来发现,举办水陆法会所得道的功德,远远比不上杀一个为害人间的邪魔所获得的功德多,所以他就把功德转移到陈家的阴宅上,延续陈家潜龙穴的气运。原本只能延续一代人的潜龙穴,竟然被第一代义庄主人用这种方法硬生生的延续了七八代,若不是天地大劫降至,山河破碎、气运枯竭,或许这个潜龙穴还能延续下去也说不定。

    第三种天地力量就是最为神秘的天地愿力。愿力来自人们心中对未来的希望,它的潜力非常大,而且永远不会枯竭,也没有数量的限制。但正因为愿力来自人最自私的一面,这也就使得愿力的组成极为复杂,而且参差不一,邪气逼人。在天下间真正能够借用愿力修炼的大法,而不会受到伤害的只有两家,第一家就是九华山秘藏的地藏王菩萨发愿弘志心经,第二家就是石家神打,其余如观音道、义和拳神打术、白莲请神术等等一些皮毛小道,算不得大法。

    此刻徐长青并不能立刻修炼石家神打,除了他本身的元气还没有恢复以外,更重要的他还缺少一个请神物,也就是神像。对于请神物,自然是祭拜的年代越久越好,这一点徐长青早已经想好了,他在昨天就让陈涛发电报给他三哥陈震山,要他把青帮上海香坛上那个祭拜了快两百年的关帝像重金买回来。

    陈震山原名叫做陈文彬,是陈德尚五子二女中,最不让他省心的一个,从小就喜欢做些好勇斗狠,欺行霸市的勾当,后来还嫌弃自己的名字太文弱,擅自串改了族谱,把名字改成了陈震山,差点被他父亲逐出家门。之后,他利用自己父亲在各地的势力,结交如哥老会、洪门、青帮之类的黑道头面人物,知道了不少的江湖上的事情。最后他更是离家出走,孤身一人跑到上海,凭借一身本事闯出了一点名堂,拜在了一个青帮大字辈大爷的门下,成了上海滩上少有的几个流氓大亨。陈德尚在知道了陈震山的下落后,气得差点丧了命,还是徐长青施法将其救回。之后陈德尚就干脆当做没有生过这个儿子,不准任何人提起这个儿子,所以外人很少有人知道称霸上海滩十三个码头的兴隆号总瓢把子陈震山,是江南第一大势力陈家家主陈德尚的儿子。

    和陈凡不一样,徐长青和陈震山的关系是陈家年轻一代中最好的,陈震山也是少数几个被徐长青允许可以在桃花山义庄过夜的人之一,他对徐长青道法的强弱,比其他人乃至陈德尚都要清楚。虽然两人岁数相差不大,但是陈震山却是徐长青破例收下的一个记名弟子,并且教会了他不少旁门道法和一些世俗的武学,这也就是陈震山能够单枪匹马、赤手空拳,在上海这么快立足并创下一番基业的原因之一。对于徐长青的要求,陈震山绝对不会拒绝,所以在徐长青发出电报后不久,陈震山便回信已经把关帝像弄到手了,正派人从长江水路运送过来,九天后便能到达。

    在义庄,徐长青的心神从道心境界退了出来,他已经在道心境界里面将石家神打第三品境界和修炼过程演化了一千多遍。可以这样说,现在他对石家神打的了解,比石家人都要清楚,就等着那尊关帝像送过来后,便可以着手开始修炼了。不过在修炼之前,他还有两件事情要做,一件就是将正屋侧房中那上百个葫芦里的尸气全部炼化,另外一件就是趁着今晚鬼门打开,有水陆法会的明灯引路,把这几年积攒下来的两千多无法超度的怨魂,送入鬼道轮回之中。

    虽然义庄的法器物品都很齐全,但还是有几样东西需要临时准备,于是徐长青离开义庄,朝山城里走去。在半路上,徐长青遇到了一个从外地赶回来参加水陆法会的陈家冲行商,于是便坐上他的马车,很平易近人的和他交谈,以了解外界的一些时事。义庄主人徐长青对于陈家冲的百姓来说,那可是和陈家家主平起平坐的大人物,虽然不太清楚陈家历代家主为何会如此尊敬义庄主人,但是隐隐约约从陈家仆人口中流传出来的内容,可以知道历代义庄主人都是有着大能力的隐士高人。见到徐长青这样亲切的和自己打招呼,并且攀谈起来,那名陈家冲的行商自然感到受宠若惊,对于徐长青的问题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现在外界可以说是乱成了一锅粥,不少手握兵权的人也开始对清廷阳奉阴违,弄得清廷不得不将北洋军南调,借着北洋新军的强势压住他们蠢蠢欲动的心。谁都很清楚,若非清廷有北洋新军在手,只怕如今天下不知几人称王,几人称帝。虽然北洋新军南调,但在南方依然有不少大大小小的革命党人纷纷起义,虽然很快就被北洋新军给镇压扑灭了,但是其势头却也越来越大。明眼人都看得非常清楚,满清的气数快要尽了,革命党胜利只不过是时间的迟早问题,不少地方势力这时候明着支持清廷,暗地里却结交革命党,为的就是给将来多留一条后路。

    在进城的这一路上,不少的陈家冲百姓都朝徐长青行礼,这让身为马车主人的行商也倍感荣耀。

    进了山城,徐长青下了马车,准备朝北头的纸扎铺过去,这时行商也连忙跳下马车,拦在了徐长青面前,恭敬的给他行礼道:“徐先生,您是有大能力的高人!最近小的生意上有点难事,所以小的厚颜请先生赐给小人一批,能让小人可以逢凶化吉。”

    徐长青愣了愣,像这样当街拦住他求批卦的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他又仔细看了看这个体形微胖的行商,说道:“你应该才搬到陈家冲不久吧?”

    行商连忙笑着,回话道:“先生慧眼,小的才搬来两年,但大半时间都是在外面做生意!”

    徐长青笑了笑说道:“难怪你这样拦住我求批命,只要在陈家冲久住的人都清楚,一年之中除了上元灯节那天,我会给人批命算卦以外,其他的时候我是不会起卦的。”

    行商听后愣了愣,没想到徐长青竟然有这等规距,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时周围围拢过来的陈家冲百姓则大声起哄,嘲笑他不知深浅,弄得他更加尴尬。

    “够了!诸位乡亲都散了吧!”徐长青皱了皱眉头,朝周围的人说了一句,那些看热闹的人自然不敢在停留很快便散开了,不过还有几个在附近混的小泼皮躲在一旁歇脚的茶寮里,想看行商如何收场以供将来谈资。

    “小的实在是不知道先生还有这个规矩,实在是失礼失礼!小的不再耽误先生了,这就离开!这就离开!”那名行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神色尴尬慌张,连忙让开身子,不停的哈腰陪罪,撤身后退。

    “你不必如此!”徐长青伸手将其扶起来,宽慰道:“我那么多马车不挑,偏偏挑了你的马车坐,其中似乎有些缘法!罢了,我今天就破例,给你批一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