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十八章 中元鬼门

    第十八章 中元鬼门)

    在修行界除了正宗的儒道佛三教以外,还有一些旁门左道,其中有着相当势力的则是下九流中人,他们分别是文、武、农、医、伶、巫、丐、混、娼。其中徐长青和堪舆世家孟家都属于文,做的事属于师爷幕僚一类,钟家和石家属于巫类,行走与世俗和修行界之间,而胡月娘则属于娼。下九流中人虽然不为修行大道,但论起世俗的影响力却远远超过那些名门正宗。

    在整个下九流势力里面,又以娼伶二门最为下贱,娼就是妓女,伶就是江湖艺人,即便是下九流中人也不愿意跟这两门扯上关系。虽说这两门是最下贱的下九流,但并不表示他们是最弱的旁门势力,在这两门里面有不少即便三教正宗也比不上的奇人异士,其中胡月娘就是一个。

    胡月娘她本是北平的贵族格格,家中信奉西藏密宗,自幼她便随黑教上师修行密宗的六成就法,而且天资卓越,很快就有所成就。后来她被那黑教上师用秘法禁锢,强修欢喜禅,一身修为和本命元阴被其夺走,当场脱阴而亡。可是那名黑教上师不知道的却是胡月娘已经修成了六成就法的中阴成就,在死后便立刻夺舍了一名八大胡同姑娘的身体,类似于借尸还魂一般活了过来。

    由于这一变故,再加上本命真灵中了那名黑教上师的淫毒,使得她性情大变,心甘情愿做起了夜夜蓬门为君开的买卖,后来她也同样设计陷害了那名黑教上师,夺回了一身修为,并将那名黑教上师的遗骨和真灵制作成了一套威力颇大的法器,从此在下九流势力中闯出了一番名声。

    原来她一直都在北方建立势力,后来因为得罪了某个权贵,被那名权贵请来的藏密宁玛派高人击伤,但是那名高人并为杀死她,反而送给她一本大圆满心经,以弥补其六成就法的缺失。

    为了避免同北方的众多名门正宗冲突,于是她游离到了南方,并且拜在了娼门异人风三娘门下,学习道家旁门的阴阳合欢金丹大法,身集道佛两家旁门大法,最终成了娼门当之无愧的掌门人。左道娼门在她的带领下,开始改变形势,逐渐利用自己的优势结交权贵,大量的身怀狐媚术等左道法术的娼门中人,成了一些达官贵人的姨太太,扩大了娼门的影响。而且娼门也不再单单收一些身怀道骨的娼妓为弟子,在那些勾栏里,只要稍微有些名气和姿色的都会被娼门收为外围弟子,如此一来,娼门也就成了下九流最强的一股势力。

    后来胡月娘无意中和徐长青的师父,也就是上代义庄主人相爱,徐长青的师父也不嫌弃胡月娘的出身,加上想要尝试利用阴阳调和之法结成金丹大道,便与其结为道侣。而胡月娘也投桃报李,在成为徐长青师父的道侣后,做起了贤妻良母,貌似从良。

    虽然当时徐长青不怎么喜欢胡月娘,但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厌恶她。可当徐长青的师父因为金丹大限到了而逝去的时候,徐长青却发现他的这个师娘竟然在师父的灵堂里和前来拜祭的一个年轻的道门弟子行苟且之事。当时气疯了的徐长青使出了道门最强的上清神霄五雷大法,当场把那名道门弟子劈得魂飞魄散,胡月娘则丧失了五成的修为,逃到了苏州老巢躲了十年不敢出来。至于后来徐长青为什么没有跑去她的苏州老巢,把她给灭了,主要是因为他要遵守他师父的遗愿,不要为难胡月娘,由此可见他师父也知道胡月娘绝对不是一个守得住贞操的主。

    娼门由于胡月娘的修为大减,而势力有所减弱,其他的几个下九流势力也开始模仿娼门建立一个统一的门派,其中伶、丐、混都有了一定的势力,逐渐和娼门分庭抗争。至于其他的下九流势力虽然还是一盘散沙,但是却从娼门的崛起找到了一些启发,逐渐和世俗权贵结合起来,从另一方面影响世俗的一切。下九流的旁门左道在这个时代如此活跃,算起来胡月娘可以说是功不可没,所以在眼中只有利益的旁门左道中,胡月娘也有不小的个人威信,算得上是个说得上话的人物。

    “师父,”徐长青在历代九流闲人的牌位前,给他的师父上了一柱香,自言自语的说道:“那女人这次过来,肯定不是像她说的那样,为了那几样法器!既然不是为了法器,那么她冒着再次被我打伤的危险跑到这里来做什么呢?”

    徐长青微微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猛地睁开眼睛,冷笑道:“原来如此,她是想要利用这场水陆法会的佛道真力,修复自己体内佛道神识的裂痕,看来她这十年来对密宗的大圆满心经已经悟得差不多了。”

    “要不要出手阻止呢?”徐长青脸上又浮现出犹豫之色,想了很久才叹了口气,喃喃说道:“算了,由着她去吧!毕竟她在旁门左道中间还有不小的威望,太过得罪她了,反而不好。”

    下定决心的徐长青转身离开了屋子,走到了院子里面。此刻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山城一侧河边的水陆法会此刻也已经开始了,徐长青即便不用神目,光凭道家的天眼,也可以清楚的看到天上虚空中多出了不少的洞,无数的黄泉饿鬼陆续从洞里面钻出来,朝下面的灯火阑珊之地飘了过去。在七月半的中元节,是上天给那些未能进入六道轮回的黄泉饿鬼一次吃饱肚子的机会,也是上天给普通百姓一次积累功德的机会。按照习俗,在这一天每一户人家都会在家门口放上各类供品,然后摆上火盆,烧些冥钱冥衣,给饿鬼在黄泉花销御寒。

    虽然徐长青不知道冥衣冥钱是否能够在黄泉之中使用,但是他却知道饿鬼出来吃供品确实是真的。在鬼门打开之后,很多的饿鬼朝桃花山冲了过来,看上去桃花山上那种到了七月才结果的桃子似乎非常受饿鬼的欢迎。一只只饿鬼在从桃子上穿过之后,脸上痛苦的表情似乎得到了一种解脱,变得充满了满足感,缠绕在饿鬼身上的黑气也离开了它们的鬼体,附着在桃子上面。当所有的桃子全部被饿鬼们吃了一遍后,那些没有吃上桃子的饿鬼只能发出难听的鬼叫,在桃花山上空盘旋了两圈后,不甘心的朝山城飞了过去。

    当饿鬼离开后,密密麻麻一大群的白头乌鸦便开始了它们期盼一年的大餐,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占据了一棵棵的桃树,快速的啄食着那些被鬼吃过的桃子。在乌鸦中,个头最大,且头上长着一个黑色尖角的百余只白头乌鸦,则没有去抢食那些山上的桃子,而是安静的停靠在义庄周围的房檐上,一双双火红的眼睛盯着放在院子中间竹架子上的两千多颗人面桃。

    纸人张不是第一次跟徐长青合作了,他带着徒弟花了一个白天的时间,在义庄的院子里搭好了一个九宫竹架.两千多个灯笼全都挂在了竹架子上面,其余的九套童男童女及仙鹤纸扎,被分别按照九宫方位固定在了架子上面。在竹架子下面还有一个相对较矮的竹架,上面摆放了那些人面桃子,而那些人面桃子中的怨魂似乎受到了鬼门大开的阴气影响,正在不断的挣扎,像是想要从桃子里面冲出来一般。

    此刻徐长青手持一柄桃木心剑,站立在香坛前面,依次念诵定神、安魂、消灾、渡业等法咒,同时脚下快速的踏着上清天罡步伐,一枚枚的道符在桃木剑的真元虚指之下,燃烧着飞到了人面桃的上空,释放符咒上的道力。人面桃里的怨魂逐渐安定了下来,同时桃子在道力的作用下,散发出淡淡的银光,

    徐长青的天罡步越走越快的时候,他的身体像是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般,将这片天地那一点点稀薄的灵气全部吸收到了体内。若是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桃花山周围的树木都在向义庄方向微微倾斜,同时在桃花山的天空之上,以义庄的直上方为中心,出现了一个颇大的漩涡云层。

    “天罡敕令,四方真灵,为我所用,护我法身,急急如律令,起坛!”随着天罡步伐走到了最后一步,徐长青利用罡步聚集到一起的天地灵气极为混杂,由于不能用于自身,所以无处宣泄,使得身体都快要被天地灵气撑爆了。他身上这件已经算是灵宝的长褂则在褂子里外周天循环的努力下,尽量的吸收着天地灵气,淬炼自身,隐藏在褂子后背的太极八卦图也浮现出来。法咒念出后,他没做丝毫迟疑,将天地灵气转而输入桃木剑,化作精纯道力,然后又分成了两千多股道力,依次注入灯笼、纸扎人和纸扎仙鹤内。

    只见随着道力的注入,两千多个灯笼一同亮了起来,而那九套按照九宫方位固定在竹架子的纸扎人和仙鹤,分别变成了幻化成了两个穿着肚兜、扎着羊角辫的仙童和一只硕大的仙鹤,抓着竹架子,在道力的作用下一同悬浮了起来。

    徐长青长舒了一口气,跟着手掐法印,运转真元,朝着那堆人面桃虚空画符,念道:“天清地灵,道气长存,破法,起灵!”

    在半空中徐长青所画的那张符散发出红光,瞬间变大,将那堆人面桃子全部覆盖在其中,然后符咒道力融入桃子里面。只听见啪啪的响声接连不断,那些桃子从那一张张痛苦的人脸正中间裂开,一个满脸解脱之色的鬼影从裂缝里钻了出来,悬浮在桃子和上面悬空的灯笼架子之间,而鬼身上的青光令到周围陷入了一片青色。除了那一个个解脱的怨魂从桃子里出来以外,两千多股来自魂魄里面的怨气也冲了出来,惊得周围的那些白头黑角乌鸦全都飞了起来。

    眼尖两千多股怨气在院子里乱撞,徐长青剑指一点香坛一侧的碧玉葫芦,葫芦塞子蓬的一声冲了起来,停在半空中,随后他夹起一张符纸,手点朱砂飞快的在符纸上面画了一张聚灵符,折叠成小方块,运转真火将其点燃,投入葫芦内,道:“四方怨气,听我召令,收!”

    在徐长青的道法召令下,四周围的怨气立刻像是找到了家似的,一股脑的往葫芦里冲,当最后一股怨气收入了葫芦里后,悬浮在半空中的塞子,落了下来,正好将葫芦嘴塞住,跟着他又用朱砂将葫芦涂抹严实,这才松了口气。

    这时一个个魂魄浮在灯笼架下,起伏游动,但是灯笼架似乎有种无形的屏障,将任何想要脱离架子的游魂挡了会去。那些纸扎的童子和仙鹤也都散发出一股微弱的金色光芒,逐渐将光芒扩散到整个竹架子,看上去竹架子就像是金子做的一般。

    “诸位乃游离阳间的怨魂冤鬼,本该受烈火地狱百年焚烧,去除怨气。”徐长青朝那些魂魄抱了抱拳,神色肃然的说道:“我九流闲人一脉本着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忍诸位受那烈火焚烧之苦,所以利用大法帮诸位脱离怨气,趁着今日正好是中元鬼门大开之日,送诸位入六道轮回,重新转生,希望诸位来生能够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那些鬼魂似乎能够听到徐长青的话,全都朝徐长青感激的鞠躬作揖,嘴巴一张一合的像是在说一些感激的话似的。

    这时在山下举办水陆法会的地方,一股庞大精纯的佛道真力交错向上,直冲云霄,天空中一个个独立的鬼门,在这股佛道真力的作用下,慢慢扩大,融合在一起,最终变成了一个覆盖整个陈家冲的巨大鬼门。而徐长青通过道教天眼,看到随着佛道真力的不断上冲,鬼门中心那一点点轮回神光越来越大,由一个小拳头大小,变成了一团跟房子一样大的光芒,不少已经吃饱了的饿鬼迫不及待的向那团光芒冲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