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小说迷,不要忘记收藏找书网哦!热门小说最新章节永久免费!

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老将张勋

    第二十六章 老将张勋

    眼见气氛变得越来越紧张,张人骏身侧的老将显然不愿意事情又回到原点,朝张人骏施了个眼色,让他先退下,然后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不给徐长青任何打诨的机会,代替张人骏说道:“徐先生考虑到的事情我们也都考虑到了,所以我们早就向大不列颠驻广州总领事馆提出了搜查肖恩先生马车的要求,并且得到了同意。”说着从怀里取出各项文件,交给徐长青说道:“希望徐先生看过之后,不要再找理由阻止我们搜查马车,否则我等就对徐先生和陈家的举动深感怀疑,到时如果闹得不愉快想必陈翁也不会愿意。”

    徐长青接过文件仔细的看了看,的确没有半点遗漏,将其交还给那人后,淡然的随口问道:“敢问总兵大人的名讳,也好让学生有机会结交一二?”

    “徐先生客气了!本官张勋无名之辈罢了!”那老将直言道:“既然徐先生已经看过文书没有问题,就请让我们搜车吧!”

    “当然,这是当然!”徐长青点点头,话音一转,微笑着说道:“但是这次我家凡少爷半路遇上了盗匪,惊吓过度,可否容我先去看看,让我家凡少爷定定神,以免再受惊吓?”

    张勋和张人骏相互看了看,觉得既然徐长青已经答应搜车,自然也不差那么一会半会的功夫,于是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徐长青走到马车旁,微微掀开帘子,只见马车内陈凡脸色苍白的坐在正面,神色略显焦急,反而那两个朝廷的通缉要犯却显得神色自若,仿佛像是在郊游一般。陈凡从掀起的一角见到徐长青,立刻准备站起来,叱责他为何要答应搜车,然而刚刚到喉咙里的话,又很快被徐长青的凌厉目光给顶了回去。徐长青不说废话,伸手一翻从袖里乾坤中取出两枚隐身符,弹到那两名神色自若的朝廷要犯腿上,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小声说道:“把符给我吞了,等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说话,不要动!”

    说完,徐长青将帘子放下,慢慢的走到张勋面前,而车内二人拿起手中折叠的隐身符,愣了一愣,抬手示意陈凡不必多言,听从徐长青的话,吞了下去。

    两人将符咒吞下之后,徐长青自然有所感应,他将手负于身后,暗中掐剑指,隔空凭借真元催发符咒道力,然后向张勋说道:“张大人,我家少爷已经答应了,请吧!”

    说着,便示意马车旁边的人将车帘拉起来,一时间车内的情形完全展现在众人面前。只见原本坐着两名朝廷通缉要犯的座位上空无一人,整个马车里面就只有陈凡一人坐在那里。

    “不可能!这不可能!他们明明在里面,本官之前都亲眼看见了!”张勋见后骤然一惊,连忙不顾周围反应,爬上马车,亲自冲入车内检查,陈府管家正想要上前阻止,却被徐长青给拦住了,示意他稍安毋躁。

    只见张勋上上下下的仔细搜索着车内每一寸地方,就连马车底座也反反复复的敲打了三四遍,查看是否有藏人的夹层,然而任由他里里外外的搜索个遍,都无法找到任何一点和那两人有关的东西。唯一令他感到奇怪的就是陈凡的脸色既是惊讶又是疑惑,仿佛看到了什么了不得的情景似的,联想到徐长青掀开帘子的那一刻自信,他觉得现在这种情况定然和徐长青脱不了干系,心中暗道自己还是太过看低了徐长青。

    不单单是清廷官军感到奇怪,就连那些知道车内情况的人也惊讶的看着这一切,特别是肖恩差点叫出了声音来,还好将嘴捂住,正一脸佩服的看着徐长青。在场所有人都只是注意到了车内的两个人消失不见了,但谁都没有发现,当张勋搜查马车的时候,有些地方始终会下意识的避开,将那些地方连接起来的话刚好是两个人坐在椅子上的样子。

    眼前的情况显然让清廷官兵无话可说,张人骏疑惑的看着张勋这名从北平赶过来协助自己的老将,似乎在询问他的意见。张勋此刻则一脸铁青的跳下马车,走到徐长青面前,朝他抱了抱拳,说道:“徐先生好手段!张某服了!”

    “总兵大人过奖了!”徐长青淡然一笑,示意马车旁的人将帘子放下,然后问道:“不知两位大人还有什么吩咐吗?如果无事,那么我就要带我家少爷回家养伤而来!”

    “徐先生,如此本领何不为朝廷效力,到时加官晋爵、光宗耀祖,也并非难事!”张勋试图拉拢徐长青道。

    徐长青微笑着直言拒绝道:“总兵大人,实在太抬举学生了!学生是个孤儿,不知道祖宗身在何方,又岂会有光宗耀祖之心!而且人各有志,大人强求不得!”

    “既然如此,张某告辞了!希望下次还有和徐先生交手的机会!”张勋并未生气,反而爽朗一笑,和张人骏一起领着官军转身离开。

    眼见张勋和张人骏走了,徐长青终于松了一口气,口中不由得赞叹道:“好一员知进退,明大局的大将,可惜了,可惜了!”

    徐长青没想到两广总督和慈禧最信任的大将张勋竟然亲自带兵过来抓捕那两人,如果刚才张勋若是不给徐长青任何机会,执意搜车的话,那么以徐长青和周围团练的能力也无法将面前这三千多身经百战的官军全部留在陈家冲。只要逃走了一名官兵,陈家冲上下便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即便现在驻扎在两江境内的北洋新军与清廷貌合神离,但是剿灭叛逆依然是他们的职责。更何况能够以此为借口拿下陈家在南边的产业,对于他们来说利大于弊。虽然徐长青没有实质的证据,但是他依然有种感觉,感觉张勋是故意让自己出手解救那两人,以免朝廷和陈家彻底翻脸,反而便宜了袁世凯那条大鳄鱼。

    或许是车内之人也听到了徐长青的话,点了点头,两人不约而同的说道:“的确可惜了!”

    然后,两人都愣了愣,不由得笑了起来,大有劫后余生的喜悦。

    徐长青让周围的人全都散了,然后朝管家吩咐道:“陈家宅子里人员混杂,保不齐里面有清廷的奸细,把两位客人都送到我的桃花山义庄吧!至于你家少爷,就让他自己回家养伤,没事不要乱走,也不要到我的义庄来!另外给他买条假辫子,虽然有掩耳盗铃的嫌疑,但是有总比没有好,这天下还依然是清廷的天下,不要因为一些小事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虽然徐长青是在对管家说话,但是实际上却像是在教训陈凡。陈凡也听出了其中的味道,刚刚因为徐长青应付官军游刃有余的气势和他施展的法术,而生起的一点点敬畏之意立刻消失不见,不顾伤势从马车里冲了出来,朝着徐长青大声嚷道:“我陈凡再不济,也不用你这江湖术士教训!”

    见到陈凡当众顶撞自己,徐长青心中的火“蹭”的一下火就冒了出来,联想到刚才差点因为他的缘故,把自己和陈家卷入了劫难之中。他的气就不打一处来,一把揪起陈凡,啪啪就是两个耳光,打得他不知天南地北,怒道:“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今日我就代陈翁好好的教训你,以免你这满脑浆糊的家伙再给陈家,给我惹祸!”

    说着话,徐长青就准备动手当众狠揍陈凡一场,周围所有人全都被他的举动给惊呆了,众人全都没有见过他如此动怒的样子,没有一个人敢阻拦。陈德尚离开后,整个陈家冲就属徐长青最大,现在他要教训人,即便是陈家的少爷,又有谁敢上前找不是,只有陈家管家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想劝又不敢劝。

    这时,马车内的一个人突然开口道:“不知道徐先生可否看在我们二人的面子上,免去陈凡的责罚,毕竟他现在有伤在身,再行责罚伤口恶化,反而不好。”

    车内之人的话,有如醍醐灌顶一般令徐长青从怒火中清醒过来,他发觉自己有点不对劲,以前即便是和陈凡闹再大,也会冷静的克制自己,尽量用语言攻击他,绝不会像现在这样动手。他微微一皱眉头,心中暗道:“看来气运衰竭,不单单影响运气,就连性格脾气也会有所影响。”

    徐长青平息心中怒火,随手将两腮红肿的陈凡扔给陈家管家,吩咐带他回家,等陈德尚回来再说。当徐长青准备亲自赶马车回义庄的时候,从散开的人群里面走出一名相貌威武,双眼却淫邪的汉子,来到徐长青面前,恭敬的行礼道:“小的乃是静清阁主的弟子,奉家师之名,特来请徐先生过府一叙,先生所要的东西已经到了。”

    “哼!不过是个骚狐狸罢了,还自称什么阁主!”徐长青冷冷一笑,说道:“你去告诉你师父,就说我马上就去。”

    “是,小的立刻去回话!”那人似乎感觉到了徐长青身上的不悦情绪,赶忙行礼退下。

    徐长青转身准备吩咐一名陈家人,驾马车回义庄,这时一直没有离开的肖恩则跳了出来,表示让他来送两人去义庄。徐长青想想,等会儿还要跟肖恩商量一些事情,于是点头答应了下来,并且将辫子上的金铃铛绑在了马车一角之上,这才让肖恩驾着马车离开,而自己则从陈家人手中取过一件长褂,朝万花楼走去。

    张勋和张人骏率兵沿着来路向韶关走去,张人骏骑在马上,皱着眉头,一脸疑惑的说道:“难道从一开始那两人就不在马车上?不可能呀!给我们密报的人绝对不会骗我们的,毕竟陈家事发他也能够得到很大的好处。”

    “那两人一直都在马车里面,”张勋指了指地下的泥地,上面清晰可见之前马车经过的压痕,说道:“如果马车里面只有一两个人的话,压不出这么深的痕迹。”

    “既然上差知道那两人都在马车里面,为什么不让我等强行搜查呢?”张人骏虽然官阶比张勋高很多,但是张勋还顶着一个慈禧上差的头衔,态度自然恭敬很多,说道:“以我们的兵力的火器,完全能够将那些山民团练一举拿下。”

    张勋反问道:“拿下之后呢?然后就跟陈家彻底翻脸!”

    张人骏不解的看着张勋,说道:“难道老佛爷不是想要剿灭陈家吗?”

    “老佛爷当然是想要剿灭陈家,但绝不是现在!现在如果我们和陈家闹翻了,最大的利益得主绝对不是我们,而是袁世凯。”张勋脸色凝重的说道:“如果和陈家彻底闹翻了,以陈家在江南的势力,再配合那些革命乱党,两广、两江、江南、云贵这些地方都会岌岌可危,到那个时候整个朝廷唯一能够对付陈家的就只有袁世凯的北洋新军。只要袁世凯重新掌握兵权,他必然会以朝廷为借口,全力吞并陈家在江南的产业,到时他的势力就会迅速膨胀,最终会危及到我大清的安危。”

    “可是据我所致,袁世凯已经秘密的派遣大将段祺瑞接触了陈德尚,而且之后陈德尚还派人护送段祺瑞的得力助手靳云鹏离开两广,并且送给段祺瑞一批火器,”张人骏一脸担忧的说道:“看样子他们两人像是已经和解,准备合作。”

    “那不过是些假象罢了!”张勋非常肯定的说道:“他们二人因为当年的变法,而势成水火,袁世凯不敢往江南一步,而陈德尚也不敢去江北,多年的积怨不是一天两天可以解开的。只要一有机会袁世凯只怕会迫不及待的将陈家吞并,陈家也是一样,在不损伤自身的情况下,希望袁世凯倒霉。”

    张人骏一脸恍然的说道:“原来如此,上差心中早有定计,所以才会假装惊讶,让我等可以有台阶下,和陈家维持平衡。”

    “不,我是真的惊呆了!”张勋没有丝毫不悦,说道:“徐长青的确厉害,竟然能够在我们的眼皮下,把人给变没了,从那个陈家少爷的表情上,我可以肯定在我搜索马车的时候,那两人依然还在马车上!看来这个徐长青的能力远远要比老佛爷估计得厉害,足以与大国师媲美。”说着,他想了想,转头吩咐道:“总督大人,陈家经过此事之后,应该会老实一点,所以如无必要不要惹到陈家。另外派人把守陈家冲各处出口,严加查看来往之人。依我之见,就是这几天陈家必然会尽快将那两人运走,所以只要把守住了出口,就能抓住那两个人。到时千万记住,只要抓住那两人就可以了,千万不要将陈家卷进来。我今天就回京,将这里的情况汇报给老佛爷,到时再决定如何处理陈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2-2013 找书网 版权所有 - 免费提供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