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二十五章 气运衰竭

    第二十五章 气运衰竭

    战后收拾战场,是九流闲人一脉最好的习惯,其中有很多法器都是在斗法过后从对手身上取得的。徐长青将体内魔气排出后,便起身朝地魔巴哈等人葬生之地走去,不一会儿便来到了那里。四周的石壁到处都是被雷火烧过的痕迹,被红尘绳撕碎的大内高手所流出的血也被蒸干,地魔巴哈全身僵硬,一股焦臭气从他的身上传出来。直接从本命真灵中承受神霄五雷的两名堪舆师连同他们的身上所有都化成了灰烬,而那名被余雷击中的大内高手也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在他的探察下此人似乎已经失去了呼吸。

    神霄雷法的威力太强了,足足耗费了徐长青的两层真元才将其引发,这样就使得巴哈几乎所有的法器全部都被烧毁了。眼见这边没有什么好收拾的,徐长青便那名修炼龙象般若功的大内高手走去,对于能够将自己的道法逼出来的世俗武学他非常感兴趣。

    龙象般若功的大名徐长青也曾听闻过,据称是密宗外家的第一大神功,练到十三层极致,便有十三龙十三象之力,可成就不灭金身,以武成道,这点与武当派的太极玄功倒有异曲同工之妙。对于太极玄功那是玄武武当派的镇派神功,借他三个胆子也没有胆量去武当派偷,那里以武修道的人不会比但修道法的名门高手弱多少,而眼下有本与其齐名的武修功法他自然不会放过。

    正当徐长青弯腰准备搜那名大内高手的身时,原本气息全无的大内高手猛然转身,全力一掌朝徐长青的胸口拍去。由于突生变肘,徐长青没来得及将真元聚集胸前,令那名大内高手的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胸口,打得他连连后退了两三丈才停下退势。虽然他体内的金丹真元自动的运转胸口,卸开了一部分的掌力,但是剩余的掌力还是打得他心神震动,内腑受伤。

    虽然徐长青不是武修出身,精通的也是道法,但是自从道法大成之后,身体便再也没有受伤,可今天接二连三的被一些不起眼的事和人伤了道体,而且越来越重,这点让徐长青感到非常的震惊和疑惑。

    那名大内高手没有给徐长青多少思考时间,当见到徐长青硬受了他那全力一掌后,依然能够站立起来,心中的震惊不会比徐长青小多少。身经百战的大内高手心知不能让徐长青缓过气来,连忙从地上跃起,抢身上前,双掌铺天盖地的朝徐长青攻了过去。

    虽然此刻徐长青受了很重的内伤,但是这并不表示他就没有半点还手之力,只见运转真元,以阴阳五行手的至刚金掌,与大内高手硬碰硬的对攻了起来。徐长青的内家修为远远超过了大内高手,但是这种硬桥硬马的世俗功夫毕竟不是他所擅长的,很多招式运用起来都非常生硬,即便有绝顶轻功鬼魅神行辅佐,可依旧只能和那名精通武学的大内高手打个平手。不过毕竟他的金丹真元要比武学内息强上百倍,每次大内高手被迫与其硬拼一掌,都会大量消耗对方内息,震伤其内腑,所以战局始终都在他的掌握中。

    当大内高手从应付得游刃有余,到只能招架节节败退时,在身后巴哈的尸体突然发生了变化,一股极为浓郁的魔气从尸体上冒出来,逐渐形成了巴哈的模样。当他见到周围情况,看到大内高手被一个他没见过的人攻击时,立刻明白发生了什么,厉啸着朝背对着他的徐长青冲了过去。

    此刻大内高手也看到了巴哈现在的样子,见他开始攻向徐长青,连忙拼尽全力,想要将徐长青拖住。然而徐长青毕竟不是武林中人,而是一名修行者,他在和大内高手硬拚一掌后,飞快的从腰囊里取出了三阴戳神刺,朝飞扑过来的巴哈投掷了过去。

    三阴戳神刺毫无阻挡的刺到了巴哈的体内,巴哈立刻感到了组成自己身体的魔气正在被神刺飞快的吸收,他的脸由狰狞变成了惊骇,驱动魔气,想要脱离神刺的吸力。可惜无论他如何用力,最后只会加快魔气的消失,最终连同自己的本命真灵也全都被三阴戳神刺给吸收个干净,彻底的魂飞魄散。

    那名大内高手眼见最后的希望巴哈竟然这样就被轻易的消灭了,无心恋战,一掌逼开徐长青,就想要转身逃走。然而还没等他走上两步,就感觉身后劲风袭来,当他回身一掌,想要抵挡对方攻势的时候,竟然扑了个空。此刻徐长青却以肉眼难辨的速度冲到了他的身后,一掌打断了他的命脉,取了他的性命。

    一切全都解决后,徐长青站在原地调息了片刻,将道体伤势稍微缓和了一点,伸手召回了还悬浮在空中的神刺,连同从大内高手身上搜到的龙象般若功秘笈和镶黄旗大内侍卫的腰牌,一并收入囊中。

    之后,因为道体受伤一事感觉有点不对劲的徐长青仔细的算了一番自己的气运,然而越算他越是心惊,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惊道一声“不好”后,全力施展鬼魅神行轻功,冲出洞穴,朝陈家冲疾奔而去。

    原来刚才徐长青算到了,自己以及陈家的气运由刚才火凤真灵退回雏凤的那一刻开始,便由盛转衰,所以他自己做事总会出现一些不应该出现的失误,这种就叫做天迷心。

    潜龙雏凤关系徐长青和陈家的气运命脉,然而火凤真灵成熟之时,大量的地灵气和真火气走失,以至于气脉衰弱下来。原本按照第一代义庄主人的安排,火凤成熟之时当代九流闲人便可结成金丹,入飞升大道,不再受到寻常气运的影响,然而没想到徐长青自己把这个得道之局给破了,未能结丹,只能继续受制于天地气运。虽然后来有雏凤还巢之局,以及天罡星斗大阵镇压气运,但失去的始终无法弥补,幸运的是气脉并没有一次性衰到极点,否则任凭徐长青有天大的本事都有可能被一颗小石头害死。

    也正因为有天罡星斗大阵的关系,灵气流失的雏凤穴和潜龙穴将会在一年后恢复为一般气运的隐穴,也就是说徐长青和陈家有一年的气运低谷,过了这一年,气运将会走向平稳。

    刚才徐长青不但算了自己的气运,而且还算了此刻陈家凭空多出了一大劫难,如果处理不好的话,陈家的中华基业可能会应劫被毁,这样的话他也可能会出事。

    徐长青此刻的速度可以用风驰电掣来形容,身形一跃十余丈,在树顶上犹若疾风一般席卷而过,不过片刻时间,他便赶了三十多里山路回到了陈家冲。这时陈家冲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不用找人打听,徐长青也知道在哪里发生了事情。只见山城东头的入城口,黑压压的挤满了一大片人,一边是官兵,另外一边则是陈家冲的提防团练,不少人手里都拿着大刀和洋枪,相互对峙着,而在两股人马中间则停着陈家专用的马车,洋人肖恩正站在马车边上和一个脸色阴郁的清朝官员理论。

    徐长青衣服也没时间换,就直接来到了出事地点,明知故问的朝着人群说道:“怎么大家都集中在这里呀?难道全都没有自己的事情做吗?”

    在陈家冲除了陈家家主以外,最有威信的就是徐长青了,虽然众人奇怪徐长青为什么穿着一件内衣短褂就出来了,但还是将好奇心压下,让开了一条道路。这是人群之中陈家的管家则连忙迎了上来,在徐长青耳边小声的将事情叙述了一遍。

    原来肖恩前去接陈凡和两个被清廷通缉的要犯一事,开始的时候都进行得非常顺利,离开广州省城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敢拦截这辆马车。然而不知是谁走漏了风声,将肖恩去广州的目的和回程路线透漏给了两广总督张人骏,张人骏便带领着人一路追赶,半路上曾经拦截了三次,但都被肖恩以没有官方文书为由给挡了回去。直到快要进入陈家冲山城了,又被张人骏给拦截了下来,这次所有公文一应俱全,而且还有英国驻广州总领事的签名授权,使得肖恩再也找不到理由来推托张人骏搜车的要求。最终只好用无赖的方法,让陈家冲自己的团练跟张人骏的官军对峙,希望趁乱将车上的人给带走,可惜一直没有成功,两帮人就在这里对上了。

    徐长青很清楚如果再这么对峙下去,一定会让张人骏安上谋反的罪名。此刻自己和陈家的气运都很低,如果就这样和清廷正面冲突的话,对自己这边极为不利。于是他快步走上前,故作茫然的说道:“这位大人贵姓?身居何职?”

    “你是何人?胆敢如此跟本官说话!”长着一把长须的张人骏看到身穿内衣短褂的徐长青走上起来,开口便问,极失礼数,皱了皱眉头不悦的说道。

    “徐先生,您终于来了!”见到徐长青,肖恩就像是见到了亲人似的,不再理会张人骏,上前招呼道。

    徐长青故意没有立刻理睬张人骏,而是朝肖恩抬手抱拳,行了个礼,说道:“肖恩先生辛苦了!待会儿到我那里去坐坐吧!”

    “好的,好的!”肖恩点了点头,欣喜道。

    徐长青这时示意肖恩站到一旁去,随后朝张人骏抱了抱拳,说道:“学生徐长青,现任陈家西席客座。”

    “你就是徐长青?”张人骏在离京之时,慈禧曾经跟他提起过陈家冲有三个人一定要提防,第一个是陈德尚,第二个是陈章平,第三个就是徐长青,而且慈禧哈特别指出徐长青这一脉修行者的能力。张人骏到了两广之后,曾经无数次的想过这个让大清太后老佛爷如此顾忌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但是见到了之后,反而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这主要是因为徐长青太年轻了。

    “怎么大人听过学生的名字?”徐长青显然猜到了张人骏的反应,故意微微一笑,反问道。

    “不,没听过!”张人骏显然不太会撒谎,含糊的绕过话题,改问道:“你为什么要自称学生,你难道也有功名在身吗?”

    “学生曾经在十六岁的时候中过乡试,有秀才功名。”徐长青故意拉家常的跟张人骏闲谈起来。

    张人骏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正准备质问为什么徐长青不用一身所学报效朝廷。这时在他身后一名横眉冷目、身穿总兵服侍的半百老将,凑到张人骏的耳边小声的说了两句,张人骏这才意识到不知不觉自己被徐长青的话给扰开了正题,连忙整肃了一下表情,怒目喝斥道:“本都督乃是朝廷任命的两广总督张人骏!徐长青,既然你又功名在身,自然也知道王法,为何要聚众阻拦本都督办案?难道你们是想要造……”

    “等等,总督大人可不要冤枉好人呀!”徐长青冷言打断了张人骏准备给自己加,说道:“学生才刚刚到这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至于周围的人都是山城的团练,正好训练完准备回家,又岂有聚众阻拦朝廷办案之举。总督大人这样的武断定人罪名,莫非也要学那秦桧安个莫须有的罪名给学生和这些平实百姓不成。”

    “你……”显然论口才,这个只是知道做事的张人骏远远无法与徐长青相比,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这时站在张人骏身后的老将看不下去了,站出来说道:“既然诸位不是阻拦我等办案最好,请让开让我们搜车。”

    说着,那名半百老将就准备领人登上马车。

    “慢着!”徐长青有岂会让他就这样上车,身形一纵瞬间便挡在了老将的面前,说道:“不知道大人是否可以告知学生为何要搜此车?而且据学生所知,肖恩先生乃是大不列颠帝国的上议院议员,按照大清和大不列颠的条约,大清的官府是不能随意搜查大不列颠高等官员的车马行船,不知道在下说得对不对?”

    “无耻,竟然要靠洋人来撑腰,真是有辱我大清……”张人骏怒气勃发的瞪着徐长青道。

    徐长青极为不屑的看着张人骏,冷笑道:“总督大人,既然朝廷连那等丧权辱国的条约都能签,我一介小小的秀才狐假虎威一次,难道比那个的罪过都大吗?”

    “你……你妄议朝政,大逆不道!”张人骏指着徐长青怒声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