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十七章 娼门狐媚

    第十七章 娼门狐媚)

    听到徐长青的话,靳云鹏眉头微微一皱,对于那批东西,他来陈家冲的前天晚上也受到了消息,虽然不知道数量多大,但却知道现在那批东西放在了武汉军工厂的仓库里。对于徐长青说只用那批东西就能化解陈德尚和袁世凯之间的恩怨,觉得似乎有点过了,毕竟以陈家的财力、势力以及与洋人之间的关系,想要再买一批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那批东西的价值对陈家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不过以靳云鹏才智,他很快就相通了其中的关节,那就是陈德尚想要与袁世凯和解,只不过现在没有一个借口,如今那批东西或许就能成了最好的和解礼物。

    对于陈家在南方的势力,袁世凯和段祺瑞等人曾不止一次提及,他很清楚袁世凯和段祺瑞都很想与陈家合作,有了陈家的财力以及人力的支持,不但袁世凯能够更快重新崛起,做很多以前想做却一直没做的事情,段祺瑞也能够击败北洋三杰的另外两人,成为袁世凯手下的头号人物。靳云鹏同时也在想,如果自己能够为段祺瑞和陈家的合作牵线搭桥,那么他就能够一举获得段祺瑞更多的信任,从而稳固自己四大金刚之首的位置,而且自己麾下的人马也能够在皖系的北洋新军中占据主导地位。

    “多谢徐先生指点。”靳云鹏想通之后,连忙向徐长青再次行礼,然后说道:“还望先生能够帮我引见一下陈翁,也好让我和陈翁商量如何归还那批东西?”

    徐长青淡然一笑,朝陈府方向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靳兄不必担心,只需径直前往陈府便是,刚才我已经通知了陈翁,相信这个时候陈翁正在恭候大驾了!”

    靳云鹏愣了愣,记忆起徐长青虚空画符的场景,然后一脸恍然的大笑了两声,语气诚恳的说道:“陈翁能够的到徐先生相助实在是如虎添翼,如果有一天徐先生想要换个地方做事,还请不要嫌弃我官微人轻,给我一个机会将先生供奉堂前。”

    “靳兄太看得起我徐长青了,”对于这赤裸裸的拉拢,徐长青不过是浅浅一笑,直言拒绝道:“我不过是个山野闲人,当不得靳兄这般看重,还请靳兄忘了此言。”

    虽然被人当面回绝有点难堪,但靳云鹏还是不动声色的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一直都端坐在徐长青对面的胡月娘,说道:“今日能够遇见姑娘是我靳某人三生有幸,听闻姑娘只是暂住万花楼,不知道我靳云鹏是否有幸得知姑娘安身之所,好日后前去拜访?”

    “靳先生如此看得起奴家,奴家实在受宠若惊。”胡月娘将香扇轻轻掩在嘴上,娇媚的笑了笑,然后从那令人迷醉的胸口缝隙中,取出一块还带有体香的温玉,放在靳云鹏的手里,手指在靳云鹏手心里挑逗的画了几个圈圈,说道:“奴家住在苏州的静清园,靳先生去时只需将此玉佩交与院内侍女,她自会带靳云鹏先生过去我那里。”

    “既然如此,姑娘我们来日再会。”靳云鹏心头一荡,连忙将玉佩好生收好,然后转身又朝徐长青,抱拳道:“靳某先行告辞了!先生慢坐!”

    说完,他便领着手下高手和那几名大商贾的手下,快步走出了茶馆,朝陈府走了过去。

    在人都差不多走光了之后,胡月娘忽然主动开口说道:“你还真大胆,竟然敢如此跟那个姓靳的说话,要知道不单单他,就连她的那些手下们一个个也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你就不怕他的手下掏枪把你打成筛子吗?看你的修为好像还没到刀枪不入的境界,难道你就不怕吗?”

    “不怕!有你这个将近百年修为的老妖婆当我的挡箭牌,他们有再多的枪我也不怕。”徐长青冷冷的看着身旁的绝代尤物,说道:“你这只成了精的骚狐狸,不再苏州好好的玩弄你的那些玩物,跑到我这里来招风引蝶干嘛?难道还没被我打够,想要我再打一次?”

    “别这么凶嘛!我好歹也是你师娘,这么多年不见,想念你,来看看我夫家的弟子难道不行吗?”胡月娘娇媚的笑了笑,说道:“说起来自从你师父死后,我们已经有十年没见面了,师娘也怪想你的。”

    说着话,胡月娘的身子就往徐长青的身上贴过来,胸口那一对玉兔用力的挤压着他的手,看得那些还在外面向里的人垂涎不已。面对胡月娘的引诱,徐长青没有任何反应,转过头脸色冷漠的看着胡月娘,整个人就像是一团冰似的,直到胡月娘自己受不了他的冷漠而松开手时,才说道:“你别跟我套近乎,师娘那回事只不过是你一厢情愿,我可从来没有答应。还有我不是那个不知死活的崂山王瞎子,你娼门的狐媚术不可能动摇我的道心,如果再敢对我动手动脚,别怪我不念你和师父的旧情,出手教训你。虽然你的修为比我高,但论道行法术,你不可能胜过我,不要自取欺辱。”

    “哼!”感到徐长青心如寒冰,胡月娘忍不住冷哼一声,拿起扇子使劲扇了两下,像个小情人似的撒娇道:“知道你的道心境界是历代九流闲人中最出色的,我奈何不了你,不玩就是了!”

    “说吧!你突然出现一定有什么事?如果是有什么仇家,只要价钱合适,我一样帮你解决!”徐长青认为胡月娘会来陈家冲这个她最不愿意来的伤心地,肯定是得罪了什么难以应付的仇家,于是试探道。

    “呸!呸!呸!”胡月娘连啐了几口,横了徐长青一眼,说道:“老娘我人脉亨通,口吃四方,就算是有什么仇家也不至于走投无路,找到这里来。”

    “既然不是仇家所逼,你来这里干什么?”徐长青冷冷的看着胡月娘,说道:“最好是长话短说,晚上我还有做一场法事,没有那么多时间跟你慢慢磨。”

    “我是为了九命真君的遗物而来。”胡月娘看出徐长青有点不耐烦了,不在胡搅蛮缠,直言道。

    听到胡月娘的话,徐长青微微愣了一愣,很快他就恢复常色,冷漠的说道:“你要找九命真君,应该去邙山,而不是陈家冲。”

    “明人面前,不说暗话!”胡月娘收起了一身的媚功,脸色严肃的说道:“九命真君这老魔头几年前杀了我几个弟子,抢夺了他们准备献给我的法器,虽然我这几年都去邙山一带找过他,但是他始终都躲在邙山的那几个老鬼旁边,我根本靠近不了。前几天我收到门下弟子的消息,这老魔头为了要抢钟家的铜甲尸,闯进了陈家冲,进去之后就没有再出来过。前两日你又用舍利子在陈家宅子里弄出那么大的动静,想必你已经把九命真君给收拾了。以你们九流闲人一脉高超搜魂术,应该可以把这老魔头的底子全部掏出来,我也不要别的,就要他抢走的那几件法器。”

    “几件法器?真是好大的口气,我辛辛苦苦灭了九命真君,你却突然爬出来要分一杯羹,世上有这么好的事情吗?”胡月娘的话让徐长青想起了九命真君预先藏起来的那几件法器,脸色微微阴沉,然后又不屑的看着胡月娘,说道:“漫说我不知道你那套门人被抢的话有几分是真的,即便全都如你所说,那是也你娼门没本事护住自家的法器,怨不得别人,想要从我这里抢食,也得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

    “长青,你的年纪越大,说话的口气也就越冲,”胡月娘也有点不悦,说道:“我不是你的敌人……”

    “但你也绝对算不上是我的朋友。”徐长青冷冷的打断道:“我的确是知道那几样法器的下落,而且我也明白那几样法器不适合我九流闲人的本命道法,给你不成问题,但是我能够得到什么好处呢?”

    “你们九流闲人一脉还真是雁过拔毛!”听到事情有所转机,胡月娘皱眉微微舒展,说道:“我可以用同样价值的东西来交还,你们九流闲人一脉不是一直都在找正宗的寻龙点穴术吗?我这里就有一本。”

    徐长青表情稍微呆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你可别告诉我孟家的寻龙点穴术落在了你的手里了?”

    胡月娘毫不掩饰其惊讶之色,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手里的是孟家的寻龙点穴术?”

    “还真他娘的巧合!”徐长青心中暗想,然后故作高深的问道:“你是怎么得到孟家的寻龙点穴术的?他们一家被人追杀,一直都躲在租界里面,不敢离开半步,绝不可能到你的狐狸窝去。”

    “我是应黄金荣的邀请,到法租界去参加总领事举办的晚会上认识的孟家二少爷。”胡月娘笑了笑,得意的说道:“我稍微施展点手段,这个小色鬼就连偷看他老娘洗澡这档子事都说了出来,给他尝点甜头,连他老爹是谁都忘了,乖乖的成了我脚下的一条狗,让他回孟家把寻龙点穴术的秘笈偷出来自然也就不是什么难事!”

    说着话,她将手中香扇往桌面上一盖,然后掀开后,桌面上就多出了一本破旧的古书。这把香扇名叫勾魂扇,是胡月娘的娼门至宝,不但随着扇子的扇动,可以发出一股奇异的香气,配合娼门媚功,即便是坐枯禅的高僧也忍受不住诱惑,自甘堕入凡尘。除非是徐长青这样天生拥有道心的人,或者是道行达到炼气化神境界结成金丹的得道高人,才能抵挡住诱惑。此外扇子另外还有一个功用,就是它能够类似袖里乾坤一般储存物品,虽然无法像袖里乾坤那样随着修炼者修为的提升,达到吞山纳海的强大境界,但是它却不需要炼制,直接就可以拿来用。

    “虽然我也想要这本秘笈,但是你可能没有想到,这本秘笈和孟家人牵扯到了袁世凯,现在袁世凯正在想办法灭孟家满门,与其有牵连的人都不会放过。”徐长青略带惋惜的看着桌子上那本泛黄书皮的寻龙点穴术秘笈,叹了口气说道:“你还是收回去吧!现在的我还没有本事跟袁世凯相抗衡,这本秘笈我消受不起。”

    “这个你放心,这本秘笈不会给你惹祸的!”胡月娘笑了笑,宽慰道:“我和那个孟家的二少爷在公众场合之说了不到三句话,每次都是我主动去找他,绝对没有人知道我和他之间的关系,而且现在他已经成了我花园里的花肥,即便袁世凯再厉害,他也不可能查出来,你收下这本秘笈相信不会有什么麻烦的。”

    “好吧!我们成交。”徐长青看出胡月娘没有说谎,不再犹豫将那本秘笈收入囊中,然后让李三元取来纸笔,在上面写上九命真君藏宝的地点,画上一张简易的地图后,交给胡月娘,说道:“在藏法器的地方,除了那几样法器以外,还有一本鬼修秘笈和不少黄金。那几样法器你尽管拿走,其他的东西要给我原封不动的送过来。”说着,他蹲下身子手掐法诀,一点地面,说道:“四方土灵听我号令,神兵火急如律令,法咒显神威,困!”

    只见忽然从地面上冒出一团黄光将胡月娘围住,然后很快一闪便消失不见,弄得胡月娘连躲闪的动作都来不及做便被徐长青下了咒。她很清楚这是什么,非常恼怒的瞪着徐长青,怒声说道:“徐长青,你这是什么意思?”

    “别担心,我不会对你怎样,只是我信不过你,留你在这里做一会儿客。”徐长青冷冷一笑,说道:“你的门人什么时候,把我的东西原封不动的送过来,你什么时候就可以离开陈家冲。”说着,他便起身准备离开,但又立刻停了下来,严肃的看着胡月娘,说道:“另外你在陈家冲的期间,希望你规矩一点,不要给我惹什么事情。陈家冲的人都很纯朴,我不希望等你离开以后,这里的男人全部都变成色中恶鬼,明白吗?”

    说完,不等胡月娘回答,他便径直走出了茶馆。

    “徐长青!”胡月娘看着徐长青的身影咬着牙齿,双眼冒火,恨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